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三章 我可以帮你
    第九十三章我可以帮你

    提起这个话题,连龙天昱都觉得奇怪无比。

    那阵子,夜派出了不止一次的暗卫去查探。得到的结果,全部都是林家小姐,貌丑无比,痴傻癫狂。

    这都是皇后的好算计,用母妃来威胁压制自己。

    可没想到,他却在无意中得到了一个重宝。

    对林梦雅,他原本也是心存戒备的,却不知道为什么,渐渐的,对她放下了心防。

    许是因为,她虽然手段狠戾,可眼神却是澄澈无比,哪怕是算计人,也是光明正大。

    其实细思她所做的每一件事,都是有缘由的。

    也许,就像是她说的一样,她也只是在花轿里,受了太多的刺激吧。

    龙天昱沉思间,却被清狐发现了踪迹。

    跟林梦雅互相交换了下眼神后,清狐却突然隐去了。

    只留下林梦雅一人,在凉亭里看月亮。

    “王爷,既然来了,又何必躲躲藏藏的呢?”

    清脆的声音略微提高,龙天昱微微的一愣,却还是默默的从阴影里走了出来。

    “你的安全,以后我会负责。”

    林梦雅看着龙天昱,脑袋花了几秒钟,才转了过来。

    淡淡的笑了笑,却低声的说道:

    “如此,那便多谢王爷了。”

    龙天昱是个极重信诺之人,说到的必然会做到。

    如今她身边高手环伺,怕是一般的蟊贼,再也无法近身了。

    龙天昱的话,可比那些无聊的保险强的太多了。

    “我派人查过了,这些人,全部都是太子豢养的死士。只是,他们一般都不会轻易的出现。”

    “所以——”

    “所以我觉得,这些人,有可能不是太子的人。”

    林梦雅的眸子里,带着几分的赞赏。

    看来,龙天昱也不仅仅是皮相优美,头脑,也是一顶一的聪明。

    在某些问题上,俩个人总能达成密切的共识。

    比自己以前的那些猪队友,不知道好上了多少倍。

    “我也是这样觉得,那些人好生奇怪。出手狠辣,招招致命,却能那么轻易的撤走,连尸体都不处理,完全,不像是不达成目的不罢休的死士。虽然他们演的很像,但是却太像了。”

    一般人,在遇到这种情况后,必然是要先追查凶手的下落。

    而遗留在现场的尸体,任何能够证明身份的线索都没有。

    唯一留下的,却是恰恰能证明身份的三棱镖。

    这一串的线索,都指向了太子,却恰恰能够证明太子的无辜。

    当然,也有可能是太子故布疑阵。

    “那镖是太子府上,一位造器大师的杰作。他的死士,手里都有这么一枚证明身份。镖上含有剧毒,触之即死。”

    龙天昱看着石桌上,被清狐留下来的三棱镖,眉头紧皱。

    林梦雅却有些惊讶的看着龙天昱,她一直以来,怕是都小看了这位昱王爷了吧?

    “没想到,此等隐秘之事,王爷竟然也能够知晓。”

    一直以来,她都以为龙天昱被太子压制,定然是有自己的不得已。

    却没想到,他的手段通天,居然连太子府死士的事情,都知道得一清二楚。

    “其实,这些年,我们兄弟之间,也都互有渗透。虽然,太子府中的事情,我知道得一清二楚,可我却不能动太子,你明白么?”

    原来如此,林梦雅小小的叹了一口气。

    怪不得,不管是自己的流心院,还是龙天昱的勤武院,以及德妃娘娘的雅轩,护卫都无比的森严。

    但是即便是这样,自己的行踪,却也是被泄露了。

    “怪不得,我之前出事,都是被人泄露了行踪。现在,我倒是明白了。”

    龙天昱点了点头,林梦雅也算是九死一生,被人明着暗着的害了无数次。

    有时候,连他都觉得,林梦雅如果不是命硬,就是有神佛庇佑。

    从来没有过一个人,能够在桃花坞清狐的手下还生,更没有一个人,能让他把夜都让出来给她。

    许是,她本身就是与众不同的吧。

    “以后,你想做什么,提前跟我说下。王府的势力,你可以随意的调动。”

    对于林梦雅来说,禁锢着她,达不到任何的效果。

    不如,让她放手去做,也许会达到更好结果。

    “为什么?王爷,我可以知道这是为何么?”

    越来越觉得,龙天昱对她的态度,有些怪怪的。

    “我不想,再受制于人。”

    二十多年来,他虽然有父皇的保护,却还是不得不小心做人,活在太子的压制下。

    母妃在宫中处处小心谨慎,最后还不是要是被皇后威胁。

    就连这次明王来访,他想要求见父皇,却还是被挡在了太和殿外。

    而这一切的根源,归根究底,都是皇后跟太子横生阻拦的。

    他,真的是忍够了。

    “我,明白了。”

    从今天的宴会上,龙天昱站起来维护自己的那一刻开始,其实,跟皇后和太子之间的战争,就已经宣布打响了。

    龙天昱若是不反抗,那得到的,无非是更大的罪过。

    如今,太子还未登基,便已初步有了无道之君的样子。

    若是真的登基称帝,那他们,岂不是都要被推到午门斩首了?

    她林梦雅,才不是那种会任人宰割之人呢。

    “你明白就好,时候也不早了,你先好好的休息吧。”

    龙天昱点了点头,转身大步离开。

    看着那道孤傲的背影,林梦雅的心,却第一次,因为这个男人,而有了那么一丝丝的悸动。

    龙天昱虽然表面上极端的冷漠,可是,为了保护想要保护的人,他却可以不惜一切代价。

    不知道,会是什么样的女人,有这个福气,能够成为他心里的那个人。

    摇了摇头,今天的自己,怎么也婆婆妈妈了起来。

    一夜无眠,林梦雅躺在床上,分析着目前所有的状况。

    按说,天子脚下,她所遇到的那些事情,本是不应该发生的。

    可偏偏,却都发生了。

    王妃被劫,当街闹事,夜班遇刺。

    这都不应该是在一个国家的京都发生的,除非,这群人的背后,有当权者的特许。

    或许说,这些人就是为了对付自己,才更加的准确。

    可她暗地里帮龙天昱做的事情,无人知晓。

    但是,为什么每次遇险的人,却偏偏是自己呢?

    这才是林梦雅,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

    如果,只是想要单纯的打击龙天昱的话,伤害德妃,要比伤害自己的效果好的多。

    翻身,却突然看到了月光,投射在桌子上的一枚牡丹步摇来。

    林梦雅突然像是触电一般的,茅塞顿开。

    那,是父亲留给自己的嫁妆。

    那群人真正的目的,其实是林家的支持,是父亲跟哥哥的势力。

    若是她在昱王府里,不明不白的死了,第一个受到责难的,必然是昱王。

    再加上,以哥哥跟父亲疼爱自己的程度,龙天昱到时候有口难言不说,还定然会被父亲跟哥哥嫉恨上的。

    所以,她应该尽快的修书一封,把自己目前的情况,告知给父亲,哥哥。

    至少,要让他们知道,自己,是跟谁一个阵营的。

    暗自下了决定,但是,她并不准备用龙天昱的渠道,跟父亲哥哥联系。

    思来想去的,也唯有岳婷姐那边,是最佳的通讯渠道。

    打定了主意,林梦雅决定,明天就去岳府里拜托岳婷姐。

    说起来,岳婷姐的父母,也算是京都的权贵了。

    两家虽然表面上是亲戚,暗地里却不合已久。

    究其原因,是因为岳婷姐的母亲,是皇后未入宫前的好友。

    当年的指婚,也多多少少的暗含了几分阴谋在的。

    可连岳婷姐的家都没有预料到的是,岳婷姐居然真的喜欢上了哥哥那个少年将军。

    这些年来,岳婷姐没少在暗地里接济自己。

    不管是为了哥哥,还是光凭着跟岳婷姐的这份感情,她,也要去拜见岳家的二老。

    白芨跟白芍,一大早的就开始张罗起给岳家的礼物来。

    “主子,都已经准备好了,请您过目。”

    对于一个晚上,屋子里就多了个白苏出来,三个丫头虽然有些好奇,但却还是各司其职,从不多话。

    点了点头,林梦雅翻开了礼单。

    上上下下的,共有十多样礼物,

    既有名贵的玉蝉,也有时新的糕点,绫罗绸缎,挑选的都是些番邦的贡品,外面根本看不到的。

    “不错,这些东西也够场面的了。你们四个随我去吧,告诉清狐一声,今天轮到他来看家了。”

    林梦雅的话刚落下,就听到这屋子里面,有人不满的轻哼了一声。

    除了白苏,那三个人倒是都习以为常了。

    “不用这么戒备,这人,是我的侍卫。跟你一样,保护我的安全来的。”

    看到白苏的小脸紧绷,显然,是把清狐当成不速之客了。

    林梦雅笑了笑,轻拍了拍白苏的肩膀,示意她可以不用那么紧张了。

    白苏收回了按在剑上的手,在保护林中玉的时候,她就发现,在这院子里,有绝顶高手的存在。

    却没想到,这样的高手,竟然也是眼前这个王妃的侍卫。

    好奇怪的王府,好奇怪的王妃。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