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六章 有人,就是人任性
    第七十六章有人,就是人任性

    林梦雅冲着白芨使了个眼色,后者立刻推了门出去查看。

    只听道人叫叫嚷嚷的声音,越发的清晰了。

    好在,有王府的侍卫们守护着马车,一时半刻的,那些平民们却还是不能靠近前来。

    “主子,是城外的流民,围着上香的马车讨要吃的。奴婢做主,让侍卫们拿了一半的棉衣跟粮食,去前面的布施棚里发放了。”

    白芨倒是个心思敏捷的丫头,知道那些流民,都是些穷苦人家出来的,吩咐了府里的侍卫们不许为难。

    “嗯,很好,母妃,您觉得呢?”

    德妃娘娘点了点头,她倒是个菩萨心肠的,每每出来上香,也都会带些东西来布施的。

    “你的丫头做的很好,本来这些东西,都是拿来给穷人的,如今有人来要了,咱们哪有不给的道理呢?”

    林梦雅悄悄的掀起了车厢的帘子,看到外面,都是些穿着衣衫褴褛的平民,若有所思。

    他们能做的,都无非是九牛一毛的小事,若是想要根除这个国家的贫困,岂是凭借一人之力能够扭转的。

    当权者,只知道互相倾扎,争权夺利,却忘记了这个国家的根本,就是这些流民。

    流民被食物跟棉衣引到了布施棚里,马车得意继续前行。

    今天倒是上香的好日子,一大早的,山脚下就挺停满了来上香的达官贵人家的马车。

    好在德妃娘娘是庙里的常客,早就有迎客的小沙弥站在门口翘首期待。

    “德妃娘娘有礼,小僧法号清越,娘娘慈悲心肠动人动容。”

    小沙弥不过十六七岁的年纪,圆圆的脸蛋,清秀的眉目,穿着简单的僧袍,倒是个机灵的。

    “小师父有礼。”

    德妃双手合十,行了礼,跟在小师父的身后走上了山寺的石梯。

    “白芨,你留在这里看管马车。白芷跟我一起去寺里,若是有事,唤人去找我。”

    点了点头,白芨留在了马车里。

    来拜佛的人很多,尽管林梦雅跟德妃娘娘算式里面身份最为尊贵的。

    可人熙熙攘攘的,哪里能顾得上位份尊贵。

    没一会儿的功夫,林梦雅跟白芷,就落在了后面,中间,还隔了几个来上香的香客们。

    除了寺里的沙弥外,那些侍卫家丁的,统统都留在了山脚下。

    林梦雅容颜虽美,却打扮素净,也就没引起别人的注意。

    古寺中清幽秀美,净月姑姑传了德妃娘娘的话来,让她自己随意走动便是。

    领着白芷,俩个人寻了一个没人的空隙,走到了山寺的后山。

    这里人也少了许多,多是各家年轻的小姐夫人们,不过是觉得这里安静罢了。

    “主子,来这边坐坐歇歇脚吧。早知道寺里人这么多,奴婢宁愿在家里看屋子。”

    别扭着一张可爱的小脸,白芷拿出怀中藏好的点心盒子。

    小心翼翼的梅花红木的雅致盒子,里面却藏了足足有十几枚各色茶点。

    拿起一枚塞进了嘴里,那小脸蛋上,方才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唉,你呀!真是走到哪里吃到哪里。我看啊,以后怕是给你寻个做点心的婆家才成,不然,你不得给人家吃穷了呀!”

    林梦雅点了点白芷的头,小时候,倒是没觉得这家伙如此的贪吃。

    许是在镇南侯府里亏她太多了吧,这丫头自大到了昱王府,就老实不客气的吃吃吃。

    “小姐,这盒子,也是您买给奴婢的不是么?奴婢这叫奉旨贪吃,对了,奴婢这几天听说,大少爷不日就要回京了!”

    大少爷?林梦雅的脑海里,立刻反映出了一张温和帅气的脸蛋。

    嘴角的笑容,也带着融融暖意。

    大哥跟着父亲戍边三年了,如今,终于要回来了么?

    “都怪我,这么久了,也不知道给爹爹跟哥哥捎个信。”

    即便是写信,她也不知道该托付给谁。

    在镇南侯府里的时候,上官晴严禁她跟外界联系,不然的话,皇后的诡计,怎会如此轻易的达成。

    “哪里能怪的了小姐呢,都是夫人不要您跟外面联系,呀,谁抢了我的点心匣子!”

    白芷的声音带着愤愤不平,一双杏子眼横眉倒竖,看着抢走了她点心匣子的人。

    “这是个什么东西?有趣的紧,不如送给我吧?”

    男人长身玉立,鼻梁高挺,俊朗中还带着几分不羁。

    虽然是一身贵族公子的打扮,可男人的长相却显示并非是大晋人。

    “才不送你呢!那是小姐送给我的,你给我还回来!”

    白芷简直气爆了,平时这个小点心盒子就是她的命,别人轻易碰都碰不得的。

    如今竟然被一个陌生的男子拿走了,贪吃小萝莉瞬间变成护食暴龙了。

    “这位公子,君子不夺人所好,何况这个小玩意是是我家侍女的心爱之物。若是被你夺走了,恐怕不好吧。”

    清清淡淡的声音,礼貌却坚定。

    男子看着林梦雅,只见对方是个还没自己胸口高的小丫头,登时没把她放在眼里。

    转手,竟然把盒子收进了自己的怀中,白芷差点要扑上去跟对方死磕了。

    “这是一两银子,就算是我把这盒子买下来的吧。”

    狂妄至极的从怀中掏出了一锭银子,抛给了白芷,转身就欲走。

    “欸——拿了我家小丫头的东西,拍拍屁股就想走人么?”

    戏谑的声音响起,穿着侍卫衣服的清狐,突然出现。

    在男人的面亲一晃,手中就抽出了白芷的点心盒子。

    “喏,拿着吧。”

    清狐算是跟白芷是点心之交,俩个人在吃的方面,可是有神一样同步的领悟力。

    “好漂亮的功夫,盒子我不要了,你来跟我切磋一下如何?”

    林梦雅拉着白芷退到了一边,那男人倒是个怪胎。

    所谓的武功招式林梦雅虽然看不懂,可却能感觉得到,那男人现在正被清狐吊打。

    “别打死了就行,打完了,留一两银子给人家治治病。”

    冷飕飕的说完了话,林梦雅顺手把那一两银子仍在了地上。

    转身带着白芷离开,而身后却传来了那陌生的男子,各式各样的惨叫声。

    “不能打脸的!”

    “你们大晋的人真是无耻,怎么专打人家脸?”

    “啊!我的脸啊!”

    活该!

    顺着山路一直走着,林梦雅很快就到了半山腰上。

    这里人已经稀少了,好在身边,还有白芷陪着。

    清狐好像是跟龙天昱达成了什么交易,整天赖在自己的院子里,所有人也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

    出入,也都是清狐暗中陪在自己的身边。

    若不是今天碰到了这个怪人,清狐也不会轻易的现身。

    “小姐,那家伙真是坏透了,呜呜,我的点心都碰坏了啦!”

    白芷欲哭无泪的捧着她的点心盒子,可敏感的林梦雅,却在下一秒,身体紧绷了起来。

    周围,有人围过来了!

    虽然比不得武功高手的听声辩位,可林梦雅不知为何,五感都有异于常人。

    果然,隐隐绰绰的,从林子里出来了不少蒙面的黑衣人。

    林梦雅美眸一转,戒备的看着面前的人,来者不善。

    “你们是什么人?这位可是昱王府的王妃,不得无礼!”

    来不及阻止,白芷就说出了林梦雅的真实身份。

    这些人,分明就是冲着自己来的,亮出王妃的身份,又能如何呢?

    “带走!”

    黑衣人训练有素,把林梦雅团团的围住,就想要上来捉拿她。

    偏偏这个时候,清狐还不在她的身边,无奈之下,林梦雅只好束手就擒。

    “慢着,你们既知道我的身份,就不要做的太过分。”

    林梦雅拉着白芷,却悄悄的丢下了她手中的点心盒子。

    清狐教训完了那人后,定会来寻她。

    希望,他能明白自己的意思。

    “得罪了,昱王妃。”

    为首的黑衣人,用力的在林梦雅的脖颈砍了下去,瞬间,一阵钝痛过后,林梦雅跌入了黑暗中。

    身体不受控制的感觉,非常的糟糕。

    从黑暗中醒过来的第一个感觉,就是觉得自己的手脚,都被紧紧的捆了起来。

    维持着均匀的呼吸,林梦雅的眸子,微微欠开了一条缝隙。

    外面有马蹄落地的声音,尽管十分的细小,可林梦雅还是能够分辨的出。

    身子底下,是十分坚硬的触感,看来,她是在一辆马车上了。

    借着颠簸的姿势,林梦雅看了看四周。除了跟她一样躺在角落里的白芷外,似乎,并没有其他人。

    这群人,到底要把她带到哪里去

    “白芷,白芷,醒一醒。”

    压低了声音,林梦雅碰了碰白芷,还好,她也只是昏迷了过去而已。

    白芷也慢慢的苏醒了过来,林梦雅及时的捂住了她的嘴巴,才没让她叫出声来。

    “嘘,小点声,我们现在在马车上。”

    点了点头,白芷惊恐的瞪着大眼睛,好在捂住她的是小姐,不然的话,她定是要一口咬下去的。

    马车里面,被封的死死的。

    连窗户都被钉上了,虽不会觉得气闷,可她们想跑,却是难如登天了。

    这群人,到底是什么来头?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