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五章 烧香拜佛
    “你——真的是那只死狐狸?”

    林梦雅还是有些难以置信,这事也太古怪了吧?

    只见那个疑似清狐的男人,拼命的点了点头,眼睛里还十分风骚的给她放着电。

    这样一幅臭不要脸的样子,完全符合在林梦雅心里,那副欠揍的定位。

    “唉,你可不知道爷为了这身子,可是糟了大罪了。”

    体内的毒,被那俩朵龙墨花都强行中和了,被强行压抑的身体,也在一夜之间是,恢复了原本的程度。

    可那毒花跟叶子的作用下,他又没有任何的气力。

    生骨的痛苦,不亚于把全身的骨头砸碎了再重新接起来。

    所以一晚上,牢房里的犯人们,都听着他堪比鬼哭的嚎叫。

    胆小的,非得要出一片不小的心理阴影。

    看着那死家伙赖到了自己的屋子里,一如既往的偷吃偷喝,上上下下的看着,也终于确定了。

    “没事长那么高干嘛?像竹竿一样。”

    林梦雅不甘心的嘟嘟囔囔的,不过,对于这个样子完全不同的清狐,林梦雅倒是充满了好奇。

    “对了,你把自己关在屋子里干嘛?”

    在清狐的身上上下其手做研究,林梦雅听到清狐的问话后,手微微的一顿。

    “哦,我只是累了,在睡觉而已。”

    从百里睿的石屋里回来后,她总是觉得头晕晕沉沉的。

    一睡,就睡了一天一夜才恢复了过来。

    也许,是自己用脑过度的缘故吧,毕竟不是谁都能一下子接受上千种药物的名字。

    “没事就好,丫头,以后,我就给你当个贴身侍卫吧?”

    细细的观察了林梦雅的气色,果然无恙后,清狐就开起了林梦雅的玩笑。

    狭长的狐狸眼,抛着勾引的眼神,林梦雅却笑眯眯的拎住了他的一只耳朵。

    “贴身啊?有多贴身呢?”

    暧昧的语气,瞬间吸引了另外四只的注意力。

    尤其是林中玉,在看到姐姐竟然跟那个男不男女不女的家伙,如此的亲近后,瞬间戒备的冲了过来,恶狠狠的瞪着清狐。

    “呵呵——那个啊,当然是想要多贴身,就能多贴身了。”

    故作羞涩的垂下了头,可瞬间,却被林梦雅扯痛了耳朵。

    “哎呀!疼疼疼疼——丫头,我错了,再也不敢乱说话了,爷错了,爷错了,快放手。”

    林梦雅用力的拧了拧清狐的耳朵,一大把的年纪了,都能跟地牢里的百里睿媲美了。

    还这么老不正经的,真以为顶着一张小鲜肉的脸蛋,就能掩盖他是老腊肉的事实了?

    呸,想得美!

    “活该!”林中玉当然乐于看到清狐吃瘪,赶走了捂住耳朵十分幽怨的清狐,坐在椅子上,神秘兮兮的把手中的东西,拿给林梦雅看。

    “姐姐,你看,这东西叫美人玉,挂在身上,不仅仅能散发清幽的香气,还能驱赶蚊虫呢,喜不喜欢?”

    献宝似的,把手中一枚洁白的玉佩,放在了林梦雅的手中。

    却丝毫没有看到,她眸子里升起的疑惑。

    小玉,好似跟从前不一样了。

    哪怕,在她的面前,他还是那个可爱的小弟弟。

    但是,这种稀罕的东西,可不是一句捡来的,或者是家传之物,能够解释得清楚的。

    生生的,忍住了想要问出口的疑问。

    却在看到小玉那张笑得极其灿烂的脸蛋后,不再想要知道答案了。

    “好,谢谢你。”

    有些事,也并非是非要弄明白不可。

    只要,对小玉无害,她,也不会横档竖拦的。

    摸了摸小玉的脸蛋,那原本清瘦的小脸蛋,在她的精心的饲养下,终于有了点点的肉感。

    “姐姐很喜欢,一定每天都带着。”

    连小孩子都有了自己的秘密,真是,长大了呢。

    流心院里,每天都是这种轻松的气氛。

    哪怕外面风雨欲来,可是在林梦雅的身边,所有人,都觉得心里十分的安定。

    明王带着自己的王世子,公主,已经入了京都。

    龙天昱每日,都忙着陪明王在京都游览。而迎接明王的盛大宴会,将会在五天后举行。

    不知为何,林梦雅总觉得心头有些微微的不安。

    许是因为,最近德妃娘娘,总是跟她商议,该如何让姜如沁,在宴会上脱颖而出吧。

    “王妃?王妃?”

    锦月疑惑的看向明显走了神的王妃,轻轻的扯了扯她的衣袖叫道。

    “何事?”

    林梦雅回过神来,看向锦月,可是眼睛里带着茫然,显然没有把锦月的话记在心头。

    “奴婢是说,这次去万佛寺祈福上香,王妃跟娘娘可要小心一些。最近,因为明王入京的关系,大街上突然多了不少生人。虽说是乘着府里的马车去,可到底还是小心为上。”

    锦月不放心的嘱咐着,手中麻利的准备着上香要用的东西。

    德妃虽然住进了王府,但是依照惯例,还是不能随便外出的。

    所以,每个月的初一十五,都会去京郊的万佛寺上香。

    这一次,不知娘娘心里起了什么主意,竟然让王妃跟着一起去。

    可王妃毕竟年轻,庙里怕是也不熟悉的。

    “放心吧,不是有净月姑姑跟着么?若是有什么不懂的,我会问姑姑的。”

    林梦雅倒是没什么可担心的,不过就是去庙里上香而已么。

    生人多倒也是没什么的,每次去上香,龙天昱都会派侍卫们去保护就是。

    刚收拾了一会儿,龙天昱身边的小厮,就跑来雅轩传话。

    “王妃娘娘,王爷那边派人回禀,说晚上要陪王世子用膳,可能会歇在驿站里。”

    小厮恭恭敬敬的传达着龙天昱的命令,林梦雅点了点头,就打发了人下去。

    “王爷待王妃真是不错呢。”

    俩人成亲三月有余了,龙天昱虽然面上不说,可却对林梦雅爱护尊重。

    看在她们这些深知龙天昱凉薄性子的人,更是觉惊奇。

    “是啊,王爷待我,倒是极为不错的。”

    已经,快有半个月,没看到他的影子了吧?

    虽然,他们生活在同一个王府中,却都在忙着自己的事情。

    今天是十五,那他晚上,岂不会是——

    瞬间,林梦雅的心头,掠过了一丢丢的无奈。最好是宿在驿站里不要回来了,不然的话,她岂不是又要摇床呐喊?

    天,熬夜对皮肤不好的啦!

    锦月姑姑,却好像是误会了林梦雅,误以为她在黯然神伤,正想要打趣她几句,却看到侍卫总管林魁,进了雅轩的院子。

    “王妃,布施的食物,棉衣,都已经打点好了,装在了车上。侍卫们也都清点了人数,在外面准备妥当,不知何时可以启程?”

    即使,龙天昱未曾明说,可府里的大事小情,现在都是林梦雅在做决断。

    那些管事的,也都习惯于去回禀林梦雅了。

    偌大的王府,被她打理得井井有条,也是德妃没想到的。

    反倒是被派过来帮忙的锦月姑姑,每每跟主子谈起,都会大赞林梦雅心思缜密,处事公允。

    府内上下,对这位虽然严格却并不苛刻的主子,交口称赞。

    “你们稍等一下,我去请德妃奶娘娘。对了,此次把旧棉衣贡献出来的下人,你回头都让邓管家写一份名单上来。过阵子裁剪冬衣的时候,额外的给一份补贴。”

    “是,属下先去准备了。”

    锦月暗地里点了点头,王妃虽年幼,可做事却仁义。

    怪不得,这府上下一心,想来,也大抵都是如此吧。

    “奴婢来收拾吧,王妃去回禀娘娘一声就好。”

    林梦雅看了看,好在没什么可收拾的了。点了点头,去了德妃娘娘所在的正屋。

    没有刻意的张扬跟低调,三辆属于昱王府的马车,从前门大街缓缓的走了过去。

    林梦雅跟德妃,携了自己的侍女,都坐在了前面那辆宽敞的马车里。

    德妃只带了净月一人,而林梦雅,也只带了白芨跟白芷。

    马车里,德妃娘娘也慵懒的躺在了上好的羊绒毯子上。因为要去佛寺里朝拜,只穿了一件碧青色的细锻以上,领口用滚金的细线,绣了点祥云的图案而已。

    端庄大方外,又增添了几分可爱可亲,倒只像是个大户人家的富贵夫人罢了。

    “母妃,这是白芨烹的茶,您尝尝,可还合胃口?”

    林梦雅是小辈,所以马车里的活计,也都是她的俩个丫头做。

    她年纪轻,又没有宫里着装的规矩压着,所以那一身精白的细沙料子,倒衬得人亭亭玉立,如同九天上的玄女,高贵不凡。

    “行了,你也别忙了。这么一会儿的功夫,你又是给我备毯子,又是给我烹茶的,还不够你忙的呢。”

    如今德妃待林梦雅极好,因为关节风湿的关系,一到变天的时候,就又疼又痒的。

    可林梦雅却不知道,从哪里学来的熏艾的法子。

    若是有空,她便亲自动手;若是没空,就细细的叮嘱了德妃身边的人去做。

    半月下来,德妃觉得身上松泛了不少,更是一时一刻,都离不开她了

    “母妃的哪里的话,孝敬您,是媳妇分内的事。”

    林梦雅微微一笑,恰到好处的谦虚了一下。

    可刚想跟德妃谈笑俩句,外面,却突然传来了嘈杂的声音。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