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七章 让你得瑟
    “金屋藏娇?这是何意?”

    龙天昱自小,就博览群书。

    即便称不上是才高八斗,学富五车。但却也是满腹经纶,这今天,却被自己的王妃给难住了。

    “此事,倒也是一桩皇族轶事。有一皇子,名为刘彘,四岁时为胶东王,一日跟自己的姑姑说,若是能娶到表姐阿娇做妻子,会造一个金屋子给她住。”

    可陈阿娇,最后,却被废黜,最后幽居长门宫。

    “如此,那胶东王金屋藏娇,怕也不是真心吧?”

    没想到,龙天昱想了想,却得出了这样的结论。

    林梦雅看着龙天昱,明明只是自己的一句玩笑话,可他,却好像是当了真。

    “王爷何出此言,梦雅洗耳恭听。”

    龙天昱走出了小院子,俩个人一前一后的,到了大街上。

    “皇室之中,哪会有那么多真心,那胶东王,也不过是为了得到姑姑的助力而已。我姑姑上虞长公主,深得父皇宠爱。若不是她的长女早夭,恐怕,我的兄弟里,也会有这个胶东王了。”

    普天下的皇室,看来都是一个样子的。

    林梦雅看着这热闹的长街,眸子里却掠过一丝的复杂。

    莫名的出现在这个陌生的世界,为了曾经的林梦雅,她不得不用昱王妃的这个身份生活下去。

    可没想到,却越陷越深。

    难道,她要一辈子,都困在这小小的昱王府里,然后,沦为斗争的工具么?

    一想到,自己也会变成皇后那种,为了自己的**,不惜除掉所有障碍的人,林梦雅就觉得心头,微微发冷。

    但愿,她能不忘初心,始终恪守着自己的底线。

    “王爷,你可以答应我一件事么?”

    衣角,突然被一双小手拉住。转身,看着林梦雅绝美的小脸蛋,认真的样子,也是他从未见过的。

    “何事?”

    挑起了眉头,以为她会说出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请求,却唯独没有想到,她会这样说。

    “王爷,若是梦雅再无价值的时候,可否给我一纸休书。然后,让我带着小玉跟白芷,远走高飞?”

    她说的很认真,依旧是轻轻柔柔的话语,可是,落在龙天昱的耳中,却有些沉甸甸的分量。

    “为何?”

    难道,昱王正妃的地位,也无法满足她么?

    还是,她要图谋得更多?

    “我不想成为一只笼中鸟,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我想去看看外面的世界,我不想一辈子,都跟那群人斗来斗去的。天下与我何干,我只想随心所欲的活着。”

    黑眸,紧紧的锁定住了林梦雅。

    龙天昱迷惑了,她,真的是自己的王妃么?

    如果说,一个痴痴傻傻的人,在陡然间开了窍,通了灵智了的情况下,性情大变是有的。

    只是,这样开阔的胸襟,别说她一个小女子了,就连自己,怕是都做不到。

    “你究竟是——”

    “王爷,我们快点回去吧。别惹了那人的怀疑,到时候我们可就被动了。”

    龙天昱刚想问她,到底是谁。

    可林梦雅,却一把抓住了龙天昱的手,大步的走向了昱王府的方向。

    看着那道纤细的身影,体会着手中,轻柔细腻的触感,龙天昱平生第一次,因为一个女人,迷惑了。

    林梦雅的身上,隐藏着无数的谜题,任凭自己抽丝剥茧,也看不到任何的真相。

    只有一点,他能够肯定,这个女人,目前对自己,还是无害的。

    而且,她会成为自己很大的助力。

    反手,握住了那只柔夷。

    眼里的深沉,沉积在了心底。凡是,对他有利的人或事,他都不会轻易的放过。

    如果,林梦雅真的想要离开,那么他,会不惜任何的代价,把这个人留下来。

    一如,当初他是如何说服百里无尘,又是如何得到朱强的忠心的。

    博弈,怎可没有适合的棋子?

    俩人悄悄的回府,显然是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装作刚刚散步回来的样子,林梦雅又走回了自己的流心院。

    所有的婆子跟丫头们,都被打发出去了。林梦雅眸子一亮,果然看到了那清狐,正大摇大摆的坐在院子里的小亭里,安然享受着她的香茗跟各式的茶点。

    “你这死狐狸,还真是胆子大,难道不怕遇到猎户,把你皮都剥了么?”

    毫不客气的,一脚把清狐从自己的美人榻上踢开。

    看着那家伙,故意赖在青白石板的地上,还故意的给自己抛了个俗气的媚眼。

    林梦雅冷飕飕的瞥了他一眼,然后拿起了桌子上的茶果,却被清狐在半道上截了胡。

    “爷怕什么?京都里,哪一个豪门里的贵妇美妾,不想扒了爷的衣服?可爷才不理他们呢,若是你这小玩意,爷倒是甘之如饴的。”

    炫耀的吃掉,从林梦雅手中夺来的茶果,却发现那丫头不急不恼,反而笑眯眯的看着自己。

    顿时,清狐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哎呀,白芨快去给我端一盆糯米水来,我忘了洗手了耶!”

    清狐颤着嗓子,脸色十分的灰败,小心翼翼的问着。

    “丫头...你...你干嘛了...”

    “我啊?”林梦雅举起了自己的纤纤玉手,一字一句的说道。“没什么事,就是刚刚,解剖了一具腐烂的尸体。哎,你别吐啊!白芍,快点把他给我拖走,别污了我的一缸荷花。”

    总算是小小的报复了一下清狐后,林梦雅洗干净了双手,带着三个丫头跟林中玉,在亭子里纳凉闲聊。

    清狐在差点把五脏六腑都吐出来后,总算是安静老实了一会儿,只不过,那看向林梦雅敢怒却不敢言的可怜眼神,足以说明了此刻崩溃手上的内心。

    呸,活该!

    林梦雅在心里偷着乐,她才不会承认,自己绝对是故意要整清狐的。

    “主子,你怎么去...哎呀,不吉利的啦!”

    白芷的小脸,已经皱成了一只十八个褶的小笼包。

    林梦雅忍不住揉了揉,别说,手感还是不错哒。

    “什么吉利不吉利的,哪那么多说道。你们想想,那婆子是冤死的,我若是替她报了仇,那才是对她最大的尊重。”

    林梦雅简短的说了几句,只说那婆子是被人推到井里的,其他的,都一带而过了。

    “我觉得姐姐说的没错。”林中玉倒是听得认真,俊美的小脸上,带着几分凝重。

    “我也觉得主子没错,只是有些事情,还是得注意的。对了主子,你说把婆子的尸首放在了朱雀大街上,那个闹鬼的茶楼里了,会不会有点不妥?”

    白芨虽然持中立的意见,但是却也对鬼神之事,颇为忌惮的。

    “哦?有何不妥?”

    林梦雅挑起了眉头,看向了白芨。

    “那地方阴森恐怖,而且经常有闹鬼的传闻。奴婢听老家的人说过,若是停尸在那种地方,搞不好,会...会诈尸的!”

    白芨压低了声音,满脸的恐惧。

    受到这种气氛的熏染,哪怕是一向大胆包天的白芍,有禁不住缩了缩脖子。

    胆小如鼠的白芷,则是一下子就躲进了林梦雅的怀中。

    “哪里有闹鬼那么荒唐的事情,你们这群小家伙啊,就会人吓人。爷行走江湖那么多年,死在我手上的,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了,怎么就不见那些人来索命啊!”

    清狐却嗤之以鼻,一张阴柔的脸蛋上,满是不屑的看着亭子里的那几只。

    林梦雅却神色凝重,看着清狐的眼神,也多了几分欲言又止。

    “我说了,你可别害怕。”

    把白芷,推在了白芨的怀中,林梦雅悄悄的走到了清狐的身边,靠在了他的耳边说道。

    “小东西,还想吓唬爷?有什么就说,我要是怕一下了,就不是你清狐大爷。”

    林梦雅诡异一笑,小手,摸了摸清狐雪白的领子。

    “今天晚上,我包管你会有一个意想不到的夜晚。你放心,今天晚上,我会打发走我院子里所有下人,安心吧。”

    这突然袭来的清香,让清狐有了些心旷神怡。

    可林梦雅接下来的话,却让清狐的心头,有了些警觉,尤其是在看到林梦雅那张清艳的小脸蛋,却露出无比狡诈的笑容后。顿时,一个腾跃,人,已经消失在三丈之外。

    “你...你到底做了什么?”

    还没等林梦雅说完,清狐就觉得自己的肚子,翻江倒海的袭来。

    阴柔白皙的脸蛋,瞬间变得惨白,形象十分不美观的,奔向了茅房的方向。

    “巴豆点心配巴豆茶,给你好好的清一清花花肠子。”

    看着那家伙凄惨的样子,林梦雅拍了拍手。小脸蛋上的笑容,灿烂得跟花一样。

    “小姐,邓管家那边说,已经准备好了。”

    刚刚还一脸恐惧的白芨,现在却云淡风轻的站在林梦雅的身后。

    “想不到啊白芨,你演戏的功夫,倒是颇有一套的。”

    “白芨哪有那个能耐,还不是邓管家跟林总管,教了我足足俩个时辰,白芨才能勉强过关的。”

    白芨不好意思的红了面皮,她虽然稳重,却是三个丫头里,最为聪明伶俐的。

    林梦雅赞赏的看着白芨,眸子里,却透出了一抹算计。

    网,已经洒下了,只是不知道今晚,到底会网住哪条大鱼!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