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八章 泼尽脏水
    清冷的声音,从前面传了过来。

    林梦雅抬头,果然看到了一身玄衣的清狐。

    跟平常在家里插科打诨的死狐狸样完全的不同,现在的清狐,眉目含煞。冷峻的样子,倒像是一尊杀神了。

    “丫头,爷来接你了。对面鹰钩鼻子死人头,小心点对我家小丫头,若是你敢伤她一分,爷就亲手拆下你全身的骨头!”

    高手的气场林梦雅是完全不懂,现在,她只知道,清狐要以一对二。

    院子里那些其他的黑衣人,好像是被清狐带来的人缠住了。

    她又不会武功,恐怕会被人当做挡箭牌。

    唉,真是的。

    当初植入雷达的时候,怎么没顺便打通任督二脉什么的?

    “哼,本王还以为,大晋的女子,都是恪守礼教的淑女。现在看来,也不过都是些水性杨花之辈!这,就是你的情郎么?”

    鹰钩鼻子显然是想要惹怒清狐,然后伺机脱身。可清狐哪里能是这样轻易的糊弄过去的,剑眉一条,提着一柄长剑便刺了过来。

    “好卑鄙!”

    那主仆二人,显然是没有预料到,清狐竟然如此的不按常理出牌。

    慌乱之中,鹰钩鼻子把林梦雅挡在了自己的胸前,妄图想要清狐投鼠忌器。

    可那家伙的凌厉攻势,丝毫没有收到影响。只是角度越发的刁钻,顺着林梦雅的耳边,就刺了过去。

    “主人小心!”

    云都大吼一声,想要扑过来挡住锋利的宝剑。

    可清狐的嘴角却含着一丝冷笑,一脚踢了出去。

    只见云都被狠狠的踢飞了出去,而这鹰钩鼻子,也放开了抱着林梦雅的双手。

    “丫头,没事吧?”

    清狐顺势接住了林梦雅,嘴角上的笑容,带着几分的顽皮。

    冲着林梦雅眨了眨眼睛,原来,他只是为了诈他一下,然后,把林梦雅救回来而已。

    “没事,你那一剑若是刺偏了,毁了老娘的容貌,你就等死吧!”

    说不害怕是假的,毕竟刀剑无情。可林梦雅就是一个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人物,因此,倒是也没有普通女子的惊慌失措。

    “哎呀,放心啦,爷比你更金贵你的这张小脸蛋,咱们先走一步!”

    清狐狡诈如狐,连番的恶战,已经消耗了不少的体力。

    所以,即便是他的武功高于这俩个人,也不恋战。

    救了林梦雅,就使出了轻功,脚底抹油的开溜了。

    林梦雅被他抱在怀中,却看到那主仆二人气得脸色铁青。

    心头暗暗的记下了这一比,走着瞧!

    “王妃,您没事吧?”

    林魁看到林梦雅后,第一个迎了过来。

    几个起落,清狐就带着林梦雅回到了那个小院子。

    里面,林魁正带着王府的侍卫们,请点着尸体。

    看着堆满了院子的黑衣人尸体,林梦雅却一点害怕的反应都没有。

    “情况如何?能查出是哪里的人么?”

    林魁面色不佳的点了点头,沉声道:

    “这些人,全部都是西藩的金刀死士。那一位,恐怕是西藩的贵族了。”

    西藩?林梦雅这才想起来,刚刚那个死家伙,竟然那么笃定龙天昱不能及时的回来救自己。

    还说他也不过是个徒有其表的货色,难道,今日龙天昱陪着西藩贵族,就是此人安排的么?

    “他说过,他是王子,难道,是那位西藩的王世子么?”

    林魁也摇了摇头,他虽然曾经随着王爷征战沙场。

    军中的将领他才认得,况且刚刚,此人并没有跟林魁打个照面。

    “管他是不是西藩的王子,敢惹丫头,我一个都不会放过。”

    清狐的武功奇高,那是在高手如云的侍卫队里,也是个异数。

    林魁对他本就防备,若不是王爷说,要此人贴身保护王妃,恐怕,他们也不会有任何的交集。

    “不好,今天王爷要陪明王游览京都,万一,此人要对王爷不利怎么办?清狐,你去保护他好不好?”

    看到林梦雅如此的担心龙天昱,清狐的脸上,带着几分不悦。

    可是,他又没办法拒绝林梦雅的任何要求,只能勉强的点了点头。

    瞬间,人就消失在了横尸遍野的小院里。

    “王妃,他,值得信赖么?”

    林梦雅点了点头,严肃的看向了林魁。

    “我希望,你们以后不要再排斥他了。也许以前,你们是敌人,但是以后,我保证,他会是你们最忠诚的伙伴。”

    林梦雅的话,真诚而恳切。

    林魁也无从拒绝了,但愿,这个亦正亦邪的清狐,能够保护王爷吧。

    这么一折腾,当林梦雅踏上回家的马车后,天色,已经从明亮,转为黑暗了。

    林梦雅坐在马车里,心思百转。

    她这个昱王妃,从来不轻易的在京城里抛头露面的,别说是蛮夷西藩,就连京都里,能认得她的,恐怕都是少数。

    为何,那王子会说自己是大晋的第一美人?

    而且,又有如此精密的计划将她掳走?

    绊住龙天昱,算计她出去上香,恐怕那个抢走白芷点心盒子,最后又缠住清狐的人,都跟这王子,是一伙的吧?

    不然,怎会那么巧?如果那人没有出现,自己恐怕也不会走到人烟稀少的半山腰上吧?

    这一切的一切,都像是个谜团,层层的缠绕着她,让她无从解答。

    好烦!好乱!

    “小姐,你没事吧?”

    白芷小心翼翼的拉了拉林梦雅的衣角,刚刚那个院子里大乱。

    所以就没人来看管她了,倒是她傻兮兮的跑到了院子的侧门,误打误撞的打开,才能让王府的侍卫们冲了进来,制服那群黑衣蒙面人。

    “我没事,你怎么样?受伤了么?”

    拉着白芷的手,抱歉的看着她,这小丫头从小就跟在了她的身边。

    一天福气没享到,反而还整天的被她拖累。

    “奴婢也没事,只要小姐没事,白芷就比什么都好。”

    被吓坏了的小丫头,可是,在林梦雅的身边,却展开了甜美的笑容。

    仿佛刚刚的一切,都完全的没有影响到她。

    “好,那我就放心了。那个盒子,以后我再买给你。”

    白芷这下子算是彻底的放心了,有时候,她倒是羡慕白芷的性子。

    只要有吃有喝,仿佛什么事,都不放在心上。

    车子很快的进了城,林魁他们赶紧要护送林梦雅回家。

    没想到,却被一个人,挡住了去路。

    整个昱王府,都闹翻了天。

    雅轩内,德妃娘娘一脸的阴沉悔恨。

    若不是她执意要带林梦雅去上香的话,那丫头也不会失踪了。

    如今,这般毫无音讯,她要如何,跟昱儿交代?

    “娘娘,府里的侍卫都派出去了,相比,肯定很快就能够找到王妃的,您别着急。”

    锦月安慰着德妃,林梦雅失踪,她也是一样的着急。

    “都怪我,都怪我,若不是我要带她去佛寺,恐怕,也闯不下这样的大祸。”

    这些日子以来,林梦雅的好,她都是看在眼里的。

    若不是对她还有些真心,那丫头何必每天都巴巴的来这里伺候自己,陪自己说笑。

    她只有龙天昱一个儿子,宫里的公主们,对她虽然尊敬,却都没什么真心的。

    唯一疼爱的姜如沁,又是个只知道任性的丫头,所以林梦雅,就显得格外的重要了。

    “没事的娘娘,您别这么说。王妃她吉人自有天相,奴婢相信,王妃一定会没事的。”

    可还不等她安慰完,净月就带着一脸的为难,进了雅轩的屋子。

    “娘娘,林夫人求见。”

    德妃的眉心跳了一下,那人可是无事不登三宝殿的,恐怕此刻前来,也是没按什么好心。

    “进来吧。”

    跟锦月对视了一眼,德妃娘娘勉强的压下了心头的担忧。

    带着女儿一起进了雅轩的大门,上官晴的脸上,带着几分自责跟惭愧。

    到了德妃娘娘的面前,二话不说的,就泪眼婆娑的跪倒了。

    “请德妃娘娘治罪,都是民妇教女无方,才让雅儿闯下如此大祸,丢了王府的脸面。”

    俩个人低垂着头不停的告罪,仿佛真的出了什么大事。

    屋子里的气氛变得极其的凝重,德妃的眉头拧得更紧了。

    这是,怎么回事?

    “林夫人不必多礼,有什么事,你起来再说吧。”

    原本,这对母女,在德妃这里,就没有什么好印象。

    如今,又在她最心烦的时候添乱,顿时,德妃的语气,也带了几分的冷意。

    来了俩个小丫头,扶起了上官晴跟林梦舞。

    上官晴用手绢擦了擦泪水,脸上做出了一副羞愧难当耳朵模样,无不悔恨的说道:

    “此事,都要怪我那个不孝的女儿。当年,在府里的时候,她就跟一个异族男子有了瓜葛。我把她关在家里,也是让她为了好好的反省。谁知道,她非但不知道反省,反而...反而做出私奔这种没脸面的事情来。我...我真是不如一头撞死好了。”

    上官晴的话,惊到了这屋子里所有的人。

    德妃娘娘跟锦月,都是一脸的震惊,这怎么可能?

    难道,王妃不是失踪,也不是被歹人掠去了。

    竟然——竟然是跟人私奔了?!

    天,这消息简直不能更劲爆了!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