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三章 做笔交易
    “那可难说,难道你没有听说过,阴沟里翻船么?”即便是到了现在,林梦雅依旧保持着镇定,一张小脸温和浅笑。

    “真是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家伙,爷纵横江湖那会子,你爹爹还是个少年郎呢!”

    少主撅起了兰花指,十分风骚的点了点林梦雅。

    林梦雅却闭起了眼睛,仔细的,嗅了嗅空中弥漫的香气。

    “耶罗花、檀香,麝香、紫薇散、还有一味嘛——”

    “那是爷的体香,丫头,鼻子倒是挺灵的。”少主好像是并不急于给林梦雅喂药,越是心里变态的人,越是喜欢戏耍自己的猎物。

    林梦雅忽然笑了,轻轻的摇了摇头,一副莫测高深的样子。

    “你笑什么?”少主的脸上,带着几分的好奇,实在是不明白,为何这丫头,会如此的大胆。

    “我笑——我笑桃花坞的少主,居然是个不能人道的废物;我笑你武功绝顶,却在每月的月圆十分,忍受万虫蚀骨之苦;我笑你一辈子,都只能保持在这种人不人鬼不鬼的状态!”

    纤细白皙的脖子,突然被一双少年的手指所掌握。

    手指微微用力,就让林梦雅的呼吸,困难重重。

    铁青着脸色,少主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己苦苦隐匿的秘密,竟然全部都被这个小小女子知悉了。

    “杀了...我...无人可...解!”困难重重的说完了这句话,瞬间,林梦雅的身体,就被少主大力的仍在了墙角。

    好痛!林梦雅在心头痛呼,可脸上,却依旧保持冷若冰霜的高傲表情。

    “你是怎么知道的!”少主的脸上,冰冷而恼怒,还带着几分杀机。

    凡是知道他秘密的人,都必须得死!

    “我是怎么知道的,你不用过问。我且问你,想不想解毒!”林梦雅现在无比的感谢,脑中的防毒雷达。

    刚刚,那香气浓烈到一定程度,脑中,就自动蹦出了所有的毒药成分。

    没想到,保持这幅少年人面孔的代价,竟然是——

    “你说这是毒?哼,就算是想蒙你清狐大爷我,也得找个好借口吧?桃花坞的人,都知道我是走火入魔才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

    清狐一双桃花眼,冰冷的看向林梦雅,可聪敏至极的心头,却微动。

    “不可能!你好好想想,你的体香,是怎么来的?你不是香獐子,怎么可能一下生就带着体香呢?”

    林梦雅可以肯定,虽然,所谓的体香,被不少的香料掩盖了。

    可她的雷达灵敏着呢,一点点毒物,都逃不过她的法眼。

    “这——”一句话,勾起了无数岁月前的回忆。可清狐,还是不太相信林梦雅。

    他桃花坞里,有数不清的名医,为何一个,都没说出他是中了毒的呢?

    “你不相信我也可以,但是我可以告诉你,你的体香,跟你平时用的香料,就是一副极其难得却阴毒无比的方子。”

    林梦雅看了看清狐腰间的香囊,俏脸却带着吃定了清狐的肯定。

    “这香囊里的花是无毒的,但是,一遇到你的体香,就会让你上瘾。你只要离开这香气,就会四肢无力,提不起劲来。”

    所以,那天在牙行里的时候,才会被她的人捕获。

    这丫头说的,竟然全中!

    一瞬间,有无数个年头,从清狐的心中划过。

    脸上的震惊,已经完完全全的消褪了,一双眼睛,带着温柔的笑意,看着林梦雅。

    “说吧丫头,我若是想要你治好了我,你要什么报酬?”

    这种人不人鬼不鬼的生活,他已经过够了。况且,只要摆脱了他的身体,那个人,就再也无法控制住他了!

    “不要!”斩钉截铁的拒绝,林梦雅摆出了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

    “你还是把我毒傻了,然后再把我毒哑了,最后再把我的腿脚都打折了吧。嗳,别想着对我用刑,不然我要是把一味俩味的药记混了,弄乱了,你还是不如现在这个样子呢!”

    林梦雅笑了笑,然后气定神闲的站在那里。

    这世上,竟还有人,能让他清狐吃瘪,这丫头,还是破天荒的头一个。

    “丫头,咱们打个商量好不好?”生平第一次,清狐对人低三下四,态度温和的求原谅。

    “没得商量,来吧,我不用你们灌,我自己喝。”林梦雅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丝毫不给清狐面子。

    “哎呀,你看看,小丫头不大,脾气倒是不小。我也只是跟你跟你开个玩笑而已嘛,是爷错了,爷给你赔个不是,好不好?”

    清狐讨好的看着面前的女子,越发的好奇,林家是如何教育女儿的。

    都说他狡诈如狐,没想到,却被这丫头给拿捏住了。

    “好,我答应你可以治好你,但是你拿什么来换啊?”林梦雅大喇喇的坐在了房间的太师椅上,那上面,铺着上好的白狐裘,柔软舒适又温暖。

    “我不喂你吃药了好不好?你想要什么,我就给你什么,好不好?”清狐眸子转了转,脸上笑容倒是温和无害的。

    林梦雅瞥了他一眼,俩个人都精通谈判的诀窍,要是扯皮,绝对能扯一个晚上。

    略想了想,勾了勾手指,让清狐靠近点。

    轻轻耳语了几句,清狐的脸色变幻莫测。最后,在林梦雅的目光中,只好十分不甘愿的点了点头。

    “你呀你,真是个鬼灵精。好,我依你了。但是,你得先让爷拿点好处吧。”

    纤纤玉指,点了点林梦雅光滑的额头。

    清狐很好奇,这丫头的脑袋,是不是真的藏了一只成了精的小狐狸

    “其实这药性不难解,就是找东西会费点时间,我给你写下来,你叫人照着做就可以了。”林梦雅也不扭捏,在桌子上铺开了一张纸,写写画画留起来。

    “这...真的会让爷不再依赖这香么?”清狐面色古怪看着手中的药方,面露迟疑。

    林梦雅坦然的点了点头,再无辜不过了。

    “好,那我就暂时一试,若是你这小丫头不老实,那可就别怪爷辣手无情了!青鸾,火凤,带林小姐下去休息。”

    俩个面容清丽的少女推门而入,林梦雅发现,这三个人身上,都有那奇怪的香气。

    桃花坞,到底是个什么地方,竟然会用这种恶毒的手段,来控制所有人呢?

    “林小姐,请吧!”青鸾一声青色衣衫,火凤则是一声红色衣衫,但都是一眼的冷峻异常。

    林梦雅估计了一下逃走的可能性,最后,只好乖乖的跟她们一起走出了清狐的房间。

    如果,王府那边发现她失踪了,不知道会乱成什么样子呢?

    “小姐,这是你让我给你做的鸡汤鲜虾小馄饨,快——啊!玉少爷!小姐!”

    从小厨房回来的白芷,刚刚进屋,就发现了倒在地上的林中玉。

    可她家小姐,却好无影踪了。

    跑进去死命的摇晃着林中玉,玉少爷终于幽幽的醒转。

    “姐姐——王妃姐姐她——”林中玉看着空无一人的床铺,浑浑噩噩的大脑,瞬间清明。

    姐姐失踪了!他刚刚中了迷香,那姐姐,岂不是很危险。

    “白芷姐姐,我去找王爷,你在这里,千万不要告诉任何人姐姐不见了,知道么?”

    林中玉一句话,就让惊魂未定的白芷,找到了自己能干的事情。

    拼命的点了点头,一双眼睛,早就已经泪水朦胧了。

    呜呜,小姐又丢了!

    林中玉拖着还不太协调的身体,迅速的跑到了龙天昱的书房门口。

    那些侍卫,一看是王妃娘娘的弟弟,都没有阻拦。

    可还不等他敲门,一阵冷风刮过,摇摇欲坠的身体,就被一道黑影接住了。

    “救救我姐姐,我姐姐被人抓走了!”说完,人却又晕了过去。

    夜嗅了嗅遗留在少年身上的味道,竟然,是**香!

    “王爷,属下有事要禀告。”屋子里,龙天昱正跟自己的心腹们,商量着桃花坞的事情。

    守在门口的夜,不会让任何人进入,但是,他现在竟然求见。

    沉吟片刻,对屋子里的人说道。

    “你们先下去吧,改日再议。”

    所有人,悄无声息的退出,片刻后,屋子里就剩下了龙天昱一个人。

    “此人身上有桃花坞的特制迷香,王妃出事了。”

    夜把林中玉仍在了椅子上,简明扼要说出问题。

    龙天昱眸色微变,人已经化成了一道残影,冲出了书房。

    “把林中玉带上!跟我来!”

    “是。”

    王府中,早就已经漆黑一片。

    到了林梦雅的房间,只看到了那个陪嫁的小丫头,在桌子上瑟瑟发抖的哭泣。

    “到底是怎么回事?”龙天昱皱紧了眉头,这屋子里,还有挥之不去的**香的味道。

    大手紧紧蜷缩,好大的胆子,他的王府也敢闯!

    “奴婢不知,呜呜,王爷,您一定要救救我们家小姐啊!”

    吓傻了白芷不停的抽泣,却一点有用的线索都说不出来。

    龙天昱皱紧了眉头,拉过夜肩上的林中玉,点了他三处穴位,林中玉终于慢慢醒转过来。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