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章 清狐的任务
    “你弟弟?怪不得,跟你一样是个鬼精灵的小猴。碰上你们这一家子,算爷倒霉。”

    清狐倒是一点也没把自己当外人,大喇喇的坐在椅子上,笑嘻嘻的看着林梦雅。

    “说吧,你来这里是要干嘛?不是来找我叙旧的吧?”

    跟清狐接触了几次,才发现,他并不是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的冷酷无情。

    毕竟,不是每个人,都能在那样非人的折磨下,还能保持本性的。

    相信,如果以后,自己治好了清狐,他虽然说不上是一个好人,倒却是能控制自己的脾气的。

    “我来,是有人花了大价钱,让我来你家偷点东西的。”

    林梦雅眸子一转,看着面前笑容可掬的家伙。

    “你什么时候改行当窃贼了?”

    被林梦雅鄙夷的神色看了看,脸皮厚如清狐,也忍不住脸色变了变。

    “你那是什么眼神啊!爷还不是为了你,就是上次放了你走了,所以对方才变了主意的。小没良心的,爷为了你,可是受了不少的苦头呢!”

    顿时,林梦雅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这家伙,怎么就这么没正经的呢?

    只不过,她倒是不得不信。

    传闻桃花坞纪律严明,哪怕是他这个少主,都不那么好做的。

    “对了,你来偷的,是什么?”

    安抚了一了紧绷身体的林中玉,林梦雅知道,清狐是不会伤害自己的。

    “爷来偷的,是一张圣旨。”

    圣旨?林梦雅挑了挑眉头,这东西,好像也没什么用吧?

    “其实不止你们一家,京城大大小小受过皇恩的门户,爷都去了。只是一无所获而已,不过,爷好挺好奇的。你们都会把圣旨藏在哪呢?爷怎么找,也找不到了呢?”

    状似漫不经心的问道,可林梦雅却给了他一个冷笑。

    “想从我这里套出来啊,没门!”

    林梦雅可是一点机会都不给,立刻果断的拒绝了。

    清狐一看,毫无机会可摸,嘴一瞥,人却消失在林梦雅的屋子里了。

    这家伙,明明是故意来传递消息,卖自己一个人情的,怎么偏偏到他的嘴里,就变得如此不正经了呢?

    “姐姐,你说,那些人要圣旨作什么?”

    林梦雅也皱起了眉头,圣旨这东西,说有用,也有用。说没用,也没用。

    只是,这些年皇上的身体大不如前了,旨意大部分都是由皇后娘娘的凤印签发的。

    不对!

    当初册封她为昱王妃的旨意,盖上的,就是皇上的传国玉玺,难道是——

    “小玉,你去找白芷她们玩,姐姐要出去一趟!”

    林梦雅匆匆跑到了龙天昱的书房外,那些侍卫们,都认识林梦雅了,自然也不会阻拦。

    只是,她没想到,龙天昱,居然不在府内。

    “王爷去哪了?”林梦雅看着邓管家,眼里满是焦急。

    “王爷有事外出了,只有林魁跟着。”

    邓管家疑惑的看着面前的王妃,到底是什么事情,能让她如此的慌张。

    “等到王爷回来了,让他立刻去流心院找我。记得,一定要立刻!”

    如果,事情真的像是她推测的那样,那这一切,就都能解释得通了。

    那尊观音,不是为了除掉她,而是为了找个由头,囚禁王府里的所有人。

    打破了一尊观音像的事,说小不小,可说大,也不大。

    只要让她们禁足,忏悔,然后清修数月就可以了。

    可是,这期间,却会发生无数的变故!

    如果不是清狐来跟自己透露这个消息的话,她也猜不到这一点。

    “锦月姑姑,母妃在哪里?”

    锦月看着火急火燎的王妃,忙回答道。

    “德妃娘娘正在休息呢,王妃有事么?”

    林梦雅却猛然发现,这些,都是自己的猜测而已,他一点证据都没有。

    “我——没事,我只是过来跟母妃请安的。既然母妃还在安睡,那我就先回去了。”

    可刚说完话,净月就从雅轩的正殿走了出来

    “王妃,德妃娘娘有请——”

    糟了,怎么吵醒了德妃娘娘!

    “是。”

    林梦雅恢复了镇定,跟在净月的身后,进了德妃娘娘的屋子。

    “何事啊?这么火急火燎的来雅轩。”

    刚刚小睡片刻的德妃,云鬓微乱,慵懒的样子,还带着几分倦容。

    林梦雅心头微动,脸上却露出了一抹乖巧的笑容。

    “雅儿来叨扰母妃,一呢,是来给母妃请安的,二呢,关于母妃的寿诞。雅儿第一次,操持母亲的寿诞,害怕,有什么做的不足的地方,惹母妃生气呢!”

    林梦雅温温柔柔的说到,一张小嘴倒是让人觉得欢喜。

    德妃看着这丫头,一直紧蹙的眉头,才微微的舒展开来。

    “嗯,算你有心了,有什么事,你跟你锦月姑姑商量就好了。本宫这几日身子乏得很,就不陪你们年轻人折腾了。”

    德妃娘娘揉了揉眉心,林梦雅却看得出来,这恐怕不是一天俩天的毛病了。

    “母妃,雅儿在家的时候,常常给我爹爹揉捏肩膀,或许可缓解母妃的病症。”

    德妃却摆了摆手,回绝道。

    “本宫这病,不少太医看了,都无济于事,你一个丫头,又能知道什么,下去吧。”

    “是。”

    林梦雅乖巧的退了出去,为何,她总觉得,德妃娘娘的顽疾,怎生来的如此蹊跷?

    一连十天,这龙天昱却恰好都不在府里。

    林梦雅心里急的得团团转,可却不得不张罗着德妃娘娘的寿诞。

    “王妃娘娘,这是寿诞当天用金丝罗,请您过目。”

    “王妃娘娘,这是厨房当天要用的宴席的菜式,请您过目。”

    “王妃娘娘,这是当天的宾客名单,请您过目。”

    林梦雅被这些东西,完全缠住了身子。

    给后妃过寿诞,原本是内务府的事情。

    可皇后传下了话来,既然德妃已经住进了王府,那这些事情,也应当由王府来办理。

    只是,没想都这些东西,竟然如此的麻烦。

    不能丢了王府的脸面不说,方方面面都要照顾到,这可着实,忙坏了林梦雅。

    想了想,她可不能把宝贵的时间,都浪费到这上面。

    “今天叫大家来,是为了把工作都细分一下。”

    一大早,林梦雅就叫了府里的丫鬟婆子管事的们来流心院听训。

    “以后,凡是针织女红装饰方面的问题,都先回了刘婆子,然后再回了白芨。若是白芨也看不好的,再拿来问我。”

    “宾客名单跟回礼,都先去回邓管家,邓管家处理不了的,再来回我。至于其他杂事,都整理好了,回了白芍就好。”

    所有人,都立刻低头听训。

    本以为,这位新主子年幼,可能浑水摸鱼的。

    却没想到,前几日竟然都没有忙中出错,现在更是有条不紊的。

    “是,谨遵王妃娘娘之令!”

    纵然是这样,可林梦雅还是觉得不轻松啊。

    那天的那个管事,已经被她抓了起来,还不等她用刑,就竹筒倒豆子般的吐出了实情。

    原来,是一个眼生的侍卫贿赂了他,说是他跟府里的一个丫头,私定了终身。

    但是那丫头,是定了死契了的。

    不得已,才出了这个昏招,若是能搜出什么蛛丝马迹,就顺势把那丫头赶出去了。

    看那婆子昏了头,竟然敢搜王妃娘娘的屋子,可吓坏了管事的。

    刚想收拾东西跑了,却被邓管家一下子逮个正着。

    “那婆子呢?”

    林梦雅突然觉得,那婆子,怎会如此的大胆,连主子的屋子,也敢进。

    “回王妃的话,那婆子,投井自杀了。”

    “什么?!”

    林梦雅没想到,这婆子居然就这么死了!

    “把那婆子的尸体拉过来,我要亲自验尸!”

    邓管家吓了一跳,没想到王妃竟然要亲自验尸!

    “可是,这恐怕不妥吧?尸体毕竟晦气,若是冲撞了德妃娘娘的寿诞,怕是不吉利。”

    林梦雅看了看邓管家,没想到,他还这么封建。

    “这样也好,你去找个废弃的冰窖,把那婆子的身体给保存起来,以后,我会再验尸。”

    邓管家是点头称是,随后去办自己的事情去了。

    “小姐,你看她们俩个,都有自己的事情做了,那奴婢做什么呢?”

    跟白芍跟白芨不同,白芷倒像是个没事人一样。

    林梦雅想了想,还真想到了一个去处。

    “你的任务,最重要了。厨房里的菜式,还缺一个有品位的人去试吃呢,不如,这个工作,就交给你好不好?”

    刚刚还意兴阑珊的白芷,立刻高兴得差点跳起来。

    “小姐,还是你最了解奴婢!小姐最好啦!”

    林梦雅拉了白芷一下,省得她得意忘形了起来。

    “对了,你去厨房,我还有一件事,得要你去做。你帮我查看一下,每日德妃娘娘所进的饮食,有没有什么规律?别叫人发现了你,明白么?”

    白芷狠狠的点了点头,小姐吩咐的事情,她都会努力的去做的。

    何况,吃吃喝喝,可是她的强项!

    “快去吧,晚上跟白芍他们,一起来给我回话。”

    白芷快快乐乐的跑去了厨房,林梦雅一个人,却陷入了沉思。

    这一切,发生的都太快了,到底,有什么关联呢?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