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章 就是整你
    在正厅里的所有人,都在左看右看的寻找着声音的来源。

    林梦雅低下了头,假装什么都没有看见。

    ‘噗’又是一声闷响,但是几乎所有人,都听到了是从太子殿下那边传来的。

    这下子,所有人的脸色,都有了微微的变化。

    “三弟,为兄有些不舒服,不知道可否借你的客房一用。”

    哪怕是太子的面皮再厚,如今也有挂不住的时候。

    某些冲动,如同克制不住猛虎出闸,虽然他极力的忍耐,却还是一个接一个的出来了。

    “好,邓管家,你带太子去客房。”

    龙天昱面无表情,只是眼底却有流光浮动。

    只有他看到了身边的女子,笑得花枝乱颤的样子。

    这世上,恐怕也唯有她一人,会如此的大胆了。

    太子的面上,依旧是一副高贵无比的样子。只是在起身后,好像真的无法遮挡了一般,一连串的闷响,如同天边的暗雷。

    虽然极力的想要忍耐,却异常的清晰无比。

    而且,伴随着那异响声音,顿时,一股子恶臭,弥漫在正厅中。

    林梦雅抬头,看了看一向自诩为尊贵高雅的太子,那白皙的脸上,都差点变成了猪肝色,真是好不过瘾。

    “太子殿下,您这是——”

    当然,现在结果如此的清晰。所有人都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龙轻寒早就看惯太子这幅招摇的样子,身子一闪,就挡在了太子的面前。

    只是那一脸关切的样子,落在太子的眼中,却分外碍眼。

    “闪开!”

    语气不善的太子,恨不得现在,就飞奔回自己的宫里。

    他只觉得肠胃一阵的翻滚,紧接着,那刺耳的声音,就打着各式各样的锣鼓点,翻着跟头从自己的谷道中汹涌而出。

    身为皇家,他的一举一动,都要合乎典仪规范。

    这种事情,也只能私下里解决。

    可奇怪的是,今天,却完全不受他的控制。

    他只觉得肚子越来越涨,非得要好好的释放,才能够稍解痛楚。

    可每次释放出来一部分,他都后悔到想要当场自裁,不由自主的向上窜起,好像被烫到了一般,最后发现毫无作用。

    手,想要捂住那个不听话的地方,可刚拿过去了,却猛地发现,会更加的不雅观。

    堂堂的大晋太子,如今,却成了被人戏耍的猴子。

    “要不要宣太医啊!林魁,快去宫里请最好的太医来,还不快点扶住你家主子,怵在那做什么!”

    龙轻寒疾言厉色的嚷嚷着,可就是不从太子的前面走开。

    那跟在太子身边伺候的小太监,哪里见过这种事情,手忙脚乱的想要来扶住太子,却被他一把,就挥开了。

    “走开!”

    太子的脸色阴沉如墨,可不知是刚刚的用力分散了他对身体的控制,还是身体的情况,实在是难过得紧。

    只听到‘吱——’的一声脆响,夹杂着棉帛开裂的声音,顿时,太子恨不得钻进老鼠洞里去。

    “娘,太子表哥他——”

    强忍着想要捏住鼻子的冲动,林梦舞现在是越发的厌恶起了自己的太子表哥起来。

    这样不顾颜面的事情,怎事一朝天子所为。

    林梦雅心头笑开了花,幸亏她早有准备,身边偷偷挂了五六个香囊。

    坐在她身边的龙天昱也受惠,那刺鼻的异味,只嗅到了淡淡的一股而已。

    好在正厅地方大,空气流通得也好,很快,那股子熏人得腐臭气息,渐渐的散去了。

    可就在太子以为,自己的劫难终于过去了以后,一直坐在门边位置的林中玉,却摇摇晃晃的走了出来。

    只见那如玉般的小脸蛋,此刻通红一片。

    小手揉了揉头的一侧,就这么歪歪斜斜的,倒在了中央。

    “天啊,玉少爷熏晕了!”

    白芍立刻大呼小叫的冲了出来,一边用手帕捂住了脸,一边带着俩个小厮,七手八脚的抬起了林中玉。

    哎?林梦雅看着身子绵软,瘫倒在地的林中玉,似乎,自己没安排这一出戏码嘛!

    难道?小玉的旧伤复发了?

    林梦雅赶紧想要离席去看看,却被一直站在身后的白芷拉了拉袖口。

    回头,看到了那小丫头冲着自己眨了眨眼睛。

    林梦雅立刻明了,原来,这竟是小玉跟白芍的即兴演出。

    真是——

    别样的精彩!

    一国太子竟然用屁熏晕了人,这听起来,简直就是滑天下之大稽。

    即便是他们这些人不说,那外面的随从跟奴仆们,都是听的清清楚楚的。

    这下子,太子的脸面,可是丢到地上,再也捡不起来了。

    “太...太子殿下...”被挥到一边的小太监,却脸色惨白。

    这位爷,平时可是最要面子的了,如今,竟然出了这样的丑,恐怕,他们回去凶多吉少了。

    “还不快扶我去客房!”

    太子的话,差不多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如果可以的话,他真的很想让羽林卫,杀光这里所有的人!

    尤其,是那个挡在自己面前,明摆着就是在看笑话的龙轻寒!

    “太子请便!用不用给您准备软轿?估计骑马,是不太方便了。”身子一闪,龙轻寒就让出了一条道来。

    原本是贴心的问候,可听在太子的耳中,却格外的戏谑。

    若不是母后说,他现在要集中精力担负起监国大任,恐怕,他早就寻个由头,杀了这卑劣的小杂种。

    何况,是出了这么大的笑话后。

    “德妃娘娘,王爷恕罪,民妇得去看看太子,告退了。”

    本以为,会仗着太子的威势,而报仇的上官晴,脸色也冷凝着告了退。

    拉着林梦舞就匆匆的跟在太子的后面,出了正厅的大门。

    虽然,太子的脚步很快,可是那响亮的声音,却时不时的传出。

    每次,都能听到太子身边的侍卫,故作掩饰的咳嗦声。

    只是,在大家都明白后,那欲盖弥彰,却显得更加的可笑。

    “你们都下去吧,没有我的命令,不许靠近正厅。”

    林梦雅正襟危坐,把所有的下人,都支出了正厅。

    “想笑,就笑吧,别憋坏了身子。”

    当大厅里,就剩下他们这些主子,外加自己的心腹外,林梦雅轻轻的说道。

    “噗嗤——哈哈,哈哈哈哈——”

    性子活泼的龙轻寒,第一个笑出了声来,只是苦于不想被人听到,所以可以降低了笑声。

    紧接着,就是林梦雅身后的白芷,再后来,连德妃娘娘身边的锦月姑姑,也掩面而笑。

    一直绷着脸的德妃娘娘,终于也露出了笑容。一边指着林梦雅,一边轻轻的擦着眼角的泪水。

    “王爷,好了,别憋着了。”

    林梦雅转过头,笑着看着龙天昱。

    她可不是傻子,刚刚,龙天昱为了憋笑,连身体都绷紧了。

    “你呀!”

    龙天昱摇了摇头,俊美的脸上,生平第一次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那一笑,如同冰川融化,瞬间生动了那张俊美的脸。

    林梦雅看的痴了,她从不知道,原来一个男人,笑起来的时候,眉眼绚烂的如同最璀璨的烟火。

    惊艳了她整个人生,不由自主的,她也跟着笑了起来,却不是因为眼前的笑话,而是因为他笑了。

    这世界上,怎会有如此好看的笑容呢?

    林梦雅近乎痴迷的盯着龙天昱看,那副单纯的花痴样子,完全不像是平常聪明睿智的昱王妃。

    “三嫂...你...你可真是个天才!我龙轻寒从未佩服过谁,如今,我算是服了你了!”

    龙轻寒笑到滚到了地上,不停的捶着地,哪里还有半分翩翩公子的样子。

    连德妃娘娘都笑出了眼泪,可偏偏,想到之前的那一幕,她又停不下来。

    哪怕是在皇帝的寿诞上,那些民间的杂耍艺人,故意的扮丑逗乐,都没有今天的效果。

    “欸!六皇子这话是从何说起呢?太子殿下,明明是因为肠胃不好,又吃了许多顺气的食物,所以才会如此的。不过嘛,他也算是因祸得福了。淤积在体内的废气都排出,以后,必然是神清气爽的了。”

    林梦雅说的是实话,其实她什么毒都没下。

    而是上次,给太子用毒的时候,她发现太子因为常年的养尊处优,所以肠胃功能有些紊乱。

    再加上自己,又在酒里加了一点点引子,常人喝了不会有什么反应,可像是太子这种,瘀滞废气的人,则会放气不止。

    何况,她给太子的所谓解药,不过是加速人体排毒的药物而已。

    多方作用,才会有如此华丽的效果。

    只是这味道嘛,却着实有些不雅了。

    “原来是这样,轻寒受教了。以后,即便是惹怒了三哥,轻寒也不敢惹三嫂分毫了。若是被三嫂如此的治疗,我还不如一头撞死算了。”

    怪不得,三哥说让自己不要惹这位三嫂,原来,竟是这个原因。

    顿时,对这位传闻不如一见的三嫂,有了深深的敬佩之情。

    连太子也照整不误,这样的女子,真是一个‘狠’字能形容的?

    “雅儿,你也实在是调皮了,若是被太医看出什么来,岂不是会连累昱儿么?”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