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九章 我的人你别想碰
    第八十九章我的人你别想碰

    “也好,阿北你自己去看看,若是有相中的,尽管说就是了。”

    明王倒是一点都不担心,好像刚刚的事情,只是一个小插曲而已。

    林梦雅心存疑惑,按说,林梦舞的事情,应该跟明王已经串通好了的。

    可为什么,这明王倒是一点反应都没有呢?

    还是,他隐藏得太深,所以连自己都看不出来么?

    若是如此的话,这明王的城府,也实在是太深了。

    “是,父王。”

    胡天北离开了自己的位置,端着一杯酒,开始在人群中穿梭。

    他相貌本就英俊,如今穿了一身的华服,更是尊贵不凡。

    半点番邦粗俗的气质都没有,顿时,赢得了一片少女芳心。

    甚至,还有几个大胆的女子,鼓起勇气,对上了他的双眸。

    林梦雅心头越发的肯定,怕是明王跟皇后密谋之事,胡天北并不知晓了。

    其实想一想也十分的简单,皇后硬塞给明王一个儿媳妇。明王怎么会不知道,除了拉拢外,还有监视的意思呢。

    若是他有不臣之心,身为储妃定然会知悉。

    可若是林梦舞有什么意外,又会把这笔帐算在他的头上,哪里是娶一个儿媳妇,简直就是娶了一个祖宗回去。

    而且,刚刚林梦舞的意图,想必他也能看出来几分。

    一个大庭广众之下,就意图躺倒男人怀中的女子,哪里会是一个好王妃呢?

    到时候,怕是整个王族,都会变成西藩的笑柄了。

    经过刚刚的事情,胡天北想必对大晋的女子,也没有什么好印象了。

    林梦雅其实是最不赞成和亲的,若是俩国有了争端。

    那受难的,必定是可怜无辜的妃子。

    只是,这事却不是她能够决定的。

    没想到,胡天北走了一圈后,竟然没有把手中的酒杯,放到任何一个女子的桌上。

    而是径直走到了大晋皇族的面前。

    皇后眉头微皱,难不成,是看中了皇室的公主么?

    虽然,没什么太大的问题,但是公主,却远不如林梦舞好用。

    可胡天北也没有相中任何的一位公主,反而来到了林梦雅的面前。

    把自己的酒杯,放在了林梦雅的桌子上,在所有人惊讶的目光中,缓缓的开口。

    “那一日在寺里,我无意间看到了一位贵人的侍女。经过我多方的打听,才知道那位侍女,就是昱王妃的贴身女婢。不知道,王妃肯不肯,把她嫁给我。”

    顿时,胡天北的话,让所有人,都呆住了。

    堂堂的西藩王族,竟然相中了一个婢女。

    这,是什么笑话?

    那满堂的贵女,岂不是连昱王妃的一个侍婢都不如了么?

    林梦雅也傻了眼,愣愣的看着面前的银质酒杯。

    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他说的白芷么?

    忽然想起,那一日,俩个人确实是有过争端,可若是凭着这种事情就能够一见钟情的话,也有点太扯了吧?

    “你——我不太明白世子的意思,世子是否弄错了?”

    林梦雅小心翼翼的问道,生怕胡天北说的是真的。

    “不,我心意已决,今生非她不娶。还希望王妃能够成全。”

    胡天北如是说道,态度十分的坚决。

    可皇后跟太子,却黑了一张脸,但是话都已经说出去了,总不能再收回来吧?

    “世子,正妃之事事关重要,可轻易的草率不得。若是你实在是喜欢的话,可以让昱王妃把婢女送给你当个侍妾便罢了。”

    太子慌了神,赶忙阻止。

    林梦雅却有些不悦了,白芷是她的婢女,什么时候,轮到太子来做主了。

    想了想,却拿起了桌子上的酒杯,悠悠说道:

    “白芷,并非是我的侍女,而是我的义妹。此时,我还要问问她的主意,若是她同意了,世子,也必须以正妃之礼相待,可好?”

    一开口,林梦雅就能感受得到,来自太子跟皇后眼神中的恶毒。

    哼,算计来算计去的,最后却被她的侍女给抢了先。

    想必,此刻太子跟皇后,都恨死她了吧?

    可她们恨了又如何?阴谋诡计,她都不会惧怕。

    她的院子里,如今可是有王府的侍卫跟清狐护航,暗中捣鬼,她也不怕。

    可谁知道,胡天北竟然同意了。

    端起俩杯酒,俩个人碰杯,就算是结下了盟约。

    过程之迅速,连当事者都有些意外。

    难道,胡天北真的是对白芷一见钟情么?

    林梦雅狐疑的看了看胡天北,却见到他,快速的对自己眨了眨眼睛。

    立刻了解了他的意思,林梦雅暗中的点了点头。

    原来,是这么一回事。

    好聪明的王世子,这才是真正的粗中有细呢。

    胡天北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下,对他人的目光视若无睹,只是看着林梦雅点头示意。

    皇后跟太子,眼看着却不能阻止,此刻,怕是已经要呕得吐血了。

    “明王,我看此事,是不是有点太过仓促了?”

    太子板着一张脸,却还是好不容易挤出了一点点的笑容,想要跟明王讲条件。

    “这事——”

    明王也想要就坡下驴,终结这门荒唐的亲事,却看到胡天北起身,拜倒在地。

    “父王,我们西藩的男儿是最重承诺的。刚刚,儿臣已经跟昱王妃许下了诺言,若是此刻毁约,便是有违我西藩哪男儿的本性。况且西藩的王妃,也不竟是世家的女子出身,您不也常说,夫妻和睦,才是最重要的么?”

    胡天北的话,掷地有声,立刻堵住了明王跟太子的嘴。

    红口白牙的,太子跟皇后,都一个劲的说答应了胡天北的请求。

    现在,只是人选稍有变化而已,就想要反悔,这可不是一件光荣的事情。

    没想到,胡天北的话,到时十分的管用。

    明王立刻就调转了态度,还拍了拍胡天北的肩膀说道。

    “好,我西藩的男儿,就是要如此的重信重义。你起来吧,这门亲事,我允了。”

    明王都开口了,看似已经板上钉钉了。

    太子张了张嘴,却始终没有说出什么话来。

    “好,既然王世子已经心有所属,那我们何不让有情人终成眷属呢?”

    皇后不愧为老奸巨猾,立刻也变了态度,要成全起了胡天北的痴情来。

    “多谢皇后成全。”

    胡天北跟明王立刻拜谢,尽管,气氛还是有些尴尬,可皇后,却已经笑得如沐春风了。

    宴会得以照常举行,林梦雅却跟龙天昱对视一眼,这等气氛,怕是山雨欲来。

    “父王,皇后,看到王兄抱得美人归,我可是十分的羡慕。不知道,能不能让我也选个王妃带回西藩呢?”

    胡路南的话,瞬间又把气氛变得有些诡异了起来。

    胡天北不赞同的看向自己的弟弟,和亲之事,父王其实并不怎么热衷。

    怎么如今,路南又主动的要求了呢?

    “如果二王子也有此意的话,那跟母后,自然是乐见其成的。”

    如果王世子不成,那他们不介意二王子能和亲。

    反正,到时候能登上王位的人,不一定是谁。

    想必,胡路南也深知这个道理,优雅的笑着,却指了指一个不太起眼的角落。

    “我觉得,那位小姐十分的贤淑,不如,就她吧。”

    林梦雅心头一跳,随着所有人的目光,看向了那个角落,竟然看到了岳婷姐,正在一脸茫然的看着自己。

    好大的胆子,连她林家的人,也想染指。

    事情再次被扯到了林梦雅的身上,当年,岳家的大小姐,跟林家的大少爷定亲之事,大都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

    如今,这岳婷竟然被西藩的二王子相中了,顿时,就有好事的,编排起了林家少爷的瞎话来。

    “看来这次,林家的大少爷,要被带了绿帽了。”

    “可不是么?他在战场上英勇杀敌,自己的未婚妻,却被西藩的二王子夺了,还真是——”

    各式各样的流言,充斥到林梦雅的耳中,让她的怒火,被猛然勾起。

    好一个西藩的二王子,掳劫她不成,便打了她大嫂的主意。

    当下,也顾不得其他,林梦雅冷笑一身,冷喝道:

    “好一个重情重义的西藩王族,没想到竟是夺*室的无耻之徒。”

    林梦雅的声音很轻,但是却掷地有声,当下,就让远山殿里的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

    这昱王妃,还真是敢说敢为。

    太子阴鸷的眼神,落在了林梦雅娇小的身躯上,他实在是没想到,这个女人,竟然敢一而再再而三的破坏和亲的事宜。

    当下,有了些气急败坏。

    “三弟,管好你的王妃!”

    昱王虽然孤傲,但是在他的眼中,也不过是跳梁小丑而已。

    若是以往,龙天昱肯定会二话不说,就制止自己的王妃。

    可今天,龙天昱却站起身来,定定的看着自己的王妃。

    “雅儿说的没错,我也是如此觉得。”

    ‘哗——’所有人都差点被这俩个人吓疯了,他们没听错吧。

    这个冷心冷面,连美女摔在自己面前都不懒得伸手的龙天昱,竟然如此力挺他的王妃!

    天啊,这个宴会,简直太疯狂了!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