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四章 杀鸡儆猴
    第二天一早,林梦雅就跟着龙天昱,一起去雅轩请了安。

    不知是因为德妃娘娘觉得,亲家之间,是不是应该常来常往,竟然二话没说,就同意了接林夫人来小住一段时日。

    龙天昱还有正事要处理,便先行一步了,留下了林梦雅,跟德妃娘娘闲话家常。

    “雅儿啊,本宫知道,这些日子以来,让你受委屈了。”

    在王府里将养了些时日,德妃娘娘比在宫里,更加的容光焕发了些。

    脸色不再那么苍白,反而有了几分健康的红润。

    发间虽不见了名贵的珠翠,只带了一支金镶玉的牡丹步摇,却更见雍容华贵了。

    可见,时间对于真正的美人来说,倒也是不甚公平的。

    “母妃说的是哪里的话,雅儿到是有些听不懂了。”

    林梦雅温和婉约,一袭湖蓝色的百蝶戏水裙,衬得人水灵灵的。

    她本就生的一张甜美的精致脸蛋,此刻更是只会觉得喜欢。

    “本宫说的,是沁儿的事。这孩子被你大舅舅娇养惯了的,若是有什么做的不周全的地方,你这个做表嫂的,就多担待些吧。”

    德妃娘娘的脸上,带着几分歉意。

    她是真正出身世家的高贵女子,从小受到的教育,便是大家闺秀的教养。

    如此飞扬跋扈,又逾越礼数的事情,早就让她心存不满。

    又念在长兄的份上,不好发作的而已。

    况且,姜如沁虽是庶出,可从小聪明伶俐,更是让她疼到了心坎里的,故此,对受了委屈的儿媳,德妃还是有不少的抱歉的。

    “母妃不必担心,雅儿明白。”

    心头冷笑,怪不得,德妃娘娘会如此痛快的答应自己。

    从小被娇惯的又能如何?难道,这便是姜如沁能随意打伤别人的借口么?

    只是可惜,她并非是那种心胸宽广的女子,有仇必报,才是她林梦雅的性格。

    德妃娘娘还想再留她说几句话,林梦雅却以要打点林夫人过府为由,退出了雅轩。

    其实她明白,在德妃娘娘的眼中,连她这个儿媳,都是外人,更何况,是毫无血缘关系的小玉了。

    比起来,还是自己的侄女,更加的亲近一些不是么?

    带着白芍,林梦雅想要回到自己的流心院,却在花园的回廊上,遇到了姜如沁。

    那粉红色的俏丽身影,身边还带了四个穿红着绿的丫头,好不神气。

    果然是冤家路窄,那姜如沁看到自己,非但一点心虚都没有,反而还趾高气扬的走了过来。

    “真是晦气啊,一大早上,就看到了这个丧门星。听说,有人的母亲,还是被她克死的,啧啧,我可得让表哥跟姑妈小心点!”

    仰着头,不屑的瞥了林梦雅俩眼,雪白的小脸上,满是骄傲。

    姜如沁刚打了小玉,自然是得意到了兴头上,却忘记了姜晟给她说过,千万不能惹林梦雅的警告。

    跟在她身后的几个丫头,都等着看热闹。

    可没想到,‘啪’的一声脆响,所有人都愣在原地。

    “你敢打我!”

    姜如沁做梦都没想到,林梦雅竟然会如此干脆利落的,赏了她一记响亮的耳光。

    “我打你又如何?你要是再敢胡说八道,我就划花了你的小脸。”

    收起左手,林梦雅冷笑的看着面前的女子,一字一句的说道。

    “你——别得意太久,姑妈才不会让你这种女人,在王府里作威作福的!”

    气昏了头的姜如沁,压根就忘记了自己客人的身份。

    四个丫头看到自家的主子受了欺负,也忘了这是在别人的地盘上,竟隐隐的围住林梦雅跟白芍。

    “怎么?在王府里,还想跟我动手!”

    清冷的语调,带着不容抗拒的威仪。

    瞬间喝退了四个丫头,可姜如沁哪里还想得到这一层面。捂着通红的小脸蛋,早就恼羞成怒了。

    “春花秋月,腊梅冬雪,给我狠狠的教训她!”

    四个丫头倒是坚信自家小姐,肯定会成为这府里的主人,因此,倒也没有多大的顾忌。

    刚想要上前拿住林梦雅,却不妨身后,突然出现了七八个膀大腰圆的侍卫。

    “谁敢对王妃不敬!”

    低沉的冷喝,带着几分阴沉的杀意,岂是几个只会在深闺中逞强斗狠的丫头,能承受的?

    刚刚还凶神恶煞来的,现在,就又变成了温顺的小绵羊,瑟缩的看着突然冒出的侍卫。

    “王妃,属下邱明,给王妃请安。”

    林梦雅已经做好了要跟对方动手的准备,却被意外冲出来的侍卫们给搅了局。

    看着面前,方方正正的一张黑脸,为何,会觉得有些熟悉呢?

    “王妃贵人多忘事,属下,曾经在茶楼里,有幸为王妃做过事。”

    邱明不好意思的咧嘴一笑,眼神却带着几分敬畏,看着面前娇小俏丽的王妃。

    他可是没忘了,那四个下场很惨的草包。

    恐怕,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这王妃,都会是他们四个人心里,恶女的代名词了。

    “哦,我想起来了,原来是你。”

    林梦雅终于想起来了,正是她在街上被碰瓷的那一次,才跟这叫做邱明的侍卫,有了交集。

    虽然,她并不怕对方人多。相信,凭借她跟预备泼妇白芍的战斗力,对面的四个,也占不到什么便宜,顶多是难看了一点而已。

    但是有人来英雄救美了,那她,还是非常乐于省事的。

    “你...你是何人?怎敢擅入内宅!”

    姜如沁是小脸都紫了,她没想到,明明看起来像是自己这一方稳操胜券的模样,却别这粗鲁不堪的侍卫搅了局。

    声音倒是带着几分声嘶力竭,只是她却忘了,这王府,到底是谁的天下。

    “这是我们府上的事情,好像跟你无关吧?邱明,这四个丫头,企图对王妃不敬,给她们捆了,等候王妃发落!”

    逮到了机会的白芍,一双眼睛瞪着溜圆,叉着小腰,倒是真有几分大观园里,俏丫鬟晴雯的味道。

    林梦雅冷着一张脸,站在一边。竟然敢在别人的家里打主人,看来,她非得给这几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丫头,一个深刻的教训不可了。

    邱明倒是也不含糊,挥手间,那四个细皮嫩肉的小丫头,就被侍卫们给捆绑了起来。

    “林梦雅,她们可是我姜家的人,你无权处置!”

    姜如沁简直要气的咬人了,精致的妆容也花了,俏丽的小脸上,也带上了几分狰狞,仿佛要吃人一般了。

    “你姜家的人?算个什么东西?来人,把这四个丫头,给我扔到水塘里。”

    没想到,林梦雅竟然一点面子也不讲。

    一声令下,那四个丫头,就‘噗通’‘噗通’的被扔进了水里。

    顿时,被捆住了手脚的人,连挣扎都没有的,沉进了水里。

    看着那冒出的气泡,跟泛起的涟漪,都渐渐的平静了,姜如沁惨白了一张小脸。

    “晋律有言,除正妻外,所迎娶者皆为妾室。生死打杀,全在正妻的一念之间,贵妾亦是妾。姜小姐,我敬你是客,才处置了几个不知劝阻,反而为虎作伥的奴婢。若是你真想成为昱王侧妃,先想好如何,能保住你的小命吧。”

    林梦雅声音温文尔雅,可那吐出的字句,却声声诛心。

    她的正妃之位,是皇上亲自册封的。别说是她一个庶出的小姐,就算是皇后,都没有那个权力去随便的废立。

    姜如沁小脸惨白惨白,一双眸子,又惊又怒的看着林梦雅,却再也不敢吐出半个不敬的词语来。

    愤恨的看着林梦雅,如同看着自己的仇家,跺了跺脚。人,却扭头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里。

    “主子,你可真厉害,哼,看以后这个姜小姐,神气什么!以后即便是嫁过来,也早早晚晚的,都被主子你给打发了。”

    白芍笑着看着林梦雅,眼睛里满满的都是崇拜。

    “我那是唬她的,王爷的侧妃都是有封诰在身的,哪里像是民间一般,随便打杀的。”

    林梦雅摇了摇头,皇家的事情,实在是跟民间不同。

    若是真的如此,那德妃娘娘,早就被皇后除掉了,哪里还有现在的局面。

    “啊?连奴婢都信了,主子,您说瞎话的能力,可比别人强上一百倍了。”

    笑了笑,林梦雅倒是不意外白芍会信了。

    她跟姜如沁一样,都是养在深闺里的女子,哪里懂得律法。

    倒是林梦雅以前,常常在父亲的书房里,翻阅各种史书典籍。这痴痴傻傻的丫头,偏生就了过目不忘的记忆力。

    这才让她不至于露怯,还常常,会口出惊人之语。

    “王妃,若是没旁的事情,属下,先告退了。”

    邱明抱拳行礼,态度十分的恭敬。

    奴婢对主子不敬,主子本就可以随意的处置。只不过是四个丫头而已,实在算不上什么大事。

    “好,今日多谢你了,改日,我会如实禀告王爷,你去吧。”

    几个侍卫,又队列有序的过了这抄手游廊。

    林梦雅若有所思的看向劲装的侍卫,似乎最近,王府里的戒备,又比以往森严了许多。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