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五章 坑你一把
    “主子,原来你们在这里,害的奴婢好找呢!”

    远远的,白芷娇俏的身影,出现在林梦雅的视线中。

    看着她急匆匆的样子,难不成,是流心院又出了什么状况?

    “怎么了?看你这急匆匆的样子,难不成火上房啦?”

    白芍一把拉住了气喘吁吁的白芷,心急口快的问道。

    “不是火上房,是狼来了!主子,你刚出门,二小姐就带着丫环来咱们院子里了。玉少爷怕她趁机搞鬼,正盯着她呢!”

    林梦舞?她来做什么?

    怕是来者不善,或者,是因为要接她娘过府的事情,所以有些着急了吧?

    “无妨,我们回去见到她就知道了。”

    流心院的主屋内,林中玉坐在书桌边上,一声不吭的读着架子上的书。

    心细的白芨,早就备了一张厚厚的鸭绒垫子,放在了椅背上,省得会碰伤林中玉的背。

    流心院从上到下,都是一个心思,因此,对这个二小姐倒是极为的不待见。

    可她却如同觉察不到一般,端坐在椅子上,喝着白芨上的茶水。

    “我说小鬼,你也半大不小了,整日里往我姐姐的屋子里里钻。若是传出去了,算是怎么回事?万一坏了我姐姐的清誉,岂是你能承担的。”

    林中玉五官精致,雌雄莫辩妖孽气质,虽然还是个半大的少年,却已经丝丝缕缕的露了出来。

    特别是如今,穿着雪青色的细锦纱的外套,头上戴着八宝琉璃冠,越发显得明眸皓齿,一张好模样也衬托了八*九分。

    只是这小鬼,偏生学了林梦雅那副清高自傲的样子,谁都不理。

    “若是心思腌臜的人,相比也觉得别人跟自己一样的龌龊。她是姐姐,我是弟弟,怕只有你这样的人,才会觉得会坏了清誉。”

    一句话,就让林梦舞柳眉倒竖。

    葱白似的手指,狠狠的点了点林中玉的方向,美眸也剜了他几眼。

    “哼,别以为有姐姐护着你,你就不把任何人放在眼中了。早晚,我会治了你,让你知道知道,大户人家的规矩!”

    她早就听下人传了话来,说是不日,将会接母亲过府。

    若是母亲来了,林梦雅也好,姜如沁也罢,都会是她的手下败将。

    到时候,这雕梁画栋的昱王府,就会是属于她的了!

    眼底深藏得意,林梦舞倒是没有再跟林中玉斗嘴。

    林梦雅回了院子里,倒是听进去了林梦舞的几句话。

    所图不小嘛,不过,想要抢她正妃的位置,也得先问问她这个正主答不答应。

    “姐姐,你可回来了,妹妹等着心急如焚的。”

    看到林梦雅,林梦舞就恢复了那一副柔柔弱弱的样子。

    贤良淑德的,跟之前判若俩人。

    若不是林梦雅实在是熟悉林梦舞的招数,恐怕,也会被这幅我见犹怜的样子,给骗过去的吧?

    “有事?”挑起眉头,林梦舞的脸上波澜不兴,让人,看不出她的想法来。

    “妹妹倒是没什么事来叨扰姐姐,只是,接母亲过府来的事,姐姐可跟王爷提了?”

    消息倒是灵通,这林梦舞想必是真的被姜如沁逼得急了,不然的话,也不会一大早就巴巴的赶过来探听消息。

    “嗯,提了,王爷也准了。过几日,就接你母亲来吧。”

    林梦舞差点高兴得跳起来,虽然极力隐藏着,可眼角眉梢尽是得意。

    好像她母亲一来,这王妃的位置,就成了她的囊中之物一般。

    匆匆的自林梦雅的流心院离开,怕是欢天喜地的,却告诉上官晴这个好消息了吧。

    “姐姐,你真的要让那个老谋深算的林夫人,住进咱们府里么?能教养出这样的女儿来,怕是母亲,也不会什么好人。”

    林中玉略微有些着急,生怕姐姐会遭人欺负。

    “没事的,你放心就是。把人放在咱们眼皮子底下,比让她在暗地里阴人要好得多,你在看什么书?”

    林梦雅丝毫不担心,对于林梦舞跟上官晴而言,王府,并非是她们想象中的天堂。

    “随便挑的一本而已,没什么要紧的。”

    闲来无事的时候,他都会跑到林梦雅的屋子里,找几本书来看。

    一是为了打发无聊的时光,二也是为了能替姐姐看看屋子。

    “你也不小了,过阵子姐姐得空了,跟王爷说一声,送你去太阴府上学吧。”

    晋朝先祖,十分重视培养子嗣。

    因此在各地,都设有中央办学机构太阴府。

    京都的这一出尤为出名,光是宰相就出了七八位。

    把小玉送进去,她倒是放心。

    “我...我不想去,我想陪在姐姐的身边!”

    眼神坚定,林中玉从未想过,要离开林梦雅,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王府里危机四伏,坏人更是对姐姐虎视眈眈,他,决不能放任姐姐一人,留在这个王府里。

    “你呀,算了这事以后再说吧,你还是先养好了伤才是。”

    林梦雅不再坚持,小玉看上去温和乖巧,可那骨子里的执拗,却跟她有几分相像。

    他愿意看书,自己多去搜罗一些拿给他看就是了。王府里,也不缺学富五车的人,到时候,给他请一位私塾先生就是了。

    “王妃,德妃娘娘召您过去呢。”

    门外,锦月姑姑的声音响起,林梦雅眸子一转,嘴角勾起了几分冷笑。

    来的,倒是不慢。

    “姑妈,您可要给沁儿做主呢。我那四个丫头,可是打小就伺候我的,就这样死了,好生冤枉。”

    姜如沁哭哭啼啼的立在德妃的身边,一张小脸更是梨花带雨,好不可怜。

    惶惶的从花园里跑了回来,她就赖在德妃的身边,例数林梦雅的罪状。

    当然,免不了添油加醋一番。

    德妃虽然厌烦,可到底是自己的亲侄女,免不了要主持公道。

    她没想到,雅儿那孩子,竟然如此的杀伐果断,白白的,断送了四个婢女的生机。

    “雅儿给母妃请安,母妃万安。”

    才刚见过的儿媳,袅袅娜娜的行礼。

    德妃娘娘抬起头,细细的端详着眼前的儿媳,可横看竖看,都只觉得她是个温和柔弱的丫头,完全没有皇后,那股子狠戾的样子。

    “不必多礼了,本宫找你来,是为了问你一件事。”

    可德妃娘娘还未曾说出口,锦月姑姑,就伏在她的耳边,悄悄的说了几句话。

    “沁儿!你竟然如此无礼,难道平时,你父亲教你的那些规矩礼仪,你都抛之脑后了么!”

    话锋一转,形势急转直下。

    本来是要质问林梦雅的德妃娘娘,却开始训斥起了姜如沁来。

    丝毫没有预料到的姜如沁,瞬间傻了眼,愣愣的看着一脸失望的姑母。还没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算了,母妃,如沁也是一时糊涂,您就别动了真气,小心伤了身子。”

    林梦雅柔柔的安慰着德妃,素白的小脸上,带着几分真心诚意。

    走到德妃的身边,给她揉了揉胸口。因此,露出了一段雪白的皓腕,那乌青的印子,在一片雪白中,显得格外的引人注目。

    “你——你陷害我!”

    姜如沁总算是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定是这小贱人,假装弄伤了手腕,还诬赖到她的头上。

    一把抓住了林梦雅的手腕,另一只手,拿着帕子用力的搓了搓,却意外的,发现那乌青,并没有消退的痕迹。

    “放开。”

    林梦雅微皱了眉,仿佛很痛的样子,却还是在默默的忍耐姜如沁的无力。

    “锦月,把如沁带到她的房里,面壁思过,没有我的命令,不许她出来。”

    德妃凤目微冷,看向姜如沁的眼神里,也不再有以往的疼爱宠溺。

    这丫头实在是胆子太大了,未出闺阁,就如此的飞扬跋扈。

    本来,她是存了要给昱儿做侧妃的心思,现在看来,倒是她欠考虑了。

    “来,雅儿,让你受委屈了。来人,去取我素日用的玉容膏来。”

    如果说之前,德妃跟林梦雅还有些距离的话,那么现在,她就对这个儿媳,充满了歉意。

    锦月在她的耳边,说在林梦雅的手臂上,看到了不少这样的紫痕。偷偷的问她,这丫头只是含着泪,不肯说出原委来,她也就立刻猜出了一二。

    如沁的性子,她倒是知道得十分清楚。

    想必是带了那四个丫头,为难了林梦雅。

    如此恶奴,淹死了也是活该。主子犯错的时候不知道劝诫,反而一味的怂恿,发落了也好。

    “雅儿没事,让母妃担心了。如沁表妹远来是客,我这个当表嫂的,理应让着她一些。却是我不好了,定然是怠慢了表妹,否则,表妹也不会如此。”

    林梦雅手腕上的青紫倒是真的,只是却不是击打所致。

    而是用了一种特殊的药材,万掌柜总是会送给她一些稀奇古怪的药材来,这乌龙草就是其中之一。

    抹在身上,不痛不痒,只是会立刻起了一些青紫的痕迹,除非是经验高深的大夫,否则是无从分辨的。

    长在深闺大院里,被父亲是做掌上明珠的姜如沁,哪里会懂得这些事情?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