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四章 剑走偏锋
    “看来,你还真是不识相!”

    皇后已经动了杀意,只要她一声令下,明天,就会有昱王妃在牢中暴毙的消息传出。

    哪怕,她不肯合作,自己,也有法子,把脏水都泼到德妃跟那孽种的身上。

    “皇后娘娘,我劝您还是不要动气的好。我父亲正率领三十万军队,在北关拼死苦战。你若是此时杀了我,恐怕父亲心中悲凉,万一斗志全无,让敌国大军长驱直入,可怎么得了。”

    林梦雅的话,瞬间点醒了皇后。

    林牧之用兵如神,为皇上征伐天下,可却唯独疼爱这林梦雅。

    自己的妹妹,曾经不止一次的在自己面前抱怨过。

    “无妨,本宫可以封锁消息。等到林将军班师回朝之日,再告诉他也不迟。”

    摇了摇头,林梦雅却觉得,皇后真真是疯了。

    这样亡国亡族的事情,也能做得出来。

    “封锁消息?皇后娘娘,我爹爹官拜一品兵马大元帅,又世袭镇南侯之位。领兵三十余年,未尝败绩。满朝文武,大多与我父亲交好,普天之下,我爹爹的旧部遍及天涯海角。你那天,把我从寿宴上大摇大摆的押走,相比这时候,消息都已经传到北关了。”

    林梦雅咄咄逼人,丝毫不畏惧皇后的死亡视线。

    “请问,你如何封锁得了消息。如何,堵住这天下悠悠之口?”

    气氛,冷凝而寂静。林梦雅跟皇后,都在等待一个合适的机会。

    这时候,谁先开口,谁先妥协,就会被对方获得主动权。

    “好,镇南侯的女儿,果然够胆量。本宫可以饶你,但本宫要知道,你对太子做了什么?”

    没想到,林梦雅又一次占据了主动权。

    “北方有花,名为汨罗。这花一季只开一次,花色清雅,却没有的任何的香味。汨罗花,只开花不结果。如果被牛马误食,则会慢慢的失去生育能力。刚开始的时候,我只是凭空猜测,于是就在那日太子的饮食里,放上一味可解此毒的饮食。太子若是中了这毒,这几日必定昏昏沉沉不思饮食。”

    虽然,脑袋里的防毒雷达时常会让她困扰。

    但是关键时刻,还多亏了它才能解困。

    那日,太子从她的身边一过,脑子里,就自动的蹦出了这药的名字。

    本想,把这件事当成自己报名的底牌,却没想到,这么快,就派上了用场。

    皇后将信将疑的看着林梦雅,可转念一想,太子成亲多年,府中娇妻美妾无数,却连一个孕信都没有。

    难道,真是这丫头所说的么?

    “你以为,随随便便编出这么个瞎话来,就能救你的命么?本宫现在既然已经知道了,难道,你不怕本宫杀了你么?”

    林梦雅纤细的手指,敲了敲自己的头,装出了一副懊恼的样子。

    “啊呀呀,我还真是失算了。忘了告诉皇后娘娘,那解药若是用的不正确,便会掏空太子的身子,最后,让他体虚而亡。”

    娇嫩的红唇,说出的话,却如同鹤顶红的毒汁,悄无声息的,就能卡住人的七寸。

    皇后的脸色变了又变,那杀意,却渐渐的褪去了。

    “这次,是本宫失策了。好,明天本宫就会把你放出去。只是,你别得意的太久,镇南侯林家,也保不住你多久。”

    吃了瘪了皇后,带上了兜帽,又再次的从天牢里消失了。

    只是,她的最后一句话——

    爹爹领兵在外,家里只剩下了上官晴跟林梦舞。

    应该,不会有事吧。

    第二日,被押入天牢四天三夜的林梦雅,被羽林卫送回了昱王府。

    这样大张旗鼓的把她抓走,送回来的时候,却不动声色。

    果然,符合皇后一贯的做派。

    “主子,你可回来了。这几天,院子里的人,都哭红了双眼。玉少爷在王爷的书房外面,跪了一天一夜,最后更是晕倒在那里了。”

    最为沉稳的白芨,扶着林梦雅进了流心院里。

    王府的下人们,却都躲着她走,避之不及的样子,让林梦雅眉头微皱。

    “我出去的这几天,府里可发生了什么事情?”

    白芨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林梦雅,咬了咬唇,伏在了林梦雅的耳边,轻声道。

    “还不是那位姜如沁小姐,那天寿宴后,以安抚德妃娘娘为名,硬是住进了府中。您不在,她可大耍了一通威风。”

    姜如沁?林梦雅的眼前,浮现出了那一张娇俏的美人面。

    她,竟然如此厉害么?

    “哦?府中竟如此热闹了么?”

    白芨又轻轻的摇了摇头,欲言又止。

    “还有什么话,都一起说了吧。”

    “还有——还有府上的二小姐,说是在咱们王府的中的毒,非得要在府中养好了再走。这几天,府上的下人,可被这俩位小姐折腾坏了。”

    林梦舞?她怎么会在这里?

    顿时,林梦雅十分的理解王府下人的遭遇,有她们俩个在,恐怕谁都不会好过了。

    “我知道了,放心吧,有我在,她们不敢欺负你们。”

    唉,都怪她夫君实在是太过迷人了,不然的话,这俩个人天之骄女,又怎么会屈尊纡贵的窝在这小小的王府中呢。

    “小姐,你总算是回来了,快去王爷那看看吧,二小姐跟姜小姐打起来了!”

    白芷通红了一双眼睛,一张小脸皱成了小包子。

    倒是出乎林梦雅的预料,她本来以为,白芷会抱着自己哇哇大哭呢!

    “算了,一时半会的恐怕不会消停,白芨,你给我梳洗一下。白芷,你去小厨房里,取一碗消暑去火的冰糖绿豆汤来。”

    梳洗一新,换上了干净的衣物,林梦雅带着白芨白芷,拎着食盒到了龙天昱的书房。

    本来还宽敞的书房,却在那俩个人女人的互不相让中,显得有些狭小了。

    姜如沁跟林梦舞,都带着各自的婢女,吵的不可开交。

    就连林梦雅来了,都没发现的了。

    带着婢女,大摇大摆的走到了皱着眉头的龙天昱的身边,拿出了食盒中的绿豆汤。

    “王爷,喝完汤解解火气吧。”

    龙天昱看了一眼身边的女子,一身豆绿色的宫纱,脸上不施粉黛。身上独有一股清幽的异香,巧笑嫣然的看着自己。

    那碗中的绿豆汤,只是温温的,却清甜爽口,仿佛那积郁在心头的火气,都消失不见了。

    “来人,送俩位小姐回府。”

    淡淡的声音,带着不可抗拒的威严。

    那还在互不相让的俩个人,顿时转过头,惊讶的看向了林梦雅。

    “你——”

    “二位,我敬你们是客,才处处礼敬有佳。可二位却不知检点,这里可是王爷的书房,二位还是未出闺阁的小姐。鸠占鹊巢之事,依我看,现在还是做不得的。”

    姜如沁不服气,想要辩一辩。却在看到龙天昱已经皱起的眉头后,不得不作罢。

    林梦舞更是毫无立场,什么替姐姐照顾王爷,只不过说出来唬人的而已。

    俩人灰溜溜的走了,刚刚还吵闹不停的书房,瞬间安静了起来。

    “请王爷恕罪,让王府蒙羞了。”

    龙天昱的眸子暗了暗,脸上的表情,却没什么变化。

    “起来吧,这都是无可奈何之事。只是有一件事,我不明白,你到底是如何说服了皇后,让她把你放出来的?”

    “我...我给太子下了毒药,若没有我的独家秘方,太子就是体虚而亡。”

    “什么?!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给太子下毒!”

    龙天昱的脸色剧变,不管太子待他如何,可在他的心中,始终是会有那个护着他,疼爱他的大哥的影子的。

    所以,这么多年,周围的人,不管怎么劝他,要对太子下手。他都力排众议,没有动手。

    可这女人,却犯了他的忌讳。

    “王爷息怒,此毒——”

    “你到底是何居心?怪不得姜晟说你是蛇蝎妇人!没想到,你竟然如此心狠手辣!难道,以后本宫若是不和你心意,你也要毒杀了本王么?!”

    林梦雅看着怒不可遏的龙天昱,心,却被狠狠的刺了一剑。

    她做这一切,都是为了自保而已。

    若不是那些人于她为难,处处都想要了她的命,她何以至此。

    原来,在龙天昱的眼中,自己只是个滥杀无辜的狠毒妇人而已。

    把痛苦跟悲哀,都隐藏在心头,林梦雅倔强的抬起了眼睛,她不允许,自己因为任何人而退缩。

    “梦雅无错,若王爷觉得我错了,可以把我捆了,送到太子府去请罪。”

    清淡的声音,无悲无喜,却印在了龙天昱的心中。

    情感,只冲垮了一会儿理智,随后,他就无比清醒是认识到。

    其实林梦雅,做的是对的。

    她的每一步,看似阴险毒辣,却都是被人步步紧逼,不得已而为之。

    反观自己,倒是被那早就已经不存在的亲情,绊住了脚步。

    “你——起来吧。”

    龙天昱的心头,涌上了几分无力感。

    或许,从今以后,他真的变成了,太子口中的那种人了。

    “梦雅告退。”

    转身,离开,只留给龙天昱一个清冷孤傲的背影。

    好像一条无形的墙,将俩个人才刚刚松动的关系,再次隔绝了开来。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