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章 你敢出去找女人?
    “我还有一事不明,六皇子,你是在哪里得知,我被挟持的消息的?”

    林梦雅转过头,先发出了自己的疑问。

    她是派了清狐去保护龙天昱,但是时间太过仓促了。

    而当时,她一心只想早点回到昱王府,省得德妃着急。

    却没料到,竟然被龙轻寒截了马车。

    扔给她一包衣服不说,还让马车,驶向了驿站的方向。

    当然,他们并没有进门,而是在驿站的后院里,换了另外一辆马车,就匆匆的赶了回来。

    直到进门的时候,她才知道,自己的突然失踪,让王府上下都乱了套了。

    德妃娘娘苦寻她无果,就排出了王府内所有的侍卫精英,差点惊动了羽林卫,翻动了整个京都。

    一进门,德妃娘娘身边的小宫女,就跟她说,林夫人正在例数她的罪状。

    还说什么,她跟男人私奔不成,所以被禁足之类的话。

    林梦雅听完,不由得火冒三丈。

    泼她的脏水,也不怕偷鸡不成蚀把米。

    反正,她跟上官晴之间的新愁旧怨,不差这一把了。

    “这都是三哥的意思,不过,还有件事,我得提前告诉你——”

    “王爷回府了!王妃,王爷回府了!”

    负责看守二门的婆子,匆匆的到了流心院。

    只是神色有些古怪,躲躲闪闪的,好似很怕林梦雅的样子。

    “王爷回来怎么了?这么慌慌张张的做什么?”

    白芨斥责了那婆子俩句,不过好在那婆子也知道是自己莽撞,平复了情绪后,才说道:

    “王爷不是一个人回来的...王爷他,王爷他带了一个女子回来!”

    婆子的话,瞬间让林梦雅愣了愣神。

    龙天昱回来,还带了一个女人回来?

    看向龙轻寒的眼神里,充满了疑惑。

    “咳咳,”龙轻寒移开了眼神,不好意思的也咳嗦了一下。大有一副,不关我事,真的不关我事的态度。

    “我要说的,就是这事。这次明王来京城,专程送了几名美女,给太子和几位亲王。”

    “这么说,你也有份么?”

    林梦雅的声音里,带着几分冷意。瞬间,让龙轻寒十分艰难的点了点头。

    “好,既然人人都有份,那我也就不说什么了。”

    龙轻寒的眉头,却跳了跳。

    听林魁他们说,这位三嫂子样子漂亮,头脑聪明。可却是个一顶一的醋坛子,连姜家的小姐,都吃了瘪了。

    如此,三哥带了个美女,大张旗鼓的回来,怕是要不好。

    “三嫂,我还有事,先走了啊!”

    看事情不好,脚底抹油先溜了的龙轻寒,庆幸刚刚自己没多嘴。

    幸灾乐祸的站在花园里,看着流心院的方向。

    有个活泼的王妃就是好,瞧瞧,整个王府里天天鸡飞狗跳的,连他都觉得,是不是该娶个正妃玩玩了。

    “您别生气啊主子,奴婢觉得,八成王爷也是不愿意的。”

    打发了看门的婆子,林梦雅转身,坐在了椅子上。

    一张小脸紧绷,却不是在吃醋。

    亏她还以为龙天昱会有危险,特意找了清狐去保护他的。

    没想到,人家却是在享受温柔乡,自己的苦心,全都白费了。

    “清狐!死狐狸!你出来!”

    林梦雅的声音,带着几分怒意,瞬间,面色含笑的清狐,就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呦!好大的醋味啊!这是哪家的醋坛子打破了,来,爷闻闻。”

    清狐使劲的嗅了嗅空气,然后捏住鼻子,装出了一副酸气很大的样子。

    林梦雅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却也觉得,自己的情绪,真是有点怪异了。

    不就是个女人而已么?龙天昱身为王爷,注定了是要三妻四妾的。

    自己这个王妃,也不过是个摆设而已。

    她干嘛不做出一副大度能容人的样子,这样生气,反而显得自己吃醋了一般。

    其实,她只不过是觉得,自己在外面奔波卖命,而龙轻寒在家里享福,所以觉得不甘心而已。

    “我没吃醋,哪有那个闲工夫。对了,你去驿站,探听到什么消息了么?”

    清狐这才收起了欠揍的表情,转而认真的想了想,开始汇报了起来。

    “驿站里并没有埋伏,而且,我也没有看到劫持你的那个人。昱王爷很好,陪着明王吃吃喝喝的。哦,对了,还有那个叫什么红玉的美人,真是水灵得很呢!”

    说到最后,还是没正经了起来。

    林梦雅忍不住给了对方一个白眼,这家伙,真是懒得理他。

    “不过,如此说来,我们倒是冤枉了王世子了?”

    可清狐却摇了摇头,眸子里闪过一丝的疑惑。

    “不,王世子也不在驿站里。除了明王,和那些进贡的美女外,没有其他人了。”

    怎么会?难不成,明王此次进京,是有什么阴谋不成?

    “对了,你看到明王了么?他是个怎样的人?”

    清狐正了正色,回答道:

    “此人是个有雄才大略的人,恐怕一个西藩,不能满足他的胃口。可是,他又是个胸径坦荡之人,不像是个阴谋家,而是个真正的英雄。所以我觉得,那些人,是不是故意伪装成西藩的人?”

    林梦雅想了想,却摇了摇头。

    龙生九子,各有不同。

    如果说老子是英雄,那儿子,未必不会成为狗熊了。

    只怕,那些人的事情,连明王都未见得完全清楚。

    “算了,此事还需要从长计议。今天大家都累了,回去休息吧。”

    林中玉跟三个丫头,却还是要赖在林梦雅的屋子里面。

    只有清狐一个人,去了专门给他准备的屋子休息去了。

    看着那家伙浑不在意的背影,林梦雅心头却觉得有些感动。

    “白芨,你去找几盒疗伤的药,去给清狐送去。”

    白芨点了点头,拿出了林梦雅的伤药盒子。

    那家伙每次受伤,也都只会苦撑着。若不是林梦雅心细如尘,她也怕是嗅不出,清狐身上故作掩饰过的血腥味跟药味的。

    “姐姐,以后,你可以不管去哪,都带着我么?听到白芨说你丢了,我简直吓得魂都没了。”

    林中玉惨白着一张小脸蛋,看来,是真的有些吓到了。

    林梦雅揉了揉他的头发,这些突发的状况,连她都预测不到,又怎么可能,会带着小玉去冒险呢?

    “王妃娘娘,王爷身边的人来传话说,要来您的院子里歇息。”

    门外,突然想起了婆子的声音。

    林梦雅的眉头一皱,却回答道:

    “把大门锁上,谁叫都不要开,尤其是王爷。”

    屋子里的所有人,都大眼瞪小眼的互相对视了一眼。

    在外面找了野女人的王爷,好像是真的惹到了自家王妃了呢!

    从驿站里回来,龙天昱已经是半醉半醒了。

    那明王豪爽不拘小节,杯子嫌不过瘾,又换了大碗来。

    饶是他酒量过人,也不禁被灌多了一些。

    “王爷,那位进贡的美人——”

    邓管家的声音,带着些许的迟疑。

    一双眼睛,略微带着些担心的看着自家王爷。

    王妃,那绝对是个悍妃。

    别说现在王府里,连个侧妃都没有。即便是以后有了,怕是王妃也不会善罢甘休的。

    他们这些下属们,自然,是希望王爷能够开枝散叶。

    可惜啊,王妃手段凌厉,绝不是一般的女人,能够相处的。

    况且,王妃才过门三个月,王爷就带回来一个女人。

    唉,怕是王府,不会有什么安生的日子过了。

    “随便安置一下就好,对了,不要让她靠近我的院子。”

    那叫什么红玉蓝翡翠的女人,他是一点兴趣都没有。

    况且,番邦的女人,说不定还是个细作。

    他可不想,让自己的枕边人,变成一把悬在脖颈间的利剑。

    “是,那您,还要去王妃的院子里休息么?”

    从林梦雅下午失踪的时候开始,林魁,就派人传过话来了。

    他一时脱不开身,只好让六弟去接那女人回来。

    但是,自己的王妃被人劫持,还下午迟迟未归,如果传出去了,只会让人造谣生事。

    急中生智之下,他让六弟,带去了那件进贡的衫裙。

    所以,他晚上要好好的询问一番,到底,林梦雅被劫持后,发生了什么事。

    “去,去流心院。”

    龙天昱大步走到了流心院的方向,一张俊脸,被美酒熏得微红。

    那酒,是明王从西藩带来的玛瑙红,甘甜清冽,可酒劲却是极大的。

    若不是,他运功驱散了一些酒意,恐怕此刻,早就已经烂醉如泥了。

    “王爷到了,里面的快开门!”

    邓管家上前敲了敲门,可院子里,却安安静静的。

    回头,看了一眼自家王爷,没想到,王爷还是一副没打算走的样子。

    硬着头皮,邓管家只好再敲了敲门。

    “快点开门,王爷来了,难道里面的人,都聋了了么?”

    不叫还好,刚敲了门,那里面屋子里亮着的烛火,都熄灭了。

    就连檐下的夜灯,也都在瞬间,被人灭了下去。

    瞬间,流心院就变得漆黑一片,只除了大门口的,那俩只红灯笼,在夜风里,孤单的摇曳着。

    这——可真是不太好办了。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