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章 夜半惊魂
    “此话怎讲?本王看这位小姐,可待字闺中,昱王跟王妃,是否有失偏颇?”

    明王也拉下了一张脸,大儿子的指婚,被昱王的侍女抢去了。

    如今,而王子的指婚,昱王妃又来指手画脚。

    他虽然是蛮族之王,却并不会任人欺负。

    可没想到,林梦雅却态度一转,柔声说道:

    “请明王恕罪,都是我一时疏忽,竟忘了二王子不知道其中的缘由,倒是我的不是,还请明王原谅。”

    她算是摸清了明王此人的脾性,若是闻言好语的,这人却是一个十分讲理的。

    若是来硬的,只怕此人,会比任何人还要蛮横三分。

    林梦雅态度突然的转变,也让明王的脸色缓和了下来。

    毕竟,从品级上说,亲王王妃,也并不次于自己。

    “若是昱王妃的解释,不能让本王满意的话,这面子,怕是本王也给不了你。”

    这话,倒是有了些不客气了。

    可谁知林梦雅也不恼,反而是淡淡一笑,莲步款款的走到了岳婷的身边.

    “这一位岳小姐,就是我未过门的大嫂。此时,大晋人人皆知,而且,也是得到了皇上的同意。二王子不知道,也是情有可原的。只是,事关我哥哥的名誉,我的话才说重了一些,还请明王谅解。”

    林梦雅的话,让明王的脸色变了又变。

    回头看了看自己的二儿子,眸子里飞速的划过了一丝什么情绪。

    不过,在转过头来的时候,脸上也烟消云散了。

    “如此说来,倒是阿南唐突了。既然是皇上的旨意,我们也不好违背。阿南,选妃这事,我看就算了吧。”

    明王虽然看起来很好说话,可其实在西藩,却是个说一不二的决策者。

    从俩个儿子,在对待自己父王的态度上,就可见一斑。

    岳婷握紧了林梦雅的手,才反应过来,现在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慢着!虽说岳家小姐,跟林家公子订婚在前,但是,如今林家少爷在外戍边,若是耽误了岳家小姐,岂不是不美了?”

    太子幽幽的说道,一席话,竟是为了岳婷考虑的感觉。

    林梦雅眉头一挑,刚想要开口回击,龙天昱却先她一步说道:

    “将士在外戍边,风餐露宿辛苦至极。我听闻,当年方家坝一役,林南笙身先士卒,九死一生才能让我军取得胜利。如今,将士还在边关,未婚妻却被别人抢走了,难道太子,就不怕让将士寒心么?”

    龙天昱的一番话,却让许多回京述职或是养老的武将们,红了一双眼眶。

    当年,他们在战场上厮杀。

    有的,错过了年迈老母的最后一面,有的,白发人送黑发人。

    还有一位,当年,老家闹瘟疫。十几口子家人,都重病在床。

    而当时,他离家不过几百里,却为了保护国家,错过了亲人的最后一面。

    如今,林家父子在外戍边杀敌,艰苦清寒。

    可太子为了一己私利,竟然要拿林家的未过门的媳妇去和亲,简直,就是寒了将士们的心啊!

    顿时,几个颇有分量的老臣,不赞同的看向了太子,目光中,带着一抹指责。

    太子顿时惊觉,自己,说错了话!

    岳婷紧紧的握住了林梦雅的手,脸上因为害怕,而变得惨白。

    在她的生活里,从来都是单纯而美好的。

    她期盼着自己的意中人,那个俊朗的少年将军,骑着骏马来迎娶自己。

    可没想到,自己,竟然被番邦的二王子挑中了,顿时,吓得一阵的梨花带雨。

    “雅儿,雅儿,我...我该怎么办?”

    林梦雅怕了拍还有些发抖的那双手,轻声的安慰道:

    “放心吧,有我在,任何人,都不能让你去和亲的。”

    岳琪也无措的看着自己的姐姐,一双圆亮的大眼,溢满了泪水。

    她可怜的姐姐,怎么会遇到这种事情呢?

    “此事——还是以后再说吧,太子,也只是一时疏忽,昱王,不要小题大做。”

    最终,皇后还是站出来说了句话。

    心头,责怪了几句自己的儿子。

    从太子说出那话开始,皇后就有种恼怒的感觉。

    这个废物!自己精心培育了他二十多年,却总是这样的不成器。

    国家安定的根本就是那些,在外征战的军队。

    当年,先祖能够建立大晋,就是黄袍加身,利用在军中的威望,才让前朝皇帝退了位。

    如是此时,让天下将士寒心,那不是在等于,断送大晋的国运么?

    太子虽然心有不甘,却不敢再妄言了。

    “也罢,倒是路南不懂事了,昱王妃,你放心吧,我西藩,断然是做不出掳*儿之事。”

    那明王倒是个英雄的人物,能屈能伸,心思也缜密。

    林梦雅点了点头,安抚了一番岳婷后,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一落座,她就感受到了太子跟皇后的目光,仿佛要在自己的身上,剜出个洞来。

    可那又如何?

    从他们算计起自己,逼迫她成为昱王妃的时候,便已经是死敌了,不死不休!

    晚宴继续举行,可德妃娘娘却借口说自己头风犯了,携了林梦雅先行一步回了昱王府。

    皇后忙着修复跟明王的关系,亦或是为他们下次的阴谋诡计做铺垫,也没有阻拦。

    林梦雅坐在马车里,一边,是惊魂未定的白芍。

    “刚刚在宴会上,可是好险啊!主子,你可是有点冲动了,吓死奴婢了。”

    白芍拍着胸口,担忧的看着自家主子。

    都说主子胆大,她原先还不信。如今看来,倒是真的了。

    太子,皇后,还有满堂的文武大臣,她只是站在那里,就觉得有些喘不过气来了。

    主子居然还能轮番的唇枪舌剑,真不是一般的彪悍啊!

    “有理走遍天下,无理寸步难行,我们占着一个礼字,为何不争取呢?”

    她今天是兵行险着,如果这只是一个小型的晚宴,恐怕,她就没有那么容易得逞了。

    可这一次,是大宴群臣。

    别说是太子皇后不敢轻举妄动,就算是他们不顾脸面,也要逼迫岳婷下嫁。

    那明天,这件事,就会传遍大晋的大江南北。

    到时候,这后果,也不是他们能够承担的。

    “理到是这么个理,可皇宫,哪里是讲理的地方呢!您看太子今天说的话,摆明了,是不会把大少爷跟岳小姐的婚约放在眼中的,奴婢担心——”

    白芍的话,也不无道理。

    林梦雅闭目养神,可心头,却是在飞速的盘算呢。

    太子跟皇后,这对母子,用心狠手辣来形容,都不足万一。

    今日,自己算是拔了老虎须子。

    新愁旧怨,怕又是一场恶战了!

    车子里静寂无声,白芍往脚边上的香炉,丢了几颗香饵进去。

    顿时,那静气凝神的香气,就从马车里淡淡的升起。

    林梦雅却突然睁开了眼睛,拉着白芍,就躲在了角落里。

    “主子?怎么了?”

    不知所措的白芍丝毫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可还没反应过来,外面,就乒乒乓乓的,响起了打斗的声音来。

    “嘘!”

    林梦雅是把手指压低,适宜白芍不要出声。

    俩个人躲在了马车最坚实的角落里,还尽量受尽了身子。

    果然,在一阵子箭矢发射的声音过后,她们的窗子里,扎满了锋利的箭头。

    白芍吓傻了,紧紧依偎在林梦雅的怀中。

    好狂妄的一群人,还不等她回府,就算计起她来了么?

    “王妃——”

    马车外的侍卫们,没有预料到那些人竟然会如此的难缠。

    可马车里,并未有任何的动静,一个个目疵欲裂的,冲上去跟自己的敌人厮杀。

    不断的,那黑衣人想要登上车子,去搜查车里的情况,却都被侍卫们挡了回来。

    “兄弟们,杀!”

    眼看着马车成了箭猪,侍卫们各个都杀红了双眼。

    自从王妃执掌王府以来,他们待遇好了不少。

    并不是说王爷待他们不好,而是王妃更加的细腻体贴。所以,侍卫们是人人都念着王妃的好处。

    再加上,他们都是军人出身,自然会为了自己的使命而拼命搏杀的。

    可奈何寡不敌众,渐渐的,处于下风。

    终于,有俩个黑衣人想要趁乱登上了马上,手中雪白的弯刀,闪烁着嗜血的光芒。

    可他们掀开车帘,却完全没看到林梦雅的踪迹。

    怎么会?

    俩人刚想要搜查一番,却听到不远处,穿来了阵阵的脚步声。

    那是受过正规训练的军队,才会有的如此整齐划一的脚步。黑衣人看事不好,打了几声呼哨,就匆匆的褪去了。

    没想到,那些人来的迅捷,退也迅速,当羽林卫赶到现场的时候,只留下了满地的尸体了。

    “王妃!看看王妃怎么样了!”

    危机解除,王府的侍卫们立刻跑向了马车。

    那箭猪一样的车身,却还是十分坚固,只是一掀开马车的帘子,却没有第一眼,看到王妃的踪迹。

    “王妃呢?难道王妃被掳走了么?”

    侍卫们刚想去追击黑衣人,却突然听到了马车里面,传来一声痛呼。

    “我们在这里呢!快点把我们拽出去!”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