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一章 府尹招供
    就这么来来回回的折磨了几次,行刑的侍卫也换了好几茬,保证都是最身强力壮的。

    龙天昱也出去了,牢房里,只剩下了林梦雅,和那些侍卫们。

    “看来,府尹大人,还是不准备招供。我敬重是条汉子,邓管家,去请咱们王府的郎中来。”瓜子也磕得口干舌燥了,林梦雅站起身来,似笑非笑的看着面前得囚犯。

    软木塞已经换了三个了,各个都布满了牙印跟暗红色的血液。

    如果不是因为林梦雅不要钱般的给他灌参汤,吊着命,说不定他早就已经昏死过去了。

    “是不是很想骂人?”笑眯眯的看着,已经被打得不成人形的府尹,林梦雅那笑容里,却满满的都是恶质。

    “你是不是觉得我在耍你,每次让你招供的时候,都不给你说话的时间,就让人继续打你?”打一阵子了,林梦雅就让人除下他口中的木塞。

    然后不管他是不是招供了,就立刻开始第二次的刑罚。

    哪怕是视死如归的府尹,都有些惧怕的看着面前的女子。

    没想到,这样一幅清艳绝丽的面孔上,隐藏着的,却是一颗堪比蛇蝎的心肠。

    “刚刚我就跟你说过,我真正的目的,不是为了让你招供。而是要报仇,你敢暗算我,我就会让你知道,这天底下,最痛苦的,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轻言轻语的林梦雅,依旧笑得美丽又和善。

    只是那语气中冷厉,哪怕是男子,都会浑身止不住的颤抖。

    府尹突然有些后悔,好好的自己干嘛要趟这趟浑水。

    “王妃,大夫到了。”邓管家恭敬的站在门口,这大夫可是京城名医,却在三年前,神秘的失踪了。

    却没人知道,竟然是被龙天昱藏了起来,专门替他去做一些极为隐秘的事情。

    “嗯,请。”林梦雅又坐回了自己的椅子,只见一个穿着白色袍子的年轻人,跟在邓管家的身后,进了牢房。

    “给王妃请安。”年轻人声音儒雅温和,乍一听,倒觉得像是谦谦公子。

    抬起头来,却是清秀俊朗的一位年轻公子,让林梦雅有些疑惑。

    不说是位神医么?怎么会年轻成这个样子?

    “姜神医是我的师父,王妃叫我姜晟就好。”姜晟善解人意的解释道,目光,只是轻轻的在林梦雅的脸上略过,就垂下了眸子。

    怪不得,王爷对这位王妃会如此的反常,好灵透的一个美人。

    “姜大夫好,其实没什么大事,麻烦您来,就是要给这不听话的犯人一个小小的教训。听说人体有一穴位,正常人若是刺中了,则会精力充肺无比,五感格外敏感。就是不知道,给这已经受伤的人刺中,会是什么感觉呢?”

    姜晟瞥了一眼那凄惨不成人形的犯人,眸子里略过一丝不忍。

    虽说他跟师父,都是这府中的大夫,可医者父母心,对于这些犯人,他们还是心存怜悯的。

    “回王妃的话,若是犯人刺中了,他不会昏厥,痛感会扩大无数倍。但是元气透支,很快就会灯尽油枯。”

    可林梦雅,却好像十分的满意。

    “没关系,他有武功底子,我又给他灌了参汤,你就帮我把那穴位刺来。邓管家,再去给我找五六只老鼠来,越大越好。”

    林梦雅看向府尹的目光,却愈发的待着一股子嘲弄的感觉。

    她能感觉得到,府尹的意志力正在瓦解,只要她再略施小计,不愁他不招。

    姜晟取来了自己的银针,在府尹的身上,连刺了数针。

    这下子,不仅止住了他的血,还瞬间让昏昏沉沉的府尹,精神了过来。

    “王妃,老鼠已经寻来了,您要怎么做?”

    林梦雅看着府尹,戏谑的眼神,散发着嗖嗖的冷意。

    “把老鼠放在他的裤子里,然后你们去抽打老鼠。在上半身,给他上一点极乐粉。府尹大人,这是,我给你的回礼,冰火两重天!”

    所有人,包括姜晟在内,都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

    这王妃,哪里是在审讯,分明就是想要要了人家的性命啊。

    可那些侍卫不管这些,死去的,是他们的兄弟。所以,对待害死自己兄弟的人,没人会留手。

    “王妃,这样做,是不是有所不妥。”只是听了一遍,就觉得有些毛骨悚然的姜晟,凝眉低声跟林梦雅说道。

    “没什么不妥的,他想把我烧死在牢房里,我给他的,也仅仅是利息而已。”

    姜晟到底是个大夫,一些杀伐果断的事情。当然不如林梦雅这般的果断,而且,这位王妃,好重的煞气啊!

    极乐粉是一种特殊的药粉,如果是普通人碰了,不痛不痒。

    可要是被有伤口的人碰到了,那股子又痛又痒的劲儿,就会往骨子里钻。

    这是林梦雅自己的杰作,但是那些侍卫们,却不并不懂得,拼了命的往府尹的身上撒。

    “哎哎哎,行了啊,不用花钱啊!省点用啦!”这可是万药阁的老板,费尽心思才淘到的一点,全都用在一条小虾米的身上了,得不偿失。

    没一会儿的功夫,药性上来后的府尹,开始扭动起自己的身体。

    林梦雅静静的看着,这是第一次用,至于效果如何,她也是要观察一下的。

    很快,那药性就挥发了起来。

    只见刚刚还铁骨铮铮的府尹,一下子就成了软包,眼泪鼻涕一大把,哭得好不凄惨。

    这个世界上,别以为就只有疼痛才会让人屈服。

    欣赏着面前的男人惨样,林梦雅十分满意这种药效。

    眉开眼笑的,把剩下的半瓶收回了怀中,却看到了姜晟,那十分不赞同的目光。

    “你觉得,我太狠了是不是?”

    姜晟愣了愣,却只是摇了摇头。

    在他的印象中,女子都是温柔贤淑的。哪怕是王爷麾下的女杀手们,在没有执行任务的时候,都是乖巧沉默的。

    没有一个女人,美艳如火,却乖戾非常。

    这样的女人,怎会成为他们的女主人?

    “姜大夫,这个世界上,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事情多了,仁慈,只会给你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其实,林梦雅对这个年轻的帅哥大夫,印象还是不错的。

    但是没想到,他竟然会是这样的妇人之仁。

    “王妃的话,姜晟不敢苟同。圣人有云,以仁孝治天下,可见仁孝是立国的根本!”

    没看出来,竟然还是个穷酸书生。

    林梦雅笑了笑,轻声的回答道:“子非鱼,焉知鱼之乐。你口中的圣人,有几个治理过国家?还不都废话一堆,有那个能耐,他早就成了皇帝了,还用得着去教化别人么?”

    一句话,把姜晟噎了个正着。

    林梦雅倒不是不敬先人,只是这大夫的话,触到了她讨厌的地方而已。

    姜晟闹了个大红脸,可不管怎么说,林梦雅都是主子。只好勉强的压抑住了自己的不满,心里却觉得,这女子,太过狂妄自大。牙尖嘴利,根本不适合当王府的女主人。

    那边,府尹早就按捺不住了。看到那一个个油光水滑的老鼠,腿都颤抖了起来。

    “听着,我给你最后的一个机会,你要是不说,这耗子,可就得跟你亲密接触一下了!”

    林梦雅下了最后通牒,但是语气却是有些不情愿的。

    刚刚拿下木塞,那变了声的语调,就立刻从府尹的嘴里传出来。

    “桃花坞!我们都是桃花坞的杀手!我说,我全都说!”

    那极乐粉的滋味,堪比万虫噬心。

    在那种痛痒到了极致的情况下,任何人,都无法坚持下去。

    “好,那你就乖乖的招供,若是有什么不详尽的地方,就再给我用极乐粉伺候伺候府尹大人。”

    “不敢了!小人再也不敢了,求王妃娘娘,解了这极乐粉吧!”府尹眼看着,就状若癫狂了,可林梦雅,却连一丝怜悯都没有。

    “邓管家,你好好的记录在案。说完了,就解了他身上的极乐粉。想要解药,全在你自己了。”

    林梦雅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那府尹大人,如同竹筒倒豆子一般的,全都吐了出来。

    原来,他们都是江湖杀手组织桃花坞的杀手。

    为首的,就是那个被称作少主的人。据说,那面若少年的男人,其实已经五十多岁了,端的是心狠手辣。

    而想要请动桃花坞的人,要么就是许以重利,要么就是拿稀世珍宝来换。

    除了在江湖中赫赫有名外,这些人竟然也在朝廷里有自己的势力。

    只是,除了少主外,没人知道这些人到底是谁。

    至于这次,林梦雅被行刺,则也是受到了内部的指派令。府尹所接到的命令,就是在她所经过的街道设卡。而好死不死的,那天,还有人来比武招亲。

    可问道到底是谁要自己的命,他倒是一问三不知了。

    而且,他们既然叫做桃花坞,那总部,就是设在一条船坞上的。

    无人知道,具体的位置是在哪里,只知道有任务的时候,会有桃花令!

    桃花令上,会有具体执行的任务。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