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二章 一辈子还是三年
    “十三皇子妃?哦——我想起来了!是了,当年有位蛮王看中了她。并且扬言,若是不把皇子妃嫁给他,就要攻打大晋。先帝无奈,只得秘密让十三皇子妃和亲下嫁,对外,则是宣称她是得了急病暴毙的!”

    这些前朝旧事,众说纷纭,也有说皇子妃誓死不从,宁可死也不要嫁给蛮王的。

    但若是没有皇子妃和亲这一说的话,也不会有这么多的留言了。

    皇家的人,最是无情了,为了国家的利益,儿女情长也不过都是过眼云烟而已。

    这一点上,上官晴可是最深有体会的。

    “没错。之前我听你父亲跟部下闲聊提起过,西藩王族胡氏,有一个位王子,极为受宠。此人骁勇善战,却是嗜美如命,最喜欢咱们大晋的女子了。”

    林梦舞立刻明白,眼睛里,都亮了起来,也立刻明白了母亲的意思。

    “若是他看上了林梦雅,就算她是昱王妃,也得乖乖的去和亲,不是么?”

    这无耻的母女二人,想要定下毒计把林梦雅卖了。

    却忘了,林梦雅是何许人也,岂是让人说卖就卖了的?

    一脸过了半月,龙天昱跟龙轻寒,都在忙着接待明王的事情。

    不出林梦雅所料,太子回去后,果然没有声张。

    只是也关在太子府内,除了进宫给皇后请安外,简直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了。

    那一晚的事情,林梦雅也吩咐了下人,不许当众谈论。

    可私下里,却越说越离谱了。

    眼看着天气渐凉,京都也进入了初秋。

    常年生活在北方,见惯了四季分明的林梦雅,也觉得秋高气爽了起来。

    王府在她大棒加甜枣的政策下,已经治理得井井有条了。

    只是让她有些意外的是,上官晴并未折腾起什么大浪来,反而隔几天,就带着林梦雅,来自己的流心院里,跟她闲话家常。

    对于这等狠毒妇人,林梦雅也每每都是敷衍了事。

    连姜如沁都不找她的麻烦了,这日子,过得何等的清闲。

    虽说还是初秋,可毕竟也带了几丝凉意。

    林梦雅赖在亭子里的狐裘毯子里,眼神呆呆的看着树上泛黄的叶子。

    “三嫂真是好兴致,在这边里品赏秋意么?”

    龙轻寒略有些轻佻的声音传来,林梦雅转过头,果不其然了看到了那一身淡紫色衣衫的俊朗公子。

    “什么风,把六皇子给吹来了?”

    声音略带几分慵懒,跟这具身体融合得越久,林梦雅原本的性子,就显露了出来。

    虽说,腹黑御姐魂穿成了天然呆的小萝莉,但是二者的融合,却诡异的寻找到了一个平衡点。

    熟悉林梦雅的人,都觉得,她越发的老谋深算了起来。

    可林梦雅却觉得,原本自己阴沉昏暗的心,却因为这具身体原来主人的心性,而越发的活泼了起来。

    原本的人心本恶的念头,也渐渐的有了改观。

    也许,这就是那个原本应该聪明善良的女孩子,给予自己最后的礼物吧。

    “就算是有事,我哪里敢麻烦三嫂呢!是——是地牢里的那只狐狸,有些不妥。”

    清狐么?林梦雅都快忘记了还有这么一号人物。

    水眸微微的眯起,林梦雅看向外面的花丛。似乎昨晚,那秋风才扫过,如今,便有几只拳头大的百里菊开了花呢。

    “有何不妥?你们不是说,他一直什么都不说,只是说要见我么?”

    清狐是要犯,府中的忍受,十二个时辰的看护着他。

    可那家伙,却是个硬骨头是,酷刑轮番加诸在身,却不肯透露出一丝一毫的消息。

    三嫂又一直不肯去地牢里看他,所以,这才一月有余了,却没有任何的进展。

    “没错。但是从前日起,他就有间歇的昏厥。任由府中的大夫诊治,却丝毫没有任何的进展。长此以往,怕是性命不保。”

    林梦雅眸子里转过一丝的明了,算算时间,也差不多了。

    “你让人,带着那俩盆新开的百里菊,跟我一起去地牢里看看他吧。”

    起身,带着三个丫头离开,只有龙轻寒,不解的看着林梦雅的背影。

    他有些不明白,为何三嫂去提审烦人,还带上花的呢?

    地牢里,依旧是潮湿阴暗,带着浓厚的腐臭气息与血腥味。

    许久不曾踏足这里了,一时间,竟然又多了许多的犯人。

    林梦雅没有多事,她有她的行事风格,龙天昱有龙天昱的。他们井水不犯河水,各自做各自的就好。

    石榴红的绛仙裙,在昏暗的牢房里格外的醒目。

    那些进进出出的手下,都知道面前绝色的佳人,就是传说中,心狠手辣聪明绝顶的昱王妃。

    尽管,有些人,还保持者怀疑的态度。

    但是在幽暗的地牢里穿梭,却面不改色的女子,怕是,也没几个了。

    这女子,好胆色!

    清狐,被关在一间独立的牢房内。

    林梦雅命人打开了门,独自一人,抱着那盆百里菊,进了牢房里。

    稻草铺就的牢房一角,清狐已经被血染红变成红黑色的清瘦身影,正蜷缩在一角,似死了一般的安静。

    “起来,别装死了,你呼吸虽然悠长,但是太过均匀。要是再装下去,我就真的让你变成死狐狸。”

    清婉的声音,在牢房里淡淡的响起。

    瘫在墙角的清狐,却立刻蠕动了起来。

    抬起了一张瘦削的脸,看向了站在面前的绝色美人,干裂苍白的嘴角,勉强的露出了一丝笑容。

    “瞧你,还是这么了解爷,一点情面都没留呢,死鬼!”

    语气,还是一如既往的不正经。可声音,竟是她意外的嘶哑。那张雌雄莫辩的脸蛋,也狼狈不堪了起来。

    就连那双,一时闪烁着算计她的光芒的狐狸眼,也暗淡了许多。

    “你疯了么?不想活了?我说过,让你戒了那毒,不然的话,你只有死路一条!”

    清狐却靠在墙壁上,幽幽的笑了。

    无神的眼神,仿佛失去了聚焦,瘦弱的身体,连说一句话,都会觉得费尽了全身的气力。

    “你不了解这个世界。若是我失去了能力,哪怕只是短暂的一瞬,都会被环伺的猛虎吞吃入腹。丫头,知道么?这些年来,我唯一快乐的时光,就是赖在你的院子里,偷吃你的茶点,偷喝你的香茶。”

    语气里,竟是林梦雅不所了解的落寞。

    说起来,她跟清狐,也不过是互相利用而已。

    虽然最后,是清狐技不如人,落在了她的手里。

    可到底,这死狐狸,从未真正的害过她。

    所以,她要给清狐一个机会。

    “这东西,叫龙墨,外表酷似百里菊。但是开的花,却是世间罕见的毒药。”

    林梦雅把手中的龙墨,放在了清狐的面前。

    这是一个月前,无意间在万药斋发现的。

    龙墨的样子,跟百里菊完全的相同,唯一的不同点,便是它的叶柄会有一条深红色的暗线。

    这东西很奇怪,淡黄色的花朵,是这世上最毒的毒药之一。

    可叶子,却是疗伤圣药。

    跟清狐的状况,诡异的合拍。

    “这东西——毒么?”

    清狐的眼珠,转了转,看着地上的那俩株淡黄色的花儿。

    “龙墨,若是到了成熟期,一株便可以让方圆十里之内,寸草不生。只是到了那个时候,便再没有药性能够克制住了。”

    “吃了它?爷会怎样?”

    才说了几句话而已,清狐就闭上了眼睛,仿佛没有了任何的体力。

    林梦雅垂下了眸子,面无表情的回答道:

    “它可以在不废除掉你武功的前提下,完全的中和你体内的毒性。只是,这药只能维持三年,三年后,你就会油尽灯枯,药石无罔。”

    仿佛,阎罗地狱里的无尘仙子,清狐困难的看着面前的女子。

    为何,她给出的选择,不是生,就是死呢?

    似乎从遇到她的那天开始,就是自己的劫难呢。

    “你是说,这三年,我都可以按照我自己的意愿去活着。再也,不会受任何人的控制了么?”

    迟疑了一下,林梦雅还是点了点头。

    被控制的一辈子,和自由自在的三年,这种选择,没人能说得出值得,还是不值得。

    “唉,你呀,真是爷的克星。不,更是爷的救星。若是能痛痛快快的活上三年,不,那是三天,都是值得的。”

    轻叹一声,清狐带着手上的锁链,却毫不迟疑的,摘下了那拳头大的花冠。

    一把塞进了嘴里,用力的咀嚼,咽了下去。

    “这花,看起来挺漂亮的,怎么吃起来这么苦涩?”

    林梦雅默默的站在一边,看着清狐,把那俩朵花,全部都吞进了肚子里。

    这东西虽然是毒药,但是药性却霸道无比,清狐的体力,看起来也恢复了不少。

    “咦?丫头,为何我的身体,没有任何的反应?”

    早就做好了遭罪的准备,看等了那么一会儿了,清狐却发现,只是丹田处,有一丝丝温纯的暖流滋养身体,却并未有别的反应。

    林梦雅忍不住赏了他一个白眼,摘下了剩余的叶子,也都塞进了他的嘴里。

    “你以为是灵丹妙药,折腾死你不偿命么?”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