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五章 有惊无险
    悠闲的,在桃花坞里参观做客的林梦雅,丝毫不知道,就这么一夜的功夫,那个姜晟就开始挖她的墙角了。

    身处敌营,却能睡得安稳香甜的,估计也就她一个了。

    “丫头,该起床了。”细致甜腻的声音,突然从她的耳边响起,林梦雅突然张开了眼睛,却看到清狐那张脸,在自己的面前,无限的放大。

    “你——怎么好像是大了一些?”林梦雅指了指清狐的脸,初见他时,他不过像是个十五六岁的少年。

    才一个晚上的时间,那张正太脸,就有点小鲜肉的错觉了。

    咦?难道是她看错了?

    “是吧?我也是这样觉得的,昨晚你写下了方子,就先用了一些里面的药。刚开始的时候,只举得四肢百骸,好像是都被蚁虫啃咬的一般,可疼死爷了。”

    喜笑颜开的坐在林梦雅的床头,清狐摸了摸自己的脸,别提有多开心了。

    “你——是口服下去的?”林梦雅狐疑的看着面前的家伙,心头,却微微浅笑。

    这家伙,还真是心急啊。

    “是啊是啊,不过丫头,若是每次都这么疼的话,那爷疼也痛死了,有没有什么缓解的办法?”

    托着自己的脸,可怜兮兮的凑到了林梦雅的面前,清狐看来对那疼痛,还真是心有余悸了。

    “那个...我昨天忘记跟你说了,其实,这些药材,药性实在是太过霸道了,你可以泡澡...”

    清狐听到林梦雅的话,脸色瞬间变幻莫测。

    最后,只好极为不情愿的点了点头,泡澡还好,只是这丫头,真是不是故意要戏耍自己的么?

    “你记得,如果是泡澡的话。每隔三个月,就要停半个月。大约一年以后,你就可以不依赖那香粉了。”

    一听到一年的时间,清狐倒是一点不满都没有。

    这么多年都等过来了,还差这么点时间么?

    “一年以后,我会再给你换方子,解你体内的毒。记住,这毒药,从现在开始,你可不能再用了。”

    林梦雅最担心的,就是清狐会扛不住毒药带给他的好处。

    就跟吸毒一样,一旦再复吸了,那想要戒掉,就会难一百倍。

    “放心,爷恨死那东西了,怎么可能会再用。”

    一丝冷光,从清狐的眸子里划过。

    多年以来,他一直都活在虚伪的谎言中。

    现在,终于有机会了,他怎么会再次受到那人的摆布。

    “好,那你现在,就把我送回去吧。一夜没回去了,他们肯定会担心死的。”

    其实林梦雅,完全可以把所有的方子,都写出来,然后让清狐去搜罗药材。

    但是,跟这种杀人不见血的杀手们谈条件,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手里必须有牌。

    只要,她手里握着清狐想要的东西,就有谈判的资本。

    “是是是,爷马上叫人送你回去,你等着啊!”

    清狐立刻出去屁颠屁颠的准备了,别看他现在对林梦雅百依百顺的,可一涉及到关键的问题,他怎么问都不肯说的。

    比如说,桃花坞的秘密是什么?还有,想要她命的幕后黑手,到底是谁。

    “丫头,虽然爷答应要保你三年性命,但是最近这三个月,爷可有事要做。万事,都要自己小心,爷还等着你给爷解毒呢!”

    又被蒙上了双眼,林梦雅听到清狐的声音传来。

    清狐说过,她的命,是一个神秘顾客花大价钱指定的。

    若是不能取她性命,那清狐就得去做另外的一件事,来赔偿这位客人。

    点了点头,只要清狐不要她的性命,相信,没人能杀得了她。

    被人再次扛在了肩头,林梦雅只觉得一阵子的天旋地转。

    那潮湿的水汽,渐渐的离她远了。她觉得,自己,可能是远离了桃花坞了。

    感觉到自己,被人放在了马车上,然后走在了一条不知名的小路上。

    林梦雅偷偷的摘下了自己的眼罩,却发现,远处,就是京都的城门了。

    昨晚,城门紧闭,他们到底是怎么出城的呢?

    “老六,你去看看那小娘们,是不是睡着了?怎么这么半天,都没一点动静。”

    车厢外突然响起的话,吓了林梦雅一跳。

    立刻趴在了车厢里,就好像是真的睡着了一样。

    “没错。这娘们倒是心大,你说,少主为什么会放了她?她可值十万两白银!不如,咱们兄弟把她做了,然后回去领赏如何?”

    林梦雅猛地一惊,那只死狐狸,怎么选了这么俩个贪财的人来送自己?

    “我倒是也想啊,就怕被少主知道了,咱们哥俩,就会死无葬身之地。”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林梦雅却暗叫了一声不好。

    果然,那外面的俩个人一商量,车子,也就转了向。

    想必是到一处无人之地,然后再要了她命!

    “啧啧,这小娘们长得倒是水灵,不如,咱们哥俩先乐呵乐呵?”

    “嘿嘿,一会儿到地方了,你先上。”

    车厢内,林梦雅心里泛着恶心。

    图财害命,已经够龌龊的了,现在还妄想要强了她!

    该死!

    车子好像是拐到了一处隐秘的地方,林梦雅继续装睡,只等着何时的时机。

    “你们俩个,为何要把客人,带到这里?”

    就在她心思百转间,车厢外面,却传来了清狐柔美的声音。

    “少...少主!”俩个人又惊又怕的看着面前的少年郎,却害怕到声音都结巴了起来。

    “我早就知道你们俩个有二心,哼,正好,了结了你们。”

    破空声传来,外面就陷入了一片安静。

    “丫头,快点出来吧。”

    清狐的声音,带着点点俏皮,逗弄着车厢里面的林梦雅。

    探出头,除了穿着一身白衣的清狐外,已经不见任何人的踪影了。

    “他们人呢?”

    指了指车夫的位置,却只见清狐,扬了扬手中的小瓶子。

    “这是化尸散,都被我处理干净了。我早就知道他们不怀好意,看,简单一试就知道了。”

    清狐倒是颇为得意,林梦雅却差点一拳打到那得意的脸蛋上。

    什么不怀好意,清狐一定是诚心要报复自己不告诉他,那些药物,是用来泡澡的!

    “好了丫头,爷可要走了。”

    露出了一丝调皮的笑容,清狐挥了挥袖子,消失在林间。

    林梦雅气鼓鼓看着那家伙,真是的,居然又被算计了!

    男人,果然是一点都不能信!

    “小姐回来了!玉少爷,玉少爷!是小姐回来了!”

    一夜未睡的白芷,熬着俩只堪比兔子的小红眼睛,看着外面被侍卫队带回来的林梦。

    王爷不然大声嚷嚷,所以,知道林梦雅失踪的,也不过就是府里的那几个人而已。

    更没想到的是,小姐竟然全息全影的回来了,顿时,高兴疯了的白芷,拖着还愁眉不展的林中玉,就跑到了院子的外面,迎接小姐。

    “呜呜,小姐你没事吧?”

    林梦雅十分嫌弃的想要掰开,白芷哭得眼泪鼻涕都一大把的脸蛋,可最后,却被她抱得更紧了。

    没办法,只好放弃了拯救自己衣服的念想。

    “是啊是啊,我回来了,你看我这么不是好好的么,放心吧,我没事。”

    林中玉也红了眼圈,对于他跟白芷来说,他们就像是雏鸟,而林梦雅,才是他们的依存。

    “你也来吧,反正姐姐这件衣服,也不打算要了。”

    伸出手,招呼了林中玉一下。脸上的笑容,倒是无奈的很。

    “姐姐,欢迎回来。”

    埋在林梦雅的肩头,林中玉觉得自己的世界,终于又恢复了安宁。

    还好,姐姐回来了。

    林魁无奈的看着,面前的王妃,亲自上演的大团圆局面。

    待到白芷的哭声,化为小声的啜泣后,终于,找到了说话的机会。

    “王妃,王爷那边有请,您——”

    看了看衣服被弄得皱巴巴的王妃,还是把立刻俩个字,吞回了肚子里。

    “好,我换身衣服马上就去。”

    林梦雅无力的勾了勾嘴角,天啊,她被人劫持了一夜,衣服都没皱。

    竟然回来以后,被白芷的眼泪鼻涕弄成了这个样子,她还真的是欲哭无泪了。

    梳洗一新后,林梦雅就被林魁,带到了龙天昱的书房中。

    密牢一事过后,她也成为了龙天昱的幕僚之一,有些事,自然不会再背着她了。

    尤其是,面前这几个陌生的面孔,更是她从未见过的。

    “给王妃请安。”

    几个人竟然给她下跪行礼,可她的王妃,明明只是个面子货。

    林梦雅看了看龙天昱,发现对方,没有任何反对的意思。

    放下反应了过来,她这个王妃的身份,恐怕也是任务的一部分吧。

    “不必多礼,大家以后都是自家人了,不用如此客气。”

    落落大方的回答,果然,看到,那几个男人的严重的一片赞赏。

    微微一笑,也坐在了书房的座位上。

    “昨晚,情况到底如何?”

    龙天昱头也不抬的问道,林梦雅想了想,把自己的分析,娓娓道来。

    “昨晚,我被人迷晕了以后,就被关进了桃花坞。而且,据我推测,桃花坞,根本就藏匿在京城的某个港口内!”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