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二章 步步心机
    “想要赶走那蹄子倒也不难,只是妹妹在王府中,势单力薄的,实在是无力回天。若是姐姐能助妹妹一臂之力,到时候那蹄子,还不是任由我们捏扁搓圆。”

    林梦舞的话,倒是很有鼓动性,若不是林梦雅太了解林梦舞的险恶用心了,也许,还真会被她说服。

    “妹妹这话,姐姐我倒是听不懂了。”

    林梦雅淡淡一笑,手指揉了揉眉心,做出了一副为难的样子,好像真的为此事所困扰。

    “若是想要赶走她,怕是得接娘亲过府。娘亲的办法,要比我们多得多了,你说呢,姐姐。”

    林梦雅心头微跳,怪不得林梦舞如此大费周章的想要挑起自己跟姜如沁的斗争。

    闹了半天,是打着这个主意。

    只怕到时候,是解神容易送神难了。万一,上官晴在耍什么心机手段,那自己这个王妃的头衔,怕是也得让出去了。

    不过,她正好找不到机会,除掉这对心机婊的母女。

    既然送上门来,她岂有推出去的道理?

    “此事不难,只是我得要禀明了王爷才是。你先下去吧,我会尽快的跟王爷提起这事的。”

    林梦舞点头称是,乖巧的退了出去。

    “主子,怕是这二小姐,没按什么好心呢!”

    在林家的时候,只有白芷跟林梦雅主仆二人连心。

    明里暗里的也受了那母女的不少亏待,所以,白芷一直都对林家的母女敬而远之的。

    一听到自家小姐,竟然要把那对狼心狗肺的母女接到王府来,立刻跳出来阻止。

    “是啊主子,就怕到时候,是请神容易送神难,万一那母女赖在王府里不走,岂不是得不偿失了么?”

    白芍心直口快,脸上也带着不悦。这阵子,白芷也没少跟俩个小姐妹讲些以前的事情。

    所以,白芨跟白芍也是一样的同仇敌忾。看林梦舞,也是气不打一处来了,哪里还会迎接那天杀的林夫人。

    “你们的顾虑我都懂,白芷你想想,当年,她们母女二人是如何对待我们俩个的?若不是有爹爹跟哥哥的庇佑,只怕我们俩个现在,早就化为黄土一捧了。”

    林梦雅牵起白芷的小手,真诚的告诉她,自己并非是忘记了从前的过往。

    “奴婢明白了,主子的意思是,要对付那母女,首先必须要让她们到自己的面前才行。不然的话,鞭长莫及,她们若是龟缩在林府里,主子又不能常常回娘家。”

    白芨到底聪慧,轻轻一点就透了。

    林梦雅点了点头,算是肯定了白芨的回答。

    “原来是这样啊,可是主子,如果夫人来了,一定要让奴婢陪在你的身边。夫人跟二小姐实在是太坏了,奴婢怕她们会欺负你的!”

    白芷皱了皱小脸,以前,就是她拼命的护着小姐,才没让那俩个人害死小姐的。

    以后,她也要好好的保护小姐,任何人,都不能伤害她的小姐!

    “好,就依你。对了白芨,若是林夫人来了,记住,你跟白芍,一定要把院子守好。除了能信得过的那些人下人外,任何生面孔,都不能进我的屋子。”

    白芨跟白芍自然是晓得厉害的,俩人对视一眼,冲着林梦雅重重的点了点头。

    “主子放心,奴婢跟白芨姐姐,一定会守好家门的。到时候,谁都不能进您的屋子!”

    点了点头,白芨跟白芍,她还是十分的放心的。

    只是,这屋子里面,怎么看来看去的,少了一只小鬼头呢?

    “小玉最近在做什么?怎么很少看到他了呢?”

    说起来,林梦雅还是觉得有些惭愧。

    当初,是她把小玉带到了王府里,可事情那么多,她对小玉的关心,也疏忽了许多。

    “玉少爷好像是有点不太舒服,用了晚饭就把自己关在了房间里说是要好好的休息一下。”

    白芨虽然是林梦雅身边的丫头,有时候倒是也会去照顾林中玉。

    只是,锦月姑姑怕耽误了主子这边的事情,又另拨了一个婆子过去。

    左右,都是在流心院里,等长大了,在搬出去也不迟。

    “不舒服?找了大夫了么?算了,跟我去看看小玉吧。”

    林梦雅起身,带着三个丫头,出了主屋的大门。

    虽说小玉还是个孩子,但到底是男女有别的。住在林梦雅的院子里,多多少少还是得避嫌。

    所以,他的房间,安排到了跨院的一个小房间里。

    穿过月门,那竹林掩映的深处,就是小玉的卧房里,此刻,昏黄的烛光,还显示着主人未曾就寝。

    “小玉,姐姐听说你不舒服,可叫了大夫来看了么?”

    刚走到小屋的门口,就听到里面有压低了的痛呼声。

    “姐姐,我没事,我真的没事。时候不早了,你快点回去休息吧,好不好?”

    皱了皱眉头,敏感的嗅觉,早就嗅到了空气里夹杂的淡淡血腥气息。难道,小玉受伤了么?

    不顾小玉的反对,林梦雅离开推开了大门。

    三步并两步的走到屋子里,却看到林中玉,那没来的及收起来的伤口。

    “这是——这是谁做的!”

    早上哪怕有人挑战了自己的权威,她都不曾有过如此怒不可遏的怒火!

    小玉的后背上,那被烫伤的地方,其实还未曾长好。

    若是精心养,也得再过月余方能重新长出新肉来。

    只是此刻,那暗红色的血茄,却不知道是什么原因,竟然再次皮开肉绽,露出了血淋淋的伤口来。

    林中玉俊美的小脸上,已然因为疼痛,而变得惨白惨白的了,却还是冲着林梦雅,露出了一个乖巧的笑容。

    “真的没事,就是看着吓人而已。姐姐,我没事的,你别担心。”

    林中玉还想起身安慰林梦雅,可却被她抢先一步,按在了床上。

    “别动,孙婆婆,你去取一盆清水来。白芷去取咱们屋子里的烫伤膏来,白芨,你跟我一起给小玉清理创面。”

    孙婆婆总算得到了主子命令,擦着眼泪去给林中玉倒水去了。

    这个小主子虽然算不得什么尊贵的,但是好歹对她们这些下人,倒是十分的尊敬。

    所以,她也就把这小主子,当成了自己的孙子。

    “嘿嘿,能有姐姐给我上药,小玉伤得也值了。”

    尽管疼得呲牙咧嘴的,可林中玉倒是一脸的满足。

    林梦雅心疼得要命,只是面上却不好轻易得表露出来,只是眉头紧皱,手上的力道,却是轻轻的。

    “到底是谁伤了你,你还要瞒我么?”

    这孩子,这是让她疼进了心坎里。

    本以为,把他带进王府,就不会收到什么伤害了,却没想到,竟然还是如此的伤痕累累。

    只是因为,这孩子是自己的表弟,所以,就连他都不会放过么?

    好歹毒的心肠,看来,还是她心慈手软了。

    “没什么,我自己的仇,我会一一像她们讨回的。姐姐你放心,以后,我会小心的,不会再让自己受伤了。”

    埋在枕头上的俊美小脸,划过了一抹清冷的流光。

    只是在林梦雅的面前,他还是如初那个呆萌的少年。

    “放心吧,以后,姐姐会时时刻刻的把你带在身边,不会再让任何人伤害到你了。”

    手脚麻利的给林中玉上了药,发现真的向他说的那样,只是看起来很严重的而已。

    可是不管她怎么逼问,小家伙就是死活都不肯说自己是如何受的伤。

    逼急了,那家伙就会哎呦哎呦的叫个不停,让自己毫无办法。

    好不容易,给林中玉上好了药,包扎好了伤口,已是夜半三更了。

    “我有个礼物要送给你,姐姐,你答应我,一定要把它带好哦!”

    小玉变花样般的,从他的怀中,掏出了一枚精巧的玉环,放在了林梦雅的手中。

    “你又是从哪得来的宝贝,蛮漂亮的。”

    林梦雅接过玉环,在灯下细细的看。

    真是个好宝贝,那玉环中,竟然有流光溢彩的晶莹流动,一看就价值不菲。

    “这是我家传的宝贝,以前,都是被我贴身仔细的收着,才没有别那些无赖给抢去。”

    林中玉目光闪闪,一脸献宝的表情。可林梦雅却摇了摇头,把玉环又塞给了小玉。

    “既然是你家传的宝贝,你就更应该好好的收着。以后,若是遇到了心仪的女子,再给她也好。”

    可林中玉却十分的坚持,非得要林梦雅收下他的礼物。

    又怕小玉伤口崩开,又怕这小家伙会纠缠不休,所以林梦雅无奈,只好勉强的收下了玉环。

    “这东西,姐姐先替你拿着。若是来日,你有心仪的女子了,就拿去,当个定情的信物也是好的。”

    小玉忙不迭的点头,只要姐姐能收下,说什么他都会答应的。

    又说了一会儿子话,小玉吃的安神药终于上来了药劲。林中玉这才放开林梦雅的手,沉沉的睡了过去。

    出了房门,林梦雅收起了一脸的柔情,俏脸冷若冰霜。

    “孙婆婆,玉少爷到底是怎么回事?”

    跟在身后的孙婆婆,一脸的心疼跟无奈。林梦雅知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给三个丫头使了个眼色,白芨跟白芍,立刻拉了孙婆婆去她们的屋子问话了。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