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九章 和亲人选
    带着自己的丫环们匆匆的回到了流心院,闻讯赶来的林中玉,一进门就看到了暗自生着闷气的林梦雅。

    “这太子,简直是不像话!姐姐,你别气坏了身子。”

    林梦雅被调戏,气坏的可不仅仅是她自己而已。

    “我气坏了身子?才不会,我只是在想,该怎么回敬他才是。”

    从上辈子开始,林梦雅最讨厌的,就是这种自以为是的男人。

    记得刚上大学的时候,就有个男生,觉得家里有俩个臭钱,就调戏了她。

    她可是记得,最后,她偷了副人体骨架,塞进了那男生的被窝,最后把他吓得半死。

    如今,太子胆敢调戏她,也当真是嫌命长了。

    “启禀王妃,王爷那里传下了话来,说太子要在府中用餐,请王妃准备着。”

    外面,管事的声音传了进来,林梦雅点了点头,白芷便出去回话了。

    竟然还赖下来吃饭了,林梦雅嘴角处,溜出一抹子古怪笑容。她定然会让太子,终身难忘这顿饭!

    王府的小跨院里,太子皱着眉头,看着一脸哀容的姨母。

    屋子里倒还算是整洁,只是却太寒酸了些,连件像样的家具都没有。

    就连给他用的茶杯,都是最简单的粗瓷茶杯,沏的又是些不堪入口的苦茶。

    姨母跟表妹,都穿着简单的衣裳,跟林梦雅的绫罗绸缎一比,简直就像是街边的要饭花子。

    小时候,母后忙着跟后宫里的妃子们争斗,所以,常常进宫陪伴他的姨母,便代替了母亲的位置。

    他来昱王府的时候,特意打听了姨母的近况。

    却没想到,竟然如此的凄凉。那林梦雅,当真是过分了。

    “太子表哥,您看看,林梦雅竟然如此的欺辱我与母亲,您可要为我们做主啊。”

    林梦舞哭哭啼啼的编造些无中生有的瞎话,却丝毫不提,是自己硬赖在别人家,还惦记别人相公的事情。

    “舞儿,别瞎说。你太子表哥是要做大事的,怎能插手内宅之事?”

    上官晴是真心疼爱太子的,她只有一个女儿。林府唯一的儿子,却是那贱人生出来的。

    每每都要与她作对,更遑论亲近了。

    如今自己的外甥来了,自然是要给她做主的。看那小贱人,还能得意到几时!

    “舞儿说的对,我既然来了,就不会看着姨母如此的被人欺凌。不过,到底林梦雅是主人,我们都是客人。有些事情,我也是不便插手的。今日来,我是要跟姨母,商量件事情的。”

    把心头不满收起,太子突然想起了正事。

    上官晴跟林梦舞对视一眼,却不明白,太子会有何事,要跟她们商量。

    “再过三个月,舞表妹就满十六了吧。”

    习惯性的端起了茶杯,却在看到那浑浊的黑汤后,又厌恶的放在了桌子上。

    上官晴的心头,渐渐的升起了一股子不安。只有林梦舞,觉得有些微微的羞涩,粉红了一张俏脸。

    “不日,西藩明王就会来京都朝拜。到时,他的王子跟公主,也会跟他一起来到京城。西藩王子,年少英才,母后的意思是,要给舞表妹寻一份好姻缘。”

    “什么?!”

    上官晴与林梦舞异口同声的惊叫了起来,俩双眼睛,难以置信的看着太子。

    “宫中适龄的公主何其多,即便是没有,那些亲王家的郡主也有不少,再怎么说,也轮不到舞儿去和亲啊!”

    上官晴言辞锋利,只是,在接触到是太子微微不满的眼神后,立刻惊觉了自己的不妥之处。

    转而语气,也软化了下来。

    “姨母的意思是,我只有舞儿这么一个女儿,若是真的去和亲了,那姨母我,岂不是十分的想念么?”

    林梦舞又惊又怒,却不敢反对,一张小脸泫然欲泣。

    要她去和亲,那西藩可是蛮荒之地。听说,现在还有部族茹毛饮血,若是让她去,岂不是羊入虎口,再无翻身之日了么?

    “这倒也是,母后也仅仅是一个提议而已。此事,还要看西藩王子的意思。届时,宫内的公主们,还有亲王们的郡主们,都会来参加宴会,王子选中谁,也未可知。”

    话虽然是这样说,可母后,却早就送了林梦舞的画像过去。

    西藩虽是番邦,但是全民皆兵,下到奶娃儿上到白发老者,都能上阵杀敌。

    和亲,也是为了他以后的登基之路更加的顺畅。

    若是林梦舞能成为西藩王妃,进而成为王后,那将是自己的一大助力。

    只是这些事情,哪里是能对姨母这样一个深闺女人能讲的。

    上官晴看到太子的眸子闪烁,心中依然明白了七八分。

    心头,不由得升起了对亲姐的怨怼之情。

    当年,是她先看上了出身武将世家的林牧之。可是姐姐却游说父亲,要自己跟一个病秧子结亲,只为了能成全她的后位!

    若不是她老天有眼,让那病秧子先死了,恐怕,她现在也是独守空闺的望门寡了。

    可要不是姐姐太过自私,牧之也不会在战场上捡回那个小贱人,更是力排众议,娶了那贱人为妻。

    舞儿是她的命*根子,绝不可能再为了姐姐的野心,而断送自己的幸福了!

    “若是如此的话,那我也就放心了。”

    拉了拉女儿的袖子,上官晴给了林梦舞一个安心的眼神。

    脸色恢复如常,只是心头,却渐渐形成了一个恶毒的主意。

    她的女儿,是绝对不能去西藩和亲的。只是这个机会,她需得好好的利用一番才行。

    “放心,若是舞儿执意不肯嫁。母后跟我,也不会为难她的,毕竟,舞儿是我的表妹,跟寻常的女子不同的。”

    违心的说着敷衍的话,太子却打量着林梦舞。

    虽说,没有林梦雅的绝色之姿,却也是俏丽美艳,一顶一的美人了。

    想必,那没有见过中原女子的蛮族王子,定会一见倾心的。

    到时候,可由不得她说嫁不嫁了!

    “太子殿下,林夫人,林二小姐,晚膳已经准备好了,王妃特命奴婢过来请三位入席。”

    小院外,清秀温柔的白芨,规规矩矩的转告着林梦雅的话。

    顿时,那三个人不再讨论和亲之事。

    太子整理了一下仪容,率先出了小院,上官晴与林梦舞,鱼贯而出。

    三人带着各自的仆人,浩浩荡荡的来到了款待客人的正厅。

    只见龙天昱与龙轻寒都坐在下首的位置,只有德妃一人上座,并且,主位还空着。

    太子自然而然端坐在了主位,上官晴与林梦舞,也坐在了客席,唯一不见的,便是林梦雅这个女主人。

    “见过德妃娘娘,不知娘娘在这里,可住的习惯?”

    假装亲切的,跟德妃娘娘闲话家常,可心头,却很是讨厌这个跟母后争了半辈子的女人。

    得到父皇的专宠还不够,偏偏,生下的儿子,又那么得父皇器重,不仅仅是母后,连他,都对德妃厌恶得紧。

    “劳太子惦念,本宫在这里,一切都好。”

    虽然是敷衍,可德妃却不露出丝毫的情绪。

    一贯的高贵典雅,如同在宫中一般,丝毫没有被赶出来的落寞神情。

    “那就好,母后在宫中,可着实惦念娘娘呢。”

    太子的眸光,冷光一闪,却被龙天昱收在了心头。

    “请太子殿下恕罪,慌忙接驾,实在是不知殿下喜欢什么菜色,只好费尽心思多做了一些,还请太子殿下不要笑话简陋才是。”

    林梦雅匆匆来迟,一身水绿色的纱裙,愈发衬得人水灵灵的惹人喜欢。

    小脸上冰冷褪去,活泼的笑意更是增添了许多的光彩。

    完全没有少妇的成熟,反而都是少女般的轻灵甜美,生生的把林梦舞都给比了下去。

    太子跟龙轻寒的目光,不由自主的围绕着她转。

    可她却笑意盈盈的,坐在了龙天昱的身边。

    “王爷,若是我做的不好,你可要替我,跟太子殿下求求情呢。”

    娇嗔的语气,却让龙天昱的眉头一跳。

    侧头,看到了哪双晶亮亮的眼神,到底,这丫头在谋划些什么?

    转眼间,流水般的菜色,端上了各人面前的桌子。

    虽说是家宴,可案头的菜色,却都是按照制式摆放的。太子的身边,自然有试菜的小太监,每样都试吃了一点后,才安排人来给太子布菜。

    “这菜晶莹剔透,本太子以前从未吃过,不知是何美味呢?”

    太子的盘中,放着一块金黄色的物体,外面酥脆,里面甜糯可口,倒是十分的新鲜。

    “这盘菜名字叫做拔丝地瓜,只是一道十分普遍的乡村小菜而已,太子随便吃吃就好。”

    林梦雅垂下了眸子,掩住了视线中的笑意。

    除了拔丝地瓜外,太子的桌子上,还有萝卜,苹果,土豆做的菜肴,虽然看起来不太起眼,却道道都精致可口。

    看着太子又喝了她精心炮制的美酒,顿时,林梦雅优雅的捂住了唇,掩住了即将脱口而出的笑意。

    ‘噗’的一声,不知是从哪里传出来的异响,瞬间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