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四章 你大你就可以耍流氓了?
    “龙天昱,我警告你不要乱来!”

    林梦雅简直要气疯了,小脸上,也满是一股子要吃人的劲儿。

    龙天昱自己的脸色,也没好到哪里去。

    她竟然要去爬墙,还堂而皇之的在自己的面前嚣张。

    这女人,到底有没有她是王妃的自觉?

    “你是我的王妃,什么叫乱来?”

    虽然,他对于女人没有什么兴趣。况且,面前的女人,还张牙舞爪的不许自己靠近。

    但是,对于自己的王妃,他还是觉得,有必要去做一些沟通了。

    “我——我不是你的王妃,我只是个幌子而已。我是你的谋臣,是你手里的一把刀,唯独不会是你的王妃!”

    心一横,林梦雅也顾不得许多了。

    她跟龙天昱之间,早就应该划清界限的。

    她不会对龙天昱动心,龙天昱看样子也不会对她动心。

    不如大家说个明白,以后,也好相处。

    林梦雅的话,却瞬间,让龙天昱的动作,僵在了半空中。

    看来,林梦雅是真的喜欢清狐了吧。

    不然的话,为何,会放弃显赫的王妃之位。

    只是,心头萦绕的一抹苦涩,却挥之不去。

    “你,说的对。”

    林梦雅是难得的人才,这一点,从刚开始,龙天昱就认同了。

    他可以礼贤下士,如果,她实在是不想要王妃的位置,自己,也不会苛求的。

    “放心,如果有一个适当的时机,我会给你自由。”

    这样的话,林梦雅就能得到她想要的,并且,还会永远的留在自己的身边,帮助他,替他做事了吧。

    没错,这样的选择,是最好的安排了。可是为什么,他会觉得,这决定下的,有些艰难了呢?

    “如此最好,你放心,只要我还是你的王妃,我就不会让王府蒙羞的。刚刚的话,我也是一时激愤才说出来的。”

    终于,得到了龙天昱的承诺了。

    为了这个承诺,林梦雅可是努力了许久。可为什么,听到龙天昱说,可以放自己走的那一刻,她的心,也微痛了起来了呢?

    “没事的话,我就先下去了。”

    努力的,从那张简陋的行军床上起身。林梦雅轻施一礼,人,就快步的走出了龙天昱的书房。

    从来不觉得,这个书房会如此的空空荡荡。

    听着那脚步声,消失在了门外后,一直站在那里的龙天昱,环绕四周。

    为何,每日他觉得拥挤不堪的书房,在这一刻,却空荡得让人心惊?

    摇了摇头,试图把这个可笑得想法,挤出脑袋。龙天昱拿出前几日积压的公*文,心不在焉的看了起来。

    “三哥,你跟三嫂吵架了么?”

    轻佻的声音响起,龙轻寒的身影,出现在了书房中。

    又在把玩着一把画着花草的折扇,一双眸子里含笑,仿佛刚刚看到了什么好玩的场景。

    “你——又偷听?”龙天昱皱着眉头,看来,他有必要废了轻寒的武功,省得他没事,总是听到些不该听到的事情。

    “我没有啊!我怎么敢呢!只是刚刚三嫂出去的时候,嘴里念念有词的不知道在骂谁。然后看到了一颗小石头,三嫂心情不好,好像是想要出出气,谁知道,那石头却是牢牢的镶嵌在地上的,这会子,正抱着脚,坐在地上哭呢。”

    龙轻寒的话还未说完,龙天昱的身影,就消失在了书房内。

    看着三哥,那格外迅疾的速度,龙轻寒忍不住在背后偷笑。

    看来,三哥这座冰山,注定是要被三嫂这颗太阳给融化了的。

    “呜呜,破石头,连你也欺负我,是不是!哼,以后,我非得一个个的把你们都给拔出去,扔到煤炉里狠狠的烧!”

    林梦雅抱着脚,别着嘴小声的哭着。

    那脚趾上的痛楚,可是真疼啊!一下子,她的泪水,就自动喷发了。

    这下子,肯定是肿起来了啦!

    她也是的,没事,拿石头出什么气嘛!

    揉着脚趾,刚想要起身离开。身子,就腾空而起,随后,被一个坚实的怀抱环绕了。

    抬起头,却看到到了龙天昱紧绷的俊脸,刚想要挣脱,却被他牢牢的抱在了怀中。

    “别动,我带你回去上药。”

    依旧是清冷的声音,却没有刚刚那么冷冽了。

    林梦雅想了想,还是乖乖的赖在了龙天昱的怀中。反正这是工伤,他这个**oss,负责一下也没差。

    抱着林梦雅,一路从勤武院,走回了流心院。中间经过的无数下人们,都看到了这难得的情景。

    冷心冷面的王爷,竟然亲自抱着王妃回房间。不是刚刚才传言说,王爷又宠爱上了一个西藩女子么?

    看来,王爷还是最喜欢王妃的,不然的话,干嘛降尊纡贵的,当了王妃的人肉轿子呢?

    “王爷,主子没事吧?”

    开了流心院的大门,三个丫头迎了上来。没想到,主子竟然是被王爷抱回来的,这可也算是奇闻一桩了吧?

    “你去拿药,舒筋活血的药,她受伤了。”

    龙天昱难得的跟流心院的下人说了几句话,白芷立刻匆匆忙忙的去找药。

    一路把林梦雅抱到了正屋里,轻轻的把她放了下来,哪里还有半分刚刚的粗鲁。

    “药来了,药来了,主子,你伤到哪里了?”

    白芷心疼的看着自家主子,自从嫁入王府来,主子总是大伤小伤不断。

    可谁知,药瓶却被龙天昱接了过去。

    自顾自的,想要去脱林梦雅的鞋袜,顿时,屋子里的一群人,都惊呆了。

    她们没看错吧?王爷亲自给王妃拖鞋耶!

    白芨最年长,立刻就明白了些,转身通红了一张脸蛋,却悄悄的带着大家都退下了。

    林梦雅傻傻的看着龙天昱,亲自给她脱了鞋子,又小心翼翼的脱下了袜子,露出了莹白如玉的小脚丫。

    “王爷,这种行为,好像是叫做耍流氓。”

    林梦雅,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那跟弦搭错了,竟然冒出了这样的一句话出来。

    可龙天昱却倒出了小瓶里的药酒,稍微用了点力道的,揉上了那通红的脚趾。

    “那你去报官抓我吧,顺便告诉你一声,如今的京都府尹,是我的人。”

    一句话,堵得林梦雅是哑口无言,官位大就了不起么?

    “王爷,是不是你大就可以耍流氓了么?”

    呜呜,她脑袋真是秀逗了,林梦雅从来没有一次,这么恨过自己的这张快嘴。

    “我是元庆八年生的,确实比你大。”

    天啊,这是一段多么奇葩的对话。林梦雅无语问苍天,她到底在做些什么啊!

    “好了,今天休息一下就能恢复自如了。过几天就是宴请明王的日子,到时候,西藩的王子们也会来,到时候,你陪我去。”

    龙天昱放开了那只雪白的小脚,林梦雅的皮肤极好。

    从上到下,都是婴儿般的雪白*粉嫩。在她的身上,龙天昱才第一次明白,肌肤胜雪,到底是个什么样子。

    “那我,要准备点什么呢?”小脸通红的收回了自己的脚,其实林梦雅倒是没觉得自己的脚露给男人看,有什么不妥的。

    只是——龙天昱刚刚专注的态度,实在是太——

    “不用准备,我跟轻寒都已经安排妥当了,你安心去参加就是了。”

    鼻间,已经都充斥着林梦雅身上,那骨子清幽的味道。

    也不知道,这女人用的是什么香粉,怎么今日,格外的好闻呢?

    “好,我知道了。”

    垂下了一颗小脑袋,现在做出这幅羞羞的样子,是不是有点晚了?

    “那我走了,你好好休息。”

    站起身来,略微留恋的看了一眼,已经吹垂下头去的林梦雅,心头,划过一丝微弱的电流。

    “那个——王爷,你下次若是想要耍流氓的话,提前通知我一下。”

    天啊!她到底在说些什么?她明明是想要谢谢龙天昱送自己回来,还给自己上药的事情啊!

    “好。”

    没想到,更加奇葩的是龙天昱,他竟然说了声好。

    呜呜,林梦雅把自己滚进了被子里。他们这对话,绝对是让人无语到了极点的!

    笼罩在王府上空的阴云,因为龙天昱跟林梦雅的互动,而悄然的解除了。

    因为脚受了伤,原本想要责问她的德妃,转而也安抚了起来。

    也许,儿媳的小小吃醋,在龙天昱的眼中,反而更加是浓情蜜语了许多。

    她这个当娘的,就不要在小两口中间搀和了。

    许是,想起了自己跟皇上的点点滴滴,对待林梦雅的事情上,也就含糊的过去了。

    转眼,到了给明王开接风宴的日子。

    今年的秋天,似乎格外的早了起来。

    才刚入秋,夜晚的气氛,就下降了许多。

    好在流心院里,早早的就准备了火盆。听说,那院子里底下,还埋着地龙,只要天气再冷了一些,就烧上了。

    到时候,怕是比春天还要暖呢。

    “咱们王妃若是穿上这青鸾百花朝金丝袄,定然会艳惊四座的。”

    白芷笑嘻嘻的摸着那石榴红色的袄子,上乘的缎面上,可是白芨一针一线的功劳。

    “是呢!白芨姐姐,真是好厉害的绣工!”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