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七章 重逢的手帕交
    “昱王爷,我只是来提醒一下我的哥哥,切莫惹了不该惹的人。”

    胡路南一改在农庄的阴鸷,转而语气温和的回答道。

    可龙天昱并不上当,只是戒备的看着他。

    胡路南自讨了没趣,干笑俩声,转身就去了明王的身边了。

    “你那个弟弟,倒不像是什么好人。”

    龙天昱看着胡路南的背影,低沉的说道。

    胡天北对于这样的评价,倒是一点都不介意,仿佛已经习惯了。

    “路南任性惯了,还望二位能够不计较。”

    这对兄弟倒是有奇怪,林梦雅点了点头,却并不多言。

    “梦雅这位是明王的王世子,也是轻寒的八拜之交。”

    龙天昱轻轻的解释道,倒是林梦雅有些意外,听德妃娘娘说过,龙轻寒平常最喜欢结交天下能人异士,却没想到,竟然跟这位王世子还有这段关系。

    “那日相见是我唐突了,还望昱王妃能原谅。”

    在万佛寺里的一切遭遇,林梦雅都对龙天昱和盘托出了。

    虽然现在已经确定掳走她的人,就是明王的二王子,但是,这背后到底有什么阴谋,林梦雅还不得而知。

    “无妨,世子不必介意。”

    时至今日,林梦雅也看了出来,这位王世子虽然不拘小节,却是个洒脱至极的性子,怪不得,能跟龙轻寒成为莫逆之交了。

    “世子入座吧,稍后太子与皇后就会到了。”

    胡天北点了点头,径自回到了明王的身边。

    龙天昱也松开了林梦雅的肩头,刚刚,俩个人已经太过引人注意了。

    晚宴照常进行,所有的达官显贵,还有各家的命妇,都坐在自己的座位上,低声交谈。

    “那就是昱王妃么?”

    “有什么了不起的,不就是仗着镇南侯家里的力量,才能嫁给昱王么?”

    “呦,瞧你这含酸捏醋的样子,难不成,你还惦记着昱王爷呢?”

    周围人的话,都被林梦雅听到了耳中。

    端起餐桌上的杯子,林梦雅浅酌了一口,本来她倒是不想引起如此热议的,只可惜,太过拉风了那么一点点。

    “皇后驾到——太子驾到——”

    太监的唱喝声,瞬间让整个远山殿安静了下来。

    所有人都起身,冲着门口遥拜。

    “皇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太子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

    林梦雅等一众王妃,皇子妃,都屈膝行礼,就连明王跟王世子,也得鞠躬行礼。

    “众位请起,今日为迎接明王,特设此宴,君臣共欢不必拘礼。”

    太子的声音响起,林梦雅立刻感觉到,有俩道不怀好意的目光,掠过了自己。

    “谢太子,谢皇后。”

    众人都行礼起身,林梦雅微抬头,却意外的跟太子的目光,撞在了一起。

    一丝惊艳,飞快的划过太子的眼眸。

    林梦雅今天并没有打扮得多娇艳,却生生的比下了所有人的光彩。

    她就想是一颗珍珠,安安静静的散发着自己的光辉。

    这样的女人,那废物凭什么拥有?

    “太子,那位就是昱王妃吧?不如,您给臣妾引荐一下?”

    站在太子身边的紫装丽人,样子倒是清纯可爱,没什么心机的样子。

    林梦雅猜测了一番,此人,必是太子最钟爱的侧妃了吧。

    太子十三岁迎娶同岁的正妃,可在国门一年半后,太子妃就一命呜呼了。

    如今,都是一位极为受宠的侧妃,掌管太子府的一切事宜。

    此人名叫独孤无暇,乃是番邦女子。十五岁就成了太子侧妃,受尽宠爱。

    林梦雅去对她极为的好奇,一个番邦女子,如何能在极为喜新厌旧的太子眼中,独占鳌头呢?

    只怕此人也是极为的不简单罢!

    “好,你们妯娌之间,本就应该亲近亲近。不过,还是先去拜会明王。”

    看了林梦雅一眼,天子就带着自己的侧妃,去找明王寒暄。

    德妃虽在宫中处处受制于皇后,但是外面的世家,却也有不少交好的。

    因此,林梦雅这边,倒也不算是太过冷落。

    “你就是南笙的妹妹么?好漂亮的女孩子,怪不得你哥哥,时时都把你挂在嘴边呢。”

    林梦雅抬头,却看到面前,站着一位穿着粉色宫装的年轻女子。

    女子虽算不上如何的绝色,可是一张清秀的小脸,微微的浅笑,眼神澄澈透明,可与她身边的那些喜欢争斗的女子不同。

    这样干净又贤淑的女子,跟她却是完全不同的。

    “我是林梦雅,也是林南笙的妹妹,但是姐姐是——”

    “我...我是岳婷,小时候,咱们还在一处玩的。”

    岳婷白皙的小脸蛋露出了羞涩的笑容,林梦雅立刻想起,眼前的这一位竟然就是哥哥的未婚妻子。

    岳家门风森严,岳婷跟哥哥的相处,更是发乎情止乎礼。而且,岳婷更是知道自己在家中难过,经常拿着自己的体己接济自己。

    只是,从五岁以后,岳婷就再没见过面了。

    可她却十年如一日的对自己好,这人,对哥哥倒是十分真心的。

    “原来是岳姐姐,你看我,倒是个没良心的,我出嫁的时候,姐姐还托家里人,给我送了一只鸾凤和鸣的玉镯来呢。就连我脚上穿的绣鞋,都是姐姐亲手做的,竟然忘了姐姐,我真是该打。”

    林梦雅十分的亲热,拉了岳婷的手,就坐了下来。

    “哪里是你想要忘了我的呢,说起来,咱们也十多年没有见过面了。每一次,都是在南笙的信里,才能得到你的消息。”

    岳婷心疼的看着面前的林梦雅,林家的事,她也听说了不少。

    可小时候的林梦雅,聪明伶俐,怎么就变成了个痴痴傻傻的样子?

    就连南笙,也只是扼腕叹息。

    后来林夫人以林梦雅要养病为由,不许任何人探望。

    她也只能用些体己,给林梦雅置办些小玩意。

    好在,她跟南笙已经定下婚约。嫂子关心小姑子,倒也没人说什么。

    “以前,我留在院子里养病,跟姐姐走动的也少了。以后,咱们可要多在一处了。免得说我没良心,岂不是冤死了我。”

    林梦雅温柔浅笑,她有自己的打算。

    岳婷姐心思细腻,贤淑善良。跟自己那英明神武的哥哥,可是绝配。

    这样的嫂子,她也得替哥哥看紧一些才行。

    “你呀你!”岳婷点了点林梦雅的额头,虽是久别重逢,可到底是幼年玩伴。

    轻易的,就亲近了起来。

    “只是,那昱王爷到底给你请了什么大夫,你的病,可都好了?”

    林梦雅的疯症,在整个京都里传的沸沸扬扬的。

    除了有少数几个看过真人外,其他的,并不晓得林梦雅真正的情况。

    所以,林梦雅这样完完好好的成了昱王妃,也就成了京城的一个奇迹。

    岳婷虽没有那么八卦,但是心里的疑问不少。

    “我啊——只是那天又是吹吹打打的,又是花轿嫁衣的,所以受了点刺激而已。”

    林梦雅眉头轻挑,把这个理由糊弄了过去。

    她若是说自己上了花轿,结果没被林梦舞给毒死。相信,以上官晴的能力,必定会给自己扣上一盯妖孽的帽子。

    “哦,那就好。我还担心,你会受欺负呢。”

    岳婷拍了拍林梦雅的手,一张俏脸上满满的都是担心的神情。

    “哪里会?王爷他——待我很好。”

    的确,撇除别的不谈,在员工待遇这一项上,龙天昱绝对是无可挑剔的。

    其实,除了龙天昱总是板着一张冷脸外,其他的,还算是不错的啦!

    “那就好,我瞧着,王爷对你还真是有情的,我也算是放心了。”

    看着龙天昱对林梦雅如此的维护,也出乎岳婷的预料。

    太子见过明王后,宴会也算是正式的开始了。

    皇后的威仪高贵,周围的妃子都如众星拱月一般衬托着她。

    太子到时笑意盈盈,不断跟明王遥空祝酒,也有了一国之君的风采。

    除了林梦雅跟岳婷这对手帕交外,难得见到娘家人的妃子们,也都偷偷的叫了自己家族的后辈来问话亲近。

    “岳姐姐,不如,给我引见一下岳伯父,岳伯母吧。”

    爹爹跟哥哥都不在,这些亲戚礼仪,自然去需要林梦雅去周全的。

    可岳婷却面有难色,偷偷的摇了摇头道:

    “父亲还好,只是母亲——唉,如今你已经贵为王妃了,还是不去的好。”

    心头微动,林梦雅看着岳婷难为的垂下了头。

    突然记起,岳家的夫人,可是当今皇后在娘家的好友。

    当初这俩人订婚,便是皇后娘娘主事的。

    可谁知道,岳婷越大越善良聪慧,反而因为林南笙的事情,跟母亲有了不少的分歧。

    若不是岳婷的母亲,当朝大学士是个十分讲究规矩礼仪之人,这门亲事,怕是也早就不成了。

    “姐姐说的是哪里的话?就算我是王妃,也应该有些教养不是么?”

    看到林梦雅如此坚持,岳婷也不好拒绝。

    不过,毕竟梦雅是王妃,自己的母亲也只不过是个三品淑人,恐怕是拒绝不得的吧?

    “大姐,母亲叫你回去呢!咱们岳家的女儿,怎地如此没规矩了?”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