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五章 危机重重
    自从林梦雅自书房回来,虽然还是淡淡的笑着,却不再爱出流心院的大门了。

    姜如沁跟林梦舞,到底还是没走,只是碍于林梦雅,没那么大张旗鼓的作威作福了而已。

    对于这个结果,府里的下人们,倒都是欢欣鼓舞的,只除了流心院的几只。

    “你们说,主子是不是跟王爷吵嘴了?”白芍压低了声音,无不担忧的看着主屋的大门。

    闲来无事,包括林中玉在内的四个人,坐在流心院的小亭子里,偷偷的交流着。

    “我看不像,主子跟王爷好着呢。你们别瞎操心了,要是让主子听到了,不好。”

    年纪最大的白芨,倒是很得民心。三个小家伙的衣服鞋子,破了坏了的,都是她缝缝补补的。

    所以,也最有话语权了。

    “我姐姐才没那么小气呢,要我看,肯定那俩只狐狸精,气到了我姐姐!”

    林中玉秀美的小脸气鼓鼓的,这阵子,他才明白姐姐的生活,远不是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的光鲜亮丽。

    可他,却没有任何的办法,能帮助姐姐。

    如果,他不是这么没用就好了。

    跟外面的八卦小组比起来,屋子里组合,可就更加的怪异了。

    林梦雅坐在书桌上写写画画的,清狐就闲闲的窝在美人榻上。

    “小丫头,爷怎么说,也能称得上是秀色可餐四个字吧。怎么你这个没心肝的小玩意,每次看到爷,都跟没看到一样。”

    清狐还是那副不着调的语气,可已经习惯了的林梦雅,却已经丝毫不在意了。

    这几天,清狐还是在各家偷圣旨,可时间,却越来越多了。

    按他的话说,是那买家也不耐烦了,所以他也就不用再应付差事了。

    “如果你真的转行做采花贼了,我警告你,离我院子里的人远些。不然的话,我不介意把你阉了送宫里做太监。”

    头也不抬,就抛出了一个让清狐闭嘴的警告。

    半晌,实在是无聊了的清狐,磨磨蹭蹭的走了过去,看着林梦雅从早上就一直忙活到现在的一张纸。

    那上面,密密麻麻的写满了他不认识的字。

    青葱般的手指,点了点那被圈圈点点勾画得眼花缭乱的纸,好奇的问道。

    “这是哪国的字?怎么爷一个都不认识呢?”

    林梦雅挑了挑眼皮,用笔把那手指勾走了。

    “嗯,因为你没文化。”

    能看得懂才怪,林梦雅这是在用前世的记忆法,在整理最近发生的事情。

    先是有人花了大价钱,要桃花坞杀手要了自己的命。

    后来,皇后又送了这明沙观音来。

    最后,是清狐在各家偷圣旨。

    这一切看起来,都像是毫无关联的,但是她却直觉觉得,这些事情,都不是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的简单。

    其实,只要清狐说出那个幕后的主顾,一切可能会有一个确定的答案了。

    可谁知道,这家伙倒是蛮有契约精神的。

    不管自己怎么威逼利诱就是不说,还闲闲的每日都来自己的院子里逛逛。

    幸好那三个丫头跟林中玉,都是自己的心腹,不然的话,指不定会有什么风言风语传出去呢。

    “文化是什么宝贝?有了,就能看懂你写的文字么?你告诉爷,这东西哪里弄?”

    清狐瞪大了双眼,仿佛是看到了什么好玩的东西。

    林梦雅嘴角扯开了一抹无奈的笑容,想了想说道。

    “人丑呢,就要多读书,书读得多了呢,就有文化了。”

    甩手,把这一大张的纸,团成一团,扔进了纸篓里。

    “死丫头!你敢说爷丑,爷不跟你玩了!”

    刚刚还凑在她身边的笑脸,却在下一秒消失了踪影。

    林梦雅丝毫不意外的看了看纸篓,果然,那团鬼画符不见了。

    当她不知道,这死狐狸是来当间谍的么?

    跟她玩无间道,这死狐狸明显的不够段位。

    “你们四个,好好的看家,我出去溜达一会儿。马上就回来。”

    终于诓走了清狐,林梦雅走出了流心院。

    林魁早就在暗处等着林梦雅了,点了点头,俩个人悄悄的走到了王府的后门。

    上了一辆小马车,丝毫不起眼的小马车,渐渐的消失在了人群中。

    马车行驶得很快,林梦雅偷偷的观望,最后却停在了一处不起眼的小门。

    “这里,曾经是京城最大的茶楼,因为有闹鬼的传闻,所以才被王爷低价盘了下来。那婆子的尸体,就在冰窖里面。”

    林魁悄声禀告,林梦雅看了看,原来,她进来的地方,是这茶楼的后门。

    “我要你给我准备的东西,你可准备了?”

    林魁脸色微变,从怀中,掏出了一个精致的油布包。

    “这是找了最好的工匠才打造出来的,王妃——你真是要——”

    点了点头,林梦雅接过了油布包。

    “尸体,是人留在这个世界上的最后的语言,我一定要好好的把它解读出来。”

    这是一个做法医的同学,常常念叨的一句话,以前,林梦雅不以为意,现在才发现,还真是很有道理。

    可跟在他身后的林魁,却觉得冷飕飕的,这王妃,还真不是一般大胆。

    一前一后的进了底下的冰窖,原本漆黑冰冷的地方,却站了几个人。

    龙天昱站在最里面,仔细的查看那具被泡的肿胀变形的尸体,脸色阴沉。

    “王妃。”

    所有人,都看着林梦雅施礼,她不拘小节,主动的走到了尸体前面。

    “你们都躲开,一会儿我要解剖这具尸体,若是看不惯的,可以出去。”

    林梦雅的话,却瞬间让几个男人的目光变了变。

    心想,王妃一个女人都不怕,他们这大男人若是退缩了岂不成了笑话?

    可接下来的一切,却让他们终身难忘。

    没有橡胶手套,林梦雅让林魁准备了洗干净了的肠衣缝制而成。

    油布包里,一字排开的的,找能工巧匠特制的手术刀。

    口罩也是林梦雅自己做的,中间隔了一层草木灰。

    仔细的观察着面目全非的尸体,不肯放过一点的线索。

    “王爷,王妃是不是有点——”

    朱强虽然是个武将,在战场上杀人无数,却从未如此端详过尸体。

    “别说话,安静。”

    冷淡的声音传来,朱强立刻闭嘴,以后,他可得跟王爷讨个恩典。如果要是他死在战场上了,可不能被王妃这样对待。

    用剪子剪开了那婆子的衣服,林梦雅轻车熟路的解剖着尸体。

    刚开始,还有些迟疑,到后来,林梦雅完全是轻车熟路了。

    熟练的样子,就好像是曾经做过许多次一般。

    “王...王妃...您还要多久?”

    这一次,还对林梦雅有些怨气的朱强,则是彻彻底底的被折服了。

    对林梦雅,也恭敬了起来。

    “好了,你们过来看看吧。”

    林梦雅看了看那几个面色惨白的家伙,还是大男人呢,一个个的,这么没种。

    把内脏分门别类的整理好,看来,她在医学院三年是的解剖课全a,还没落下功底。

    “死者女性,年龄大约在四十五岁到五十岁之间,曾经生育过,死亡原因是中毒,根据死亡时间推断,那天闯入我院子的,肯定不是她。”

    几个人面面相觑,难道,见鬼了?

    “不是鬼,她已经死透透的了,是有人借她搞鬼。”

    林梦雅摘下已经被染成暗红色的手套,指了指她的四肢。

    “她生前手脚曾经被人用大力折断过,手脚上都有勒痕,舌头也被割了下来,可以判定是死前造成的。也就是说,这个女人才曾经遭受过刑讯逼供。”

    林梦雅看了那青白色的尸体,沉默不语。

    她讨厌滥杀无辜,套取情报的方法有千千万。

    对付恶贯满盈之人,她也不会手下留情。

    只是,这婆子只是个普通人而已,却被人这样对待。可见,这冒充之人,也是相当的残忍。

    “林魁,你去找了这婆子的家里,安顿好了,尽快让她入土为安吧。”

    “慢着,林魁你去买一套寿衣来,我要给她的尸体缝合,让她体面一点。”

    林梦雅拿起了针线,如同绣花一般,在尸体上缝合了起来。

    所有人,都静默着看着王妃,一样一样的处理好破碎的尸体,在她的手中,甚至,这具残破不堪的尸体,才有了点人样。

    “好了,去买副棺材来吧。”

    放下手中的针线,林梦雅,最先走出了冰窖。

    在所有人的眼中,却不约而同的有了一丝丝触动。

    他们本以为,王妃丝毫不在乎别人的生死。可在那一刻,他们却看到了王妃,对一具尸体的尊重。

    也许,他们都误会了她。

    “你——”龙天昱若有所思,那天,在书房里,他曾经那样的指责过林梦雅。

    可现在,她做的一切,都是在跟自己无声的抗议,用她的方式,做出的抗议。

    “王爷,这世上,真的有易容术么?如果,那天那婆子是别人易容所为,那王府,到底有多少是自己的人,有多少,是敌人派来的细作呢?”

    幽幽的声音传来,冰窖的外面,就是一片荒草丛生的小花园。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