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九章 捉鬼计划
    空空如也的门外,别说是人了,连个鬼影子都没有。

    顿时,原本肤色黝黑的汉子,在那瞬间,变得脸色惨白。眼珠错也不错的看着那条幽深的小巷子是,仿佛一瞬间,就中了石化咒。

    “是谁在敲门?”

    后面的同伴,并不清楚他的状况,还以为是府里的总管来了。

    “没...没人在敲门...鬼...鬼呀——”

    开门的汉子大喊了一声,瞬间就消失在了小巷里,那脚程,堪比千里马。

    “主子,嘻嘻,他跑的好快呢!”

    隐藏在黑暗中的白芍,看着那消失的人影,禁不住偷偷的乐着。

    他们每个人都披着一身黑色的大斗篷,顶多是露出了俩只眼睛,所以,隐藏在黑暗中,自然看不到踪迹了。

    “跑的倒是不慢,好了,你们继续吓人,但别把人吓坏了。”

    一行十多个人,各个都穿着那宽大的黑色斗篷,林梦雅更是把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的。

    刚刚,她已经偷偷的去看过那些昏迷过去的人了。

    还好,不过都是一些提纯到十分精纯质地的得蒙汗药,睡一晚上就差不多了。

    这更加证明了,茶楼里面的‘鬼’,无非是不想让人发现金子的秘密。

    几个身手好的侍卫,爬上了墙头,用黑布蒙上的细杆,挑着大红色的素面灯笼,在院子里晃来晃去的。

    这下子,还幸存着的几个清醒的力巴,也立刻逃之夭夭了。

    一边喊,还一边说求鬼奶奶饶命,再也不敢了之类的话。

    林梦雅忍不住摇了摇头,唉,封建迷信害死人啊!

    趁着夜色,十几个人悄悄的进了茶楼小院。

    依旧是阴森森的样子,再加上草丛里横七竖八的躺了不少晕倒的人,倒真有点乱葬岗了的味道。

    林梦雅藏身在最后,看着小楼里的情况。

    呵,那只死狐狸果然在!

    揉了揉眉心,清狐身上的毒物实在是霸道。这离得老远,脑子里的雷达就不停的蹦出警告来。

    在她身边做了细作就算了,怎么桩桩件件的事情,都离不了他的影子呢!

    顿时,林梦雅打定了主意,下次,得用比巴豆更厉害的玩意,好好的坑一坑那死狐狸了!

    计划还是照常进行,林梦雅让手下的人,带着那大红色的灯笼,在小茶楼的房前屋后的转悠。

    顿时,黑漆漆的小茶楼边,就有了诡异的大红灯笼飞舞。

    幸亏这院子里已经没有了活人了,不然的话,还真得被吓死几个。

    很快,小楼里就传出了动静,一把锋利的匕首,在月色中闪着寒光是,冲向了大红灯笼。

    谁知道,却在下一秒穿梭而过,火苗只是闪了闪,竟然一点破了的痕迹都没有。

    林梦雅在心头冷笑一声,这灯笼的材质,可是韧性极佳的丝线做的。

    普通的利器,顶多就是割折几根线而已。

    所以,才会有这种穿过去的错觉。

    这下子,恐怕小楼里的假‘鬼’,定是要犯嘀咕了。

    灯笼继续飞舞,鬼影憧憧,阴风阵阵,想必那楼里的假鬼,也觉得有些疑惑。

    不一会儿的功夫,就看到一个黑影鬼鬼祟祟的探出了头。

    林梦雅立刻示意众人,鱼儿已经咬钩,现在准备收网!

    那黑影的身边,瞬间跳出了几个大红色的鬼影,蓬头散发的,看不清脸。

    顿时,那黑影吓得‘嗷’的一声,弹起来就缩回了小楼。

    林梦雅差点笑出声来,不过那几个大红色的女鬼身影,却并没有追进去,反而又立刻隐藏在了黑夜里。

    顿时,小院里除了大红色的灯笼外,哪里还有半个鬼影。

    “主子,万一他们逃走了怎么办?”

    白芍到底是胆大,也饶有兴致的看着小楼里动静。

    “若是他们走了,那这楼咱们就拆了,算来算去,咱们也不亏。”

    何况,她才不会觉得,那些人真的会弃楼逃跑。

    月亮,从乌云的遮挡里逃脱,顿时,那院子里的一切,变得更亮。

    小楼里的人,好像是壮了壮胆子,结伴出来探探情况。

    林梦雅数了数,竟然有五个人,看来,还真是有些害怕了。

    待到他们一起走到了院子的中间,林梦雅小手一挥,所有隐藏在黑暗中的侍卫一拥而上。

    只听到叮叮当当一阵乱响,那五个人就被侍卫五花大绑的捆住了。

    可林梦雅却涌起了一股不安,不对,清狐不在五个人里面!

    刚想前去查看,纤细的腰间就缠上了一只有力的手臂。

    清冷香气,缭绕在鼻间,林梦雅暗叫了一声不好,果然,就听到了耳边,传来了清狐特有的慵懒声音。

    “呦,爷还以为是谁在这里装神弄鬼呢,原来是你这小家伙,既然被你看穿了,那你,就跟爷走一趟吧!”

    清狐抱住了林梦雅,刚想使出轻功飞离,却看到林梦雅伸手摘掉了头上的黑色斗篷。

    顿时,一张煞白煞白的脸,再加上火红的衣服,这视觉冲击力,绝对是一等一的强悍。

    “什么东西!”

    清狐顿时下意识的松开了手,可再仔细一瞅,那鼻子眉眼,可不正林梦雅么?

    “你——”

    可还没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林梦雅却小手一扬,一包细小的粉末顿时在空中弥漫开来。

    刚刚想要屏住呼吸的清狐,却发现自己的身体,从手脚开始麻痹了起来。

    别说是再想逃走,就连眨眼,仿佛都定格了一般。

    可同样吸入了粉末的林梦雅跟那些黑衣人们,却一点反应都没有。

    林梦雅得意的扬了扬下巴,看得清狐一阵阵的牙痒痒。

    小手一挥,威风的说道。

    “都抬走!”

    雄赳赳气昂昂的捉鬼行动,终于是以林梦雅的大获全胜而告终。

    十几个还穿着黑色斗篷的侍卫,扛着六只假鬼,潜回了昱王府。

    虽然已经是半夜了,可得到了命令的下人们,还是悄悄的打开了王府的后门。

    林梦雅吩咐众人,先把那这六只假鬼关在地牢里,带着白芍,回到了流心院。

    “姐姐,你这——”

    早就等候在门口的林中玉,第一眼就看到了穿着黑色斗篷的林梦雅。

    “嘘,什么都别问,你跟白芷守好大门,任何人都不能进来,白芍白芨,我们去把这身衣服换下来。”

    进了屋子,白芨早就准备好了两桶热水。

    林梦雅跟白芍脱了衣服,把脸洗净了泡在浴桶里,只露出了俩张小脸蛋。

    “白芨姐姐,你刚刚是没看到我跟主子带着那群侍卫们,把那几个假鬼吓得屁滚尿流的样子。”

    白芍早就来不及,叽叽喳喳的跟白芨说着刚刚在茶楼小院里的经过。

    林梦雅靠在木桶边上,温热的水,熏红了白皙的小脸蛋。

    白芨虽然安静沉稳,倒也被白芍的故事吸引了注意力。

    可她,却没有如此轻松的心情了。

    皇后那里虎视眈眈,不过是因为太子的事情,所以暂时放了她一码而已。

    只是,她给太子下毒,恐怕,也是让太后更加的视她如眼中钉。

    现在看来,清狐不仅仅是桃花坞的杀手头目那么的简单。

    竟然跟王府中的细作早有勾连,怕是,跟自己的协议,也是算计重重的。

    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哗啦”的一声,洗完了的白芍出了浴桶,换上了简单的衣物,站在林梦雅的身后,跟白芨一起伺候着林梦雅入浴。

    “主子,你说那些人,他们既然装鬼,为什么还会怕我们呢?”

    白芍披着湿漉漉的长发,好奇帮自家的主子擦背。

    林梦雅笑了笑,拿着丝瓜瓤子,轻轻的擦拭着娇嫩的肌肤。

    “你以为装鬼的人,就不怕鬼了么?就怕是假鬼遇到了真鬼,反而会比平常人更害怕。再说了,他们这些人,手中都有血债,咱们只是个引子的作用,真正让他们害怕的,还是他们的心里的恐惧。”

    “原来是这样,俗话说不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说的就是这个道理了。”

    白芍若有所悟,以前,对神佛之事,她还是抱有十分迷信的态度。

    不过,自从今晚过后,她才发现,有时候人,比鬼还要可怕。

    “嗯,说的就是这个理。好了,折腾了大半夜,你们也累了吧,现在去好好的休息一下。”

    “主子,我们还是服侍你休息吧。”

    林梦雅摇了摇头,拍了拍那俩个丫头的手。

    这俩个丫头,虽然跟着自己的时间很短,却也是忠心耿耿的。

    如今,眼睛都熬红了,还站在这里伺候着自己。

    “好吧,那主子别洗太久了,也别着凉,奴婢们告退。”

    白芍跟白芨退出了主屋,关上了主屋的门。

    偌大的主屋,就剩下了林梦雅一个。躺在浴桶边上,一张小脸蛋终于是露出了疲惫的样子。

    从花轿里复活,到现在卷入一个又一个的漩涡里,是连她自己都没有想过的。

    可就连她自己都无法否认,这种紧张又刺激的生活,到底激发了多少她骨子里的不安份。

    好像,她生来就是为了适应这种生活来的。

    可她同时也清楚,游走在这些斗争里,到底有多危险。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