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一章 德妃寿诞
    揉了揉眉头,院子外,不停的有仆人们在忙忙碌碌的从院子里面跑来跑去的。

    这里,也许会有敌手派来的细作,可她要怎么做,才能把这些人,全部都揪出来呢?

    最重要的是,龙天昱这几天消失不见了,没有人,能帮她去处理一些事情了。

    “主子,雅轩那边,让你去回话呢。”

    白芷不在林梦雅的身边,去她屋子回话这事,就落在了白芨的身上。

    几日来,锦月姑姑耳提面命的教化,也终于是让她,有了大家侍女的风范,礼仪周全了许多,不至于让别人看了笑话。

    “好,把锦绣坊送来的宝相花万寿裙拿着,给娘娘试穿一下。”

    “是。”

    连日来的筹备,让林梦雅心力交瘁。

    龙天昱不见人影,德妃那边又一直称病不出,这偌大的王府里,只有她一个人操持。

    若不是她有个做企业高管的闺蜜,成天在她的耳边叨咕着资源整合,人力统筹什么的。

    恐怕她现在,早就一个头俩个大了。

    外面的忙碌,丝毫没有影响到雅轩。

    被分拨到这里的丫鬟婆子们,依旧本分的守着自己的工作。

    一路走来,唯有这里,还有点安静的气氛。

    “给母妃请安,母妃这些日子来,身体可好些了?”

    内室里,德妃看起来倒是一天比一天精神了许多。

    “你来,本宫知道,最近为了给本宫做寿诞,你可是辛苦了呢!”对待林梦雅,德妃也终于是有了点笑模样。

    “不辛苦,母妃的祥康安泰,才是王府之幸呢。”

    林梦雅悉心观察着,跟那天的不耐烦比起来,今天的德妃娘娘,又慈爱又温柔。

    虽然病痛,会折磨人的精神,可转变那么大的,倒还是少数。

    “你这小嘴,倒是会说话。对了,本宫叫你来,是想问问,这宾客的名单,你都安排利落了?”

    林梦雅让白芨呈了上去,若是没有锦月姑姑的指点,恐怕她也做不了这么完全的。

    “都写好了,知道母妃不喜太过奢靡,所以,都只是请了一些家里人。大舅舅家,二舅舅家,几个姨妈家,那是必须要请的。至于其他的贵客,我年纪轻,还等着母妃示下呢。”

    德妃看了看名单,颇为满意。

    “你这孩子,年纪虽小,做事却妥帖的很。本宫没什么可嘱托的了,你随本宫来,服侍本宫试试衣服吧。”

    德妃转身进了内室,林梦雅立刻意识到,这是有事要嘱托自己了。

    当下双手托了那衣裙,跟德妃进了内室里。

    “本宫听说,你收了一尊观音像,可有此事?”

    林梦雅点了点头,怕是这观音像的事情,德妃娘娘早就知道了。

    德妃轻叹了一声,面色不悦的看着林梦雅。

    “本宫是怎么嘱咐你的,若是没十足的把握,不要轻易的跟皇后那边交锋,可你倒好,留下了这么大的破绽。”

    林梦雅眉头微挑,今天这德妃娘娘,怎么怨起了自己来。

    婆媳之间的事情,本就难说,她多解释无益,只好把罪名全部都担了下来。

    “是我疏忽了,母妃放心,我会想办法补救的。”

    “最好是这样,若是拖累了昱儿,别怪本宫没提醒过你。”

    德妃的声音冷淡,跟以前判若两人。

    林梦雅乖巧的退了出去,表面上却依旧保持着温柔谦逊的样子。

    “王妃,怎么了?”

    回到院子里,只有一直跟着她的白芨,看出了林梦雅眉间的愁绪。

    “没事,只是有点累了而已。对了,你叫白芷过来,我有事要问她。”

    德妃娘娘——怎么说呢,也许是皇家的人,都有翻脸不认人的秉性。可德妃娘娘,也太过反复无常了吧?

    白芷回了林梦雅,德妃娘娘的饮食一切如常,丝毫没有任何不对劲的地方,难道是她多虑了么?

    “后天就是正日子了,你们可要打起精神醒着神,万不可出任何的差错,明白了?”

    “是,主子。”

    德妃娘娘寿诞当日,龙天昱才匆匆的赶回来。

    对外说,是去给德妃娘娘搜罗贺礼去了,可林梦雅,却有些不信。

    寿诞当天,昱王府高朋满座,贵客云集,这下子,可忙坏了王府众人。

    作为昱王正妃,林梦雅一身大红色的玲珑金丝百花宫装,端的是华贵非常。

    头上戴着云穿牡丹的步摇,越发显得那张绝艳的脸蛋,娇俏动人。

    顿时,有不少的贵族子弟,都后悔了起来。

    当初,若是知道镇南侯家的痴小姐如此青春貌美,也便是拼了命的,也要求娶才是。

    据说,这镇南侯小姐,嫁妆可是浩浩荡荡的足足四十多口箱子。

    多说无益,不由得羡慕起昱王来,

    这天大的好事,怎么就落在他的头上了呢?

    “王妃,林夫人跟二小姐到了。”

    负责迎来送往的婆子,拿了**府的拜帖来。

    林梦雅冷笑一声,那卑劣无耻的母女俩个,终究还是来了。

    “既然来了,就请进来吧,按照女宾的安排就好了,不用来回我。”

    林梦雅看也没看,就把那拜帖,扔在了一边,

    这想要讨好的婆子,不自然的笑了笑,看来,这位嫡出的大小姐,跟继母,还是有嫌隙的。

    “你们几个,盯着点,别让前面乱了,我去请王爷。”

    几个能干的婆子,都点点头,去忙自己的事情了。

    林梦雅带着白芷,去到龙天昱的勤武阁。

    没想到,还没走到门口,就听到了一道娇媚动人的声音传来。

    “昱王表哥,您可是很久都没来看如沁了呢,如沁好想你!”

    表哥?林梦雅忙停住了脚步,希望,不是石头记里面,那宝哥哥一样的表妹吧。

    不然的话,要是蹦出来一个青梅竹马的木石前盟,那她岂不是成了道德败坏的第三者?

    “如沁,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尽管没看到,可林梦雅却能从龙天昱的语气中,听出淡淡的不耐烦。

    耶?难道是自家王爷,对人家没什么意思?

    若是单相思的话,她也算是挺身而出,解救被困群众了。

    略沉吟了一下,林梦雅缓步走进了勤武院里面。

    “王爷,前面的宾客,都到齐了,您还不过去么?”

    林梦雅巧笑倩兮,权当没看到那个紧贴在王爷身上的女人。

    明明是一个娇俏清丽的女子,却做出如此大胆的举动,分明,是对王爷图谋不轨啊!

    “这位就是我那位表嫂吧,果然生的很美貌。表嫂,如沁这厢有礼了。”

    林梦雅心头冷笑,可却依旧还了礼。明明,是对王爷心怀不轨,还一口一个表嫂的叫着,果然,是不把自己放在眼中。

    “如沁姑娘有礼了,今儿倒是第一次见,王爷也真是的,有如此温柔贤淑的表妹,也不早点跟我说,害得我还以为,是哪家仰慕王爷的小姐呢。”

    林梦雅大方的看着面前的如沁,平心而论,这丫头长相不俗,竟然跟德妃,在眉眼间,还有几分相似。

    若是说不同嘛,那便是这丫头,还没有德妃娘娘,千尊万贵的雍容华贵。

    美则美矣,却不像是个聪明的主。

    “表嫂说笑了,我跟表哥,从小感情就好,表嫂,莫不是吃醋了吧?”

    捂着嘴娇笑,可姜如沁却从心眼里,瞧不起这个表嫂。

    上上下下的打量着,样子倒是极美的,只是哥哥说了,这表嫂却是个心狠手黑的人。

    万不可让她,就这样害了王爷表哥。

    “哪里会呢,都是亲戚,我怎会如此的小气。对了王爷,我还有事要跟王爷商量,不如请如沁小姐,先行入席吧。”

    林梦雅非常自然的挽住了龙天昱的手臂,对着他温柔的笑着。

    龙天昱的脸色,有那么一点点的不自然,却没有面对如沁时候的不耐烦。

    “如沁,你先出去吧,我还有事,要跟雅儿说。”

    姜如沁跺了跺脚,却只能作罢。

    带着自己的侍女,气呼呼的走出了勤武院。

    “看来,王爷也是很难消受这美人恩呢!”林梦雅立刻松开了手,躲在一边,笑得贼兮兮的。

    龙天昱瞪了那家伙一眼,脸上,却带着几分解脱般的庆幸。

    “如沁是我大舅舅家的女儿,也是姜晟的妹妹。从小就经常进宫,陪母妃聊天解闷,你,别介意就是。”

    在龙天昱的心中,如沁只是他的小妹而已。

    而且,大舅舅家虽然有意让如沁成为他的侧妃,可他却无此意。

    “原来是这样,对了王爷,我有一事,想要跟您禀明。”

    林梦雅简单的,把送子观音,和圣旨的事情,跟龙天昱一一讲明了。

    “那婆子的尸体呢?”龙天昱的眉头紧皱,修长的手掌握紧,没想到,在他的府里,竟然一而再再而三的出现这种事情。

    那些人,简直就是在找死!

    “我已经派人,放在废弃的冰窖里了。”

    林梦雅上前一步,双指轻轻的落在了龙天昱的眉间,温柔的熨平了那紧皱的眉头。

    “我会为您,消除所有的障碍,所以请您,不要再担心了。”

    俩人气息,此刻几乎近到零距离。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