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二章 幕后黑手
    “桃花令?那是什么东西?”林梦雅看着面前的府尹,原本,以为只是简单的打击报复,却没想到,竟然牵扯到了江湖的帮派。

    “桃花令是调动桃花坞杀手的任务令牌,用过以后就会被销毁。所以,除了桃花坞的杀手,外人是根本看不到的。”

    “行了,给他解毒吧,问出了这么多事情,即便是放他回去,估计也是必死无疑了。”

    林梦雅转身,离开了密牢。

    这只是一只小鱼小虾而已,既然能被抛弃掉,也只是因为没有接触到核心的秘密。

    留着,也许还有点作用。

    其实,极乐散很好解,用清醋兑水。然后哪里痒就冲哪里好了,只是,解毒的过程,对现在的府尹来说,也算是一场折磨了。

    “王妃,属下要去复命了。您还有什么吩咐,要带给王爷么?”

    邓管家手里拿着证词,恭敬的站在了林梦雅的身后。

    “我没事,但是这个姜晟,以后不要再让他来了。特别是密牢里的犯人,不得再跟他有任何的接触。”

    林梦雅承认,她不是一个传统意义上的好人。

    比起老好人来,她像是一条毒蛇。

    喷洒着毒液,张扬着信子,却盘踞在自己的领地里,不容任何人侵犯。

    乱世迷局中,只有这样,才能保护自己重要的人。

    她不会在乎别人说她狠毒,只要能让自己好好的活下去,任何手段,都不重要。

    “是,属下明白。”

    邓管家何尝不知道姜晟的毛病,可惜他的身份却是——

    “表哥,你那王妃好盛气凌人,连我都要受制于她了。”姜晟一脸的不愉快,走进了龙天昱的书房。

    “我早说了,你不要去密牢。”龙天昱倒是一点不在乎,看着桌子上面,有关于桃花坞的证词,眉头,微微蹙起。

    桃花坞神秘莫测,这几年隐隐的稳坐江湖第一势力的交椅,可为何,会来对付林梦雅一个小女子呢?

    “你是不知道,她是如何酷审那个府尹的,连一点女人家的样子都没有。这样心肠狠毒的人,如何操持王府?又如何侍奉姑母?”

    直到现在想起来,姜晟的后脊背,还直冒冷汗。

    若是谁惹到了那个女人,还真是一场噩梦。

    “你今天来,到底是因为何事?”龙天昱的表情看不出喜怒,姜晟是他大舅舅家的儿子,天性就对医术感兴趣,因此被大舅舅送到了本家姜神医的手上。

    虽然,医术过人,可心地未免有些善良过头了。

    “我来,还不是因为如沁!”一提起自己的同胞妹妹,姜晟只觉得一个头俩个大。

    “她得知你娶妻了以后,大哭了三天三夜,还是我爹娘实在是看不过去了,把她送到了通州老家才罢了。不过,要是早知道,你这个王妃会那么的可怕,还不如——”

    “我事情,自有我自己的安排。”带着淡淡不满的声音,让姜晟瞬间偃旗息鼓了。

    这大表哥哪里都好,就是脾气,比自己的妹妹还要古怪。

    也难为了如沁,从小到大,只喜欢表哥一个人,却还是落了个单相思的下场。

    林梦雅回到了自己的院子,看了一天的严刑逼供,到底还是有些累了。

    把多嘴的白芷,支使到了小厨房里,只剩下了乖巧的林中玉,给姐姐揉着肩膀。

    “你背上的伤还没好呢,来,坐在姐姐身边,跟姐姐聊聊天吧。”

    这些日子以来,他们院子里的补品,倒是流水般的往里送。捎带着给林中玉也补了补,那削减的小脸蛋,总算是有了点肉肉,人也活泼开朗了许多。

    “我不累,姐姐,以后不管你去哪里,都要带着小玉好么?”林中玉眼泪汪汪的看着林梦雅,让她没办法拒绝。

    “好,姐姐答应你。”不得了了,小家伙,在院子里一通姐姐姑姑的乱叫,可是得了不少的人心。

    要是以后长大了,还不得真成这京都的一处祸水了。

    这得淹没多少少女的芳心啊,看来,她还是得早作准备,给林中玉准备一份丰厚的彩礼才行。

    “我...姐姐...我怎么这么困啊...”林中玉揉了揉眼睛,还不等说完话,人,就栽倒了地上。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子甜香,林梦雅暗叫一声不好。

    恐怕,这就是传说中的迷香了。

    脑海中,毒物雷达立刻警报,林梦雅偷偷的用自己头上的金钗,刺激了能保持清醒的穴位。

    来者不善!

    “都倒了,带走!”

    林梦雅闭着眼睛,尽量把自己的呼吸变得平稳而缓慢。

    还好,那些人的目标只是自己,小玉被扔在了一边。

    林梦雅被套上了麻袋,在一阵蹑手蹑脚中,扛出了昱王府。

    空气中,有淡淡的血腥味道传来,看来,王府的侍卫,已经遭了毒手了。

    偷偷的,拔下自己头上的金钗,在麻袋山戳了一个小洞。

    月黑风高,她只能看到远处摇曳的灯光,却无法定位自己所在的位置。

    几个人把她放到了马车上,经过一个小时的颠簸,终于到了终点。

    远处,有划水的声音袭来,林梦雅忽然知道,这里是哪了。

    “少主,昱王妃带到!”

    宾果!这里就是桃花坞了!

    “嗯,你们下去吧,把这丫头留在这里就好。”一道阴柔的声音传来,让林梦雅的心里都泛着恶心。

    都五十多岁的老头子了,每天还顶着一张正太脸,丢不丢人!

    那俩个人,把她从袋子里丢出来。‘噗通’一声,着实摔疼了林梦雅

    “把这丫头给我弄醒。”话音未落,林梦雅的鼻间,就嗅到了一抹恶臭的味道。

    顿时,头脑清醒无比,比红牛加了咖啡还管用。

    “咳咳咳,这是什么东西啊,臭死了!”林梦雅顺势醒来,连滚带爬的躲到了墙角。

    从未见过从**香里醒过来,还能有如此利落身手的人,包括少主在内的三个人,都愣愣的看着林梦雅。

    “呦,身手还挺利落的嘛,你们下去吧,我要单独会会这位昱王妃。”

    少主的话音刚落,一个穿戴者大红色长袍的少年,就出现在了林梦雅的面前。

    初见时,他只不过是个灰头土脸的少年而已。

    如今,这风骚的大红色,披在他的身上,倒是带出了几分次雌雄莫辩的风情。

    那领子微微敞开,不羁的露出雪白纤细的胸膛。

    唇如朱砂,一双丹凤眼微微上挑,被那潋滟的目光看着,瞬间能酥软了半边的身子。

    可是,他是个修炼邪术的猥琐大叔!他是个修炼邪术的猥琐大叔!他是个修炼邪术的猥琐大叔!

    林梦雅在心头警告自己,即便是美色在前,也丝毫不为之所动。

    “你抓我来,到底要干什么?没事我还要回家睡觉!”林梦雅一点都没有露怯,俩个人虽然接触不多,但是五十岁还能顶着正太脸的,必然是个变态!老变态!

    “这丫头,怎么这么没良心呢!爷请你来,可是对你思念得紧呢!怎么?你吓了爷一顿,就不能让爷找补回来点么?”

    少主邪气的笑了出来,还真是个与众不同的家伙。

    一般女子,若是碰到了这种事情,肯定会无比的慌张吧。

    可这丫头,怎么就如此的镇定自若?

    “难不成,你是来找我聊天的?说吧,你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林梦雅冷冷的看着对方,越是这种温柔的语气,她才越是要防备的。

    “没什么,只是请你来试试药而已。我听说,你以前是个痴儿,可是,却在成亲当天通了灵智。如果,再让你变回痴儿的话,你也不算亏了。”

    少主笑嘻嘻的看着林梦雅,仿佛是在逗弄一只小猫小狗。

    好歹毒的心肠!

    林梦雅现在愈发的肯定,她年幼时,突然从一个正常得孩子,变成了痴儿,那肯定是有人,在从中作梗了。

    “好,既然被你抓来了。我也毫无退路,但是你不能让我这么糊里糊涂的吧。指使你的人,到底是谁?”

    林梦雅有最后保命底线,那就是她的毒物雷达。

    即便是变成了痴呆儿,那总有一天,会不经意的说出解药来的吧?

    现在,她要的,就是揪出幕后黑手。

    “这个嘛,无可奉告。”少主的一句话,却让林梦雅吐血。

    “反正,都变成了傻子,你即使是告诉我了,我也不会说出去的不是么?”

    林梦雅继续诱敌深入,可少主脸上的笑容,却渐渐的恶毒了起来。

    “好了,你就不用再跟爷玩这种弯弯绕了。实话告诉你吧,你不仅仅会再变成傻子,还会变成聋子,瞎子,哑巴,跛脚,瘸腿。最重要的一点,你这如花似玉的小脸啊,可就没啦!”

    少主的一席话,却让林梦雅心头微凉。

    到底是谁,跟自己有那么大的仇?

    难道是上官晴跟林梦舞?不会啊,桃花坞的杀手价格不菲,尤其又是少主亲自出手。

    她们,恐怕没那么大的能力!

    “瞧瞧你这眼珠转悠的,怕是又在合计什么事情,来坑爷吧!真是不乖,爷被你坑了第一次,怎么还会再犯第二次糊涂?”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