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四章 岳家的现状
    差人去回了龙天昱一声,林梦雅就带着自己的四个丫头,出了昱王府的大门。

    乘着印有王府标记的马车,十几名的侍卫,井然有序的跟在林梦雅马车的两旁,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

    “主子,今天出来,怎么带了那么多人呢?”

    白芷掀开了马车的窗帘,看着外面那群侍卫们,疑惑的问道。

    “这还不简单么?咱们主子啊,要拜访的可是未来的林家少奶奶,若是排场小了,可不是被人看轻了去?”

    快言快语的白芍,说中了林梦雅的心思。

    岳婷姐在言语中,也曾经暗示过她。

    今天,越是不用王妃的气场压阵,也许,会吃个闭门羹也说不定呢。

    “岳小姐人漂亮,又温柔,以前,对小姐特别好呢。”

    白芷兴冲冲的,说起来了有关岳婷姐的事情。

    林梦雅也跟着听了几段,越发觉得,自己的这个大嫂,还真是个稍有的贤淑人儿。

    大哥,有福气了。

    “只是主子,岳小姐虽好,可岳夫人着实不好对付。若是她言语顶撞了您,您可千万别生气。”

    说到岳夫人,白芷又有些担心的看了看林梦雅。

    虽说小姐开了灵智是好事,可这脾气,却越发的让人捉摸不定了。

    “这事,我晓得。”

    低下头,吹了吹面前的清茶。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为了哥哥跟岳婷姐,再难的丈母娘,她也会搞定。

    马车很快就到了岳府,岳家是书香门第,自然是跟一般的显贵不同的。

    府邸虽然也经过了几代人的修缮,却只见古朴,不见奢华。

    好一个清贵世家,林梦雅坐在马车里,叫人拿了自己的拜帖,去叫门了。

    半刻中后,一个面目和善的中年人,带着奴仆妻儿,出来迎接林梦雅了。

    “不知王妃娘娘大驾光临,岳某有失远迎,还请见谅。”

    林梦雅在白苏的搀扶下下了马车,仪态万千,颇有王妃的气质。

    “岳伯父多礼了,早就应该来拜访的,奈何府中事物缠身,我也是今日才得了些空闲,岳伯父可别怪我失礼才是。”

    岳世林温和的笑了笑,看着面前年纪尚幼,却颇有王妃之姿的林梦雅,眸子里划过一丝的欣赏。

    “哪里的话,王妃能大驾光临已是寒舍的荣幸了,里面请。”

    众星拱月般的,被人簇拥进去了王府,林梦雅不留痕迹的打量着了,为何,这些人里面,却没有岳夫人跟岳婷姐的身影?

    突然,一个熟悉的身影,闯入了眼帘,岳琪跟在人群的后面,不住的给林梦雅使者眼色。

    小脸蛋上,满是焦急的神色,林梦雅心头微动,难道,是岳婷姐出了什么事么?

    一行人到了岳府的会客大厅,在林梦雅的一再坚持下,岳世林才坐上了主位。

    府中的下人们,早就准备了上好的香茗,林梦雅品了一口,茶香清冽,绝非凡品。

    “不知王妃娘娘在府中可好?牧之兄在边关镇守,王妃的近况,牧之兄可是十分的惦念。”

    岳世林跟林牧之少年便是好友,俩人一文一武,颇为投缘。

    所以,看待林梦雅,也更像是自家的晚辈一般的亲切。

    况且林梦雅知书达理,颇有林牧之豁达的性子,更是合他的胃口。

    “我一切都好,劳岳伯父惦念了。只是许久没有爹爹跟哥哥的消息了,我也是想念得紧。”

    其实每月,父亲都会派人送达一封家书。

    只是,却都被上官晴扣下了。

    哥哥托人给她带回来的小玩意,好的,就被林梦舞霸占。

    一些不太起眼的,就被她们随手扔掉了。

    所以,其实林梦雅还是十分的关心自己的父兄,奈何家里有俩只讨厌的拦路狗。

    “牧之兄也很好,前些日子,我还收到了他的信。边关苦寒之地,将士们却都一心杀敌,你爹爹,威震八方,敌军不敢来犯,所以,才能有如今的和平景象。”

    一股子自豪感油然而生,记忆中,这个英明神武的爹爹,却总是对自己十分的温柔和善。

    并没有把失去挚爱的痛苦,转嫁到她的身上分毫。

    有了爹爹的疼爱,她才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如此我便放心了,梦雅此次前来,是有事要求伯父您的。”

    “这我可不敢当,王妃有事吩咐便是了。”

    林梦雅笑了笑,眸子里带着三分的渴求。

    “这是我给父亲哥哥准备的棉衣,边关不比家里,我听说,去年军饷告急,爹爹把自己的棉衣都让了出去,穿了单衣过冬。我这个做女儿的,于心不忍。还请岳伯父代为转交,以慰藉梦雅的愧疚。”

    林梦雅着人抬了一个巨大的箱子过来,岳世林颇有些意外的看着那只木箱子。

    是何棉衣,竟然用此物盛装?

    可当他打开箱子后,看到的,却是整整齐齐摆放的棉衣,这里,绝对不仅仅是林牧之跟林南笙准备的。

    “这——”

    “这里一共是一千八百件棉衣,是王爷准备的。边关十万将士,这里的东西,不过是杯水车薪。梦雅跟王爷虽然能力有限,却希望,能够给将士们,尽一份心力。”

    这些棉衣,的确是龙天昱准备的。

    自从去年军饷被劫以后,边关的将士们,不仅仅要忍受九死一生的危险,还要忍受缺衣少食的生活。

    所以,龙天昱时常会透过自己的旧部,送去一些粮食布匹。

    只不过,这些都是暗中进行的。

    如今林梦雅托岳世林馈赠棉衣,要的就是让所有人都知道,却还不张扬的效果。

    毕竟,又不是他们王府送过去的,怎么说,还要看岳世林的了。

    “哎呀,我替边关的将士谢谢王爷跟王妃了。”

    岳世林虽然是个文臣,却清廉无比,颇有报国之志。

    怎奈世道险恶,忠臣却始终得不到重用。况且,太子刚愎自用,只顾着自己享乐,却从未考虑过边关将士。

    林梦雅的这一步,却能够收买以岳世林为一脉的阳西世家的心。

    她就是要一点点的,把所有能用的上的势力,都收归到龙天昱的手中。

    “岳伯父哪里的话,可千万不要声张,若是有人问起来,伯父就说只是我跟王爷的孝心吧。您也知道,我跟王爷处境也很艰难。”

    林梦雅隐晦的提醒了岳世林,一张小脸上,带着几分苦涩的表情。

    岳世林哪里不明白,太子跟皇后,可不是能容人之人啊。

    “这一点,王妃尽管放心。”

    郑重其事的跟林梦雅保证了,对方才轻轻的点了点头,俩个人达成了共识。

    棉衣被抬了下去,宾主尽欢,林梦雅举得,俩个人的关系,也亲近了不少。

    当下,就婉转的问道:

    “对了,府上的岳婷姐,跟我颇为投缘呢。怎么,没看到岳婷姐的身影呢?”

    林梦雅装作是不经意的一问,岳世林的脸色一滞。刚想说话,却被早就按捺不住的岳琪抢了白道:

    “林姐姐,您快去救救我姐姐吧。她...她快要被母亲逼死了!”

    岳琪的话,让林梦雅跟岳世林的脸色,顿时变了变。

    “琪儿,不得无礼,快退下。”

    岳世林虽然话是这么说,可语气却带着点点的无奈。

    林梦雅心中了然,看来,那一位厉害的岳夫人,必然是想要攀龙附凤了。

    心头冷笑一声,许给她林家的媳妇,岂是这么容易,就被别人夺了去?

    招了招手,唤了岳琪过来,柔声的劝慰道:

    “岳婷姐到底怎么了,你来给我说说,好不好?”

    岳琪鼻子一皱,就这么哭了起来。

    “母亲要逼着姐姐去和亲,姐姐不从,母亲就把姐姐关在房间里。姐姐上来了倔脾气,不吃不喝的。琪儿怕这样下去,姐姐会受不了的。”

    林梦雅却在心里笑了笑,这丫头,演戏也演的太过了吧。

    才一天的光景而已,怎么就快饿死了。

    不过,既然岳琪这么说了,那她,也得接下去不是。

    “岳伯父,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岳婷姐已经许给了林家,怎可另嫁他人呢?”

    被一个小辈这样说,岳世林的脸皮,也有些微烫了。

    他自然也不喜女儿远嫁他方,况且,悔婚这种事情,本就是做不得的。

    奈何,他夫人这一次,竟然用死来威胁。

    他虽然不会跟牧之兄谈退婚之事,却也不好跟夫人硬来,左右为难啊。

    “这——唉,都是我那贱内不省事啊。”

    叹息了一声,岳世林幽幽的说道。

    满脸的愧疚,人,也仿佛苍老了几分。

    林梦雅心里有数,斟酌了半天,说道:

    “说起来,这总是内宅的事情,若是岳伯父能够信得过我,不若,我去劝劝岳伯母可好?”

    林梦雅主动请缨,让岳世林动了心。

    况且,她身份显赫,也能镇住自家的那只母老虎。

    “这样,岂不是太麻烦王妃了,况且,家丑不可外扬。”

    林梦雅却劝慰道:“哪里来的外扬呢,等到岳婷姐过门了,咱们就是一家人了,何必说俩家话,岳伯父放心,梦雅会尽力而为,不让岳伯父为难的。”

    岳世林想了又想,最后还是重重的点了点头说道:

    “如此,便麻烦王妃了。”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