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三章 我要去爬墙
    第八十三章我要去爬墙

    “多谢指点,我刚入府里,有许多不懂的地方,还请您多多指教。”

    来之前,王上就让她了解了许多关于昱王爷的情况。

    听说,昱王的母妃也住在府里,想必,这一位就是德妃身边的女官了吧?

    若是她讨好了这位贴身女官,想必,在德妃的面前,也能挣些脸面的。

    红玉乖顺的态度,让锦月对这位番邦美女的印象好了不少。

    宫里也有几个西藩进贡的美人,不过位阶都不高。

    而且热情直爽,在宫里也颇受宠爱跟妃子们的欢迎。所以,看这个西藩女子也就多了俩份好感。

    “姑姑,您怎么亲自来了,快屋里坐。”

    三个丫头,都算是锦月姑姑*出来的。

    因此对她,也格外的亲切一些,完全没当外人。

    林梦雅又凭空失踪了,这在流心院里,已经成了家常便饭了,只不过这一次,却撞上了德妃娘娘宣召。

    锦月跟在白芨的身后,进了偏厅,红玉好奇的蹑手蹑脚的又跟了回去。

    “什么?王妃又丢了?这一次,是谁掳走了王妃?”

    现在,连锦月姑姑都见怪不怪了,足以说明,林梦雅的失踪,已经是家常便饭了。

    “我们也不知道,大概是心情不好,溜出去散散心了吧。”

    三个丫头,比锦月还无奈。

    以前主子出去,至少还带着她们,可现在,连她们都不知道主子在哪里了。

    “唉,你们呦!以后可要好生的跟着王妃,免得再不到人,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去回娘娘了。”

    红玉暗自窃笑,这王妃气性还真大。

    自己的夫君,不过是带了是一个女子进府,竟然气得躲出去了。

    听说,大晋的女子,最为崇尚三从四德了,看来,自己的机会到了。

    一觉醒来,太阳正当空,想必是到了正午了。

    林梦雅起身,却惊奇的看到,那娇嫩美丽的花瓣,正从自己的身上,熙熙攘攘的飘落了下来。

    怪不得,她一旦都不觉得冷,感情,是有这么一床天然的被子。

    “睡醒了么?来,吃个果子。”

    一大片叶子,包着十几枚果子,丢在了林梦雅面前。

    清狐依旧没心没肺的笑着,狐狸眼都弯成了月牙形。

    “谢谢你哦。”

    没想到,这死狐狸还有这么大的用处。林梦雅拾起了一枚果子,文雅的咬了一小口。

    这果子清甜如蜜,入口鲜脆多*汁,只是个头小了点。

    三俩口,就没了一个。

    “你干嘛不吃?”林梦雅一连吃了好几个,肚子才微微的饱了一些,奇怪的看了看清狐。

    奇怪了,这家伙每次见到好吃的,都是第一个扑上去的,如今,还学会谦让了么?

    有些奇怪呢!

    “这果子有毒,我可不敢吃。”

    刚吃完这句话,就看到林梦雅傻傻的瞪着自己。

    顿时,一连串放肆的笑声,传遍了整个花谷。

    “哈哈哈,你居然真的信了!你毒术那么高明,怎么就分辨不出来了呢!”

    在清狐的眼中,林梦雅俨然已经是个毒术大师了。

    所以,趁着林梦雅刚醒,他就小小的捉弄了她一下。

    没想到,这丫头脑经不清楚的时候,竟然如此的好骗。

    真是,眼泪都要笑出来了。

    可林梦雅之所以愣了一下,却不是因为清狐的恶作剧。而是,这果子,好像是她缺的那几位解药里面,其中的一种。

    刚穿过来的时候,她中了很霸道厉害的毒物,虽然,已经解了一部分了,但是还有几位极其难得的药材没有凑齐。

    巧的是,清狐给她找的果子,居然是其中一位。

    这世界,还真是巧合得过分了。

    咦?清狐有些惊讶的看着面前依旧在吃果子的林梦雅,怎么没骂他,也没打他?

    倒有些不像是林梦雅了呢!

    “丫头,你不会谁坏了脑袋了吧?”

    小心翼翼的上前去,伸出手指,拨了拨林梦雅的头,却发现那丫头,竟然没趁机咬自己一口。

    奇怪,真是奇怪。

    “白痴,我不骂你你就觉得生活缺少了点什么是吧?”

    又是十分清凉解热的林梦雅式大白眼,顿时,清狐拍了拍胸口。

    还好还好,他家的丫头,脑子没坏。

    “好了,现在心情有没有好一点?时候不早了,咱们回去吃午饭吧!”

    清狐抱起了林梦雅,瞬间,跟花儿一样馨香的味道,就充斥在他的鼻间。

    原本林梦雅身上,就带着一股幽然的冷香。

    如今,再加上花朵的味道。更是芳香得甜美四溢,让人觉得心旷神怡。

    手挽住藤条,一个用力,俩个人就顺着悬崖飞了上去。

    林梦雅留恋着看着那一片花海,若是有机会,她真的很想在这里生活呢。

    悄悄的出来,又悄悄的溜了回去。

    可俩个人刚进王府的后门,林魁铁青着脸,就堵住林梦雅跟清狐两人。

    “王妃,王爷有请。”

    这个清狐,还真是个祸害。

    才刚刚留下来,就勾了王妃出去,怪不得,关于清狐,江湖会有那样的传闻。

    “好,我这就过去。”

    被人抓包,可林梦雅却丝毫不在乎。她可以随意进出王府,这是当初龙天昱给她的承诺之一。

    况且,清狐是她的贴身侍卫,龙天昱也是点过头的。

    吩咐了清狐,先回去院子里跟大家通气,林梦雅跟在林魁的身后,往龙天昱的书房走去。

    “王妃,属下有一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林魁是个粗人,没那么多心计。况且跟林梦雅颇为投缘,俩个人也就没有太过规矩上的束缚了。

    “但讲无妨。”

    “王妃今天跟那家伙出去,可是不应该了。江湖传闻,都说...都说那家伙是某个权臣家的禁脔。因杀了主子,这才亡命天涯的。王妃以后,可不要在跟他来往过密,以免坏了您的清誉。”

    听着林魁语气中的不屑,林梦雅心头一跳。

    从看到清狐的第一面起,她就有了这个猜测。

    只是没想到,清狐的身世,还有这么一说。

    “以后我会注意的,你放心就是。”

    在林魁的心头,一个男子,成为另外一个男子的禁脔,本就是件荒唐至极的事情。

    所以,他可以不介意清狐桃花坞杀手的身份,却无法,对清狐是个玩物,而释怀。

    怪不得,这些人看向清狐的眼神,都有些怪怪。

    看来,那家伙得过去,也隐藏了不少的故事呢。

    林梦雅一点都不好奇,这种事情,当事人也会当成噩梦一般。

    她没有那个奇怪的癖好,喜欢挖掘人家的**。

    只要,她知道清狐现在是她的朋友,就好了。

    刚进了龙天昱的院子,远远的,就看到了一抹红色的身影。

    龙天昱长身玉立,一袭玄色长衣衬得人俊朗不凡。

    身后,一张艳丽非凡的脸蛋,却甜甜的笑着,艳色无边。

    真是好般配的场景,连她这个外人见了,都不由得有几分艳羡呢!

    “王爷,王妃来了。”林魁有些不知所措,虽然王爷没错,可这种场景,他还是一点经验都没有。

    以前,府里没有女人,只有他们这些大男人的时候,这场面,可从来都没有出现过。

    唉,果然女人多了,麻烦就多了。

    龙天昱冷冷的看着林梦雅,一双眸子,仿佛被冰冻结了。

    昨晚,把他给赶出去了还不够,今天,竟然一气之下跑出府去了。

    这女人,怎么就这么大的脾气。

    “你们先下去吧。”挥挥手,赶走了林魁跟红玉,俩个人就站在院子里僵持着,一如昨晚。

    “你跟谁出去的?”林梦雅虽然衣衫整洁,可却多了几分清幽的花香,难不成,她还有赏花的兴致么?

    “清狐。”有了美人在侧,龙天昱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你——这样私自跟男人出府,成何体统?”一股子怒气,突然从龙天昱的心头升起。

    再怎么说,清狐也个男人,她这样整天跟清狐厮混在一起,难不成,是有了什么私情么?

    “是啊,我是准备爬墙了,我还准备红杏出墙呢!反正,你跟我是假扮夫妻,有什么好忌讳的?”

    林梦雅冷哼一声,头脑一热说出了一番,连她自己,都觉得有些眩晕的话来。

    什么爬墙,红星出墙什么的,天啊,她怎么觉得自己,仿佛都难以控制自己了一般。

    “好!既然如此的话,那咱们就成了真正的夫妻,看你还怎么爬墙!”

    无关乎情感,任何一个男人,在听说自己的妻子要爬墙的时候,都会觉得自己男人的自尊,受到了暴击般的伤害。

    林梦雅还没理解龙天昱的意思,下一秒,就被龙天昱扛在了肩头。

    “啊——你要做什么,快点放我下来!”

    狠狠的捶着龙天昱的后背,白净的小脸蛋,已经因为气愤而变得通红了。

    可龙天昱却铁青着脸,一路无视她的大吵大闹,愣是把她扛进了自己的书房里。

    “你——摔死老娘了!”

    毫无防备的,林梦雅就被龙天昱,摔在了书房里的那张小床上。

    硬硬的木板床,完全没有她流心院里的床舒服。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