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八章 歹毒心思
    那俩个丫头,不停地赞叹着工匠的手艺。

    倒是白芨,细细的看了一会儿后,便发现了闷闷不乐的主子。

    小心翼翼的走了过去,给主子满上了一杯茶。

    “主子,您不喜欢皇后娘娘来的观音么?”林梦雅抬头,看了看白芨,笑着摇了摇头。

    “不喜欢?皇后娘娘送来的东西,谁会不喜欢呢?”

    这俩个人,还不算是她的心腹,所以有些事,越少人知道,才越安全。

    “也是,奴婢还从未见过如此精致的观音像呢!”白芨到底也是个小丫头而已,觉得那观音像,就算是顶天的宝贝了。

    林梦雅略笑了笑,她还是猜不透,这里面,到底有什么玄机。

    闹了半夜,最后连林中玉也巴巴的过来看了。那观音像才被锁在盒子里,放在了林梦雅是的里屋。

    苦思一夜无果的林梦雅,早早的起了床,想要再看看那观音像。

    “咦?”打开了盒子去,却猛地发现,那盒子里面的观音像,竟然碎成了碎片!

    可她明明昨晚没听到任何动静啊!

    “王妃,锦月求见。”

    锦月姑姑的声音突然想起,林梦雅赶紧的把她请了进来。

    “王妃,奴婢刚刚想起一事,那观音像,可是要不得的啊!”

    进了屋,锦月就着急的看着林梦雅,可却看到了她无奈的笑容。

    “若是姑姑早点说的话,那我肯定是不会要了,现在——”

    指了指那盛满了碎片的盒子,一脸的无奈。

    “呀!还真是这东西!都怪奴婢,是奴婢的一时疏忽啊!”

    锦月无不懊悔的说道。

    “姑姑,这东西,可有什么来历么?我昨晚,并未听到任何响动啊!”

    奇了怪了,这东西碎成了这个样子,为何自己却一丁点都没察觉到呢?

    “这东西是一种叫明砂土的东西烧制的。并不紧实,一般,从烧制完成,到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一般不会超过七天。这东西,本来只是失败品而已。却在有心人的手中,变成了害人的玩意儿。”

    说起这东西,锦月咬碎了牙。

    原本,她们陪嫁宫女是有四人来的。岂知刚入了宫门,就被皇后娘娘用此物陷害,最后,落得个身首异处的下场。

    德妃娘娘原本百思不得其解,怎么好好的东西,变成了碎片了。

    后来才知道,这种所谓的明沙陶的玄机。

    只是,现在又轮到王妃被人陷害了!

    “世上,居然有这种东西,也算是奇物了。只是,我还是不明白,为什么皇后,要拿这种东西来陷害我呢?”

    锦月看了林梦雅一眼,眸子里,满满的都是焦急跟懊悔。

    “再过半月,就是德妃娘娘的生辰了。按照惯例,娘娘虽是在王府中生活,可皇后为了做做样子,有可能还是会来王府庆贺的。到时候——”

    到时候,弄碎了观音像,不仅仅是对皇后大不敬,还是对菩萨的不尊重。

    也许,还会连累龙天昱跟德妃娘娘。

    林梦雅倒吸了一口冷气,好歹毒的招数,好恶毒的用心!

    “没想,竟然会是这个样子,若不是姑姑告诉我,我还蒙在鼓里。”

    林梦雅并没有惊慌失措,反而是镇定自若的想着办法。

    皇后娘娘之所谓送过来这尊观音像,肯定是有什么独特的方法,让她无法冒充。

    好在,昨晚自己的三个丫头,跟林中玉看了许久,也许,能记得点什么

    “小姐,发生什么事了?这么火急火燎的?”

    待到四个人到了林梦雅的内室中,她关上了门,蹙着眉头,看着那四个人。

    “观音像出了问题,我且问你们,对于那个观音像,你们还记得什么?”

    林梦雅的话,瞬间让四人有了些许的愣怔。

    天啊,那可是皇后娘娘送的观音像!

    “奴婢记得,那个观音像,特别的漂亮,颜色也特别的鲜艳,跟庙里的菩萨,似乎不太一样!”

    白芷的话,让林梦雅更加的崩溃。

    这个,应该不算是细节吧?

    四个人七嘴八舌的说起了观音像的细节,可林梦雅的眉头,却越皱越紧,脸色也越来越难看。

    现在看来,怪不得那个公公,执意要自己先查看观音像。

    这样,即便是皇后真的发难了起来,自己也有口难辩。

    到底,怎么办?

    “主子,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白芨小心翼翼的问道,从这观音像拿回来到现在,主子的眉头就从未舒展开过。

    现在,又把她们召集到了一起,那肯定,是有什么不得了的事情发生了。

    沉吟了半响,林梦雅缓缓的说道。

    “你们去看看吧,那观音像,成了碎片。”

    四个人吃了一惊,立刻打开了红木盒子,果然,那精美绝伦的观音像,此刻成了碎片,静静的躺在盒子中。

    林梦雅的目光,带着几分探究,这次的事件,正好也可以当成一个测试。

    若是她院子里的,还有皇后娘娘的人,正好可以一举揪出来。

    “怎么会变成这样,王妃姐姐,这是何人所为?”

    林中玉细细的查看碎片,一张小脸布满了寒霜。

    他虽然进府不久,但见到姐姐,在王府中步步小心,还是受到了不少的伤害。

    如今,竟然要遭逢大难,到底,是谁如此的狠毒?

    “我也没有头绪,只是半个月后,皇后娘娘有可能会来府上,到时候,我怕是在劫难逃了。”

    林梦雅幽幽的回答道。

    四个人,都大惊失色。

    林中玉想了想,突然跑到了林梦雅的桌子上,提起笔匆匆的画了起来。

    “小玉,你这是——”

    “姐姐莫慌,小玉虽然没别的本事,但是,我对这些东西,却有过目不忘的本领的,且等我画下来,然后姐姐找人照做一个就好了。”

    没想到,小玉还有这等本事,林梦雅微微吃了一惊。

    这小家伙,不简单啊!

    “主子,奴婢虽然没有玉少爷的本事,但是奴婢从小就精于女工。昨晚,奴婢也细细的看了一看那佛像,容奴婢三天的时间,奴婢就可以绣出来。”

    白芷也献计,林梦雅还真是没想到,自己院子里的,竟然都是能工巧匠。

    当下,点了点头,吩咐道。

    “白芷,白芍,这几天,你们俩个要全力的配合白芨。不能让任何人打扰她,也不能让任何人看到她正在做什么。白芍,这件事,还是得落在你的身上。”

    正愁着无处表忠心的白芍,立刻应了下来。

    “主子放心吧,这几天,不管是谁,都甭想踏进白芨的屋子。”

    点了点头,能不能跨过这道坎,就靠他们几个了!

    此刻,雅轩内锦月跟德妃,也是一筹莫展。

    “唉,这孩子,怎会如此的不小心。那皇后娘娘的赏赐,岂是这么容易收下的?”

    德妃娘娘的脸上,带着点点的愁云惨淡。

    她被迫出了宫,可皇后还是不肯放过自己,现在,竟然脑筋都动到了雅儿的头上了。

    偏偏,这孩子不知道厉害,应下了那祸根。

    这下子,可如何是好?

    “王妃年轻,哪里懂得这些弯弯绕。娘娘还是给王妃拿个主意吧,奴婢觉得,这一次皇后娘娘要下手的,可不仅仅是王妃一个人啊!”

    锦月着急的看着德妃娘娘,都怪她年纪大了,记性不好。

    那明砂瓷也着实是害人不浅,却是十分难得的。

    没想到,皇后竟然会用这招来害林梦雅。

    当真,那天在皇宫里,皇后是动了真气。

    “我能有什么法子,唉,本来我倒是觉得那丫头难得。可现在看来,她却是个灾星。昱儿的王妃若一直是她的话,恐怕,这个王府,都不会太平。”

    锦月暗自心惊,德妃娘娘原本对王妃,倒是十分满意的。

    可谁知道,这几天不知道为何,突然转了性子,对王妃,也开始不满了起来。

    这到底有什么玄机?

    难道,是王妃哪里做的不好,得罪了娘娘?

    “你去,跟内务府的人说,找一尊跟皇后娘娘御赐的观音像,比较相似的,送过来吧。能不能挺过这一关,就看她自己的造化了。”

    她们在内务府,确实是有自己的人不假。

    可那些人,都算不得什么大人物,皇后娘娘的御赐之物,他们又怎么可能看过。

    看来,娘娘是不打算救王妃了。

    如何是好?

    林梦雅这边悄无声息的做着补救,锦月姑姑思虑再三,还是偷偷的找到了龙天昱。

    彼时,他正在练武场练舞。一身玄色劲装,修长而健壮的身体,每一处都看才堪称完美。

    一把长剑,挽出漫天剑花,一招一式,莫不都有雷霆万钧之势。

    锦月欣慰的看龙天昱,他小时候,就是自己一手带大的,自己也算是龙天昱的半个乳娘,因此,龙天昱对她,自是跟别人不同。

    “姑姑,您怎么来了?”

    收了剑招,锦月拿了帕子,擦了擦龙天昱额头上的汗。

    一双眸子里,带着柔柔的慈爱。却挡不住,她担心的神色。

    “难道,是母妃——”

    龙天昱皱起了眉头,以为是母妃除了事情,却没想到,锦月淡淡的摇了摇头。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