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章 家宅不宁
    在刀尖上起舞,唯有她自己清楚,到底是何种的步步惊心。

    可她,已经别无选择了!

    热水冲刷着她已经略微有些疲惫的身体,林梦雅昏昏欲睡的靠在浴桶边上,只想好好的睡上那么一觉。

    半梦半醒见,却看到了一道修长的身影,站在自己的面前。

    林梦雅一个机灵睁大了水灵的眸子,瞪着眼前的龙天昱。

    “你——要干嘛?”

    关键时刻,林梦雅还不忘拿了桶边的浴巾,围住了自己的身体,保证没有什么春光乍泄的地方。

    龙天昱顿时转过了头,他只是想来这里看看情况的而已。

    谁知道,刚进来,就看到了林梦雅靠在浴桶边上,昏昏欲睡的模样,还以为,她是受了什么伤,出了什么意外。

    “你...你还是先穿戴好吧,我在外面等你。”

    说完,龙天昱也不管林梦雅会作何反应,大步的走到了窗前,顺手,还拉上了隔在俩人中间的屏风。

    林梦雅苦笑不得的瞪着龙天昱挺拔的背影,现在再去哭诉自己被占了便宜,反正也没什么用处了。

    不如,大大方方的起身的好。

    身后,淋漓的水声,引人遐想。

    龙天昱自认不是什么正人君子,却也不是那种趁人之危的小人。

    只是,那粉红雪白的皮肤,在清澈的水中若隐若现,怕是任何一个男人,都会忍不住浮想联翩的吧。

    “王爷,现在可以转过身来了。”

    轻灵的女声,没有半分的恼怒。龙天昱不知忽然从哪里生出来的怒气,他的王妃,倒还真是大方得紧啊!

    再次转过身来,却看到林梦雅只是穿了一件石榴红的时新纱裙,一头青丝,湿漉漉的披在香肩上,模样清纯却带着丝丝的妩媚。

    她,似乎格外的适合这种艳丽的颜色,只是平常,却只穿一些素色衣裙。

    “王爷踏月前来,恐怕,是为了茶楼闹鬼的事情吧?”

    屋子里燃着几只红烛,可光线却明亮得紧。

    怕是准备就寝了吧,否则龙天昱绝不会只穿了一件青色的长袍就出了门。

    哪怕是在夜色中,龙天昱的眼神,依旧明亮得吓人。

    第一次,林梦雅不敢跟他对视,只能恭恭敬敬的低垂着眸子。

    “嗯,我听说,你把所有的内鬼都抓到了,可有此事?”

    定了定心神,龙天昱把视线从林梦雅的身上移开。

    怪事,他从未对美色失了分寸,怎么今日就——

    “有没有连根拔起,我也不敢肯定,只不过,抓回的来的,也都是些活口,若时还有同党,我也会想法子撬开他们的嘴。”

    龙天昱点了点头,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不自然的,把视线移向了一遍,再三定神后,才幽幽的开口。

    “我——以后每个月的初一十五,可能会来你的院子里休息。”

    “啊?王爷?为什么?”

    林梦雅瞬间瞪大了眼睛,她跟龙天昱,不是已经过了被听房的时期了么?

    “是母妃的意思。”

    实际上,下午的时候,德妃就把龙天昱叫道了雅轩里去训话。

    大致的内容,都是说些他也年纪不小了,应该有个小世子传宗接代了。

    以前不着急,是因为龙天昱连个侍妾都不肯留,所以就作罢了。

    可现在,正妃已经娶进了门。虽说才过门俩个月,可心急的德妃,早就迫不及待的,想要抱孙子了。

    所以,为了应付母妃,龙天昱只得想出这么个折中的法子来。

    “哈?可是王爷,我这边吵闹,怕是会影响您休息呢!”

    林梦雅盯着自己纤细的指尖,却只能委委屈屈的婉拒着。

    “无妨,此事就说定了。你好好的休息,那几个细作的事情,就交给林魁吧。”

    起身,龙天昱向来是说一不二。况且,林梦雅名义上早就是自己的正妃了,即便是俩人发生点什么,也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可是——王爷,可不可以把清狐,交给我来审问?”

    申诉无果,林梦雅也只好退而求其次。

    龙天昱狭长的眸子,看着面前的女人。那个叫做清狐的杀手,倒是长了一张好面皮。难道,他的王妃动了心了?

    “这家伙敢骗我,我要把他剥皮抽筋,让他后悔惹上我这个煞星!”

    肯定不会!龙天昱神色古怪的点了点头,看来这是他想多了。

    光是凭着林梦雅,那一脸噬人的阴森恶毒,他也觉得,那个叫做清狐的杀手头子,日子肯定不会好过了。

    送走了龙天昱,林梦雅一身清清爽爽的睡到了天大亮。

    虽然,王府里的侍卫们,大多度过了一个疲惫的夜晚,但是王府里的其他人,却依旧如常。

    比如说,那生生的赖在府里不肯走的俩个女人。

    “主子,您是不知道,自打二小姐跟如沁表小姐住下来了以后,天天就变着法的讨好德妃娘娘。奴婢看在眼里,都觉得替她们害臊!”

    一大早,白芷服侍了林梦雅起床后,就不停的在她的耳边念叨来念叨去的。

    无非,就是林梦舞跟姜如沁,在府里又做了什么丢人现眼的事情了。

    大晋民风保守,未出阁的姑娘,别说是住在男子家里了,就算是轻易的出了家门,都算是逾矩了。

    这一点,德妃娘娘应该比自己清楚。

    反而,她越表现得大度,德妃娘娘会越觉得那俩人不懂规矩。

    皇家,最重要的就是循规蹈矩,不能做出丝毫败坏门风的事情。

    别看她内地里,什么恶事都做了,可表面上,却是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端庄王妃。

    “真是个不要脸狐狸精!真把自己当王府的姨娘了吧?连王妃的东西也敢染指!”

    大老远的,白芍泼辣的声音,就传到了林梦雅的耳朵里。

    待到白芍进了屋子,林梦雅却看到那张俏丽的脸蛋上,竟然有了一大块红肿。

    分明,是被人打了巴掌的样子。

    好大的狗胆!林梦雅心头冷哼一声,这阵子,她忙着替王爷做事,倒是忘了清理王府内的害群之马了。

    梳洗好了以后的林梦雅,坐在桌边上,看着白芍从红木雕花的食盒里,拿出了给自己的早膳。

    一小碟鸡丝黄瓜,一小碟醋拌金针,外加上三个婴儿拳头大的豆沙包,和一碗煨得烂烂的小米薏仁粥,就是她全部的早饭了。

    林梦雅不动声色,只是拿出象牙筷子,夹了夹那碟子里明显就不太新鲜的黄瓜丝。

    “我看,这府里的厨子,是越来越不会做事了。白芨,你去找邓管家,就说传我的令,今儿给我做早饭的厨子,都打十板子,赶出府去。”

    ‘咣当’一声,林梦雅手中的粥碗跟桌子上的碟子,都被她扔了出去。

    顿时,在院子里做扫洒的下人们,都停下了手中的活计,偷偷摸摸的看向了主屋的方向。

    这阵子,那俩个小姐都极为猖狂,今日,终于好脾气的王妃,也是耐不住性子了。

    顿时,各个抱着幸灾乐祸看好戏的心情,想要看看这王府的当家主母,到底会怎么做。

    “白芍,半个时辰后,让王府里所有的丫环、婆子、管事的、小厮都给我来流心院回禀,我要好好的教教他们规矩,别丢了王府的脸面。”

    虽是气急了,可王妃的语气里,倒也并没有些许的气急败坏。

    反而是镇定自若,除了门口的那一滩碎了的餐具饭食,谁也看不出其实王妃是动了真气的。

    这才是一个主母的样子,若是轻易的就失了风度,那岂不是会让别人看来笑话。

    以前有在大户人家做过工的婆子,越发的觉得,流心院的这位,才是真正的王妃做派。

    一刻钟不到,几个院子里的管事的,包括邓管家跟林魁,都到了流心院里。

    林梦雅随意的看了看,只缺了三四个平时就心思活络的婆子。

    看来,是觉得跟她这个主母没有出头之日了,反而却巴结未来的姨娘了么?

    林梦雅一身正红色的镂金百蝶穿云宫锻锦纱裙,头上戴着千叶攒金的牡丹发饰,雍容华贵,艳丽逼人。

    别说是姜如沁跟林梦舞,这俩个待字闺中丫头,生生的被她比下去了了。

    就算是整个京都的小姐夫人,怕也没几个,能赛得过她的。

    流心院的院子里,下人们都屏声敛气,谁也不敢再去冒犯王妃了。

    “今日叫你们来,是要给你们立立规矩的。我虽年轻,可王府的颜面不能丢,若是有什么做的不对的地方,你们就多包涵了。”

    林梦雅眸子一转,那浅笑的脸上,却带着幽冷的气息。

    这哪里,还是一个十八岁的丫头片子,便是常年浸淫在宅斗里的贵妇们,也比不上她通身的气派。

    “自打我进王府来,王爷抬爱,才把府里的事情,交给我来掌管。这些日子以来,王府里大事小情的不断,我也没难为大家。可今儿早上,居然有人敢坏了规矩,打了我身边的一等丫头。这原也是不打紧的,丫头做错了,当然要罚,只是我不知道,打了我丫头的人,到底是个什么东西。”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