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六章 我就是昱王妃
    林梦舞只是个千金小姐,在家里颐指气使惯了,哪里是那位皇子妃的对手。

    所有人,都抱着看好戏的心情,看着那滚做一团的俩个女人。

    “早就听说,这八皇子侧妃厉害得紧,今日倒是开了眼了。”

    “就是啊,听说,这八皇子的侧妃可是护国公杨家的千金,这脾气,颇有其父之风啊!”

    护国公杨家?林梦雅抬眼看了看,正骑着林梦舞乱打一通的娇艳美人。

    杨家乃是开国元勋,单只是杨家老太爷,便已经是三朝元老了。

    这杨侧妃可是杨老爷子唯一的嫡亲孙女,自小就娇惯非常。更是破例找了武功师父来教授拳脚功夫,用以强身健体。

    且身份特殊,就算是太子跟皇后也得让她三分。八皇子去了这么一位侧妃,多半也是为了保命。

    林梦舞,只怕会吃大亏了。

    白芍尽管已经是相当的泼辣了,却还是对那位杨侧妃甘拜下风。

    丝毫不顾及自己的侧妃身份,左右开弓的打了二十个耳光。

    一边打,嘴里还不停歇的叫骂。

    “还跟我嘴硬,说你知道错了!小贱人,不说是不是!我就打到你说为止!”

    林梦舞当真是有理说不清,她哪里是不肯服软。

    而是被杨侧妃把脸都打肿了,张不开嘴了。

    “不会出人命吧?”

    白芍偷偷的拉了拉林梦雅的袖子,虽然看人被打很是过瘾,可她却不像是林梦雅那么的悠闲。

    “怕什么?看看,那不是来人了么?”

    正说着,来了几个管事的太监。

    好说歹说的,这才是劝了杨侧妃下来,放了林梦舞一码。

    想必那杨侧妃定是有前科的,不然,那太监也不会让她打爽了以后才出来劝阻的。

    好一个彪悍的侧妃,看来八皇子的日子,也是一派的水深火热呢。

    “宴会已经准备好了,各位请随奴才来吧。”

    稍后,便有太监来这里请了众人过去。

    林梦雅跟在众人的身后,不显山不露水的。

    有好奇的人来打听,她是哪家的夫人,林梦雅也都是笑一笑糊弄过去而已。

    晚宴,在远山殿举行。

    在远处,林梦雅就听到了丝竹之声。

    美酒与美食的味道,弥漫在微凉的夜风里,让人闻之欲醉。

    各家夫人,小姐,按照品级做好。唯有林梦雅,站在门口,优雅却让人捉摸不透。

    “这位夫人,请问您的夫君是?”

    第一次看到这位美貌夫人的小太监也犯了难,左看右看,也不知道哪家的夫人,符合眼前的这位美人。

    “我是——”

    “这位,就是我的王妃,林梦雅。”

    林梦雅的话还没出口,就被低沉的声音打断。太监如同电击一般,看着面前娇美可人的王妃。

    这...这哪里是传言中的痴傻王妃呢?

    “王爷,你怎么过来了?”

    龙天昱一身月白色的袍子,上面用金线绣了四爪的龙蟒。长发束在头顶,带了一顶精致的紫金冠。

    修长的身材,出色的外貌,哪怕在尽是皇族的国宴上,也丝毫不逊色。

    隐隐的,抢走了所有人的风头。

    看到林梦雅站在门口,二话没说,就扔下了需要招待的客人,迎接他美丽的王妃。

    “昱王妃到——”

    太监立刻扯着脖子唱喝道。就这一声却吸引了场上大部分人的目光,所有人,都看着这一对璧人,纷纷发出了赞叹。

    在所有人的目光中,龙天昱亲自牵着林梦雅,到了属于他们的座位上。

    德妃娘娘含笑看着儿子跟儿媳,周围不少准备看笑话的命妇,都惊讶的睁大了嘴。

    天啊,不是说德妃娘娘有一个傻儿媳么?如今看来,却是谣传了么?

    “太子跟皇后还没有来,你跟母妃请安后,就坐在位置上好了。”

    龙天昱小小声的在林梦雅的耳边嘱托道,这一个小动作,又成了周围的人,艳羡的理由了。

    没想倒昱王爷跟王妃如此的恩爱,顿时,那场中种种不靠谱的猜测,如今全部都转了风向。

    “母妃万安,给各位娘娘请安。”

    那一次进宫朝拜,各宫的娘娘都远远的见了一面,也算是脸熟了。

    但是在看到德妃容光焕发的回到了宫里,顿时,所有人都有些羡慕她有个好儿子,又有了一个好儿媳了。

    “嗯,你也辛苦了,去吧。”

    德妃娘娘点了点头,眼角眉梢尽是满意的笑容。

    放眼望去,大大小小的妃子命妇,还有各家千金们。

    唯有她的儿媳,是出众的一个。

    哪怕将来的太子妃,也比不过自己的儿媳。这下子,不知道皇后,要呕到什么程度了。

    林梦雅回到了自己的席位上,龙天昱却跟了过来,微皱着双眉。

    “王爷?怎么了?”

    林梦雅悄声问道。

    “我刚刚才得到的消息,明王要为自己的王世子选妃,皇后那边,已经密谋送去了画像。据说,明王很满意,正准备跟大晋和亲。”

    眉毛一挑,林梦雅消化着其中的信息。

    这个时候选择和亲,怕是为了要巩固太子的位置吧。

    “人选是谁?有无转圜的可能?”

    若是让皇后得逞,到时候只怕却是与虎谋皮。

    西藩的明王,岂是一个肯屈尊于人下之人?

    “林梦舞。”

    龙天昱有些担忧,虽说他娶了林梦雅,但是林家的势力,也不尽是收归在他的手中。

    林梦舞作为林牧之的的女儿,多多少少,还是要受到照顾的。

    可刚说出来,自己的王妃不但不着急,反而却露出了一个怪异的笑容。

    “难道,你已经有了什么办法了不成?”

    不会吧,林梦雅即使再聪明,这么短的时间,怎么会有破解之法?

    “等着瞧吧,林梦舞,不会是明王的儿媳妇的。”

    脸都被打成猪头了,谁会要这样的儿媳?

    多亏了林梦雅在晚宴前的作死行为,不然的话,她跟龙天昱着实要费一番脑筋了呢。

    “你,到底打得什么主意?”

    不知道为什么,一看到林梦雅露出这种坏坏的笑容,龙天昱就觉得莫名的安心。

    许是因为,每次露出这种表情后,注定有人会倒大霉吧。

    林梦雅但笑不语,这种事情若是全部说出来,哪里还有惊喜可言了?

    远山殿里的客人,渐渐的多了起来。

    只不过,所有人的目光,还都是集中在她的身上。

    外加上龙天昱,总是寸步不离的守着她,顿时,惊起了场中无数的惊叹。

    嘴上虽然不说,可林梦雅的心情,却是十分的欢畅。

    以为来参加宴会,肯定是要受到皇后跟太子的刁难,但是能看到那么精彩的一幕,也值了。

    “西藩明王到——西藩王世子到——”

    接连的俩声唱喝,让所有人的注意力,从林梦雅的身上挪开。

    龙天昱起身,迎向了门口。

    西藩的明王身材高大,面容虽然略微粗犷了一些,却不失成熟的魅力。

    一招一式,都带着塞外人的豪爽。只是那双眼睛,却精明内敛,不是个好对付的人物。

    可林梦雅,看到他身后跟着的那俩个人后,去不大不小的吃了一惊。

    天啊,那俩个人不是——

    走在明王左边的,是一个穿着黄色衣衫的俊朗青年。

    只是一脸的严肃跟不爽,好像是别人欠了他东西一般。

    他旁边一身玄衣的青年,则是带着阴冷的笑意,林梦雅在心头惊呼。

    那黄衣男子,就是在万佛寺里,抢了白芷点心盒子的人。而他身边的那位,竟然是劫持自己的人。

    这俩个人,竟然是西藩的王室!?

    顿时,林梦雅敏锐的感觉到,自己,好像是又搅和到一场阴谋中去了。

    “昱王想得倒是真周到,只不过,这宴会这么隆重,真是让本王跟世子有些受宠若惊了。”

    明王的言语间,并没有丝毫狂妄的感觉。

    最怕的,便是这种能够隐忍的对手。

    林梦雅站在自己的座位上,探究的目光,跟那俩个男人的目光,悄然的对上。

    鹰钩鼻子男还好,只是冲着她冷笑了一下,便收回了目光。

    可那个抢了白芷点心盒子的男子,却竟然向她走去了。

    “没想到,你竟然就是轻寒口中,那个让他推崇至极的三嫂。我叫胡天北,是西藩的王世子。”

    说完,冲着林梦雅,裂开了嘴,露出了一口洁白的牙齿。

    胡天北?西藩王世子?

    “大哥,这位可是大晋的王妃,难道,你也相中了不成。”

    正说着,一道略微阴沉的声音响起,转头,林梦雅就看到了那个鹰钩鼻子男。

    “路南,你说的这是什么话?”

    胡路南?林梦雅又把目光移向了这个曾经掳劫自己的男人,这人,竟然真的是西藩的王子。

    “只不过,这可是一朵带刺的玫瑰,若是大哥你想要采摘的话,也得先看有没有那个能耐。”

    林梦雅的脸,彻底的黑了下来。

    这兄弟俩个不合,拿她的名节开什么玩笑。

    可还不等她开口训斥,肩头,便被一个男人揽在了怀中。

    “你们兄弟俩个,找我的王妃有事么?”

    林梦雅转头一看,自家王爷正一脸戒备的看着那兄弟俩个。

    得,这回人是凑齐了。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