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二章 带你去看花
    完全没了胃口的林梦雅,起身坐在了书桌后面,拿起了桌子上的书,看了起来。

    白芨跟白芍对视了一眼,忍不住偷偷的笑了。

    她们这个王妃,还真是与众不同。

    可不吃什么什么是酸的么?那么大一罐子的醋摆在心里,哪里能甜的起来?

    肚子空空,林梦雅只觉得浑身,都没有什么气力。

    要不是昨晚龙天昱来自己院子里这么一遭,她也不至于失眠了。

    呜呜,头好痛,好晕哦!

    “呦,谁惹我们家小丫头了,瞧瞧,这眉头皱的,都能挤死几只蚊子了。”

    清狐闲闲的声音,突然在房间里响起。

    林梦雅抬起头来,看到那家伙又活蹦乱跳了起来。

    自从恢复正常的身材后,清狐比以前稳重了许多。

    在外人的面前,从来都是不苟言笑的。

    唯有在面对她的时候,还是一副嬉皮笑脸不正经的样子。

    林梦雅头疼得很,不想搭理清狐。

    只是挑起眼皮看了他一眼后,又继续看自己手上的书。

    “小东西,跟谁生气呢?”

    清狐一大早,就嗅到了空气里非常活泛的酸味。

    怪不得院子里的人,谁都不敢来林梦雅的屋子,原来,是这么一回事。

    对于清狐的明知故问,林梦雅一点也不想理。昨晚龙天昱来她的屋子里,别人不知道,这死狐狸一定门清。

    “别生气嘛,这样,我去帮你杀了那个女人,好不好?”

    在清狐的心中,人,只分为两类。

    一类是能杀,一类是暂时不能杀。只不过,林梦雅是个例外,为了这个例外,这世上的人,皆可杀。

    “整天喊打喊杀的,你不怕官府捉拿你,我还怕你污染了我的地方。”

    林梦雅没好气的呛声道,眉头紧紧的皱起,看来,她还是继续休息一下比较好。

    “嘻嘻,除了你,哪个官府能拿的住爷?小家伙,别生气了,要不爷带你跑溜出去玩玩?”

    十分没正经的挤眉弄眼,清狐满心满意的,都是要逗林梦雅开心。

    “不好意思,我缺觉,现在要补眠。”

    林梦雅只觉得头都要炸了,这家伙今天怎么如此的聒噪,看来,她有必要考虑去找管百里睿讨一副哑药了。

    “在这里有什么好睡的,还不是越睡越头疼,走,爷带你去个好地方,保管你睡得更香。”

    清狐却不管林梦雅有什么理由,大手一挥,就抱住了她的纤腰。

    “喂,男女收受不清的啊!”

    拼命的挣扎,林梦雅现在脸色比刚刚还要难看。

    可清狐却只给了她一个白眼,好似一点都不在乎她是个女人。

    “女人?这世上,有你这么彪悍,又不知情识趣的女人么?”

    一句话,堵得林梦雅很想阉了他。

    好一个死狐狸,看她以后怎么整他的!

    放弃了无谓的抵抗,林梦雅任由清狐抱着她飞檐走壁。

    这家伙的武功,好像是她见过的人里,最高的了。龙天昱的武功好似也不错,不知道这俩个人对上了,到底谁比较厉害一些呢?

    算了,就把这家伙,当成人肉巴士好了。

    毕竟,这种飞上飞下的体验,也是十分难得的。尤其,是自己不被挟持的状况下。

    “好了丫头,到了。”

    清狐的声音,突然在头顶响起。

    林梦雅身子一动,却觉得脚下软绵绵的。

    难道,她们不是在实地么?

    睁开了一双水眸,看着她落地的地方。

    好大一片花海,仿佛一望无际的看不到边。淡粉色,粉紫色,粉白色,这三种最最柔和的颜色,充斥在这一方天地中。

    而她所站的位置,竟然是密密的花枝自然编造出来巨大的花床。

    “好美!”林梦雅虽然早就告别了童年的萝莉时代,但是,有哪个女孩子,能够抗拒如此罗曼蒂克的地方。

    “美吧,这里可是我一个人发现的,而且,就算是一般人发现了,这外面布满了荆棘,如果轻功不够好,也是进不来的。”

    清狐没说完全,除了荆棘外,这里其实是一处非常幽深的峡谷。

    若不是他有一次,被敌人围攻,慌不择路的从山崖上跌了下来,也不会看到如此美丽的人间仙境。

    “真的好美,这花床也是,好舒服。”

    林梦雅惊喜的看着周围,这一片天地,仿佛都被花朵缠绕着。

    厚厚的花床,松松软软的,又不会担心自己会掉下去。仿佛置身于童话里,又仿佛置身于云端。

    “既然这么喜欢,那你就好好的睡吧,放心,有爷在,洪水猛兽,也不能打扰你休息。”

    清狐身子一跃,突然消失在了花丛中。

    林梦雅看着他消失的背影,不得不说,还是有些感动的。

    那家伙,似乎总是做出这样出人意料的事情呢。

    林梦雅大字型的躺在了花床上,看着蓝蓝的天,枕着香香的花,心情,也舒爽了不少。

    她这又是何必呢?反正,跟龙天昱的包办婚姻,早晚也得有走到尽头的时候。

    多一个西藩女子,又何妨?龙天昱毕竟成熟男性,某些方面也是有需求的。

    何况,他还是个王爷,要说没有俩个红颜知己,打死她都不信。

    翻了个身,打了个小小的呵欠,林梦雅嗅着清香的味道,轻轻的睡了过去。

    均匀的呼吸声,刚刚响起。就看到漫天都是洋洋洒洒的花瓣,铺天盖地的冲着林梦雅飞去。

    顷刻间,林梦雅淡紫色的身影,就埋在了厚厚的花瓣里,只留出了一个小脑袋,在香香甜甜的睡着。

    林梦雅在花间入眠不要紧,可王府这边,却炸开了锅。

    一大早上,那西藩进贡的女子红玉,就找到了流心院,美其名曰,给王妃请安。

    林梦雅不在屋子里,几个丫头前前后后的找了好几遍,都没有看到自家主子的身影。

    迫于无奈,只好让那女子坐在偏厅里,由林中玉作陪。

    只是,林中玉对于这个让姐姐生气吃醋的女人,可是一点好感都没有。

    上了茶,他连一句客套都懒得讲,坐在椅子上,一直盯着自己的手中的书看。

    红玉不过是十八就岁的年纪,却生的高挑妩媚。

    大眼睛高鼻领异族长相,即便是用大晋的标准来评判,也个出色的美人。

    只是,那一双多情的眸子,却没有半分林梦雅的澄澈,经过特殊的训练后,她,却是男人都梦寐以求的绝代尤物了。

    “这位小公子,请问王妃娘娘,为何不见我呢?”

    经过常年的训练,红玉已经完全适应了大晋的语言,丝毫没有半分的外地口音了。

    “我姐姐要不要见你,好像你没什么权力过问吧?”

    林中玉挑了挑眼皮,冷冷的看了那女人一眼。从头顶到脚底,哪里有一样比得上他的王妃姐姐?

    红玉却在看清林中玉的容貌后,暗暗的吃了一惊。

    这少年虽然未曾长成,但是容貌俊丽秀美,若是以后长成了,哪怕是西藩的第一美人,都不足其十一。

    好俊的少年郎,不知他口中的姐姐,是否为人间绝色了。

    瞬间,她知道为何,王上会把这一批舞姬里,最出色的自己,送个昱王了。

    这昱王爷,好大的艳福。

    “是,红玉逾矩了。”

    不过是个客居王府的东西而已,还在自己的面前,摆上了主子的威风。

    红玉把不满藏在心底,她相信,凭借自己勾引男人的本事,一定能成为昱王的侧妃,到时候——

    “红玉姑娘,你请回吧,我们主子今天身体不舒服,不见客。”

    白芍进了偏厅,礼貌的说道。

    红玉没想到,这院子里,连丫头的容貌都是一等一的,看来,自己想要凭着美色打压王妃,看是不可能了。

    只是,一想到自己接受的训练,红玉多少还有些底气。

    这世上,怕是很少有男人,能够抵挡得住自己跟姐妹们学到的东西呢。

    也罢,这王妃,她隔日再见也不迟。

    “如此便罢了,那我就先告辞了,隔日再来请安便是。”

    刚想退出去,却看到一位端庄大气的锦衣女子,走到了院子里。

    “白芨,白芍,白芷,王妃呢?德妃娘娘那边,宣她过去。”

    锦月眉头微蹙,面容带着几丝不安。

    一大早,德妃娘娘就得知王爷带了个番邦女子回来。

    可又一想到,王妃才进门没几个月,王爷又有了新宠,王妃定然会心里不痛快。

    于是,就叫了王爷过去训话。

    没想到,王爷一时心急,说出昨晚王爷竟然把他从屋子里赶出去了。

    顿时,德妃娘娘就觉得,王妃的醋意,未免大了一些。

    想必,这会子来宣王妃,定是要好好的教育一番的。

    刚进了流心院的大门,就看到一个身穿异族服侍的红装丽人,迎面走来。

    锦月眸子里一闪,在看到那抹子大红后,面色不悦了起来。

    “这位姑娘,我知道你是王爷新带进府中的。可是,这大红色,唯有正妃才穿得,你这样穿,可是极为不妥的。”

    红玉的笑,僵在了脸上。

    她没想到,自己最喜欢的大红色,竟然都要被那个王妃霸占。

    一股子火气,积郁在胸口,她却不得不忍耐下来,点头称是。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