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四章 搜寻无果
    “王爷,我姐姐...我姐姐她...”刚一醒过来,林中玉就拽住龙天昱的袖子,急吼吼的要他救人。

    “你看到,是谁带走了你姐姐么?”龙天昱皱起了眉头,这屋子里哪怕是通了风,也留有米**香味道。看来,桃花坞是有备而来了。

    给他玩灯下黑,果然好胆!

    “我没有,我只记得在跟姐姐说话,说着说着,我就觉得头好晕。然后,等我醒过来的时候,姐姐就不见了。”

    林中玉懊悔的捶了捶头,那群人,为什么不把自己也一起劫走。

    姐姐,会不会害怕?

    “林魁,带着王府侍卫,立刻去各大码头查看。邓管家,你去查府里的蛛丝马迹。没有内鬼,他们不会那么轻易的找到王府的住所。”

    “是!”

    看着那微微凌乱的床铺上,竟然有一只金钗。

    龙天昱捡了起来,却看到那金钗的一端,沾着微微的血迹。

    难道,林梦雅没有中招么?

    被青鸾火凤带到所谓的牢房里的林梦雅,正坐在窗前,若有所思。

    如果,她没猜错的话,这里是船底。

    敲了敲朦朦胧胧的透明窗户,材质很像是水晶。

    水晶的外面,竟然是漆黑一片,偶尔才有光亮,从外面闪过,林梦雅定睛一看,这里,居然是一处水下世界!

    天啊,在没有现代科学的支撑下,到底,这些人是怎么做到的?

    之前,所有人猜测,桃花坞应该是一处巨大的船坞。

    可谁又能知道,桃花坞的主体,其实却是隐藏在水下的。

    现在,逃生得希望,又渺茫了许多。

    “小丫头,进了这里,想要出去可就难了。”紧闭的门,突然打开,清狐慵懒的身影,出现在门口。

    “我为什么要逃?早晚,你会把我送回去的。”

    林梦雅丝毫不畏惧,好整以暇的坐在窗子边上,笃定的看着清狐。

    “我答应你的条件,保护你三年的时间。条件就是,你把我身上的毒解了。”清狐走过来,坐在了房间的椅子上。

    跟刚刚比起来,少了几分轻浮,却多了几分落寞。

    “这是当然的,不过我很好奇,到底是什么人,能豢养你这样的杀手。”

    清狐身上的异香,能让人在短时间内,获得深厚的内功。可缺点就是成瘾性,跟每个月都会降临的痛苦折磨。

    “我,是被人捡来的孤儿,我师父,就是上一任的桃花坞主人。”

    房间里,灯光昏暗,清狐的小脸上,不知为何,染上了一丝情愁。

    林梦雅转过了头,淡淡的说道:“别跟我装可怜,没用。”

    听到这句话后,清狐立刻眉开眼笑,恢复了那副妖媚动人的样子。

    “还真是铁石心肠,爷怎么就栽在你的手上了?”

    “跟你们这种人打交道,最重要的就是不能让你们骗了。别以为我知道你打得什么主意,想装可怜从我这骗走解药,门都没有!”

    这清狐实在是太过狡猾了,好在,林梦雅是出了名的讲原则。

    不然的话,还真会让他给骗了。

    “呦呵,你倒是聪明,可你那王爷相公倒是不怎么精明。这会子,全城大大小小的船坞,可都被他给细细的查了一遍。可惜呀,爷的桃花坞,就在他眼皮子底下呢。”

    林梦雅心头微动,为什么桃花坞,始终没人知道,到底是在哪里呢?

    “放心吧,天亮以后,爷就派人送你回去。小丫头,别动什么歪脑筋,不然的话,爷都保不住你。”

    清狐点了点林梦雅的额头,又袅娜的走出了临时关押她的房间。

    但愿,龙天昱能找到桃花坞,不过,听清狐的语气,好像,可能性不大。

    “王爷,京都十八个码头,已经全部都找过了,没有发现任何踪迹。”

    站在码头上,龙天昱看着那大大小小的船只。不对,按照府尹招供的线索,这里的任何一个船坞,都不可能会有那么大的规模。

    怎么回事?难道他们一夜,就能消失在码头上么?

    皱紧了眉头,找到桃花坞,不仅仅是因为林梦雅在他们的手上,更重要的是。他绝对不允许,任何人,在他的王府里,出入如无人之境。

    这是在挑战自己,而不仅仅是有人想要害林梦雅那么简单了。

    “你们继续仔细的搜查,不能放过任何一点蛛丝马迹,一有王妃的下落,就迅速来报。”

    “是。”

    王府的侍卫们,又再次隐匿在黑暗中。王妃失踪这件事,他不能大张旗鼓的去搜查。

    不然的话,那些人,会抓住这个机会,造谣生事。

    嘴角处,溢出无声的冷笑。

    把一个傻子塞给自己做王妃,就成了积德积福的好事。

    但是现在,看到林梦雅恢复了正常后。他们,又派人来盯着自己的王妃,等着她有一丁点行差踏错的地方,就肯定要去大肆的宣扬。

    好歹毒的心思。

    “王爷,德妃娘娘那边,正在急召您过去。”

    龙天昱的身后,邓管家一副愁眉紧锁的样子,盯着那还反射着光的河水。

    “好,我马上过去。”

    都这个时辰了,母妃怎会——

    当龙天昱匆忙回答德妃的雅轩是时候,看到的,就是姜晟心虚的站在德妃娘娘的两侧。

    怪不得,母妃会这样匆匆的急召自己,原来,是这个家伙,又在母妃的面前嚼舌根了。

    “母妃,您召我来,所谓何事?”

    德妃眉头微蹙,看了看姜晟,又看了看冷若冰霜的儿子,不知,如何开口。

    “雅儿呢?她怎么没跟你来?”

    龙天昱垂着眸子,立在德妃的面前,答道:“王妃已经安歇了,不知母妃有何事?”

    “你还在骗我?净月已经去打探过了,你那王妃,明明就是失踪了,你还要瞒我到什么时候!”

    带着金色护甲的纤手,狠狠的拍在了桌子上。

    这孩子,从小就十分的固执。

    没想到,府里出了这么大事情,他竟然一点,都不跟自己商量。

    “母妃息怒,此事事关重大。而且若是母妃得知了,必然会夙夜忧虑,儿臣实在是不忍。”

    听到儿子这样说,德妃娘娘的气,才消了那么一点点。

    只是在看到挤眉弄眼的姜晟后,略微沉吟,又轻轻的开口。

    “本宫知道,你心疼王妃。但是她被贼人掳去,万一——”

    德妃的话,却让龙天昱打断了。

    “母妃放心,绝无可能。”

    冰冷的视线,轻轻的落在了姜晟的身上,让后者一阵瑟缩。

    他最讨厌的,就是多嘴多舌的人。

    看来,这个表弟,以后还真的是少来往。

    “嗯,最好是如此,不然的话,拼着你恨我,怨我,母妃也会处理的。对了,如沁那孩子——”

    “母妃,儿臣不想要如沁过来。儿臣的事情,儿臣自有安排。”

    斩钉截铁的拒绝了母妃的好意,龙天昱可丝毫没给姜晟面子。

    小时候,也只是母妃跟父皇的一句戏言,以后说要让如沁给自己当王妃。

    这么多年来,他也只是当如沁是妹妹。

    这个姜晟,太多事了。

    “可你大舅舅,这么多年,对我们母子尽心尽力的。他又那么的宠爱如沁,不然,也不会求到母妃这里来的。”

    德妃有些为难,如沁那孩子,她是看着长大的。

    人聪明,又漂亮,就是有些大家小姐的骄纵。

    以后成了亲,就会好了的。

    雅儿虽然也好,但姜晟却所她表里不一,实际却是个心肠歹毒之人,不适合昱儿。

    而且现在,雅儿又被掳走了。

    若是真的有什么丑事发生,那她定然是要把如沁接到王府中来的。

    “大舅舅恩情,昱儿时刻谨记。可母妃别忘了,昱儿才刚刚娶了王妃,若是此时再娶侧妃,怕是不妥。”

    龙天昱皱着眉头,语气已有了三分冰冷。

    当初,皇后拿着母妃的命,才威胁自己娶了林梦雅的。

    现在,母妃又拿大舅舅的恩情,让自己去娶如沁。

    他的婚姻,被人利用一次也就够了。

    虽然,龙天昱知道,自己一辈子,也不会对任何的女人动心,可婚姻对他来说,却是更多的生不由己

    “这——好吧,那就暂时依了你,你快点找到雅儿。待她回府后,来本宫这里,本宫有话要问她。”

    “是。”龙天昱点了点头,眉头紧皱。

    “晟儿,你也跟你表哥去吧,本宫乏了,要安寝了。”

    挥了挥手,把姜晟也赶出了雅轩。在锦月跟净月的搀扶下,回到了里面的寝室。

    “表哥,你为什么不娶如沁?如沁可爱又聪明活泼,比那个心肠歹毒的女人好一百倍!”

    姜晟带着几分愤愤不平,却不敢说些太过分的话。

    丝毫不带任何温度的视线,落在姜晟的身上。龙天昱淡淡的开口。

    “以后,不许你再参与任何事情。如果不然,我就把亲手把你扔出府去!”

    冰冷的语气,带着几分淡淡的嫌恶。

    胆大如姜晟,也大气都不敢喘。

    本以为,姑母肯定会说服表哥娶如沁的,却没想到,还是功亏一篑了。

    摇了摇头,却只能跟在表哥的身边,垂丧着脑袋,不敢言语。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