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八章 钟馗捉鬼
    “丫...丫头...你真是要害死爷么?”

    已经跑了十多次茅房的清狐,瘫倒在林梦雅的房间内。

    皮笑肉不笑的看着赖在自己床上的家伙,林梦雅一点虚伪的同情都懒得给。

    “谁叫你自己要吃的,好了,你呢,就老老实实的待在这里,我还有事做。”

    院子里的丫环婆子,都被林梦雅支走了。

    白芍跟白芨又有事情可做,整个院子,在林梦雅走后,就剩下了清狐跟白芷和林中玉。

    “你们都出去吧,爷得好好的睡一觉。”

    半死不活的清狐,连眼睛都懒得睁开了。赶走了白芷跟林中玉,一个人在林梦雅的屋子里呼呼大睡。

    林中玉倒是十分的不喜欢这个不男不女的家伙,只是姐姐有吩咐,不让他去惹那家伙就是了。

    出了流心院,到了龙天昱的勤武院。

    邓管家早就收拾好了一间干净的小屋子,又选了十几个机灵强壮的侍卫,换了便衣,在院子里等候差遣。

    “王妃,按照您的吩咐,这屋子跟人,都是属下亲自挑选的。任何人,都不知道内情。”

    “多谢,大家都辛苦了,从现在开始,到明天凌晨,我希望大家都能保持清醒。”

    林梦雅微微一笑,容光四射。

    十几个侍卫,都恭恭敬敬的看着面前的王妃。

    “是,王妃!”

    故意压低了声音,片刻过后,十几个人都颇有默契的隐匿了身形。

    林梦雅携了白芍跟白芷,在小屋子里密谈。

    “主子,果然不出乎你的预料。奴婢夹在你书里的发丝,在那家伙出现后,全部都不见了。”

    白芨心细如尘,这种事情,只有她做最合适了。

    其实,林梦雅早就吩咐过白芨,在她出门后,把自己书桌上的几本书的第十页里,夹一根头发丝。

    在她回来后,白芨都是趁人不注意细细的检查。

    俩人发现,每次清狐出现后,那书里的发丝,大都会消失不见。

    今天,也不例外。

    “我早就预料到了,他那种人,狡诈奸猾,怎么会因为一副摩登两可的解药,就心甘情愿的为我驱使呢?”

    跟清狐合作,不亚于驱虎吞狼。

    稍有不慎的话,自己也有可能会被反噬。

    现在,她虽然搞不清楚清狐的目的,但是,他在自己的房间里翻来找去的,到底是在找什么呢?

    “主子,衣服已经准备准备好了,奴婢跟白芨,给您换上吧?”

    换了一身黑色紧身衣的白芍,捧着一身大红色的衣裙,俏丽的小脸蛋上,隐隐的竟然还有些期待。

    “呦,这衣服,你是在哪借的?别说,还真有点那意思。”

    林梦雅翻来覆去的看着白芍手中的红色衣裙,颜色瑰丽,样式古朴。

    面料也很飘逸,晚上,定然会有很好的效果。

    “这个啊,是奴婢问一个同乡借的。她是戏班子里打杂的,这是戏服。”

    白芍献宝似跟林梦雅介绍着,她向来胆大,一想到晚上要跟主子出去装鬼,就兴奋的不行。

    “嗯,给我试试,看看到底有没有红衣女鬼的效果。”

    吓唬人这种事情,对林梦雅来说,绝对是个新鲜的体验。

    这主意也是在她从茶楼闹鬼里得到的灵感,那婆子的尸体,之所以被扔到了井里,怕也是为了毁尸灭迹。

    其实,把那婆子的尸体运出去会更加的保险。但是王府进出盘查相当的严格,稍不小心,就会有被人发现的危险。

    如果,她故意透露出风声,说在这婆子的身上,发现了什么线索,那凶手,保不齐会狗急跳墙。

    只是想要抓住幕后的黑手,得上个双保险才行。

    “下午我回来的时候,让你出去散布的消息,你们都传出去了么?”

    趁着清狐在茅厕里疲于奔命的时候,林梦雅让白芍跟白芨,悄悄的在王府里散布了一条小小的消息。

    这消息倒是没多少的信息量,只是说林魁晚上去带着人去拆了那座闹鬼的茶楼。至于原因是什么,却没有给任何的说明。

    一座金子做的茶楼,即便是成了王府的财产,可她相信,这幕后的人,也不会那么放心的,就这么放着不管。

    再者说才买的破院子,连有一口废弃的冰窖都知道,要说没关系,鬼都不信。

    只是,她现在不能确定,那个管事的,究竟是不是杀了婆子的凶手。只不过,能易容到天衣无缝,也说明那凶手,非常善于处理细节。

    这样的人,普遍都多疑多思。而且能在王府里蛰伏下来,也是十分不易的了。

    所以,那凶手绝对不会允许一具尸体,毁了自己的成果。

    今晚,她就准备,来个钟馗捉鬼!

    不管是王府,还是小院里,所有的准备工作,都已经就绪了。

    天色渐暗,小屋子里掌上了豆大的烛光。

    林梦雅换好了红衣红裙,一袭墨般的长发,散落在肩头。

    俏脸故意的抹上了上好的茉莉粉,猛一看,倒是真有几分诡异。

    “主子,玉少爷传过话来说,那家伙以为咱们不知道,真的悄悄的溜走了。”

    白芨悄悄的从流心院潜了过来,把林中玉的消息,传递给了自家的王妃主子。

    看来,她猜的没错。清狐在她的身边,更多的是来探听消息的。

    只是她一向小心,一些重要的事情,不是用英语记录下来,就是用她自己才懂的符号跟代码。

    清狐想要从她这里偷出什么东西来,简直就是痴心妄想了。

    “嗯,我知道了。一会儿你回去,跟白芷小玉关好院门就去睡吧、”

    林梦雅点了点头,白芨又溜走了。

    不一会儿的功夫,林魁的身影,出现在了林梦雅小屋里。

    “王妃——嘶——您这是?”

    灯光下,王妃一身大红衣服,白白的脸,倒是能够吓死个人。

    饶是林魁胆大无比,也吓了一跳。

    “我这是钟馗捉鬼,好了,现在的情况如何?”

    定了定心神,林魁是从小茶楼那边过来的。

    “果然出现了,我找去的十几个工人,在进了门以后,都莫名其妙的晕倒了。现在,那些工人们都说,这是冤魂作祟,谁都不敢进去拆屋子了。还有那个管事的,入黑以后,属下派去监视的人就说他早早的睡了,没有任何的动静。”

    “睡了?”林梦雅嘴角微微的翘起,“怕是你的人,被发现了吧。不信你现在就去瞧瞧,那管事的,肯定是不在屋子里了。”

    果然都上钩了!

    林梦雅在心头冷笑,贪欲,是人类永远无法避免的原罪。

    再聪明绝顶的人,在有了**以后,也是有了缺点的。

    这个内鬼,怕是潜伏在王府里,也不会是一天俩天了。

    现在,也该是把他拔出来的时候了!

    “我们走!”

    夜色如墨,一身玄色长袍的龙天昱,站在书房前的小院子里,看向未知的方向。

    “王爷,王妃已经出发了,只不过,这点子能行么?王妃,会不会有危险?”

    邓管家恭敬的站在他的身后,其实自从火海逃生后,邓管家就对王妃不像是从前那般的疏远了。

    大抵,是因为有了同生共死的经验了吧。

    所以,林梦雅的任何要求,邓管家都会照做。

    对于这个改变,龙天昱却是一反常态的默许了。

    “不会的,夜会跟在她的身边,如果有意外,第一要紧的,就是要救她的性命。”

    林梦雅是个奇才,他本就是个惜才的人,所以,这丫头的性命,任何人都不得染指!

    “王爷不去看看么?这世上闹鬼的地方不少,可这么捉鬼的,属下也是第一次见。”

    龙天昱却摇了摇头,转身走回了书房。

    她爱怎样折腾,那都是她的事情。只要,最后能把内鬼揪出来就好了。

    其他事情,他,没兴趣。

    在夜色中的小茶楼,更显得幽深诡异。

    十几个晕倒在地的工人,七七八八的躺在院子里面。

    还有几个清醒的,在照顾着那些人。

    一盏,俩盏大红色的灯笼,在巷子的深处,就这么飘了过来。

    有个机灵的,揉了揉眼睛,立刻‘妈呀’一声,躲进了院子里,‘砰’的一声,关紧了后院的小门。

    “你这是怎么了?”

    另外几个人,都带着疑问看着那家伙。只见,那家伙的脸,在瞬间变得惨白无比,哆哆嗦嗦的指着门外。

    “鬼!有鬼!”

    几个人也怕得很,他们是因为要拿工具,所以才没进小楼。

    谁知道,才刚进去没多久,林总管,就叫他们进里面去抬人了。

    现在,那十几个壮汉,还没清醒过来,怎么又来了一只鬼?

    “还哪里有鬼?鬼不是都在楼里了么?好了,你可不要再吓唬人了,要是有鬼,我看第一个得先抓你。”

    几个人坐在一起,等着林总管的命令。

    尽管害怕,可到底是年轻胆大的小伙子,除了那堆坐在墙角的人,嘴里不停的念叨着有鬼有鬼以外,那几个人,竟然开起了玩笑,念叨起了家常。

    ‘砰砰砰’三声闷闷的敲门声响起,几个人以为是去而复返的林总管。

    可没想到,开了门后,却发现门外,还是一片漆黑。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