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五章 得瑟的代价
    第八十五章得瑟的代价

    白芍也欣喜的摸了摸那上头纹理顺滑的图样,前些日子,宫里就把要出席宴会的衣裳送了过来。

    可白芨只是摸了摸,便说这绣工极差,不如她的手艺。

    林梦雅只是一时兴起的,就说了句要白芨重做一个。

    没想到,这丫头紧赶慢赶的,竟然还真得干了一件出来。

    “哪里是我的绣工好呢,只是主子不嫌弃罢了。”

    白芨立刻红了一张俏脸,不好意思的回答道。

    林梦雅笑着看着白芨,连坐了几日的针线活,这丫头的眼睛都敖红了。

    “你呀,别谦虚了。自从你到了我这来,大大小小的衣裳,都是经过你的手。我也觉得,比以前合身了许多呢。”

    这三个丫头,已经完完全全的成了她的心腹。

    白芨心细,所有的钗环首饰,衣服鞋子,都是经过她的手。

    白芍胆大,渐渐的,掌管着林梦雅的私人金库,与各房婆子管事的打交道,也多是她。

    白芷虽然贪吃,但是忠心无比,每日林梦雅的饮食,都是她盯着做的。

    有这三个丫头在,她完全不必担心,自己的流心院,会被外人动了手脚。

    “可不是么!白芨姐姐最好了,我跟白芍的鞋子,都是白芨姐姐做的呢!”

    白芷端了一碗八宝粥来,放在了桌子上。

    “我再好,哪有你那核桃酥好。主子,这白芷也忒贪吃了,我前几日才给她量了身子,准备作件冬袄。唉,怕是要系不上扣子了。”

    白芨点了点白芷的小脑袋,几个人都笑了起来。

    林中玉站在书桌前面练字,笑得连墨水都抖落了下来。

    “你们就笑我吧,哼!以后再也不给你们淘换好的吃的了!”

    皱了皱鼻子,白芷故作生气。

    虽然,刚开始她对那俩个姐姐,还有些戒备的心。

    但是相处的日子长了,也就将心比心了。

    “好好好,我们不笑你了,今晚白芍跟我进宫,小玉,你要去么?”

    进宫不是什么好事,又要面对皇后,又要面对太子。

    可小玉,注定是要在京城的贵族圈子里走动的。现在的这个时机,正好让他去见识一下。

    “当然要去了,那些人都在,我怕有人会欺负姐姐你。”

    才短短的几个月过去,小玉的性子,就变了许多。

    怎么说呢,以前的小玉,就像是一匹孤狼。对任何人任何事,都呲牙发狠。

    可最近,林梦雅却发现,这只孤狼,竟然进化成了一只会藏住自己利爪的猛虎。

    他对所有人,都是彬彬有礼。小嘴甜甜的乱叫一通,可若是有人敢找他,或者是自己的晦气,这家伙必然会回击。

    这个月,姜如沁都吃了好几次瘪了。而林中玉则是毫发无伤,这家伙,真是进步了许多了。

    “好,那我们晚上就一起进宫吧。”

    华灯初上,林梦雅乘坐着王府的马车,带着侍女跟小玉,进了宫。

    因为是国宴,所以龙天昱跟德妃娘娘,早早的就进了宫了。

    后面,还跟着镇南侯府的马车,林梦舞跟上官晴,正坐在里面。

    “主子,这种场合,为何林夫人跟二小姐,也要去呢?”

    上官晴最近老实了许多,虽说德妃娘娘,那一天在气愤下下了逐客令。

    可倒也没真的赶走她,只不过,她们母女二人,每天都龟缩在偏院里,不知在商量些什么。

    “她是镇南侯夫人,这种场合,我爹不在,她当然要来的。”

    冷笑一声,林梦雅却觉得,有这母女俩在的地方,就一定会有阴谋。

    “可是奴婢有一事不明,按说侯爷的一品大员,夫人应有诰命在身的,为何?”

    林梦雅幽幽一笑,随后回答道:

    “我爹当年,是奉旨不得已娶她的。赐婚之时,父亲就说此生镇南侯夫人只能有一人,若是上官晴进门,也永远不得享夫人名号,不得封赏诰命。”

    其实,这对上官晴来说,是极大的侮辱。

    可这女人却一点都不在乎,非得要嫁给爹爹不可。

    如此行径,实在是匪夷所思。

    “怪不得,府里的人,都称为林夫人,从不称为侯爷夫人的。”

    林梦雅点了点头,当年,爹爹对她的生身母亲,可是一片痴情的。

    这上官晴,其实也算不得什么得意之人了。

    此刻,镇南侯府的马车内,林梦舞无比懊恼的看着自己一身流光溢彩的华服。

    “母亲,皇后是什么意思?从前,这件白蝶流仙裙,我求了她半年都没给我。如今,为了见那王世子,便如此迫切的希望女儿和亲去么?”

    上官晴也阴沉着脸,没想到,姐姐表面妥协,却做的两手准备。

    陷害林梦雅不成,便又打上了舞儿的主意。

    只事心在,箭在弦上,她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舞儿你放心,娘亲,是不会让你白白去和亲的。这件裙子,你穿穿也无妨的。”

    看着如花似玉的女儿,上官晴顿时有种想要带着女儿回家的冲动。

    她的舞儿,可是最娇美的花儿,怎能轻易的,就被送入西藩苦寒之地呢?

    入了宣武门,所有人就得步行进宫了。

    不过,林梦雅是王妃之尊,早有一顶小轿,等在了宫门外。

    “昱王妃请——”

    太监奸细的声音响起,林梦雅屈身进了小轿,被俩个太监抬到了宫里。

    虽然,皇上还在病中不得解脱,可宫里却是难得的张灯结彩。

    所有的内眷,都被带到了一处偏殿等候,林梦雅刚刚进去,并没有引起太多人的注意。

    毕竟,她昱王妃的名头,可是跟痴傻的林小姐连在一起的。

    没人会想到,这个美艳高贵的女子,就是传说中的昱王妃。

    “听说了么?昱王,要带着那个傻子一起来呢!”

    林梦雅带着白芍,找了一个角落坐了下来。

    其实,她的位置在颇为显眼的地方,那里,也坐了几个打扮娇美的皇子妃。

    可她却不想引人注目,刚刚坐下,就听到了关于自己的传言。

    “真的呀!可惜昱王那么一个翩翩公子,却非得娶个傻子。”

    不知是谁家的小姐夫人,悄悄的谈论起了昱王来。

    林梦雅静静的听着,微笑不语。

    现在蹦跶的欢实,一会儿她的出场,才更加让人惊艳不是。

    到时候,不知道会有多少眼球跟下巴,掉在地上,捡都捡不起来了。

    “我听说啊,这可是镇南侯用军功换来的,有个战功赫赫的爹,就是好。若是我也是镇南侯家的小姐,想必,如今我也个皇子妃了。”

    女人之间,八卦总是最多的。

    林梦雅按下了想要去教训那些女人的白芍,只是故作神秘的笑了笑,然后,低头喝茶。

    正津津有味的听着八卦,林梦舞的身影,就出现在了眼前。

    想必,上官晴被皇后叫去了,林梦舞只身一人,到了偏殿来休息。

    进了门,看了眼熙熙攘攘的一面,又看了干净整洁的一排座位,想都没想的,就坐在了本属于林梦雅的位置上。

    顿时,所有的小姐夫人们,都用极为怪异的眼神,看着自己。

    “不好意思,这位小姐,这是昱王妃的位置,您的座位,在那边——”

    负责殿内事宜的太监,立刻上来,恭敬有礼的说到。

    林梦舞本就心情不好,瞪了一双眼睛,不讲理了起来。

    “哼,昱王妃,我坐的就是她昱王妃的位子,她都不敢说什么,你来多什么事!”

    一番训斥,让太监变了脸色。

    转念一想,这里是都是些王公大臣家的女子,保不齐哪一位就是未来的主位妃子,自己,还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好。

    可刚刚下去,坐在周围的几个宫装女子,却甩起了脸色。

    “真当自己是个什么玩意了,也配跟我们坐在一起?”

    这几个女子,都是出身高贵的世家女子。

    纵使有几个只是侧妃,可却有是有品级的。

    林梦舞虽然衣着华美,却并不是皇子妃,只是仗着脾气冲,所以才坐在这里罢了。

    “你说什么?有本事,再跟我重复一遍!”

    林梦舞其实并没有那么足的底气的,只不过是因为心头愤怒,再加上这里是林梦雅的位置,所以才不肯起身的。

    在府里,她嚣张惯了,可这里,个个都是千尊万贵的,谁又会把她放在眼里。

    “说的就是你,看你这样子,怕是也爱慕昱王爷吧?只可惜,这昱王爷啊,只对自己的傻王妃好。你——哼,连个傻子都不如。”

    几人中,一个身着正红色宫装的女子毫不客气的说道。

    顿时,点燃了林梦舞心里,那嫉妒的火焰。

    “今日,我就教训教训你,让你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

    林梦舞要气疯了,立刻张牙舞爪的冲着那女子过去了。

    谁知道,那女子也不是好惹的。一个四两拨千斤的力道,林梦舞,就以一个十分难看的姿势,趴到了地上。

    这一下子,裙子皱了,发髻也乱了,精美的首饰,也掉落了一地。

    林梦雅躲在人群里,一张脸可笑开花了花。

    这下子,好玩多了!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