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九章 说谎,是要付出代价的
    第七十九章说谎,是要付出代价的

    “你在说什么?污蔑王妃,可是死罪!”

    锦月锐利的目光,让林梦舞一抖。可上官晴却是一个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别说是一个小小的侍女了。

    就算是德妃娘娘的怒容,也未曾让她有过那么一丢丢的害怕。

    “我说的句句都是实话,外面的人不知道内情,说我妒忌侯爷宠爱亡妻,这才把雅儿囚禁在府里。可只有我知道,若不是为了维护侯府的声誉,我为何要承担如此的恶名呢?”

    声泪俱下的表演,若是林梦雅看到了,一定会喝彩。

    说不定还会搬个小板凳,拿包葵花籽来看戏的。

    可尽管德妃不相信,可周围都是侍女,王妃失踪也是事实。

    顿时,连德妃也觉得骑虎难下了。

    “此事,干系到王府的名誉。还是,等到雅儿回来再做定夺也不迟。”

    摆明了,就是不相信这对母女。

    德妃美艳端庄的脸上,已经尽是冷意。

    莫说,林梦雅绝不是那种会跟着男人私奔的女子。即便是了,这林夫人,也不该如此的大声嚷嚷。

    事关王府尊严,岂容儿戏?

    “唉,也罢。自从雅儿嫁进来,上到娘娘您,下到这府里的仆人,都对她是极好的。我也是没脸再住下去了,若是找到了雅儿,我明天变便带着舞儿回府去了。”

    又抹了抹眼泪,上官晴却发现,自己的演技,并未达到预期的效果。

    偷偷的看着那面色阴沉的德妃,姐姐说过,这德妃是名门闺秀大家淑女,最厌弃的便是这等不要脸面的事情了。

    可如今,这话里话外,竟是处处维护林梦雅的呢?

    难不成,那小贱人,连德妃都收服了么?

    跟她那个死鬼娘亲一样,天生就是来勾引人的。

    “如今雅儿跟昱儿都没在府里,我们如何猜测,终究还是有偏僻的。你是雅儿的继母,更是镇南侯的夫人,未曾确定的事情,说出来,是不是还有点早?”

    德妃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她从不知道,即便是自己的继女,可终究是一家人,竟然会被继母说的如此难听。

    越发的,对上官晴厌恶了起来。

    “娘娘说的,是我莽撞了,唉,也不知道,找没找到雅儿。”

    上官晴明知故问,这些事,明明都是她策划好的。

    来德妃这里,指责林梦雅失德,也是皇后给她出谋划策的结果。

    现在看来,效果不佳呢。

    不过无妨,只要林梦雅彻夜未归,到时候,即便是德妃不说,昱王也得震怒。

    这丫头,恐怕在这个府里,是待不下去。

    “王妃回来了!王妃回来了!娘娘,王妃回来了!”

    下人惊喜的声音突然响起,所有人,都看向了外面。

    只见一身华裳的林梦雅,嘴角带笑,带着自己的小丫头白芷,从门外匆匆的赶了进来。

    “雅儿给母妃请安,母妃恕罪。”

    上官晴脸色,暗含着几分得意。

    如今,连衣服都换了,还这么晚才回来,说不是娶会野男人了,谁会信她?

    “雅儿,你去了哪里?不知道府里上上下下,都很担心你么?”

    看到林梦雅如此打扮,德妃娘娘的眸子,也暗淡了几分。

    即便不是跟人私会,可却可以人人泼尽脏水,指责林梦雅违背妇德了。

    这该如何是好?万一让昱儿误会了,岂不会又是一场轩然大波?

    “三嫂今天可是出尽了风头了,唉,连我这个当弟弟了,都有点嫉妒了。母妃,您可得多疼我一点才行。”

    龙轻寒的声音,紧随其后的响起。

    手中依旧带着那把折扇,故作伤心的进了屋门。

    “你呀!你三哥还不够疼你么?这些日子,你又跑到哪里去了?”

    看到龙轻寒,德妃的一张愁容也舒展了开来。

    这孩子,是她从小就抚养长大的。跟昱儿不同,寒儿倒是一个细化撒娇耍赖的孩子。

    自然,她是偏疼这小子多一点的。

    “给母妃请安,寒儿前阵子出了趟远门。本来想给三嫂一个惊喜,就当做他们成亲的贺礼了。谁知道,三哥如此的偏疼三嫂,连我看了,都嫉妒了。”

    龙轻寒放*荡不羁,生得一副好皮相不说,总是笑着的眉眼,更是比龙天昱还要招人喜欢。

    行了礼,就嬉皮笑脸的坐在了德妃娘娘的身边,倒是一副几位讨巧的样子。

    “哦?这又是怎么一回事?”

    慈爱的看着自己的小儿子,德妃的心头,终于稍稍的安定了下来。

    相比,寒儿是跟着雅儿一起回来的,那些丑闻风波,总算是不会发生了。

    “喏,这不是么?西藩使者来访,送了三哥一件金蟾玉丝裙。本来呢,我想要讨了来,送给我那些红颜知己的。谁知道,三哥收了下来,转手就送给了三嫂。唉,我这个弟弟啊,真是越来越没分量了!”

    龙轻寒一边说,还一边努力的怒了努嘴,冲着林梦雅的方向。

    而此时,林梦雅也颇为配合的垂下了头,做出一副不胜娇羞的样子。

    顿时,气氛也似乎染上了几分蜜糖般的甜蜜。

    谁又能想到,号称冷面王爷的龙天昱,竟然会如此的惦念着自己的王妃。

    “原来是这样,如果六皇子不嫌弃的话,这裙子,我就借花献佛了。”

    抬起头,嘴角带着几分甜蜜的微笑。

    仿佛是在告诉众人,她才是龙天昱心尖尖上的人。

    “诶,我可不敢夺人所好,回头让三哥知道了,还不得扒了我的皮!”

    龙轻寒的头,摇得像是拨浪鼓。

    德妃的心里,已经明白了个大概。

    定是昱儿得了这么件衣服,所以急于想要送个雅儿。

    可偏偏,雅儿又跟自己去了佛寺。

    许是雅儿被昱儿接走了,这才错过了回来的时间。

    还好,虚惊一场。

    “你三哥什么时候舍得扒你的皮了?被顽皮了,你是怎么跟你三嫂一起回来的?”

    德妃的心里,已经有了大概。

    可话不说不明,她总不能让林梦雅受到冤枉。

    “唉,还不是我三哥抓我当了壮丁去跑腿,母妃,您可得给我点体己。我从驿站跑到了山寺,又从山寺护送三嫂去了驿站。来来回回的,跑断了我的一双腿呢。”

    听了龙轻寒的话,所有人都明白了事情的原委。

    敢情,是昱王爷太疼爱王妃了,才会有此乌龙。

    林梦雅只是含笑不语,所有的剧情,全都留给龙轻寒去发挥了。

    不过,经此事件过后,龙天昱疼爱王妃过甚的传闻,算是躲不掉了。

    “原来如此,我就说,雅儿乖巧可爱。怎会做出什么败坏门风的事情,林夫人,时候不早了,我也该休息了。雅儿,寒儿,你们留下。”

    “是,母妃。”

    上官晴跟林梦舞的脸色,变得极其的难看。

    如果林梦雅真的彻夜不归,那这传言就会坐实。

    可没想到,最后关头,昱王爷竟然来护驾了。

    顿时,俩个人也没了头脸,匆匆走出了雅轩。

    “你们啊,下次再有这种事情也该派人来跟我说一身。看这府里,弄得人仰马翻的,各色传言都有,对你的名誉不好啊。”

    林梦雅乖巧的坐在德妃娘娘的身边,巧笑倩兮,却并不多言。

    “你那继母——雅儿,大家族里,这种事情在所难免,你以后自己要醒着神,可千万别让人抓住什么不是。”

    上官晴跟皇后坑瀣一气,德妃自然不喜欢。

    再加上外面的重重传言,更是觉得有这样的继母,林梦雅倒是十分的辛苦。

    “雅儿知道,让母妃担心了。”

    没想到,她那边才刚刚被人劫持,上官晴这边,就来给她破脏水了。

    心头,暗暗的盘算,这里面,怕是有很大的文章。

    “好了,我也真的是乏了,你们下去吧。锦月,给寒儿拿一千两银票来,他护送雅儿有功,得赏。”

    龙轻寒立刻舔着脸笑得跟只得逞的小狐狸一般,林梦雅有些好奇。

    这家伙上上下下,身上穿的,手中拿的,都绝非圣品。

    怎么一千两银子,就笑成了狗腿子呢?

    一前一后的,跟龙轻寒从雅轩退了出来。

    一直到了自家的流心院,林梦雅才卸下脸上的甜笑。

    装正经累,装甜蜜真是更累啊!

    只是,龙轻寒怎么会如此的及时,在半路上,就找到了自己呢?

    “主子!你可回来了!”

    刚刚打开大门,自己院子的丫头,连带着林中玉就扑了过来。

    房檐下,几个忠心的婆子,也都带着庆幸的笑容,看着林梦雅的方向。

    都说患难见真情,这些婆子们,她都有存着戒备心的。

    如今看来,倒是能提拔几个了。

    “我这不是没事了么?你们别伤心,别着急了。”

    被丫头跟林中玉簇拥着,到了正屋里。

    白芍也被安置在了椅子上,这没心没肺的家伙,见了美味的茶点,就什么都顾不得了吃了个香甜。

    “主子,到底在寺里发生了什么事?你们怎么会?”

    林梦雅深知她们都很关心自己,自己这些院子里的人,都有着各式各样的疑问。

    可现在,并不是答疑的时间。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