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七章 你贵姓啊
    “这群人,不会杀了我们吧?”

    靠在车厢里,白芷怕的要命。

    她们的手脚虽然都被捆着,却并不紧,想必,对方也料定了会跑不出来的。

    互相帮助解开了手脚上的绳索,林梦雅并没有试图逃走。

    而是跟白芍靠在一起,积蓄着体力。

    外面还是只有马蹄的声音,并没有半分的交谈。

    这些人如此的训练有素,并且目标明确,看来,并不是一般的绑匪强盗那么的简单。

    “人已经带到了,主人在哪里?”

    不知走了多久,林梦雅突然感觉到马车停了下来。

    外面,传来了一个陌生男人的声音。

    果然,他们都是有预谋的,难道是敲诈勒索么?

    又不对,跟德妃娘娘出来上香,是临时决定的。

    王府里经过龙天昱的一番清洗,细作,最起码都排除在了院子外面。

    不会有人知道,她陪着德妃娘娘来上香的。

    这些竟然知道自己的身份,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好,主人就在里面,把人带进去吧。”

    马车的门,突然被人大开。

    突然进来的光线,让她眯起了眼睛。

    黑衣人依旧是蒙着脸,却对她苏醒过来觉得完全的不意外。

    “请吧。”

    林梦雅优雅依旧的下了马车,扶着白芷,半点都不像是被劫持来的。

    外面,晚霞布满了天空。

    没想到,竟然过去了那么久。

    林梦雅看着面前,毫不起眼的普通四合院,周围都是金黄色的农田,这里,想必是郊外的一处农庄吧。

    “昱王妃大驾光临,真是有失远迎了。”

    院子里面,突然飘出来一道陌生的男声。

    林梦雅不动声色,脸上半分害怕都没有。

    只见那院子里面,走出一位身着深蓝色长衫,面目和善的中年男子来。

    此人看起来虽然和善,却眼冒精光,不像是个好相与的人。

    “不敢当,既然我来都来了,你们主人还这样遮遮掩掩的,是不是有些太胆小了。”

    此人虽然看起来有些势力,却并不是正主。

    林梦雅的话,让男人的目光闪烁,却最终没有否认。

    “我家主人在里面,请吧!”

    林梦雅缓步进了小院,外表看起来虽然普通,可里面却是十分的宽敞。

    防备十分的严密,数不清的黑衣人,在院子里里外外的围住了。

    好大的手笔,排除了是土匪劫道的可能,看来,定是有人专程找来,对付自己的了。

    穿过院子,进了正屋,可男人的脚步未停,反而大开了屋子的后门。

    没想到,那后院却是另外的一番天地。

    虽然比不上王府,却也是气派非凡。

    林梦雅心里一沉,没想到,这里竟然会有如此精心伪装的宅邸。

    “我家主人就在屋子里,王妃请吧。”

    男人把林梦雅领到了院子的正屋前,嘴角上扬,露出了一个颇有深意的表情。

    难不成,这里面有什么洪水猛兽么?

    昂着头,进了屋子,反而进入眼帘的,却是一张超大的床。

    难道,这是谁的卧室?

    “不愧是传说中大晋的第一美人,果然生得花容月貌,不同凡响。”

    轻佻的声音响起,林梦雅防备的看着屋子里面,走出的男人。

    看那打扮,不像是大晋的人。

    尤其是鹰钩鼻子外加一双阴冷的眸子,完全破坏了男人应有的帅气皮相。

    此人,绝对不好对付!

    “什么大晋第一美人,我看你是找错人了吧。”

    出嫁前,她不过是一个痴呆的丑女而已。

    即便是现在容貌改变了,她也是被龙天昱藏在王府里,哪里还有什么名号传出去了。

    “哦?不是大晋的第一美人,那本王子也是看上你了。这样的姿色,瞬间让本王子所有的后宫都黯然失色了。”

    王子?

    林梦雅愣了愣,难道,这个人还是个番邦的王子不成?

    “我是昱王妃,你既然是王子,就应该知道,王妃可不是能被你随意调戏的。我不管你把我掳来有什么目的,不过我奉劝你一句,我夫君可不是那么好打发的。”

    可惜,即便是搬出了龙天昱,可这个番邦王子,却并不害怕。

    反而,得意的笑了起来,嚣张至极。

    “你们的皇帝,虽然兵强马壮,却是个窝囊废。若是我本王子真的看重你了,恐怕,他也得拱手想让。虽然,一开始我只是想要让你当个侍妾而已。但是现在我改主意了,你当本王子的侧妃如何?”

    呸!好个夺*子的无耻王子!

    林梦雅冷了一双眸子,皇族都是最无耻的。

    先有太子调戏她在前,如今又来了个番邦的王子掳劫她在后。

    天下的皇族,都是一样的卑鄙龌龊。

    “王子此言差矣,我夫君昱王文韬武略皆是人上之人,不是你口中的窝囊废。今日你把我掳走,俩日,我夫君定会要了你的性命!”

    “哈哈——好一个伶牙俐齿的昱王妃!只是,你还不太了解状况。”

    那男人突然欺近,林梦雅后退一步,靠在了门板上。

    只是,却始终仰着头,不肯不肯屈服。

    “你的夫君,此刻正沉溺在温柔乡里。不过是个徒有其表的王爷而已,我,给她准备了一份大礼。”

    男人的大手,捏住了林梦雅的下巴。

    那细腻柔软的触感,堪比上佳的丝绸。

    绝美的眉眼,虽然高贵冷艳,却如同一朵空谷幽兰,只会让人觉得想要攀折。看他臣服在自己身下,绽放出绝美的艳丽。

    哪怕,他已经有了不少的美人,却还是按耐不住,想要收下林梦雅的**。

    “哦?你真的以为,你吃定了我么?”

    林梦雅掰开了男人的大手,突然笑了出来。

    那一笑,如同石子在男人的心湖上,投掷了一圈圈的涟漪。

    好美的一笑,却像是罂粟花般,让人不寒而栗。

    “这里,都是我的人,若是你乖乖听话,我还可以对你温柔相待,若是你不识抬举,也别怪我辣手无情了。”

    男人眯起了一双鹰眸,笃定的看着林梦雅,仿佛她是他面前的一盘肉,任由他来宰割了。

    “我可是跟我的家人一起出门的,若是他们发现我不见了,必定会惊动京城的禁军跟羽林卫。你就那么确定,谁,都找不到这里么?”

    说起谈判,林梦雅深谙输人不输阵的道理。

    她越是惊慌,对方才会越加的得意。

    男人好似对她愈发充满了好奇,不知道为何,这女认会如此的淡定。

    “不怕告诉你,这里的确只是京都的郊区。可却是我好几年前,就埋下的据点。你们那些废物,别说是禁军跟羽林卫了,就算是军队来了,也未见得可以发现!”

    可话音刚落,刚刚在院子里接待她的男人,就突然的闯了进来。

    “王子,不好了,有人杀来了,我们快走!”

    直到现在,这番邦王子,才明白林梦雅的那一笑,代表的是什么意思。

    “好一个狡猾的昱王妃!哼,以为这群人会救走你么?本王子要带你一起走!”

    大手一勾,就抱住了林梦雅的腰。

    速度极快的封住了林梦雅的穴位,让她动也不能动。

    “能得到如此美人,本王子也不亏了。”

    抱住林梦雅的纤腰,跟在那男人的身后,就闪出了屋子。

    外面,原本安静雅致的情景,却被浓厚的血腥味破坏了。

    “云都,外面情况如何?”

    番邦王子跟在手下的身后,向后山跑去。

    林梦雅很清楚,这家伙想要打的注意,就是钻进后山的林子里。

    这样的话,恐怕后面的追兵,再也难以捉住他了。

    “回禀主人,外面的人,不是京城的禁卫军,而好像是谁家的私人守卫。”

    林梦雅心头一喜,难道,真的是王府的侍卫,发现她不见了,所以追来了么?

    “难道——你是怎么做事的,有尾巴为什么不甩掉?”

    这下子,这位异族王子总算是知道了纰漏所在。

    林梦雅的一颗心,总算是放下了一半。

    清狐终于是找到了这里,虽然不知道他用的什么方法,但是一般的杀手都有自己追踪别人的独门诀窍。

    若不是如此的话,桃花坞也不会成为江湖上的第一次杀手联盟。

    “想甩掉,也得有那个能力才行。我还不知道,如何的称呼你呢?王子,你贵姓?”

    虽然不能动,可林梦雅的嘴巴,却没闲着。

    一句闲闲的你贵姓,顿时让那倒霉的王子,差点吐血。

    明明是个人质,却给他的感觉,怎么那么像是来看看好戏的呢?

    “以为我对你感兴趣,就舍不得杀你!”

    王子恶狠狠的威胁着林梦雅,只不过,她倒是一点都不害怕就是了。

    “好啊,你要是现在就杀了我,反应你也活不了。你还是没有告诉我你贵姓,万一我要是被你错手杀了,阎王老爷那里,我也没办法喊冤不是?”

    三俩句话,那王子的脸色,铁青到了极点。

    此刻,他正是再跟自己的手下提气飞奔。

    刚刚的一句威胁,已经让他的速度慢了下来,可这女人,又开始喋喋不休了起来。

    “他姓什么?我觉得,是姓死!”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