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四章 意外收获
    “这样,会不会有点太快了?”

    林梦雅额头冒出了黑线三条,这人肯定是脑子有问题。

    即便是要收徒弟,也不用这么急吼吼的吧?

    “快么?倒是我冒失了。丫头,我姓百里,单名一个睿字。其他的不要多问,我不会害你就是。”

    百里睿?百里这个姓氏很不常见,难道,他跟百里无尘,有什么关系么?

    “叔叔,无尘来给您送吃食来了。”

    说曹操,曹操就都到了。

    可百里睿的脸色,却一阵难看。仿佛,是看在林梦雅的面子上,才没有当场怒骂百里无尘一般。

    “放下就走吧,以后,这种事情,叫别人来做就行了。”

    冰冷的语气,完全没有亲人间该有的亲密。

    即便是对林梦雅这个外人的都不如,从她的角度,却能够看到,百里睿的身体,在百里无尘的声音响起后,忍不住僵直了起来。

    “叔叔,您还在怪我么?”

    虽然,跟百里无尘接触不多。

    可却是第一次,听到他的声音,有些感伤。

    “这种假惺惺的戏,就不要再演了,我说过,我跟你再无瓜葛。”

    这俩个人的关系,怎么有些怪怪的呢?

    林梦雅心头疑惑,却只是安静的站在那里,看着他们叔侄冷战。

    “叔叔对无尘有养育之恩,无尘不敢忘。只是王爷他是明主,连叔叔不也承认了么?为何,就不能原谅无尘呢?”

    百里无尘的语气有多痛苦,就说明他对百里睿的感情有多深厚。

    王府暗地的幕僚里,又不少的谋臣异士。而百里无尘,却隐隐的是这些人的首席。

    龙天昱也有意培养他,甚至让他独挡一面。只是现在看来,这人,却是也有自己的软肋的。

    “你这无耻之徒!不配当我们百里家的儿孙!滚!滚出去!”

    眼看着百里睿好像越发的暴躁跟生气,林梦雅却半点劝和的意思都没有。

    这是他们叔侄之间的事情,不管有任何的纠葛,她一个外人,还是少搀和为妙。

    百里无尘好像是不吭声了,林梦雅听到那带着几分沉重的脚步声,缓缓离去。

    “让你见笑了,唉——”

    刚刚还意气风发的百里睿,却像是瞬间老了那么几十岁。仿佛跟百里无尘的争吵,耗尽了他所有的精神跟气力。

    “无妨,我先告辞了,改日再来看百里先生。”

    林梦雅略想了想,还是觉得不应该再留下来了。

    沉浸在自己世界中的百里睿,也没有时间留她下来,任由林梦雅,悄悄的离开了石室。

    到底,这个脾气古怪的美大叔,跟百里无尘之间,发生了什么事呢?

    想着自己的心事,林梦雅也找到了回去了的路。

    她只是匆匆离开了,连百里无尘也没有去问。

    昱王府的秘密无数,就连龙天昱本身,都带着无数的隐秘。

    她又不是探索与发现,没那个精力,去知道所有人的事情。

    “王妃,德妃娘娘请您过去议事。”

    方才想着心事的林梦雅,却被耳边突然响起的声音,惊了一惊。

    转头,却看到德妃娘娘身边的净月姑姑,如同幽灵一般,突然出现在自己的身边。

    比起和蔼可亲的锦月姑姑来,这个沉默寡言的净月姑姑,好像是更加的严肃了一点点。

    “是,有劳姑姑了。”

    恭敬的点了点头,林梦雅跟在净月的身后,快步到了德妃娘娘居住的雅轩。

    开了门,正看到一身云锦宫装的德妃娘娘,坐在主位之上。

    旁边是笑得可爱极了的姜如沁是,好像是正在说着什么笑话,德妃娘娘的眼角,也带着笑纹。

    更加不寻常的是,姜如沁的对面,竟坐着上官晴跟林梦舞母女。

    一副母慈女孝的模样,倒是跟现在的气氛,无比的合拍。

    “来来来,我跟你母亲,才说到你小时候的趣事,你就来了。”

    林梦雅才刚进来,德妃娘娘就忍不住把她唤了进去。

    刚刚还得意的姜如沁,马上就掉落了位置,一张俏脸上,却也只能心有不甘。

    “哦?难得我小时候的趣事,母亲还能记得。”

    小时候?哼,从上官晴进门是的那天开始,就是自己跟哥哥的受难日。

    受尽了委屈跟欺凌,除了父亲跟哥哥,不曾有过半点的温暖。

    哪里,还有什么值得谈笑的趣事。

    “是啊,小时候雅儿淘气,我这个当母亲的,自然是要多费心一些。没想到,现在出落成了大姑娘,还当了昱王妃,说起来,我还真是有些舍不得呢。”

    上官晴演的十分的逼真,眼角还带上了几分泪水。

    完全一副舍不得女儿的模样,可只有林梦雅知道,年幼的自己,究竟有多少次,是在上官晴的手下死里逃生的。

    “母亲别难过嘛,姐姐嫁进昱王府,又不是嫁到了远处。以后若是想念了,还可以来见见就是了,母亲。”

    林梦舞适时的插话,显得自己更加的善解人意。

    可德妃娘娘跟林梦雅却心知肚明,这俩个家伙,可没安什么好心。

    “说的也是,对了,快把给娘娘的礼物拿来。您瞧我,这阵子也没来拜访您,真是失礼了。”

    慈母的戏码过后,现在就是关系很好的亲家了么?

    林梦雅冷眼瞧着,也不多话,看这母女俩人,到底再耍什么把戏。

    不多时,上官晴的下人们,就拿了一只锦木匣子来。

    上官晴接了过来,揭开里面是一只红玉的玉如意。

    那朱红色的颜色,晶莹剔透,一看就价值连城。

    可林梦雅,去觉得有些奇怪,这东西,她怎么好像从哪里见过?

    “这是我夫君从边疆带回来的,也算不上什么名贵的东西,只是罕见而已。娘娘看看,合不合心意?”

    不对,这东西不是爹爹带回来的!

    林梦雅冥思苦想才想起来,这东西,好像是皇后有一次赏给了上官晴的。

    许是因为上官晴觉得,如果是皇后的东西,德妃娘娘必定是不肯要的,所以假托是爹爹嗲回来的吧。

    “哦?这么好的红玉,的确是十分罕见的。锦月,快收下吧,多谢林夫人的好意。”

    “哪里,只要还能入得了娘娘的眼,那就是我们的荣幸了。舞儿,时间不早了,咱们就别打扰娘娘休息了,告辞。”

    上官晴起身行礼,德妃娘娘出于对她的尊重也站起了身来。

    看着那母女出了雅轩的阿门,德妃娘娘脸上的笑意,却悄然消失了。

    “沁儿,你也下去吧。”

    姜如沁有些不甘心的跺了跺脚,却再也不敢任性了。

    如今姑母疼林梦雅,倒是比她这个侄女还多些,顿时,姜如沁就讨厌死了林梦雅。

    “母妃,不知唤我来,所为何事呢?”

    德妃深深的看了一样门外,姜如沁鹅黄色的身影,才刚刚的消失在门口。

    “你大舅舅传话过来,说此次明王来访,最主要的就是来给自己的王世子选妃子的。你大舅舅希望,如沁能成为西藩王妃。”

    一句话,说得有些犹犹豫豫的,德妃的心头,并不舍得自己的侄女,就这样送去蛮荒成了王妃。

    ‘啪’的一声,窗外好似有什么东西落了下来。

    净月立刻出去查看,半响才回到屋子里。

    “好像是鸟儿把屋顶的瓦片弄下来了,不碍的。”

    垂下双眸,林梦雅却不拆穿。

    屋顶上的琉璃瓦,一块少说也有半斤重。若是被鸟儿弄下来了,难不成,是秃鹫么?

    “哦,那就好。今天找你来,就是想让给出出主意,到底如何,在宴会上,让如沁出彩,让王世子,能挑的中她。”

    德妃并不在意那个小小的插曲,尽管舍不得,可到底是有自己的打算。

    思忖之间,林梦雅却觉得,姜如沁的脾气刁蛮任性,这样的人,并不适合和亲。

    “我会跟王爷商量的,母妃放心就是了。”

    这种事,当然是要跟龙天昱商量了以后再说了。

    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从雅轩回来,林梦雅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一天一夜,也不许人进去瞧她。

    三个丫头加上林中玉,也多被她挡在了门外。

    直到第二天的黄昏,林梦雅才打开了屋门。

    刚一出来,就看到自己的房门前面,蹲着五颗脑袋。

    略带惊讶的目光,看向了那第五个新鲜的脑袋,这阴柔美丽的男人是谁?怎么穿着王府侍卫但是衣服,却蹲在自己的门口?

    “出来了!姐姐,我们好担心你哦!”

    林中玉第一个发现了林梦雅,双眼一亮,立刻扑了过去,准备给她一个爱的拥抱。

    但是身子,却被一双大手,死死的拽住了衣裳。

    “爷还没抱,哪里就轮到你了?”

    邪肆的声音,带着一贯的轻佻语气,林梦雅瞪大了双眼,看着面前堪比女人姿色的清狐。

    怎么一夜之间,他就完全的从少年,蜕变成一个成年的男子了?

    “怎么?不认识爷了?是不是爷长得太俊了,没事,爷俊不俊的,心里都是你。”

    一贯的不正经的语调,确定是清狐无疑了。

    林梦雅神色古怪的,看着以前才跟她差不多高的少年,在一夜间,就变成了身材高挑的成年男子。

    这,不科学啊!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