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三章 欲加之罪
    太子完全是一副好大哥的样子,哪怕心里已经恨死了这个弟弟,表面山,却依旧是兄友弟恭的样子。

    龙天昱皮笑肉不笑的寒暄着,似乎对自己的这位太子哥哥,也多了几分的崇敬。

    只有能听到俩人谈话的林梦雅才知道,这哪里是在聊天,整个就是在抬杠嘛。

    皇家的事情,果然表面欣欣向荣,可内里,却都已经烂到了根上了。

    明明是至亲兄弟,却你来我往的互相试探,果然是一点骨肉亲情都没有了。

    “雅儿,怎么还没给皇后娘娘请安。”德妃那边,叫了一声林梦雅。

    看着皇后那一双微微扬起的凤目,林梦雅定了定心神,该来的,还是会来的。

    轻移莲步,笑容得体的施礼。

    “雅儿给皇后娘娘请安,皇后千岁万福。”

    “嗯,还是德妃你福气好,找了这么个乖巧可人的儿媳。”皇后虽是如此说着,可那副样子,却完全不像在夸赞。

    暗流涌动,谁都知道,今天的寿诞,完全不像是表面看起来那么的简单。

    林梦雅适时的做出娇羞的样子,沉着的应对。

    对她来说,跟皇后是每一次对弈,都必须要步步小心。

    “对了,前些日子,本宫送给昱王妃一尊送子观音,不如昱王妃请出来,让大家都沾沾喜气可好。”

    皇后话锋一转,漫不经心的抛出了这么个重磅*。

    林梦雅面不改色,也并未找任何借口拖延,转身对着自己的侍女吩咐道。

    “小心着把皇后娘娘赠是那尊送子观音请出来,大家也好看看。”

    白芨行礼,低着头退了下去。

    几个人各有心思,唯有林梦雅笑脸依旧,无人能看懂她到底在想些什么。

    一盏茶的功夫没到,俩个手脚麻利的婆子,就抬着那尊佛龛到了宴会的正厅里。

    顿时,淡淡的檀香味道,就让每个人都凝神静气,皇后的面色微变。

    这观音像,应该已经破损了才对,为何现在,竟然还完好如初。

    “启禀皇后娘娘,这观音,雅儿从来都是诚心的供奉的,您看,是不是比刚请来的时候,更有灵性呢?”

    林梦雅的声音不大不小,却可以轻易的落在所有人的耳中。

    几个熟悉宫中老令的夫人,从那檀香的味道开始挥发起,就变了脸色。

    昔年,这明沙瓷,可着实是害了不少的人啊。

    真不知道,这位昱王妃,有没有这个福分,能躲过这一劫。

    “既然是如此,那你就诚心的供奉吧。望你能早早的为昱王绵延子嗣,德妃妹妹也早日享得天伦之乐。”

    皇后不愧是皇后,只是脸色变了那么一瞬,后又恢复了高贵典雅的样子。

    林梦雅心头微动,她刚刚,明明觉得皇后身边的那俩个宫女,定定的看着观音像来的,为何没有发难呢?

    难道——

    林梦雅看了看那观音像,他们临时伪造的东西,竟然真的可以以假乱真了么?

    皇后没了兴致,这观音像也就抬了下去。

    可林梦雅却愈加小心,皇后瞧着,并不像是一个会轻易的放过自己的人。

    也许,正在有什么不可愈加的危险,再向自己靠近。

    “姨母,舞儿给姨母请安,姨母万福。”

    早就按捺不住了的林梦舞,终于看到了自己出头的机会。

    轻盈的拜倒,一张清纯可人的小脸上,挂着纯美的笑容。

    “嗯,起来吧。”皇后脸上的表情淡淡的,没有多余的情感。

    她自己的亲妹妹蠢,养出来的女儿自然也聪明不到哪里去。

    只是,心思微转间,一条绝妙毒计悄然诞生。

    “来,本宫有话要嘱咐你。如今,你姐姐都是昱王妃了,你可要多来走动走动,沾沾你姐姐的喜气,以后,也能嫁个如意郎君不是。”

    林梦舞受宠若惊,任由皇后牵着她的手,坐在了上位。

    姜如沁坐在德妃的身边,而林梦舞则依傍着皇后。

    明明德妃的宴会,可这俩位小姐,却大出风头,隐隐,都有盖过了林梦雅这个王府女主人的风头了。

    “姐姐,刚刚——”从开席就不见踪影的林中玉,突然冒了出来,伏在林梦雅的耳边悄悄的说了几句话。

    原来如此,林梦雅这才明白,为什么这观音像,最终没有出任何的问题。

    柔柔的目光,看着那仿佛一切都事不关己的龙天昱,给了他一个甜美的笑容。

    不管,龙天昱是出于什么样的考量帮了他的,她,都心存感激。

    “没想到,三弟跟夫人的感情这么好,宴会上都眉目传情了起来。”

    太子满口的酸气,他府上的美人,美则美矣,却都对自己毕恭毕敬的。

    所谓眉目传情,也不过都是些庸脂俗粉,媚气的很。

    “她——很好。”再多的溢美之词,也不如一句很好,来的传神。

    龙天昱转过头,看了一眼,那笑得甜美的女子一眼。冷冽的眸子里,难得,划出了三分柔和。

    “那就好,只不过三弟,大哥有一事不明。好好的,你为何要跟镇南侯林家联姻?难不成三弟,也有不可告人的野心不成么?”

    太子的话,就像是一把利刃,插进了龙天昱的心。

    脸色微冷,龙天昱却淡然一笑,掩住了自己眼中的悲凉。

    他还记得幼时,身为大哥的太子,总是带着自己跟二哥溜出宫去玩。

    皇后曾经无数次的要加害自己,却都是大哥暗中叮嘱自己,才得以脱身。

    所以,哪怕皇后以自己母妃为威胁,他也不曾怨恨大哥半点,可到底,大哥为什么怨恨他至此?

    “臣弟不敢。”

    “那就最好,三弟,守好你的本分。你得到的宠爱,已经够多了。”

    太子冷哼一声,眸子里有冷光闪过。

    现在,他十分的后悔,为何小时候的自己会如此的糊涂,若都听母妃的,把这个祸害早点除掉,那自己,也不会如此的不甘心了!

    “小姐,小姐你怎么了!”

    “舞儿!舞儿你怎么了!”

    暗流涌动之下,突然从皇后那边,爆发出了高八度的呼喊声。

    林梦雅镇定的走了过去,却看到,刚刚还得意洋洋的林梦舞。此刻,却紧闭双眼,面目惨白的倒在了皇后的怀中。

    “来人啊!快宣太医!”

    皇后的声音,哪怕的极力的掩饰过了,却也能听出滔天的怒意。

    突然,林梦舞的七窍流出了黑红色的血液。林梦雅心头疑惑,不对,这好像是中毒的症状!

    怎么会——

    “昱王妃,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谋害本宫!来人,把这贱人押入天牢!”

    皇后怒不可遏,顿时,皇后带来的羽林卫就层层的包裹住了林梦雅。

    “我自己会走。”没有声嘶力竭的分辨,也没有挣扎,反而是淡淡的看了一眼皇后,似笑非笑的眼神里,还带着淡淡的嘲弄。

    “昱王妃,请吧!”凛然而不可侵犯的气质,就连羽林卫的人,也不敢造次,只好恭恭敬敬的把她请了下去。

    “王爷,臣妾要离家几天,万望您珍重。”走到龙天昱的面前,林梦雅从容行礼,那淡定的表情,倒只像是离家游玩一般。

    龙天昱点了点头,竟转身去安慰起了德妃。

    好好的一个寿宴,却没想到,以这种方式收场。

    所有人,都以为皇后会大发雷霆。可没想到,那日过后,皇后竟然携着太子匆匆离去。

    一场闹剧,就如此收场,留下了不少的迷雾。

    阴仄的牢房里,林梦雅安然的坐在稻草垛上。光洁的发髻上,虽然落满了灰尘,可依旧不改林梦雅的尊贵优雅。

    三天的时间了,从她被关进来,已经过去了三天。

    好像,被全世界都遗忘了一般,林梦雅坐在那里,不慌张,也不喊冤,反而悠然自得。

    牢房外面,也终于有了动静。

    一身黑衣的神秘人,在牢头的陪同下,悄悄的来到了林梦雅的牢房里。

    “你就在这里候着,任何人都不得靠近。”

    黑衣人拿下了戴在头上的兜帽,皇后娘娘那张冷若冰霜的脸,出现在了林梦雅的视线中。

    不知何时睁开了眼睛的林梦雅,微微一笑,该来的,终究还是来了。

    “你为何要毒害本宫!”

    黑衣下,皇后娘娘依旧不改盛气凌人之色。看向林梦雅的眼神,却愈发的冷冽了起来。

    “太子殿下最近还好么?”没想到,林梦雅的第一句话,却让皇后微微一愣,旋即警惕了起来。

    “你为何询问太子?难道,你对太子做了什么?”

    林梦雅却笑得愈发的柔美,一双眸子,盛满了三春水柔。

    “皇后对我做了什么,我只不过是,是礼尚往来。”

    不可能!

    皇后的眼神变了又变,可是太子,的确是精神不济。

    去请脉的太医,每每都回的是安宁无虞,这小贱人,难道是在诈自己?

    “事到如今,你就不用再做垂死挣扎了。本宫前来,是想要告诉你几句话。”

    “是让我咬死了,是德妃娘娘做的手脚,还是让我咬死了,是昱王做的手脚。又或者是,这俩者皆有之?”

    林梦雅的话,瞬间让皇后的视线冰冷。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