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六章 露出马脚
    站在树荫下的林梦雅,眉头轻蹙,一双眸子里,盛满了复杂的心事,绝美的侧颜,却带着丝丝悲哀。

    她,难道是在为那个枉死的婆子而难过么?

    能笑着对自己的敌人,施以最残忍的非人折磨的她,竟然会为了一个陌生的婆子动容。

    在这一刻,龙天昱才突然了解。

    林梦雅不是太狠心了,而是她爱憎分明,敌人就是敌人,所以她完全不会留情。

    龙天昱突然觉得,对于自己的王妃,他,好像完全不了解。

    “这——林魁,回去后要盘查王府内所有的下人,侍卫。若是再发生这种事情——”

    林魁抱拳施礼,护卫王府的安全,本来就是他的职责。

    可现在,竟然出了这种事情,王爷不责怪,已经是法外开恩了。

    “我倒是觉得,不必如此大张旗鼓。”

    林梦雅却幽幽一笑,一双眸子里,潋滟出异样的光彩来。

    对方,不过是想要浑水摸鱼而已。

    若是如此郑重其事的,反而会打草惊蛇。

    “不知王妃有何高见?”经过这一课,朱强可算是对林梦雅恭敬有佳。

    若是被百里无尘瞧见了这幅样子,恐怕那把从不离身的纸扇,也得惊掉了不可。

    “山人自有妙计,不过,还是需要各位来配合我。”

    林梦雅神秘一笑,一双眼睛眯起,引得那些未来的国之栋梁们,都心头一震。

    看来,这世上最可怕的事情,就是被这位昱王妃惦记上。

    “好,既然如此,大家都散了吧,林魁,我们回府。”

    龙天昱不知为何,嘴角微微上扬。

    世间的女子,清艳绝色的,聪明绝顶的,却都没有面前的女子,那股子坏到坦坦荡荡的劲头。

    “王爷,这茶楼,为何会荒废?”

    朱强几人告退,林梦雅却看着那孤单单破旧二楼,若有所思的问道。

    “五年前,这里曾经发生过一场大火,烧死了不少的人。后来,又听说这里闹鬼,于是,这茶楼的主人,就低价卖了。”

    林魁回答道,若不是因为,这茶楼的主人,是王爷以前的旧部,他们也不会买下这院子。

    “闹鬼?呵,这我倒要好好的看一看了。”

    身为医学院的学生,什么十大传说,八大鬼怪的,在医学院可是数不胜数。

    她又不是吓大的,曾经一个人,在一个据说闹鬼的实验室里面,做了整整一夜的实验来的。

    莲步轻移,纤巧的身影,毫不畏惧的走向了茶楼的主院。

    这丫头,为何什么都不怕?

    龙天昱看向那道身影,眸子里露出了一抹狐疑。

    鬼神之说,他向来不信,可民间,却对这种事情大为奉行。以至于朝廷,也不得不着礼部修建庙宇,供民众参拜。

    穿过里门,林梦雅看到了同样荒芜不堪的茶楼。

    焦黑的门框,依稀还能看出昔日的光彩。如果不是前院大门紧锁,把这一片狼藉之地与前门大街上的繁华隔绝了的话,这里,应该是京都最为风雅的茶楼吧。

    “小心一些。”

    从身后突然伸出了一双手来,自然而然的,搂抱住了林梦雅的纤腰。

    转头,却看到了龙天昱棱角分明的侧脸。那清俊的眉眼,哪怕是天神下凡,恐怕也不过如此吧。

    这辈子,算上上辈子,林梦雅第一次因为一个男人的侧脸,而有了微微的失神。

    “这里自从那次大火以后,还从未修缮过,小心点,别伤到自己。”

    放开了林梦雅,原来,在茶楼的进门处,有一处小小的风化的地板。

    若是林梦雅踩了上去,恐怕这会子,她非得扭伤了脚不可。

    “哦,多谢你了。”林梦雅垂下眸子,掩盖住她难道的羞涩。

    只是更加小心翼翼在破败的茶楼里走动,查看着所谓闹鬼的痕迹。

    茶楼虽然被大火烧毁了,但是整体的建筑框架还是在的。奇怪的是,明明是木质的楼梯,但是却还是很坚实,甚至连基本的形状都没有改变。

    “林魁,把你的刀借我一用。”

    林梦雅伸出纤细的手中,在焦黑的楼梯上摸了摸,敲了敲,眼中突然有了些喜色。

    虽然不知道王妃是何用意,可林魁还是乖乖的献出了自己的佩刀,林梦雅接过来,用力的刮了刮,竟然有金属之声传出!

    “这是!?”

    龙天昱跟林魁对视一眼,不约而同的发出了自己的疑问。

    只见林梦雅丝毫不客气的撕下了自己的裙摆,用力的擦着刚刚被刮开的地方。

    “俩位,上眼瞧着!”

    随着林梦雅的动作,那片小小的区域,竟然有了淡淡金属的光泽,随着她越擦越亮,最后,露出了金黄色的表面。

    林魁上前敲了敲,无比震惊的看着龙天昱。

    天啊,这间茶楼的楼梯,居然是真金做的!

    “这怎么会——”

    林梦雅笑了笑,看了看茶楼,手中的钢刀,不停的在这茶楼房梁墙壁上敲敲打打的。

    除了一些焦化得比较严重的地方外,所有的地方,都传来了金属的声音。

    “王妃,难道说,这个茶楼都是用金子做的么?这么大的手笔,就算是——就算是国库里的金子,恐怕也得耗尽五年的赋税!”

    龙天昱却若有所思,不经意间,跟林梦雅的眼神相撞。心头微动,俩人,竟然默契得惊人。

    “看来,这里根本就没有什么鬼啊,怪啊的。那些装神弄鬼的人,无非是不想让茶楼的秘密外泄而已。至于为什么,王爷买下了以后,那些鬼怪就不再出现了。那是因为,他们把王爷,当成了免费的保镖了。”

    林梦雅,也是无意之中发现的。

    这院子里处处都是大火的痕迹,后院里,那些小屋全部都烧垮了。

    可作为主体的茶楼,却屹立不倒。主体的结构,更是一点都没有损坏。

    古代冶炼技术很落后,不可能会有这样结实的钢材。何况,大部分的建筑物,都是木结构的。

    那一场大火,如何唯独只留下了这座小楼?

    唯一的可能性,就是这楼体,根本不是木材的,而是一种很耐高温的金属。

    俗话说,真金不怕火炼,恐怕,就只有金子了。

    龙天昱是王爷,根本就是个不缺钱的高富帅,小小一座茶楼,他也定然不会花大力气去整修。

    所以,这个秘密能够得以隐藏。

    “嗯,你说的很有道理。林魁,回去叫人连夜把所有的金子都搬回府里去。连夜做,一丝金子,都不要留下。”

    龙天昱看着这小楼,眉头微蹙,这种便宜,他却捡的有些莫名其妙。

    按说,他的那个旧部,只是一个小小的军曹。

    在战场上还被打断了一条腿,根本不可能会有如此多的金子。

    现在看来,这个人,到底会有什么样的背*景,是自己不知道的?

    “慢着,先不急。林魁我问你,为什么,你会把尸体,送到这个小院的冰窖里来?当时,我记得,只是吩咐你,让你找个没人的地方吧?”

    从进到这个小院开始,林梦雅,就嗅出了一丝阴谋的味道。

    龙天昱也盯着林魁,狭长的双眼,射出锐利的光芒,让林魁顷刻间,满头薄汗。

    “王妃圣明,此地,确实不是属下找到的。那一夜,属下本来想把尸体放到咱们王府西角的一处冰窖内,却在冰窖门口,碰到了一个管事的。我诓他说,这是庄子上的猎户,送来的野猪。王爷一时三刻也吃不到,所以才放在这里的。可他说,府里的冰窖,多是用来放置夏天给主子们食用的鲜果的,若是被旁的东西污浊了,倒是对主子们不好。也是经过他的提醒,属下才记起,这废院子里,还有一处冰窖的。”

    听完林魁的话,林梦雅的眉头一皱。

    当时,伪装成婆子的奸细,就曾经说过,是奉了管事的命令。

    她还以为,是哪个管事的如此大胆,现在看来。这管事的,可是大有问题。

    “王爷?”林梦雅看龙天昱,准备征求他的意见。

    龙天昱眼神阴郁,看不出他究竟在想些什么。

    “你刚刚不是说,自有妙计么?想做什么,就去做吧。”

    得到允许后的林梦雅,在林魁的耳边,耳语片刻。

    随后,林魁狐疑的看了看王妃,却只得遵命,匆匆的,跑出了院子。

    茶楼里,顿时,就剩下了林梦雅跟龙天昱俩人。

    看着这满是黄金的屋子,林梦雅却突然轻笑了一声。

    “你在笑些什么?”

    收敛起自己的心事打算,龙天昱并不打算去搀和林梦雅的计划。

    林梦雅虽然聪明,手段也大多的是他闻所未闻是的招数,可到底,她是闺阁千军,跟自己的行事方法,还是有所不同的。

    所以,龙天昱也有自己的打算,只是,他却很期待林梦雅的表现。

    这女人,总是会出人意表。带给自己层出不穷的惊喜,虽然,不想承认,可每次,在看到她得逞以后,明明笑得温柔,可眼角眉梢,都露出得意的时候,自己的心情,却有些愉悦得过分了。

    “别国有个叫做金屋藏娇的典故,不知道王爷,听过没有?”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