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七章 气的就是你
    一路引了上官晴去了后门,林梦舞的脸上,愤愤的带着几分的阴狠。

    每次,她去林梦雅的屋子里,那三个丫头,都像是看犯人一般的提防着自己。

    今日,这个叫做白芍的丫头,又是撒泼打滚,又是无中生有的哭号,让她跟母亲丢尽了脸面。早晚,她要除掉这个小蹄子。

    “母亲,你不生气么?”

    跟林梦舞的愤愤不平不同,上官晴早就沉下了心思来。

    舞儿年少气盛,又是在她的庇佑中长大的,遇事难免就慌了神。

    只是,林梦雅那丫头,到底是哪里学来的本事,就连她,也一而再再而三的吃了瘪?

    “舞儿,记着,凡是要做大事的人,都不会拘泥于小节。母亲知道,这是,定是林梦雅那贱人在背后捣鬼。可这里是王府,咱们少不得要看她的脸色行事,小不忍则乱大谋。”

    被母亲的一番话劝说了动了心思的林梦雅,也渐渐的平复了情绪。

    母亲说的对,一时的得失,本就算不得什么。

    能得到龙天昱的青睐,最后成为王府的女主人,才是她的预期。

    比起这些来,林梦雅的卑鄙手段,也仅仅只是绊脚石而已。

    “您不知道,在府里,那贱人可得意呢。母亲,这次来,你可得给舞儿谋条好路呢。”

    在府中,林梦舞不像姜如沁,有德妃撑腰。又不是什么正经的主子,可是没少受府里人的白眼。

    现在,有了母亲来给自己出谋划策,顿时觉得,前途一片坦荡光明了。

    “主子,你带我们来这里做什么?”

    王府内,林梦雅带着自己的心腹们,快步的走到了花园一侧的小院门外。

    那里就是她安排给上官晴的住所,因为还没来得及整理,所以,到是一片荒芜破败的景象。

    “这里啊,就是给林夫人安排的住所,我特意叫人,给她放了点料,待会肯定有好戏看的。”

    五个人偷偷摸摸的站在阴影处,看着那浩浩荡荡的人群,就这么进了后门,抬着东西,大摇大摆的进了王府的花园。

    林梦雅虽然给了上官晴一个下马威,可德妃却不能失了礼数。

    派了锦月姑姑去给林夫人引路,倒也是给了她三分的薄面。

    “咱们府中人手不够,所以这院子还未曾收拾,实在是怠慢了贵客。”

    锦月姑姑常年在宫中,高贵优雅自是不用说的。

    连敷衍之词,都说的如此委婉动听。林梦雅提点了自己的三个丫头一声,要好生学着。

    “不碍的,雅儿才到府上,就掌管家事,自是有不周到的地方,亏了德妃娘娘宽宏大量,才没有怪罪我那女儿。”

    不管怎么样,名义上,她还是林梦雅的继母。

    这种客套跟虚礼是免不了的,可上官晴那副温柔典雅的样子,却在看到荒草丛生的小院后,也忍不住僵在了脸上。

    好一个林梦雅,在大门口给了自己一个下马威不说,又在这里,侮辱自己!

    “这——舞儿,带我去见你姐姐吧。”

    一张老脸上再也端不住,尤其,锦月还在一边,这样明晃晃的怠慢,也实在是触动了上官晴的底限。

    现在,她虽然不想跟林梦雅撕破脸,可未免,她也欺人太甚了。

    怒意,在上官晴的心里滋长。出身世家的她,又何曾受过这样的气?

    “母亲是要找我么?瞧我,真是该打,府里的事情太忙,我竟然忘了去迎接母亲。”

    林梦雅带着自己的丫头们,缓步从阴影里走出。

    如今的她,穿戴都是远非一般的夫人小姐们可比拟的。

    阳光下,那张绝色的容颜,愈发显得俏丽无双。

    可上官晴,却如同吞了苍蝇般的难以下咽。

    像!实在是太像了!

    那贱人当初,也是如此的倾国倾城,迷走了侯爷的心。

    心头,那被压抑了多年的嫉妒火焰,如同星火燎原,热烈的燃烧了起来。

    “我可不敢当,如今你昱王正妃了,自然,也把我这个母亲不放在眼中了。”

    在林梦雅的面前,上官晴始终想要保持一副长辈的样子。

    昱王妃又能如何,到头来,还不是要尊重长辈,不得违背人伦?

    “母亲哪里的话,我何曾把母亲放在眼中呢?母亲,是要放在心里尊重的,您说是么?”

    一句话,瞬间让上官晴的脸,由红转白,由白转青。

    明明能听出她话中的奚落,却偏偏,还抓不住她一点点的把柄。

    “王妃,这院子也是稍微有些破败,不如,让林夫人来德妃娘娘的院子暂住几天,您看如何?”

    锦月赶紧出来打圆场,她虽然知道王妃跟这位继母不合,可是这大庭广众的,母女二人一来一往的,却也被别人笑话不是。

    可林梦雅却微微一笑,挡在了林夫人的面前。

    “这哪里使得,母亲是我的娘家人,来这里,也是为了照顾我们姐妹的。若是住在母妃的院子里,多有不便,不如就在这里住下吧,您说是不是啊,母亲。”

    三俩句话,就打消了林夫人想要去跟亲家母套近乎的可能性。

    上官晴恨恨的看着林梦雅,却也不得不点头。

    刚刚在正门,白芍的那一出,已经让她丢尽了脸面,若是此时不能步步小心,反而更会落下话柄。

    “雅儿说的是呢,娘娘的好意,我心领了。到底,我也是来看看女儿而已,住在这个院子里,反而方便得多。”

    上官晴不得不顺着林梦雅的意思做,这小院虽然旧了一点,却是独门独户。

    她若是商量些事情,多多少少的,也安全一点。

    锦月也没再坚持,反正,也只是几句客套而已。

    虚言几句,人也回去复命去了。

    没了外人围观,上官晴也懒得跟林梦雅再废话了,扭头,进了那小院里。

    即便是院子里长满了草,可到底是王府里面,房屋倒是结实美观,没有半点的坍塌。

    林梦雅带着四个家伙,回到了自己的小院里,可那眼角眉梢的,却一直带着笑意。

    几个人不解,明明小姐只不过是斗了俩句嘴而已,怎就笑得如此的灿烂。

    “主子,你干嘛笑的...笑的有点渗人呢。”

    白芷搓了搓手臂,自从小姐开了灵智以后,行事风格,她可是一点都摸不透了。

    早知道,还不如以前痴痴傻傻的来好骗。

    “我啊,大概是心情好吧。对了,姜如沁那边如何了?”

    流心院内,自从没了清狐的突然来访,茶水点心也不会再莫名的丢失了。

    林梦雅捏了一枚樱桃酥放在舌尖,眯起了眼睛,品尝那甜蜜的味道。

    “姜小姐被德妃娘娘下了禁足令,要她闭门思过来的。奴婢听雅轩那边的人说,屋子里都砸了个稀巴烂呢。”

    呵!姜如沁好大的脾气,在别人家里,竟也是如此的毫无顾忌。

    拍了拍手上的残渣,林梦雅心情大好,吩咐了白芨道:

    “姜小姐若是想要砸什么东西,你们啊,就尽量的满足。回头,弄一份清单出来,让邓管家亲自送到姜府。”

    “是,主子。”

    三个丫头相视一笑,自家主子这半点亏都不肯吃的个性,还真是有点小可爱来的。

    “这几天小玉跟白芷,就跟在我身边吧,大戏开锣,怎么也得有个捧场的不是。我去趟雅轩,给姜小姐求求情去。”

    林梦雅哪里有这样的好心,上官晴此次前来,一是给自己的女儿壮壮声势,出谋划策,要伺机夺取这个昱王正妃的位置。

    二来嘛,也无非是因为最近,姜如沁可着实给了林梦舞不少的小鞋穿。

    打不过了就找家长,这幅幼儿园都没毕业的臭德行,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自信。

    刚进雅轩的大门,就看到锦月姑姑一脸喜气的迎了上来。

    “瞧瞧,刚奴婢还跟娘娘说王妃呢,王妃就来了,可见啊,这人,是最最不禁念叨的。”

    锦月跟林梦雅她们都熟了,说话也随意了起来。

    林梦雅笑弯了一双水眸,定是给了白芍的那一幕,让德妃娘娘开怀一笑了。

    跟在锦月的身后,走到了雅轩的正屋。

    果然看到德妃娘娘的脸上,还带着灿烂的笑容,显然是许久,没有如此欢心过了。

    “你这丫头啊,怎么就那么多鬼主意!这上官家可是武将世家,教出来的小姐公子,各个彪悍。你呀,到底是哪里来的心思。”

    皇后出身武将世家,可德妃的娘家,却世代书香门第。

    其实,当年皇上是属意德妃为后的,后来不知怎的,就立了上官家的小姐。

    说起来,这也是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了。

    可皇后心胸狭窄,始终忘不掉这些个事情。又因为德妃娘娘盛宠优渥,所以俩人十几年了,都是明争暗斗的。

    身为皇后的亲妹,上官晴当然也没少充当爪牙。

    这一次,林梦雅可算是好好的给德妃娘娘出了一口恶气。

    “雅儿哪有,母妃可是冤枉我了。我身边的丫头,白芍性格泼辣,就连雅儿啊,也是拉不住呢。”

    林梦雅娇憨一笑,眼睛里划过一丝的慧黠。

    她可是个端庄大方的王妃,怎么会承认整治了继母这样的事情呢?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