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六章 呦,还带人来了
    第六十六章呦,还带人来了

    “你看你这孩子,如此的温柔敦厚,都是你大舅舅的错。如沁虽然是他的掌上明珠,可也实在是太不懂事了,难为你了,还这般待她。”

    德妃只觉得,越看林梦雅,越觉得这个儿媳端庄大方,人品也好。

    看来,如沁那丫头说梦雅心肠狠毒,多半,也是诬告了。

    “母妃言重了,大舅舅只是爱惜自己的女儿,何错之有呢?以后,雅儿看到如沁表妹,不理她就是了,母妃别为此事烦忧了。”

    从此以后,怕是姜如沁,就会成为王府里最不受欢迎的客人了。

    自雅轩回到了流心院,三个丫头跟林如玉,都在十分焦急的等待着她。

    “主子,没事吧?”

    白芷最先应了过来,却不敢碰她的手。

    那青紫的痕迹,实在是太过逼真,就连她们,看得都是一阵的胆战心惊。

    “没事,我不是说了么,这是假的。”

    手臂上青紫只是为了唬人的,过几天就会渐渐的消除。这种东西,虽然有微量的毒性,却并不会害人性命的。

    “我真是没想到,世上竟有如此神奇的东西了。姐姐,你教我认草药好不好?”

    林中玉捧着林梦雅的手,左瞧右看的。

    还小心翼翼的触碰那块青紫,虽然,表面看起来跟平常伤痕一样,实际上却是十分的柔软,跟周围的肌肤,没什么区别。

    “你若是想学的话,我自然可以教你。但是我认得的,可都是毒药,你不小心,你再把自己毒倒了可怎么办?”

    林梦雅捏了捏林中玉手感上佳的小脸蛋,那幼滑的触感,就连身为女子的自己,都有点羡慕嫉妒恨的了。

    这家伙到底是怎么生的?天底下的好词,都用在他的身上,一点都不为过了。

    “我要学!以后若是谁敢再欺负姐姐,我就把他们全部都毒翻。”

    忍受着林梦雅对自己脸蛋的摧残,林中玉的杏子眼里满是认真的神色。

    “呦,你这是要上演真实版的绝命毒师啊?”

    小家伙简直太可爱了,林梦雅忍不住对细嫩的小脸蛋搓扁揉圆的,嘴里不由自主的溜出了上辈子的词汇。

    “绝命毒师是什么?是人么?这名字霸道,我喜欢!”

    忍不住在心头失笑,林梦雅倒是一点没觉得霸气。

    自从,她穿过来以后,凭借着防毒雷达,倒是躲过了不少的明枪暗箭。

    毒药,也不尽是用来害人的。

    “启禀王妃,林夫人到了,林二小姐正在门口迎接。”

    王府的下人匆匆的来禀告,顿时,打断了屋子里安详的气氛。

    三个丫头,各个绷紧了脸蛋,仿佛下一秒,就能冲出去轰人一样。

    “都干嘛呢?一个纸老虎,就让你们紧张成这样了?都放松点,跟我一起出去看看。”

    林梦雅倒是一派不急不慌的样子,她没想到,上官晴竟然如此的急不可耐。

    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却偏偏要闯进来了。

    镇南侯府,其实离昱王府并不远。

    乘着马车,也不过是半柱香的功夫,就能到。

    上官晴得到了女儿的消息后,着实高兴了一番。

    带着大包小裹的,又携了自己的心腹,浩浩荡荡的到了昱王府。

    “母亲,你可来了,舞儿都想死你了。”

    其实,在得到消息的时候,她就找人给母亲捎了消息。

    从流心院出来后,更是巴巴的站在门口等候着林夫人的到来。

    “你这孩子!唉,总是要折腾我一阵才够。”

    林夫人一身锦绣暗花细丝褶缎裙,头上戴了镶宝石蝶戏双花鎏金金簪,足蹬一双宝相花蜀锦的鞋子,别有一番雍容华贵。

    嗔怪的责备着自己唯一的女儿,只是那眼中的慈爱,却是隐藏不得的。

    刚下马车,看到那气派的昱王府,上官晴只觉得处处都是好的。

    想到,在不远的将来,这些东西都是属于自己的女儿的,顿时,一张风韵犹存的脸上,溢满了和善的笑容。

    “夫人,我们的东西要搬到哪里去?”

    林府的车夫跟小厮,七手八脚的从车上卸了东西下来。

    上官晴刚想要带着女儿,一起从大门进去,只见一个细腰削肩的俏丽美人,却搬了一张凳子过来,正正当当的坐在了门口。

    “王妃有命,希望林夫人跟二小姐,从后门进去。”

    上官晴跟林梦舞,哪里受过这样的待遇,立刻横眉倒竖的看着那俏丽的丫头。

    “你是何人?难道,这昱王府如此的没有规矩,连个下人,都能为难贵客了么?”

    上官晴到底是林府的当家主母,行事比林梦舞这丫头老练了不知多少倍。

    可惜,她今天对上的,是以泼辣闻名的俏丫头白芍。

    “呦!我怎么没听说过有不请自来的贵客啊!这正门,只有昱王正妃,德妃娘娘才能进,您要是想要进府啊,得走这旁边的小角门,我们王府里规矩大。可不是能任由着性子来的地方,我倒是忘了,让自己未出阁的女儿,住在别人家里,还能有什么好教养。”

    双手叉腰,白芍一席夹枪带棒的话,早就让上官晴黑了一张脸。

    只是,这里昱王府,不是镇南侯府。即便是受了些委屈,也得忍着。

    “白芍姐姐太厉害了!”

    躲在门房里偷看的林中玉,忍不住对着白芍的背影竖起了大拇指。

    着战斗力,绝非一般侍女可比拟。

    林梦雅坐在椅子上,悠闲的品茶,看戏。

    “你不过是个奴婢而已,我娘可是镇南侯夫人,当今皇后的亲妹妹,如此冒犯我娘。来人,给我打!”

    想必是在镇南侯里跋扈惯了,几个穿着粗布衣裳的婆子,竟然真挽了袖子,要上手去抓白芍。

    早就练就了泼妇十八般武艺的白芍,岂会吃这个亏!

    登时披散了头发,抓破了衣服,不管不顾的大声哭号了起来。

    “哎呀呀!没有天理啦!哪里有这样的恶客,硬闯别人家里不说,还要打主人家的奴婢。天啊天啊,哪里有这样的道理啊!”

    林梦雅一口水差点喷出来,连忙跟小玉一起扒在门口看白芍的表演。

    只见白芍凳子也踹到了,干净的衣裳也破了,俏丽的小脸蛋也如同花猫般。

    她倒是又哭又叫的闹的正欢,可那几个婆子,却压根没能近她的身。

    倒是几个人的手上,脸上,都有她尖细的指甲留下来的抓痕。

    白芍一双催魂鬼抓,简直是舞得虎虎生威滴水不漏,看得林梦雅禁不住在心里喝上了彩。

    那几个婆子,就像是在抓刺猬般,简直是无处下手。

    白芍一击得逞,立刻坐在了地上,双手沾了土,就抹到了雪白的小脸蛋上。

    “呜呜,客人耍威风了!打了人家的奴婢,还要抢人家的相公!”

    门房里的几个人,差点笑出了八块腹肌。

    白芍唱念俱佳,不一会儿的功夫,就聚集了不少的观众。

    几个外院做粗活的婆子,看不得对方猖狂,也撸胳膊网袖子的给白芍壮了声势。

    “你——你——”

    上官晴差点气得背过气去,指着撒泼打滚得白芍,却一句完整的话也说不出来。

    “我什么我!我虽然是个奴婢,但我至少知道脸面二字。像你们这种,跑到别人家里欺负别人奴婢的人,才真是不要脸呢!”

    没吃到一点亏的白芍,战斗力更是破表。

    虽然是她占上风,但是在地上滚来滚去的,衣服也变得狼狈极了。

    很快,人群里就传出了镇南候夫人,竟然在昱王府大耍威风的传闻。

    恐怕,不出一个时辰,她就会成为京都的新笑柄了。

    “你——舞儿,我们从后门进去!”

    脸上终于挂不住的上官晴,拽着林梦舞灰溜溜的直奔了王府的后门去了。

    “行了,大家都散了吧,多谢大家的帮忙。我是流心院的白芍,以后有事,大家尽可以来找我。”

    敌人一走,白芍立刻恢复如常。

    拿了帕子擦了擦脸蛋,又露出了一张俏丽的小脸蛋。

    “主子主子,奴婢表演的怎么样?”

    兴奋至极的白芍,大步的走到了门房里。

    林中玉已经笑到岔气,白芨正在给他揉肚子。

    白芷则是滚做了一团,跌在地上爬不起来的笑着。

    唯一还能保持镇定的,就是林梦雅了,不过此刻,她的脸蛋也抽搐得有些不自然。

    “嗯,真是不错呢!若是以后俩军对垒,叫你去骂阵,恐怕神仙也得被你气死了。”

    她只是吩咐白芍,让她给上官晴一点难堪就好了。

    谁知道,她上来就放了个大招,完完全全的扫了上官晴跟林梦舞的面子。

    再加上这一出,怕是从此之后,她白芍就得成了昱王府一霸了。

    “骂阵?这倒是适合奴婢,若是以后主子有机会的话,奴婢到可以去试试的。万一封了个什么将军,也算是千古佳话!”

    白芍今天可算是挣了头面,虽然有些狼狈,一双眼睛却兴奋得紧。

    “好了,你快去梳洗一下吧。一会儿,还有的好戏看呢!”

    林梦雅神秘一笑,引得其他的四个人,都好奇得不行。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