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三章 开什么玩笑
    “白痴。”

    林梦雅的白眼,可是深深的伤害清狐。

    又摆出了那副委屈的死样子,可手,却温柔的拿过了林梦雅手中的花枝。

    “我自己吃就是了,别脏了你的手。”

    跟苦涩的花朵不同,这叶子甜丝丝的,格外的鲜嫩可口。

    林梦雅站在一边,看着清狐一片片的吃下了叶子,在最后一片也入口后,一声惨叫过后,清狐的身影,就蜷缩在了一起。

    “这...这叶子...是...干嘛的?”

    又痛又痒的钻心感觉,差点要了清狐的小命。

    可是他的手脚,都被长长的锁链困住了,身体的力气,也随着那痛苦的感觉,逐渐的剥离开来。

    “叶子是给你疗伤的,哦,我忘了说了,这俩者分开吃的话,没有什么痛苦。但是如果一起吃的话,药性虽然会更好,但是你会很痛苦的。”

    算是一个小小的惩戒,谁让这家伙,竟然敢在背地里算计自己。

    不过,林梦雅此举,也并非都是为了整治清狐而已。

    那阵子最痛最痒时间过去了,清狐渐渐的觉得,身体好像没有那么无力了。

    眼角跟嘴角,竟然隐隐的有一丝暖意,清狐伸手想要摸摸自己的脸,却被林梦雅制止住了。

    “别碰,这都是你身体里的毒物。”

    馨香的气息,从鼻间处传来,一袭方向洁白的帕子,细细的擦拭着他的眼角。

    “好了,我再让人给你洗个澡,就没事了。”

    林梦雅并没有想太多,只是给他简单的擦拭了一下而已,就站起身来。

    “你跟我之间的约定取消,好了以后,你可以选择离开,我不会阻拦你。”

    林梦雅唤人进来,解开了清狐的手链跟脚铐。

    “丫头,可是爷很怕了然无趣。跟在你身边,爷觉得有趣多了。”

    清狐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林梦雅清雅一笑,脚步一顿,就离开了那件单独的牢房。

    从今天起,清狐就算是她的小弟了。

    不过,若是他再敢背叛自己,那她,绝对会让清狐后悔来到这个世界上。

    那间单独的小牢房在最里面,林梦雅缓步走出,身后并未跟随任何的下人。

    她的容颜本就绝色,面孔上清冷的表情,又为这骨子绝尘的惊艳美增添了几分的神秘。

    哪怕是在牢房里,也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

    牢房里也不尽是奄奄一息的犯人,有些还有气力的,竟然吹起了口哨,却没敢口出污言秽语。

    想必,绝不是一般的犯人。

    地下牢房曲曲折折,其实不光是那一条小径而已。

    再加上烛火昏暗,林梦雅越走越觉得不对,这里,好像不是她刚来的地方。

    信步漫走,却没想到,在这幽暗的地下牢房里,竟然还传来幽幽的药草香气。

    循着这股子气息,林梦雅走到了一间,并未上锁的牢房前面。

    看着坚硬的石头大门,林梦雅好奇的伸出了手,想要推开。

    这里,到底会是谁在呢?

    “哪里来的女娃娃,怎么如此的不同礼貌。想要进老朽的屋子,也得先问候一声不是?”

    苍老的声音飘来,林梦雅吓了一跳。

    立刻缩回了手,环顾四周,可那声音,却是从里面飘出来的。

    “先生见谅,我只是无意中闯入,并没有冒犯扰先生的意思。”

    既然人家不喜欢被打扰,林梦雅就准备转身离开。

    可未曾挪动脚步,那道苍老的声音,却再次响起。

    “嘿,你这女娃娃倒是有趣。别人都是死皮赖脸的要进来,你竟然一点留恋都没有的就要离开。难不成,你是在跟老朽玩欲擒故纵的把戏么?”

    听到那道语气中的不屑,林梦雅却有些淡淡的反感。

    “我只是无意中到了这里,嗅到先生这里有药香,所以好奇而已。若是先生不喜欢人打扰,我离开便是,你我并不相识,哪里谈的上欲擒故纵四个字呢?”

    态度不卑不亢,也带着林梦雅自己固有的骄傲。

    这人实在是自大的可以,一间牢房而已,又不是什么人间天堂,她还懒得进去呢。

    “哈哈,这小丫头伶牙俐齿,很合我的口味。你要是好奇的话,就进来看看吧。”

    这人,还真是怪异的可以。

    自古,若是有点本事的人,必然会有点怪脾气的。

    林梦雅也改了注意,既然对方让她进去,那她何必扭捏?

    推开了那扇石门,林梦雅本来以为自己会看到另外一个阴暗的牢房,不没想到,竟是一处看起来颇为雅静的卧房。

    简简单单的一张床,还有一张上面堆满了瓶瓶罐罐的石桌。

    里面,好像还连接着别的房间,黑洞洞的,看不分明。

    但是这间屋子里,桌椅板凳,一应生活的物件都很全,看起来,倒是有人居住的样子。

    药香在这个房间里,愈发的浓厚,林梦雅深吸了一口气,脑袋里那大量涌出来的药名,差点让她有些头晕目眩。

    这么多药材,竟然都是毒药?这老头,到底是做什么的?

    “丫头,吃了它。”

    小小的破空声传来,林梦雅接住了一只细颈玉瓶,打开棕色的木塞,里面却滚出了龙眼大小的一枚药丸。

    浑圆的样子,颇为精致。

    只是,她却收回到了瓶子里,转而深深的吸了一口屋子里的药香。

    “这屋子里的毒,都经过了各式各样的中和,是无毒的。只是难闻了些,吃了你这丹药,倒是什么都嗅不出了,图个心里安慰而已。”

    林梦雅的话,让屋子的深处突然生出了一声惊奇。

    像是没料到,这个丸药的秘密,会被一个小丫头片子说出来。

    很快,从昏暗的地方,走出来位中年男子。

    看年纪约莫在五十岁上下,一身紫檀色的长衫,已经有些皱皱巴巴的,上面东一块西一块的,都是未曾来得及清洗的污渍。

    身材修长而高大,头发乱糟糟的像是鸟窝,眼窝深陷,眼睛里布满了红血丝。面色昏暗,嘴巴微张,惊讶的瞪着林梦雅。

    林梦雅戒备的看着对方,这男人,简直是得到了犀利哥的真传!

    不修边幅到了这种程度,不是个傻子,就是个工作狂人。

    “你怎么知道的?我这里少说也有上千种毒草毒花毒虫,难不成,你全部都能分辨不成么?”

    那人挥舞着双臂,好像是难以置信的样子。

    林梦雅不留痕迹的后退了一步,四下里寻找着能防身的东西。

    难不成,这家伙真是个老疯子?

    听心理学的同学说,有些心理疾病,是有暴力倾向的,而且会有十分超出常人的举动。

    她,还是小心为妙。

    “我倒是不能都分辨出来,只是略懂,略懂而已。”

    镇定的说完了话,那老疯子的脸上,略过了一丝失望的神色。

    转过身去,老疯子匆匆的在水盆里洗过了脸。

    随便的用粗布擦了擦,就大喇喇的坐在了林梦雅前面的木椅上。

    “丫头,看来,你懂医术?”

    林梦雅这才看清前面男人的样子,虽然还事一团乱糟糟的,可那清俊的眉眼,却初步的显露了出来。

    跟家里的一群美男子相比,眼前的大叔,少了几分冷清,多了几分成熟。

    若是放在现代,绝对又是一个迷倒万千少女的美大叔。

    这年头,美大叔当道哇!

    “我——略懂而已,只不过是对毒物比较敏感而已。”

    岂止是敏感,有时候她确实是有些困惑自己这种能力。

    虽然大部分时间,都能够高能预警,可毕竟她是人,不是机器。

    若是身边有些微量毒物,根本不会对自己造成任何伤害的,那雷达也灵敏到让她有些抓狂。

    毕竟不是谁都能够忍受,一晚上梦里都是在背药名的。

    “哦?现如今这世道变了,人们都不再谈毒色变了么?”

    美大叔的语气里,有一些掩饰不住的不屑。

    林梦雅敏感的捕捉到了,却并没有点出来。

    她就是再笨,也猜出来这个美大叔的职业是什么了。

    恐怕,他是专门研究毒药的大夫,并且,一定还受过什么伤害。

    略微沉吟,林梦雅斟酌道:

    “毒药也好,灵药也罢,在于用的人,而不是在于药物本身。就像是绝世武功,落在好人手里,就是救人的;可落在有心人手里,就是害人的。”

    林梦雅的话,显然很得大叔的心意,看向她的眼神,也多了几分赞赏。

    越是性子怪癖的人,就越是真性情之人。

    想必眼前的美大叔,也是个随心所欲,跟正常人的是非观,有很大的不同。

    “嗯,说的有道理。那什么是好人,什么又是恶人呢?”

    这颇有点禅意的问话,让林梦雅有些微微的愣怔。

    好人?坏人?

    摇了摇头,才缓缓的说道:

    “在世上,没有纯粹的好人,也没有纯粹的恶人,只不过,都是在人的一念之间而已。”

    “好啊!说的好!我最欣赏就是你这种不拘一格的人了。什么狗屁规矩,不过都是些俗人的陈词滥调。能活的顺从本心,才不枉在人间走一遭。丫头,有没有兴趣,当我的徒弟呢?”

    啊喂!这走向好像有点不太对吧?

    她——她只是个路过的好不好?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