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三章 新仇旧恨
    林梦雅跟白芷回到了主屋,点了盏烛火,静静的坐在椅子上看书。

    白芷不住的张望着,终于,看到了一脸怒容的白芍跟紧皱眉头的白芨。

    “到底怎么了?是谁对玉少爷下了毒手?”

    白芷着急的摇着白芨的手臂,可后者,却欲言又止。

    “主子,玉少爷这么做,也都是为了维护您。”

    只说了这么一句话,性急的白芍,就扯过了话头。

    “还不是那个姜小姐,明着就来摆姨娘的派头了。还不顾脸面的来指责小姐,玉少爷不过气不过,跟她分辨了俩句而已,就被她让手下的人,用藤条狠狠的打了玉少爷,若不是孙婆婆拼死保护玉少爷。恐怕就不是现在这个样子了。”

    从进府开始,林梦雅的一举一动,这三个丫头都看在眼里。

    她虽然对下人是严苛了那么一点,但是赏罚分明,从来不会轻易的冤枉别人,对待她们这些下人,更是难得没什么高低贵贱之分。

    这样的主母,别说是她们了,就算是放眼整个大晋,恐怕也没几个。

    所以,她们才会全力的维护这个主子。

    而玉少爷,也是因为如此,才会挨了打,遭了罪的。

    顿时,三个丫头跟林中玉,倒是统一了战线,同仇敌忾了起来。

    林梦雅如何不明白,小玉受了伤,她比任何人,都要心疼得不行。

    一丝冷光,划过那双水灵美眸。那张俏丽的脸蛋上,也带着些微的厉色。

    “好胆,居然敢动我院子里的人。白芍,你去叫邓管家,明天早上,叫他们把伤了小玉的人给我都带到流心院来。”

    林梦雅小脸微冷,姜如沁在昱王府里耍威风就算了,现在居然但胆子大到,敢动她院子里的人了!

    虽然,肯定是少不了林梦舞的火上浇油,这笔仇,她算是记下了。

    到时候,她们新愁旧怨一起算!

    龙天昱的书房内,邓管家跟林魁,一声不吭的现在龙天昱的书桌旁。

    龙天昱的脸色阴沉,狭长的眼睛里,放出细微带着怒火的冷光,幽冷的看着桌前放着的俩碗补汤。

    青花的瓷碗,如出一辙,连里面那浑浊的暗黄色汤汁都是一模一样的。

    只是,这别人眼中的大补之物,到他的面前,却成了催命的毒药。

    从小,他就不能吃那些海珍。

    吃了,喉咙就会红肿,如果没有及时的吃下太医为他调制的药物,说不定,他就会窒息而死。

    这事王府的人尽人皆知,可是那俩个急于要在自己面前挣得头脸的女人,却丝毫都没理会。

    “扔了。”

    冰冷的声音,带着毫不掩饰的厌恶。

    他最是讨厌,那些只是为了攀上枝头当凤凰的女人,用这些虚情假意来欺骗自己。

    虽然,他明知道皇室里,最难得的,便是真心二字。

    “王爷,王妃求见。”

    书房外,侍卫恭敬的声音响起,不知为何,龙天昱的心头,竟悄然的跃上了一抹子期待。

    “让她进来。”

    “是。”

    邓管家跟林魁,都是龙天昱的心腹。

    这府里,恐怕除了他们俩个外,再也没有谁,能获得龙天昱的信任了。

    可这个稀奇古怪的王妃却是个异数,不仅仅以女子的身份,能够获得王爷的宠信。

    更是破了王府不少先例,难道说——

    来个人对视一眼,从彼此的眼光中,都读出了相同信息。

    王爷如此信任跟栽培的女子,怕是以后,会有重用!

    依王妃的容貌心计,恐怕,会是埋在宫内,最好的棋子了。

    “王爷,还没就寝么?”

    林梦雅一身月白色的纱裙,在夜色中,更显得清纯可人。

    秀发披在脑后,只用了同色的缎带闲闲的扎起,丝毫没有半点的盛气凌人,反而多了几分温柔如水的味道。

    龙天昱像是早就预料到她会来一样,丝毫没有任何的惊讶。点了点头,继续在自己的椅子上,读着兵法。

    “这是我吩咐厨房做的银耳百合汤,最是适合做宵夜了,王爷不如歇歇,尝尝如何?”

    同样是送宵夜,虽然林梦雅送的,是最最普通不过的银耳百合汤,可到底也是用了些心思在上面的。

    龙天昱点了点头,放下了手中飞书,默默的用起了碗里的汤。

    “王爷,我有件事,想要跟您商量。”

    俗话说得好,吃人家的嘴短,林梦雅哪次开口前,都要先讨好一下正主的。

    想必,是这甜而不腻的银耳汤有了效果,龙天昱的脸色,没有刚才那么难看了。

    只是那张淡色的薄唇,却还是有意无意的抿紧,让那张俊美的脸蛋,多了几分怒意。

    林梦雅垂下了眸子,偶然看到了桌上的俩只碗。

    嘴角轻轻的弯起,呵,她还当是谁惹了王爷生气呢。

    “林梦舞说,她想请林夫人来咱们王府小住一段时日。我只说要请示过王爷才行,但是她催得紧,所以,这大半夜的,我只能是叨扰王爷的清静了。”

    回门的时候,龙天昱真真是见识到了那对母女的卑劣伎俩。

    别说是来王府小住一段时日了,就算是见面,他都会觉得厌烦。

    况且,林夫人是皇后的亲妹妹。而母妃,跟是皇后更水火不相容的。

    若是让这么个祸害进了府,恐怕是永无宁日了。

    “此事,我看不妥吧。”

    英气的眉头,微微皱起,龙天昱不解的看向了林梦雅。

    按说,这丫头应该会比自己更加讨厌那对母女才对,怎么会主动开口,让自己允许林夫人入府呢?

    难不成,这里面有什么文章?

    “王爷,这没什么不妥的。她好歹名义上也是我的继母,想要来女婿家串个门,也没什么不可以的。若是王爷怕麻烦的话,只管给她安排在府中西南角的小院子里就好了。”

    林梦雅脸上带着浅笑,看似倒真像是个善解人意的大家小姐。

    只有龙天昱,在看到她脸上的那抹甜笑后,不由得心头跳了几跳。

    这丫头,又在算计什么?

    “不过,这事还得要问过母妃才行。明日,我与你一同去给母妃请安,再请她示下吧。你先回去,我也要休息了。”

    垂下眸子,龙天昱的眼中,浮现出星星点点的疑惑。

    在他得到的情报里,这些年来,上官晴明里暗里的,给了林梦雅不少的苦头吃。

    母女,他是没看出来,倒是觉得,有几分冤家的意思。

    府外,他可以随便她折腾,但是事关王府的安危。而那些隐藏的暗桩,又在甄别当中。

    若是此时混进来一些别有用心的人,倒是不好掌控了。

    “是,那我先告退了,王爷早点休息。”

    林梦雅屈膝行礼,乖巧的退出了书房的大门。

    看着那抹月白色的身影,消失在夜色中,邓管家跟林魁对视一眼,却不得不出言劝阻。

    “王爷,此事怕是要三思而后行。那林夫人,可是皇后的亲妹,怕是要来咱们府里,也是带着心思来的。”

    邓管家负责内宅的安危,当然不想让府里的主子们出事。

    可是显然,龙天昱有自己的打算。

    “梦雅做事的风格,你们都是看在眼中的吧?看来,之所以她能同意林梦舞的请求,怕也是有自己的算计在里面的。咱们还是不要妄加推断的好,此事,不用再议了。”

    龙天昱喝完了那一碗银耳百合汤,不容置疑的宣布了自己的决定。

    脱下了玄色的外套,只着白色的中衣,躺在了行军床上,手中,却还是拿着兵书。

    邓、林二人早就知趣的退出了书房的大门,顿时,屋子里就剩下了他一个人。

    眸子,已经无心再落到熟读了百遍千遍的兵法上。是从什么时候起,自己,再也无法拒绝林梦雅的请求了呢?

    “夜,这几日,地牢里的情况如何?”

    微风扫过,低沉的声音,唤出了不知在何处藏身的黑色身影。

    “启禀王爷,那五个活口都禁不住打,吐了口,他们都是军中的细作,只是受了上司的命令,前来王府负责保护小茶楼的。之前的闹鬼,也是他们做的手脚。只是,咱们埋伏在冰窖里的人,并没有抓到那个易容高手。此人很警觉,只是露了个头就逃之夭夭了。还有,那个桃花坞的清狐,不论怎么审问,就是不肯吐口。还说,非得要见王妃不可。”

    清狐不开口,早就在他的预料之中了。

    那一夜,埋伏在那小院里的,也并非都是跟林梦雅去装神弄鬼的人。

    夜带着暗卫的人,早早的就埋伏到了小院废弃的冰窖内,为的,就是抓住那个易容的高手。

    若是继续任由那个易容高手,躲在王府里,恐怕,早晚会横生事端的。

    只是,他要如何,才能揪出那个内鬼?

    修长的手指,揉了揉眉心。攘外必先安内,以前府里只有他一个人,人少,事情也就少了许多。

    可现在,林林总总的来了那么多人,若想要一一排除,怕是难度不小。

    “从即日起,凡是从王府出去办事的人,必须要结伴而行。夜,你让暗卫的人盯紧了,此人,务必要给我捉出来!”

    敢在他的王府里撒野,他倒要看看,是何方神圣!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