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二章 皇后驾到
    气氛,突然有些不对劲。

    林梦雅收回了手,看着自己的脚尖,为什么,她刚刚会做出这种动作来呢?

    暗自懊悔中的林梦雅,却发现自己没办法开口。

    “我...我先去忙了。”

    林梦雅突然发现,龙天昱的眸子幽深到不可思议。

    跟这样的眸子对视,她只觉得自己的心神,都差点要被他那一双幽暗的眸子,吸引进去了。

    不可以!

    林梦雅暗中掐了自己的大腿一下,疼得差点流出眼泪来。

    “这几天,真是辛苦你了。”许是被这样的气氛吸引了,也许,只是单纯的体恤自己的下属而已。

    龙天昱看着眼前巴掌大的小脸蛋,脸色有些复杂。

    只是为了应付皇后,才勉强答应下来,娶的王妃。

    现在,竟然成了他的助力。

    不知道,如果皇后知道了,会不会后悔呢?

    “没事,对了王爷,德妃娘娘那边,好像是最近身体不太好,您抽出时间,去看看吧。”

    龙天昱点了点头,林梦雅这个儿媳倒是十分的尽忠尽职。

    不仅经常去请安,还事必躬亲,锦月姑姑每每都夸赞她。

    俩个人之间的相处风格,突然变得这样这样温馨温柔,林梦雅突然有些不习惯。

    “那个——”

    突然同时开口,然后互相看了一眼,最后,十分有默契的别过了头。

    动作整齐划一到心有灵犀,脸皮厚如林梦雅,都不自觉的觉得有些小暧昧。

    她跟龙天昱之间,明明,不是这种画风来的。

    后院的旖旎暧昧,显然没有传递到前院的女宾区来。

    男女有别,所以各家的公子老爷们,都在另外的一个区域里休息。

    姜如沁带着自己的侍女,气呼呼的走到了女宾区。

    那镇南侯林家的大小姐,还真不是一般二般的难缠呢!

    明明,她没嫁进来以前,王爷表哥,才不会对他那么凶巴巴的呢!

    都是这个林梦雅,若是没有她,这昱王妃的位置,肯定是自己的了。

    如今,她竟然敢在自己的面前,如此的嚣张,真是让人火大呢。

    “小姐,您别生气啊。依奴婢看,王爷还是在乎您的。您想想,除了您以外,那勤武院,有哪家的小姐进去过?”

    姜如沁的贴身丫头,小心翼翼的赔笑道。

    “真的?”姜如沁挑起双眉,撇了撇身边的丫环一眼。

    “当然是真的了,翠儿怎么敢骗小姐呢!”翠儿被姜如沁的眼神吓了一跳,别看小姐在外面娇娇弱弱的,但是在家里,罚起他们这些下人来,可绝对是一点情面都不讲的。

    “哼,最好是这样。”姜如沁很快就整理好了自己的表情,优雅的步入了女宾区。

    德妃娘娘的寿诞,来的自然都是跟昱王或者德妃交好的官员。

    唯有林家的母女,隐隐的,有被人冷落的态势。

    上官晴自持身份,从来都不肯跟放下身段跟别人结交。

    所以,虽然她们是王妃的娘家,却丝毫没引起任何人的重视。

    “姜小姐好。”

    一进去,就有人迎了上来,姜如沁立刻摆出大家闺秀的样子,笑意盈盈。

    着眼一瞧,这些穿红着绿的小姐们,竟没有一个,能有自己这般风姿的。

    顿时,姜如沁觉得自己,比别人都高过一截。

    “得意什么!只不过是个文官之女,若没有我爹爹安邦定国打天下,哪有她们享福的道理。”

    林梦舞在一众官家小姐的面前,亦是鹤立鸡群,独领风骚的。

    俩朵都自认为圣洁的白莲花,终于找到了对手,暗暗的较劲。

    “原来你就是王妃的妹妹啊,可叹啊,一个呢,是威风八面的昱王妃。一个呢,就是没人要的老姑婆,果真是天壤之别。”

    林梦舞最恨别人提起此事,一双美目恶狠狠的瞪着姜如沁,恨不得活吃了她!

    “给各位夫人,小姐请安,请各位贵宾入席。”

    管事的婆子行了礼,顿时,这群夫人小姐们,都纷纷入了席。

    德妃娘娘今日的焦点,许是在宫中惯了,偶尔有这么家常的时候,脸上更是挂满了温柔亲切的笑容。

    林梦雅跟龙天坐在下首,男的俊美出尘,女的美若天仙。

    顿时引起了无数的惊叹,而林梦舞跟姜如沁,则是嫉妒的要死。

    呵,今天的人,来的倒是不少。

    林梦雅浅笑着,跟所有人都微笑示意。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她总觉得,姜如沁跟林梦舞之间,似乎有一股暗潮涌动。

    有趣,若是她有心挑拨一下,不知道这俩朵圣洁的白莲花,到底会有什么样的好戏呢?

    “姑母,沁儿祝姑母万寿无疆,这是父亲给您准备的寿礼,还请姑姑不要怪罪。”

    姜如沁脸上带着温柔笑意,端庄大方的给德妃祝寿。

    只见姜如沁的手中,捧着一个锦云盒子,大红色的里衬,上面放着一尊羊脂玉的玉如意。

    虽然没有多名贵,却是精致非常,德妃笑着点了点头,吩咐姜如沁坐在自己的身边。

    “不就是只玉如意么?有什么了不起的。”

    林梦雅坐在她母亲的身边,一张俏脸带着三分不屑。

    只是上官晴是被她磨来的,寿礼也就是做做样子,不至于失了礼数而已。

    所以,跟姜如沁比起来,倒是差了那么一截。

    眼看着,傍着德妃这棵大树,那姜如沁可算是得意死了,林梦舞顿时气结。

    “别着急,让她们且得意一会儿吧。你啊,就是耐不住性子。”

    上官晴端起酒杯,轻抿了一口美酒。一双精明锐利的眼睛,冷冷的看着那炙手可热的一家人。

    早上,宫里就派人传出了话来,若是消息无误的话。这德妃娘娘的寿诞,可就马上没这么喜庆了。

    林梦雅无意中捕捉到了上官晴的视线,看来,皇后娘娘是真的要对自己发难了。

    小手,悄然握紧,但愿,她能糊弄过去这一关!

    “皇后娘娘驾到——太子殿下驾到——”

    太监尖细的唱喝声响起,所有人,都立刻停下手中的事情,规规矩矩的跪好迎驾。

    林梦雅扶着德妃娘娘一起屈膝行礼,刚刚还热闹无比的大厅,瞬间变得安静了许多。

    皇后一身绛紫色的高贵宫装,云鬓高耸,气质尊贵不凡还。太子一身明黄色的常服,头戴紫金小冠,脸上总是带着温和儒雅的笑意。

    只是那双透着精明的双眼,却略略的在昱王妃的身上,打了个转。

    他们在名义上算是表兄妹,以前,也在林府中见过这个丫头。

    可每次见她的时候,这丫头都是痴痴傻傻的惹人生厌。但是,面前得这昱王妃,听母后说,可着实聪明得紧呢。

    “都起来吧,德妃妹妹,今日是你的寿诞,本宫携太子,来给你祝寿。”

    德妃立刻做出一副惶恐的的样子,看起来,倒是十分的惧怕皇后娘娘的意思。

    皇后扬起凤目,划过一丝鄙夷。

    这贱人每每都作出这幅样子来做戏,蒙蔽了皇上的双眼,也骗了整个天下。

    若不是她养了一个好儿子,恐怕,这贱人早就死在了自己的手中了。

    “多谢皇后娘娘抬爱,姐姐请上座。”尽管,德妃才是这宴会的主角,可她依旧对皇后毕恭毕敬,丝毫不敢怠慢。

    皇后跟太子落座,宴会才继续照常进行。

    这一对斗了半辈子的宿敌,在上位寒暄,而太子则端着酒杯,跟昱王开起了玩笑。

    “三弟真是好福气,皇兄冷眼瞧着,你这昱王妃,即便是放眼整个京都的千金小姐,也是艳冠群芳当仁不让啊!”

    比起龙天昱的冰冷俊美来,太子的俊朗,就多了几分谦和敦厚。

    只是,那双看似温和的双眼,却闪耀着毒蛇般的光芒,让林梦雅觉得不舒服。

    “皇兄过奖了,雅儿是好,可我更感激母后的安排。”龙天昱微微一笑,意有所指的回答却让太子在心头不舒服。

    眼看这昱王妃美丽多情,妩媚优雅,一双眼睛,仿佛能够勾魂摄魄般。

    她虽然不是最妖艳耀眼的,却轻易的让人移不开眼睛。

    顾盼生辉之际,自有一份温柔恬淡,哪怕是静静的坐在那里,却吸引了所有男人的目光。

    这样的美人,凭什么却是三弟的!

    一丝冷意,从太子的眼中划过。

    从小到大,不管是父皇的宠爱,还是大臣们的赞美,全部都是属于三弟的!

    哪怕,他才是这个国家的太子!他才是大晋下一任的君主!

    可父皇,却在濒危之际,将传国玉玺,交由三弟来看管,哪怕是自己这个储君都不得动用!

    好不容易,以为母后让他娶了个痴儿,成为了整个大晋的笑话。

    但是现在,那痴儿却摇身变成了美娇*娘,这让他,如何忍耐!

    大晋必须是他的!这天下的一切,都必须是他的!

    所以,他必须要除掉这个眼中钉。

    瞟了一眼若有所思的昱王妃,这个女人,早晚也会成为他的禁脔。

    无所谓情爱,只是,他要毁了昱王的所有,让他,只能卑微的匍匐在自己的脚边。

    “那是当然,母后为了你的婚事,也是煞费苦心呢!”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