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九章 万全之策
    “是你的王妃,你快点想想办法,救救她吧。”

    从龙天昱的态度里,锦月能看得出来,他还是很在乎林梦雅的。

    只是,龙天昱这孩子,从小就习惯隐藏自己的内心,表面上,他寡言淡漠,可这孩子的心不是冷的。

    至少,对无辜的人,他永远都不会随便迁怒。

    “林梦雅?她怎么了?”挑起了眉头,龙天昱不相信,这个世界上,竟然还有人能难为她。

    锦月轻叹了一口气,细细的把观音像的事情,说给了龙天昱。

    “皇后竟然卑劣至此,姑姑,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明月跟夕月二位姑姑,就是死在这种把戏下吧?”

    龙天昱的话,勾起了锦月的痛苦回忆。

    点了点头,眸子里,却溢满了泪水。

    明月,是她的孪生姐姐。当初,她们姐妹二人,都被德妃娘娘带到了宫中。

    没想到,却是天人永隔了。

    所以,锦月,才不希望,再看到那东西害人了。

    “放心吧,此事我会想办法的。多亏你了,姑姑。”

    龙天昱虽然不知道这些往事,但是每每锦月姑姑提到这件事的时候,眼泪都忍不住的流下。

    他,绝对不会让这件事情,再次重演!

    流心院内,林梦雅一连三天,都躺在自己屋子内的美人榻上。

    对外,是假称王妃连日不适,可实际上,却是她在屋子里,看着小玉画那观音像。

    “姐姐,我画好了,你看看。”

    一连三日,小玉画了几十张观音像。

    从刚开始的有三分像,到现在几乎可以跟真像媲美了。

    林梦雅,惊讶于小玉,在绘画上的天赋。

    “小家伙,姐姐倒是没看出来,你还有这份天资。你之前,到底是师从哪位名师?”

    林梦雅只是随后问问,可小玉却是十分腼腆的回答道。

    “没有哪位名师教我,是之前收养我的老乞丐。那人虽然疯疯癫癫的,但懂得却极多。”

    小玉一提起那老乞丐,便是这幅崇敬跟向往的样子。

    摸了摸小家伙的头,想必,在这孩子最初的生命里,这个老乞丐,给了他最简单的温暖吧。

    真是个让人心疼的小家伙,林梦雅心里,甜滋滋的。

    “你算是个什么东西!老娘的房间,你也敢来闯!”

    院子外面,突然传来了粗鲁不堪的吵闹声。

    林梦雅跟小玉对视一眼,一起到了院子里查看。

    白芷白芨跟白芍,都住在正房不远的小厢房里。因她们是一等大丫鬟,所以平时,都在主子的屋子里伺候。

    刚刚,那句霸气侧漏的话,却是从白芍的嘴里跑出来的。

    此刻,那丫头叉着腰,瞪着一双凌厉的凤眼,跟面前的婆子,丝毫不让。

    “白芍姑娘这句话是怎么说的,婆子我也是奉了管事的命,四处查看查看的。别说是您了,就算是王妃的屋子,我——”

    “撕了你的狗嘴!管事的算是个什么东西!王妃才是府里的正经主子!你这老货,若是敢冒犯王妃,我白芍第一个不干!”

    院子里的下人们,都围成了一圈。无人看到,后面王妃跟林中玉的到来。

    好一个白芍,端的是泼辣忠心。

    林梦雅知道,自己没看错。

    “哼,今日不管你是白芍还是牡丹,这房间,我查定了。来人,把她给我赶走!”

    那婆子倒也是一号人物,铁了心的想要进这些个丫头的屋子。

    可不管怎么说,白芍也算是这王府里的人物了。没人,敢轻易的动手。

    “我看谁这么大胆,连我贴身丫头的屋子里,都敢查么?”

    淡淡的声音响起,林梦雅出现在所有人的面前。

    那婆子倒像是看了亲人一般,立刻哭天抢地的来林梦雅这里诉委屈。

    “我的王妃主子啊,您看,这差事没法当了。管事的,要奴婢查看,可这白芍姑娘,说什么也不让。您说,让老奴怎么做呦!”

    林梦雅眸色凌冽,只是微微的点过了她一眼,那婆子,就自动的止住了哭声。

    这王妃娘娘,怎么看来,比王爷还要厉害上三分呢?

    “我刚刚听人说,我的屋子也要查。好,我就让你查,但是我有言在先,你若是碰坏了我屋子里的一针一线,那你就用命来赔吧。”

    林梦雅听起来倒是没帮偏架,只是,那婆子却吓得一哆嗦。

    可一想到,管事的说的话,顿时,就鼓起了那一颗老鼠胆。

    “王妃,得罪了。来人,跟我去看看王妃的屋子。”

    眸色微冷,林梦雅拉住了想要冲上去阻止的白芍,微微的摇了摇头。

    “王妃娘娘,您先请。”

    主子的房间,不必那些下人的,那婆子,也准备是自己一个人进去。

    林梦雅拉着林中玉的手,坐在了书桌前,冷眼看着那婆子,细细的查看。

    “砰”的一声,林中玉把自己书桌上,用来盛放砚台的檀木盒子,掀在了地上。

    “玉少爷,您怎么如此的不小心呢!”

    那婆子满脸堆笑的捡起了盒子,林中玉却冷冷瞥了一眼,叫到。

    “来人,这书桌这么乱,我还怎么作画,进来给我收拾一下!”

    几个二等丫头鱼贯而出,都看着那婆子的手中,拿着个盒子,满脸感概的站在玉少爷的面前。

    “看完了么?看完了,就给我滚。”

    林中玉倒是一点都不在乎,声音冷淡小脸冰寒。

    林梦雅看了看这小家伙,嘴角溜出了一丝笑意,这家伙,倒是个精明的小猴子。

    “看完了看完了,王妃的房间,没有半分不妥。倒是老奴要给王妃提个醒,这几天京都不太平,不然的话,也不会有那江洋大盗溜到王府中行窃,王妃自己,可千万要小心。”

    林梦雅眼皮都没抬,这样大张旗鼓的,还生怕自己不知道,他们在打着什么主意一般。

    “嗯,我知道。”

    连那婆子都没想到,主子娘娘,竟然会是这么一个好说话的。

    顿时觉得,这府里,以后可有好日子过了。

    一群人,浩浩荡荡的走了。

    林梦雅眺窗远望,嘴角处的冷笑,却愈发的清晰。

    真是瞌睡就有人递枕头,皇后的那些人,也未免太性急了些吧。

    林梦雅不语,看着手中的茶水。

    “主子,您怎么能让她们搜了您的屋子啊!”

    白芍窝了一口气,刚刚,若不是她拖延了时间的话,白芨跟白芷,肯定来不及收起那些东西。

    只是,委屈了主子了。

    “她们只不过是一群跳梁小丑而已,没事。倒是你,没看出来,你还有这本事。”

    刚刚还强悍无比的白芍,立刻羞红了一张脸,扭捏的玩弄着自己的衣角。

    “奴婢...奴婢的娘,是个寡妇。同族的人,都想欺负奴婢的奶娘跟弟弟妹妹,所以奴婢才——”

    “这很好,只要能保护自己在乎的人,那就是好事,你不用如此自卑。咱们流心院里啊,还就缺你这厉害的辣子坐镇呢!”

    林梦雅欣赏看着白芍,白芷虽然忠心,却太过单纯。

    而白芨沉稳有余,性格却太过柔和。

    白芍倒是娇艳泼辣,颇有点凤辣子的遗风,*好了,可堪大用。

    “对了主子,那些人说是因为府里进了贼,咱们要不要防范一下!”

    林梦雅摇了摇头,即便是进了贼,也摸不到她的院子里来。

    自从,上次她被清狐掳走。

    邓管家就发了疯般的,在她的院子里面,埋下了不少暗桩。

    她虽然不知道,却在透过蛛丝马迹也能觉察出来。

    “你去通知邓管家,刚刚那婆子口中的管事是谁。记住,悄悄的,不要打草惊蛇。”

    白芍轻轻的下去了,林梦雅坐在房间里,缕清所有的头绪。

    能在昱王府埋下暗桩,还能不引起怀疑的人,怎会如此的草率就暴露。

    这一切,一定有个理由。

    到底,是为了掩饰什么呢?

    这送子观音的事情还没了,又多了这么多的事情,就连她,都有些迷惑了。

    不行,她一定要冷静下来,不然的话,她身边的人都会有危险!

    “小家伙,在想什么呢?”

    突然,一道阴柔的声音传来,林梦雅立刻瞪大了双眸,可房间里,除了她,就只有同样惊疑的林中玉了。

    “清狐?你不是三个月后,才来保护我的么?出来吧,别隐藏了。”

    林梦雅,对着空气淡淡的说道。

    突然,一道白色的影子,就出现在她的面前。

    只是几天没见而已,这家伙的个头,好像是又长高了一点。

    “你——”

    “爷又俊了,是与不是?”

    林梦雅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这家伙,怎么就这么无赖?

    “你是杀手,又不是采花贼,俊有什么用?”

    相比于林梦雅的淡定,林中玉可就是如临大敌了,防备的看着面前怪异的家伙,手中,偷偷的握紧了他的防身匕首,小脸紧绷。

    “你看你,就是不懂的欣赏爷的美貌。咦?这是谁家的小哥,怎生的如此美貌,连爷我,都要甘拜下风了。”

    林梦雅颇为得意的摸了摸小玉的头,炫耀般的说道。

    “这是我弟弟,怎么样,臭狐狸被他给比下去了吧!”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