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一章 你算老几
    话锋一转,林梦雅的声音依旧温和,看眼神却凌厉的扫过了那一群的下人。

    邓管家跟林魁本是不必来的,但是他们来,却是代表着王爷的意思。

    府里可以有王妃,也可以有侧妃跟侍妾,但是王爷的意思,却代表着这府里,到底归谁掌管。

    扫视了一圈,明显的看到了俩个瑟缩躲闪的眼神。

    早上,还一副张牙舞爪的模样,怎么,现在才认怂,是不是有点晚了?

    “王妃恕罪,王妃恕罪,实在是小人有眼无珠,才冒犯了白芍姑娘的。”

    俩个眼生的婆子,‘噗通’一声,就跪在了林梦雅的面前,声泪俱下。

    她们俩个是王府里的家生奴才,因王妃在府外买了不少的丫头婆子,眼看着王府里就要没她们的地位了,这才鬼迷了心窍,听了那俩位小姐的鼓动。

    林梦雅看了看那俩个婆子,一个脸上挂了彩,一个手上有了几道血痕。

    在瞧了瞧自家丫头,那气鼓鼓的样子,白芍这身手,还算不错嘛。

    “你们有眼无珠也好,惹是生非也罢。总之是坏了王府的规矩,邓管家,你说,按照王府的规矩,应该如何处置?”

    邓管家眼瞧着王妃,那副高贵典雅的美丽面孔,谁又能想到,这位王府的心机手段,也是一等一的高手?

    如今王爷得了这么位贤内助,以后,怕是王府内外,都会固若金汤了。

    “回王妃的话,这俩个婆子冒犯了王妃,按照王府的规矩,家生奴才,要消掉户籍,交由牙婆打发卖掉。签了活契的奴才,要打了五十板子,赶出王府。”

    瞬间,俩个婆子的脸都绿了。

    消掉户籍,那就是从此以后,她们就算不得人了。

    即便是交由牙婆卖掉,也只能充当奴隶。

    若是年轻一点的,还能卖个好价钱。像她们这个年纪的,怕是只能做苦役直到死。

    “王妃饶命啊!王妃开恩啊!”

    俩个婆子哭天抢地的求林梦雅开恩,可她却纹丝不动。

    没有人敢出来求情,得罪了王妃,便是如此的下场了,谁还敢捋老虎须?

    “王府里,人多,规矩也就多了。我今日叫大家来,就是要大家警醒一点,切勿再做出什么没脸面的事情,弄得大家都不好收拾。”

    清冷的声音,让王府里众多的下人,不禁瑟瑟发抖。

    各个都不敢看向林梦雅,生怕她一个不顺心,就按照府里的规矩,打发了自己。

    看着各方表情,林梦雅微微点了点头,白芨却拿出了满满一盒子的小荷包。

    “这是王妃赏大家的,做错了有罚,作对了当然有赏。”

    白芨拿着小盒子,分发给了所有人。

    所有人打开一看,竟然是三钱银子,外加一条精致的赤金链子。

    “我也没什么好赏的,这点子心意,就算是给大家的买酒钱了,都散了吧,以后大家好好的做工,少不了你们的好处。”

    棍棒加甜枣的政策百试不爽,府里的一等丫头,一个月也不过是几钱银子的月例,外加几匹子粗布跟脂粉钱而已。

    院外的小厮管事的,工钱也不会多到哪里去。

    所以,林梦雅的收买人心,还算是大方。

    只是人还没散,流心院的门口,就出现了一道倩丽身影。

    林梦雅漫不经心的瞥了一眼,原来,是她的那个狠毒妹妹林梦舞。

    怎么?如今她胆子也大了,竟然敢来自己的地盘找不痛快了?

    “还没给姐姐请安呢,姐姐万福。”

    开口就是亲亲热热的姐姐长姐姐短的,林梦雅心头冷笑,可面上,却没有透露出一丝一毫。

    “起来吧,今日,你怎么有空来我这里坐坐了?”

    今日,林梦舞穿了一身鹅黄色的流纱裙。

    头上,也戴了些时新的宫花,一张艳丽的小脸蛋上,倒是多了几分故作的贤良淑德。

    “妹妹年纪小不懂事,母亲说早就应该来拜会姐姐的,倒是姐姐一直有要事缠身,舞儿才没有来叨扰。”

    林梦舞心头,却恨毒了眼前的林梦雅。

    都是林家的女儿,林梦雅这丫头,从小就受尽了父亲跟哥哥宠爱。

    哪怕她痴痴傻傻,也是林府独一无二的大小姐。

    可自己呢?同样是嫡出小姐,是身份比林梦雅这个小贱人不知道高贵了多少倍,却只能羡慕着她的一切。

    她不甘心!

    “无妨,不知道妹妹,今日来我这里,有何要事呢?”

    林梦雅淡淡的看了一眼林梦舞,打扮得如此花枝招展的,怪不得,这府里面会乌烟瘴气的。

    “我的好姐姐,以前都是舞儿不懂事,舞儿给你赔罪认错了,你就别怪舞儿了,好不好?”

    林梦舞娇嗔的握住了林梦雅的手,给外人看起来,俩个姐妹好像感情多好一样。

    可林梦雅却不留痕迹的抽出了自己的手,以前的种种过往,她又不是真的忘了。

    只是现在,时机未到而已。

    “有事就说吧,王府这几天事情多,我也没太多的功夫跟你闲聊。”

    林梦雅自顾自的走到了自己的书桌边上,这是林梦舞第一次到流心院的主屋里来。

    原本她以为,她娘亲住的屋子,就算是雕梁画柱,雍容华贵了。

    却没想到,林梦雅的屋子,才是真正的金堆玉砌。

    清灵纱做的帐子,芸香木的屏风。连她案头用来洗笔的容器,都是上好的青玉。

    这屋子里的一切,都应该是归她所有的才对!

    林梦雅这个贱坯子,如何能配得上?

    把自己的嫉妒,全部都收回心底。脸上的表情,倒是更加的亲切了。

    “姐姐,虽说,咱们在家里怎么闹,那都是我们自家的事情不是?在这王府里,咱们可都是林家人。我这个当妹妹的,可不能看着你受欺负就是了。”

    好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别说是林梦雅了,恐怕是林梦舞自己,都信了吧?

    “哦?这倒是奇了,我怎么不知道?”

    林梦雅心头明了,这林梦雅是想假借自己的手,除掉目前强有力的对手姜如沁吧?

    她倒是打的一手的好算盘,只可惜,却算计错了对象。

    “哼,那姜如沁算是个什么东西?仗着跟德妃娘娘有亲戚的关系,就在王府里横行霸道,无所顾忌。不过是一个从姨娘肚子里爬出来的玩意,也有胆子,去肖想王妃之位。”

    林梦雅垂着眸子,让人看不清她的表情。

    原来,姜如沁只是个庶出,这倒是让她有些意外了。

    姜晟看样子也不像是将来要继承家业的样子,看来,这又是姜家拿庶子与庶女来结党营私棋子了。

    都是些老把戏,真是半点新意也没有。

    “别这么说,有福之人,是不计较出身的。咱们王爷也算是庶出,不可冒犯。”

    林梦雅轻轻巧巧的堵住了林梦舞的嘴,说起来,德妃娘娘出身世家,绝对是身份高贵的女子。

    所以,龙天昱的这个庶出的身份,倒也没什么可自卑的。

    只是林梦舞极其看中自己的嫡出地位,平常,对那些庶出的世家女子们并不看重。

    因此,在京都的贵女圈里,倒是极为不受欢迎的。

    只不过,大家都碍于她是皇后的外甥女,又是镇南侯家的二小姐,这才忍气吞声。

    “是是是,看妹妹这一时激愤。倒是忘了咱们王爷这一茬了,不过姐姐,她今日敢打你的侍女,明天,就会骑在你头上作威作福了,姐姐,你可不能再忍下去了!”

    一声咱们王爷,说的倒是亲热无比,连林梦雅都替她感到脸红。

    纤纤玉手,端起桌子上的香茗,轻轻的品了一口,却看到了林梦舞,眸子里一闪而过的奸诈。

    难道,这丫头真的有什么计划不成?

    随即,林梦雅又否定了自己的想法。连下毒都能下的众人皆知,瞎子都能看出来的蠢货,还指望她有什么高深莫测的计划么?

    “这——我倒是为难了。”

    林梦雅装出了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眉头轻轻的皱起。

    “那姜小姐可是王爷的表妹,德妃娘娘的内侄女。如今,住在府里面,也是得了德妃娘娘的首肯的。说不得这里面还有什么打算,我若是贸然的赶走了姜小姐,那岂不是得罪了德妃娘娘么?”

    故意,把话说的极其的暧昧

    其实,姜如沁能留下来,全靠死皮赖脸的战术。

    就连德妃娘娘,其实也是磨得烦了,这才首肯。

    只是,林梦舞却不明白这其中的关窍,反而一心的认为,德妃娘娘之所以留了那家伙下来,就是为了给昱王爷当侧妃的。

    当下就慌了心神,差点咬碎了一口的贝齿。

    “姐姐莫慌,妹妹既然来了,就会帮姐姐除掉那些贱人的。”

    林梦舞生怕林梦雅默认了,若是如此,她可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了。

    原本,她是存了要鼓动林梦雅亲自去除掉姜如沁的心思,现在看来,怕是自己要出手才行了,

    还是娘说的对,凡是想要得到的东西,都得亲自动手,才能得逞所愿。

    “哦?那我可要听听妹妹的高见了?”

    林梦雅淡淡的笑着,可那笑容里,却藏着一把杀人不见血的钢刀。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