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一章 定下毒计
    笑过以后,还是德妃娘娘先觉出了不妥。

    刚刚才开朗的脸蛋,瞬间,又笼罩起了几分轻愁。

    这丫头,实在是大胆了。

    依皇后跟太子的性子,非得要狠狠的彻查一番不可,若是真有什么不妥的话,恐怕皇后会借此发难。

    “母妃,您实在是多虑了。”

    林梦雅起身,走到了德妃娘娘的身边,眉眼里都是轻松的神色。

    “即便是太医来查,这里也不过都是些萝卜红薯的,哪里会有什么不妥呢?”

    如果是下毒,那太医来查,定然是难逃干系的。

    可经过这一次后,太子的身子,非但没有任何的损伤,反而会越来越好,那皇后,还会以什么借口为由呢?

    难道,她儿子不顾场合的放屁,还要硬赖到自己跟龙天昱的头上不成么?

    那未免,也太过滑稽了吧?

    “哦?原来是这样,那倒是是太子的不是了。行了,我也乏了,经过这一阵子呢,我也没什么胃口了。锦月,咱们回去吧。”

    德妃太了解皇后了,她身处后位,虽然权势滔天,但受到了掣肘更多。

    自己的儿子失仪,她隐藏还来不及,又怎会大张旗鼓的嚷嚷。

    太子的行坐如仪,都有史官看着,言官瞧着,若是真在史书上记载上了一笔,恐怕皇后会打碎了牙,和血咽了。

    德妃娘娘跟锦月回到了雅轩,正厅里面,就剩下了兄弟二人跟林梦雅。

    “好了好了,白芷你唤人来收拾吧。被臭气污染了,恐怕也没什么胃口吃了吧。”

    白芷从刚刚就捂着嘴偷偷的笑,小姐这招实在是太损了,估计这下子,太子可要哭着回家了。

    活该,谁叫他不畏死的敢调戏小姐了。

    笑够了,也看够了,林梦雅转身离开了大厅。

    龙轻寒眼看着她走了出去,一张俊脸上,忍不住带了几分的庆幸。

    “幸好没惹上你这位王妃,不然的话,我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那女人,乍一看清丽绝艳,柔弱明亮的水眸,让人忍不住想要把她放在心坎里疼。

    可接触深了,她的丝丝动人,却成了冬日里的烈阳。

    凡是敢靠近的,全部会被她融化成一滩死水。

    若是有人敢不长眼睛,得罪冒犯了她,恐怕,会比惹上了阎王爷还要难缠几分。

    这样的一个奇女子,怎会被林家如此的埋没呢?

    “我早说了,她厉害的地方,还不仅如此。你还记得,我几天飞鸽传书给你的消息么?那桃花坞的清狐,诡计多端,多番与我们交手,都被他跑掉了的。却是栽在了她的手中,所以,在她的身上发生任何事,我都不会觉得惊讶。”

    “嘶——”

    龙轻寒倒吸了一口冷气,看向那虚空的方向,也多了几份的凝重。

    清狐为人最是奸诈狡猾的了,他悉心培养的探子多方查探,都被他在最后关头溜掉了。

    这人,居然被看似柔弱的三嫂捕获了。

    此女,深不可测!

    “可是,之前探子回禀的讯息,都说这林梦雅,确实是个痴儿无疑,为何会有如此天翻地覆的变化,此间,是否有所不妥?”

    龙轻寒的问题,也是龙天昱曾经深思熟虑的问题。

    他向来谨慎,留在身边之人,无一不是经过细细排查的,唯有林梦雅,这个平白无故就开了灵智的王妃,却是他最大的变数。

    “我相信,她不会害我。”

    几个月以来,林梦雅的维护,细心,体贴与聪慧,龙天昱都看在眼中,记在心上。

    除了自己的亲人外,林梦雅是第一个,与他真心相对的女人。

    他待她,就如同对待林魁,对待百里无尘那样的信任。

    他们,都是他的部下,他的手足。

    “如此,那我便放心了。不过,今天太子说的事,我总觉得不妥。招待藩王的宴会,自会有礼部着人准备,他为何还专程跑一趟来告诉你呢?”

    龙轻寒用折扇点着自己的头,表面上,他只是个闲散的皇子不谙世事。

    可实际上,他却跟三哥达成了同盟。

    有些多他不方便做的事情,便交给自己去做。

    这些年来,他看似游山玩水,实则也做了不少的准备。

    他的母妃,便是给皇后害死的。而他,跟太子也有着血汗深仇。

    这个仇,他一定要报!

    “只要,我们小心一点就好了。对了,听说你跟明王的王世子,有八拜之交,可是真的?”

    龙天昱转过头来,表情也恢复如常。

    仿佛那令林梦雅迷醉的笑容,也只是昙花一现。

    提起自己的好友,龙轻寒潇洒一笑,点了点头道:

    “阿北豪爽大气,不拘小节。我跟他一见如故,交情甚笃。他一听到,要跟他的父王出使倭国,便派人给我送了信来。”

    龙天昱也点了点头,自己这个六弟最是喜欢结交各路英雄豪杰,但愿,这位胡天北王世子,会成为他们的朋友。

    流心院内,林梦雅吃着白芨早就准备好的点心,主仆几人,很是笑了一阵。

    林中玉的现场演出,完全获得了最高的戏剧效果,恐怕从今开始,太子就会得到另外一个称号——屁王!

    “你们是没有看到,当时林夫人的一张脸都黑了!”

    白芷算是完全看到各方反应的了,因此也兴奋到不行,回到流心院里,就叽叽喳喳的跟俩个姐妹炫耀了起来。

    “唉,早知道啊,我就应该让小四小五把玉少爷抬下去就好了。”

    白芍开玩笑的觉后悔,没有在正厅里看完全程。

    林梦雅笑了笑,却靠在窗口,若有所思。

    “主子在想什么呢?”

    面前,推过来一杯温热的茶,林梦雅接过了茶,跟白芨笑了笑。

    “我在想,今天太子来府里,所为何事呢?”

    藩王来访,听着就像是个借口。她总觉得,太子跟上官晴好像是在密谋些什么。

    “你跟白芍留意一些林夫人跟二小姐的动向,若是有任何不妥,我们也好提前准备。”

    “是,奴婢会处处留心的。”

    端起温热的茶,林梦雅却始终心事重重,不知为何,她还是觉得有股淡淡的不安,充斥在心间。

    此时,王府的小院里,上官晴正在给自己的女儿出谋划策。

    “我不嫁,说什么我也不嫁!母亲,您一定要给女儿做主!要是真的嫁给蛮夷,女儿情愿一死。”

    林梦舞哭哭啼啼的哀求着,从前在府里,只要是她想要的,母亲都会满足她。

    皇后姨母,本来想让她嫁给太子成为侧妃的,最后,都被母亲给挡了回去。

    她相信,这一次,母亲也会遂了她的心愿。

    “我会想办法的,只怕这一次,姐姐是下了狠心的就麻烦了。”

    姐妹几十年,她也是最了解皇后的心狠手辣。

    为了那个皇后的宝座,只怕整个上官家族,都是姐姐手中的工具,仅此而已。

    若是能让她的儿子登上皇帝的宝座,牺牲再多,姐姐也会在所不惜的。

    阴沉着脸色,上官晴左思右想,终于想到了一条妙计。

    “来人,我要修书一封给我母亲,谁都不许走漏了消息。”

    上官晴阴沉的眸子,有一丝精光闪过。

    虽然父亲偏袒姐姐,可母亲却是最疼她的。

    因为当年的事情,也没少埋怨姐姐跟父亲,相信,如今唯有母亲可以扭转局面了。

    话不多言,就写了一封信,澄清厉害。以母亲疼她的程度上说,难保家里的几个兄弟,不会联手跟姐姐周旋。

    “外祖母,外祖母真的会有办法么?会不会像外祖父一样,只会听姨母的话?”

    林梦舞擦了擦眼角的泪水,可怜兮兮的看向自己的母亲。

    上官晴慈爱的摸了摸林梦舞的乌发,幽幽叹息道:

    “整个上官家都欠我的,你外祖母更是心疼我不下我心疼你,放心吧,一定会有转机的。”

    当年的事情,本应随便找个庶女便可以的。

    可却因为姐姐的原因,让她这个万千宠爱集于一身的嫡出二小姐顶了那罪过。

    这些年来,姐姐的跋扈,已经让家中兄弟多多少少有些不满了。

    她之所以隐忍不发,不是怕了姐姐,而是因为时机未到。

    “母亲,如果非要咱们家的女儿去和亲的话,那就让林梦雅去好了。”

    林梦舞也只是一句气话,毕竟,林梦雅现在可是昱王正妃了,断然没有她去和亲的道理。

    可她的话,却让上官晴眼前一亮。

    是啊,如果非得是林家女儿的话,那林梦雅可是最合适的人选了。

    昱王一向跟太子不对付,再加上晚膳时候的那一场闹剧,太子,定然是想要杀了他们的心都有了。

    “有道理,况且,林梦雅那丫头,长得就是一副红颜祸水的样子。哼,只要是男人,还会有不喜欢的么?”

    没想到母亲居然赞同自己的说法,瞧着母亲胸有成竹的样子,林梦舞的眼睛里,也带上了几分恶毒的期待。

    “可是母亲,林梦雅已经嫁人了,又是昱王妃。这都是皇帝亲封的,岂能再去和亲么?”

    上官晴却神秘一笑,压低了声音说道:

    “你还记得,前朝十三皇子妃的事情么?”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