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八章 无耻之徒
    “你呀!”德妃娘娘宠溺的点了点林梦雅的额头,语气里,也多了几分宠爱。

    在她的眼中,林梦雅的小聪明小任性,也不过是无伤大雅的玩笑而已。

    况且,上官晴跟其姐坑瀣一气,这些年,跟德妃娘娘亦是积怨已深。林梦雅此举,也表明了她跟继母并无瓜葛。

    “对了母妃,我看,还是不要罚如沁闭门思过了吧。她毕竟是小孩子家不懂事,训斥两句也就罢了。若是被大舅舅知道了,说我们慢待了表妹,反而不好。”

    林梦雅轻声细语的劝慰德妃,说的话又句句在理。

    顿时,德妃觉得这孩子大方懂事。

    “这事,我会再想想的。好孩子,难得你不计较。若是以后如沁还主动挑事,你就来告诉我,我来给你做主。”

    林梦雅点了点头,又跟德妃娘娘说笑了一阵,这才回流心院安歇。

    一连三日,上官晴跟林梦舞都躲在自己的小院子里密谋。

    期间也曾经想去雅轩给德娘娘请安,却都被锦月姑姑挡了回去。

    说是德妃娘娘身体不适,不宜见客。

    林梦雅也难得有了几天悠闲的日子,闲来无聊了,就在花园的池子里,喂起了锦鲤鱼来。

    “这几天,林夫人跟姜小姐,可碰上了?”

    三个丫头,白芨做着针线活计,白芷则没心没肺的吃着厨房的小点心,而一向活泼的白芍,则成为了流心院里打探消息的小灵通。

    “姜小姐虽然解了禁足,却连雅轩的门都不出。林夫人倒是派人给姜小姐送过礼物,这俩个麻烦精可安静的很呢。”

    白芍轻轻的捶着林梦雅的小腿,正门的那一场闹剧,府里的下人们,都认识了她。

    如今,她可是昱王府的大红人了。跟她交好的人也多了起来,王府里大事小情,免不了都传到她的耳朵里。

    “狼狈为奸,姜还是老的辣,她们联手的话,对付我,不就更容易了么?”

    翻了个身,林梦雅闲闲的看向水中争先恐后的鱼儿,清丽脸蛋上,带着几分浅笑,仿佛并不把那些事情,放在心上。

    在亭子里纳凉的四个女子,却并没有发现,在龙天昱的书房里,一道带着调笑的目光,正打量着浑然不觉的林梦雅。

    那人穿着一身淡紫色的长衫,只在衣襟上绣着翠绿的竹。领边袖口,都带着白色的花纹装修。

    修长的身材略显纤细,一张脸,却是跟龙天昱有着五分的相似,只是更加多分了几分温文尔雅,少了许多的冷峻之色。

    “三哥,你这王妃倒是独特。”

    六皇子龙轻寒一向跟龙天昱交好,只因他生母早逝,一直都是德妃代为抚养。

    从小就调皮爱玩的性子,更是让把他排除在皇位继承者之外,因此,倒也在几个兄弟中,颇为吃得开。

    “她是你三嫂,别动什么歪心思。”

    坐在椅子里看书的龙天昱,一下子就拆穿了龙轻寒的心思。

    他这个六弟,文韬武略都不差,就是嗜美如命。府里各色的美人无数,却还是不停的寻花问柳。

    只是,林梦雅可是一朵带着剧毒的玫瑰,怕是轻寒还问曾近身,就得被蛰得体无完肤。

    “三嫂?”龙轻寒玩味一笑,手中赤玉为骨的折扇,压下了龙天昱手中的书本,脸上作出一副惊恐至极的表情。

    “不是吧?三哥,她可是皇后的棋子,难道,你真的动了心?”

    动心么?龙天昱却瞬间否定了这个荒唐的想法。

    俊脸微冷,看着龙轻寒的眼神里,也多了几分威胁。

    “我不会对任何女人动心,她,现在是我的棋子了。”

    没错,哪怕,他任由林梦雅把昱王府里搞得天翻地覆;任由她借着自己的势力肆意妄为;她所要求的一切自己默许答应,那都是为了,能为他所用,成为他的助力而已。

    女人,他从不在乎,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

    “区区一个女子,不过是以色侍人而已,在内宅里争来斗去的,实在是难登大雅之堂。若是三哥不喜欢,不若让给我如何?”

    早就料到这个答案的龙轻寒,一双眸子更是胶着在林梦雅的身上。

    不知为何,那浅笑着的绿衣女子,就像是一块磁石,紧紧的吸住了他的视线。

    “我劝你还是不要招惹她的好,不然,我也救不了你。”

    语气,暗含着冰冷。隐隐的,心头有些不愉快了起来。

    龙轻寒虽然是他最疼爱的弟弟,但是这样明目张胆的打着自己王妃的主意,多多少少的,还是触怒了龙天昱。

    “三哥,我只是跟你开玩笑的而已——太子,他怎么会来?”

    轻佻的语气,突然急转直下,丝丝冰冷的寒意,从骨髓里渗出。

    龙轻寒虽然表面是个荒唐皇子,可因为是德妃娘娘养大的,暗地里,也没少受到太子的排挤。

    大晋共有十一位皇子,可活到成年的,却只有五位。

    表面上,都是意外死亡,可背地里,真相谁都心知肚明。

    “他来做什么?”

    放下了手中的书,龙天昱也走到窗子前,一打眼,就看到了那穿着明黄色蟒袍,头戴紫金冠的俊朗男子,正缓步走向王府花园小亭的方向。

    “太子殿下到——”

    被太监尖细的嗓音惊醒,瞧着池中的鱼儿走神的林梦雅,转头,就看到了太子那张带着微笑的脸。

    垂下眸子,掩饰掉从心头升起的厌恶,在白芍的搀扶下,行了个宫礼。

    “给太子殿下请安。”

    轻柔的嗓音,丝毫没有刻意的娇媚温柔,却像是一汪清泉,流入了太子的心头。

    只是在德妃娘娘寿宴上的惊鸿一瞥,却是在每一个夜晚,都入梦而来。

    如此娇艳清丽的美人,不应该被那个不解风情的杂种所玷污。

    对于林梦雅,太子却是带着一贯的势在必得。

    龙天昱不过是个孬种而已,从小到大,他何曾敢跟自己相争?

    “快起来,外面风大,林小姐莫要着凉了才是。”

    清朗的面容,没有了当日的盛气临人,反而带上了文雅的笑意。

    林梦雅心头微动,却不动声色的后退了一步,站在了白芍的后面。

    “太子光临寒舍有失远迎,臣妾这就去请王爷过来,太子请稍等片刻,白芨,给太子看茶。”

    一声臣妾,却是林梦雅暗暗提醒太子,自己已经是他的弟妹,名正言顺的三皇子妃了。

    太子,却好似并不在意,反而步步紧逼,丝毫不曾顾忌自己的名声。

    “论辈分,你还应该称呼我一声表哥呢,何苦拒人于千里之外?”

    好一个表哥,林梦雅退无可退,却只是低头,并不搭话。

    身为储君,却丝毫不顾及礼义廉耻,调戏自己弟弟的妻子。对这个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太子,林梦雅已经厌烦到了极点。

    “你——”

    “不知太子光临,有何要事?”

    正在林梦雅想办法脱身的时候,一道玄色身影,正正好好的挡在了她的面前。

    愣了愣,抬头看着那再熟悉不过的身影,龙天昱,他怎么会如此及时的出现呢?

    “我来自然是有要事,西藩明王又要来京朝拜了。如今父皇病危,诸多事宜,应由我们兄弟共同处理才是。”

    太子看着面前的弟弟,眸子里有毫不掩饰的鄙夷。

    若不是母后提点,非得要他来找龙天昱,他也不会屈尊纡贵的踏入贱地。

    “明王来访,自当盛情款待,臣弟愿听太子差遣。”

    又一道清朗的男声响起,林梦雅疑惑的看向一边,不知从哪里又冒出一个清俊儒雅的翩翩公子来。

    见她看向自己,还调皮的冲着自己眨了眨眼睛。

    听他的语气,难道,又是龙天昱的兄弟不不成?

    “原来是六弟,我还以为你跟三弟一向交好呢,怎么,也来你三哥的府中沾花惹草来了么?”

    不见血的挑拨着,太子眼中划过一丝的厌恶。

    这个六弟平常是最放*荡不羁的,偏偏父皇还娇惯无比。

    也是,从宫女的肚子里爬出来的,又有什么好脾性?

    “臣弟哪敢在三哥的府中放肆呢,这位就是三嫂了么?镇南侯家的小姐果然好教养,在下是六弟龙轻寒,见过三嫂。”

    龙轻寒抱拳行礼,林梦雅立刻回礼。

    虽然对方乃是一副翩翩佳公子的模样,可林梦雅却从心底里觉得,这个皇子,恐怕也远非表面上看起来的那么简单。

    “王爷跟太子,恐怕还有要事相商,妾身先行一步,告退。”

    林梦雅低着头,带着侍女们退出了凉亭。

    远处,三道视线一同落在了那纤细的背影上,却各怀心思。

    “主子,那太子怎的好生没有教养,您可是他的弟媳啊!”

    白芨最是稳重,也极其的重视礼教。

    平日里,王爷跟王妃相处也是发乎情止乎礼,从未有过逾矩的时候。

    身为太子,却如此放*荡不堪,实在是至极。

    “太子是故意的,为的,无非是要给王爷难堪。”

    藏在袖中中纤纤玉手扣紧,林梦雅虽不动声色,可心里,却早就给太子记上了一笔。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