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章 王妃不好惹
    “你觉得呢?”龙天昱看着前的女人,她不笨,甚至可以说得上很聪明。

    只是,如果要成为自己的助力,却还需要历练。

    “既然没得选,那我听从王爷的安排就是了。”在这个世界上,想要得到什么,就得付出什么。

    跟她休戚相关的人,实在是太多了。

    不管是白芷,还是林中玉,都需要她的庇护,而眼前的男人,很显然就是自己唯一的机会。

    “你好好养伤便是,对了,我听说你审讯犯人很有本事,那个府尹已经被我拿下了。希望,你可以挖出点什么有用的东西。”

    转身,龙天昱大步流星的走出了林梦雅的房间。

    府尹么?看来她真的是要好好的会一会了!

    一场大火,然昱王府损兵折将。只不过,外界隐瞒的得很好,无人知道堂堂的昱王妃,竟然在火场差点烧死。

    在白芷跟林中玉的照顾下,流水般的灵药,愣是让林梦雅一点疤痕都没留下。

    “小姐,王爷对您还真是不错呢!”白芷笑盈盈的捧着一只小玉瓶,小心翼翼的给林梦雅上药。

    “几瓶芙蓉玉露散,就把你给收买了,你还真是好收买。”林梦雅无语的躺在床上,别看那些灵药好像是不要钱一样的送到了她的床前。

    但这些,都是她的卖命钱。

    皇子之间的争斗,稍微一不留神,就可能会万劫不复,哪怕是她,都没有什么万全的法子。

    “奴婢说的不是这个,小姐,你记不记得,那天在火场里,是王爷把你抱出来的。”闪着晶亮的眸子,看来这丫头,是把龙天昱当成了英雄来崇拜了。

    垂下眸子,林梦雅轻叹一声,不得不说,龙天昱收买人心的手段,她可是自愧弗如。

    “王妃,属下是奉王爷之命,前来请娘娘一同议事的。”门外,传来了邓管家的声音。

    “好,请王爷稍后,我即刻就到。”

    林梦雅在白芷的服侍下,梳洗一新。及腰的长发,因为火场的关系,而少了一小半,可垂在肩头,更显活泼美艳。

    只是脸色还有些苍白,远看,颇有些病西施的娇柔之美。

    “邓管家,看到你安全无恙,我也就放心了。”门外,邓管家正一脸严肃的候着,只有在看到林梦雅的时候,才堪堪的挤出一个笑容来。

    “托王妃的福,属下捡了一条命回来。不过王妃请宽心,那三个兄弟,王爷都命人送去了安家费,上下都打点好了。”

    林梦雅略笑了笑,可心头,却打定了主意。

    她是个有仇报仇,有恩报恩的人,这三个侍卫的恩情,她永世不忘。

    俩人一路前行,既不是去王爷的书房,也不是去正厅。

    反而是七拐八拐的,到了王府小花园的假山后面。

    林梦雅眉头微皱,难道是——

    果然,邓管家伸出手,在假山的一处小洞里略鼓动了一下,一阵让人牙酸的机括声传来。

    “王妃且跟在属下后面,这里面,有机关。”

    怪不得如此的小心,原来,这里就是王府的密牢。

    林梦雅点了点头,跟在邓管家的身后,步步小心。

    密牢九曲十八弯,蜿蜒的小径,只能允许俩个人并排通行。

    周围,都放置着月明石做的灯,幽幽的,发出慑人的幽光。鼻尖,突然嗅到了一丝水汽,感情,这密牢,竟然是建造在花园中的小湖中的。

    好大的手笔!看来,终究是她小瞧了昱王府了,偌大的王府里,究竟还隐藏着多少的秘密?

    “王妃请。”只见小径的终点,是一扇坚固的石门,邓管家伸手在墙上摸了摸,最后,那石门竟然安安静静的升起了。

    步入石门内,迎面而来的,就是一股子潮湿腐臭的味道。

    只是空气倒是很充裕,丝毫没有胸口闷闷的感觉。

    过道的旁边,全部都是严丝合缝的石门,只有在石门的上部,一扇极为小巧的铁窗而已。

    “这里,关押的都是企图对王爷不利的人。包括那天,胆敢刺杀王爷的刺客。”邓管家看林梦雅一副疑惑的样子,耐心讲解道。

    “哦,原来如此。”林梦雅点了点头,这密牢倒是很保险,在外面也极难发现。

    能让她下来,也是把她当成了自己人,可同时也意味着,知道得越多,也就会死的越惨。

    这是在拉她下水呢!

    很快,俩个人就走到了一扇石门前,推门进去,龙天昱高大的身影,正静静的站在黑暗中。

    “王爷,王妃到了。”邓管家行了礼,就安静的守在了门口,林梦雅感觉到龙天昱的眼神扫了过来,只是微微一笑。

    “王爷叫我来,可是为了,从府尹的口中,挖出什么有用的信息么?”

    房间内,那还穿着中衣的府尹,被绑在了木桩上。

    嘴里还塞着布条,看样子,这几天的生活,过得是相当的不错。

    只是现在,还瞪圆了眼睛,不用他说,林梦雅也知道,他应该是在恐吓自己,做最后的挣扎。

    “随便你,本王只想听到有用的事情。”他邓管家说过,林梦雅的审讯手段,别具一格。

    既有酷刑,也有心机手段,正好,这个府尹油盐不进,想看看她,有没有什么办法。

    “是。”

    林梦雅站在府尹的面前,心头微动,想必是有了办法。

    笑吟吟的伏在了府尹的耳边,轻声细语。

    只是俩句话而已,却让府尹的脸色微变。一双眼睛,像是见到了鬼一般的,看向是林梦雅。

    “来人,用鞭子沾上盐水,先给府尹松松皮。”

    轻柔婉转的声音,却酷似恶魔。

    行刑的鞭子极其霸道,都带着倒刺,一鞭子下去,就能带起一片血肉。

    再加上了盐水,那酸爽,更是呈几何倍数增长。

    “王妃,要打多少鞭?”行刑的侍卫,低声问道。

    可林梦雅却不怀好意的看了看府尹,看来,是打算硬抗过去了么?

    没那么简单。

    “我不说停,你们就不许停,邓管家,却给我准备点参汤,各式上好的金疮药,哦对了,再给我准备十个软木橛子,能塞到他嘴里那一种。”

    所有人,都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

    这哪里是拷问,简直就是在以折磨犯人为乐啊。

    看了那还在硬抗的府尹一眼,所有人,都觉得接下来的事情,会格外的精彩。

    一个人受到严刑拷打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这种痛苦没有尽头。

    看不到希望的折磨,才是最可怕,最让人崩溃的。

    如果是意志力薄弱的人,最后不是傻就是疯了。

    “你若是能招呢?我就让你休息一天,然后再打你。若是你不招呢,我就每天每夜的折腾你。不过你放心,我不像他们,我对你用的刑罚,都是他们听都没听过的。”

    林梦雅睁着一双晶亮的眸子,看向府尹的眼神里,竟然多了一抹雀跃。

    她在大学的时候,曾经看过一本书,叫做刑罚的艺术。

    加注在身体上的痛苦,只是刑罚的一部分,摧毁人的精神意志,才是刑罚到最高目的。

    “唔——呜呜呜——”府尹做梦都没想到,堂堂一个昱王妃,竟然是个喜欢折磨人为乐的变态。

    “可以了,行刑吧。”不由分说,周围行刑的侍卫们,扬起了手中的鞭子,‘啪’的一声,抽在了府尹的身上。

    顿时,那堪比杀猪的嚎叫,响彻了整个地牢。

    林梦雅叫人搬了张小凳,拿了点瓜子,悠闲看戏。

    “那个,左边那个,去换一条新鞭子。右边那个,沾盐水沾盐水。”一边嗑着瓜子,一边还指导着行刑的侍卫。

    如果忽略掉血肉横飞的府尹,倒像是在看杂耍。

    “王爷,这么下去,会不会——”邓管家有些忧心的看着那嚎叫开始减弱的府尹,生怕这么下去,还没招供,人先死了。

    “不会。”龙天昱就静静的站在了黑暗里看着,他明白,之所以林梦雅,会做出这幅样子,完全,就是要让府尹认为,她丝毫不看重所谓的招供而已。

    但是,在这种无边无际的痛苦中,又只有招供,才能换来片刻的宁静。

    相信,用不了多久,那男人就会挺不住的。

    “把他嘴里的东西拿出来,问问他有没有什么想说的?”林梦雅吩咐人去拿掉了府尹嘴里的破布,可还没等他开口林梦雅立刻叫道。

    “没什么说的,堵上吧,接着打。”府尹瞪大了眼睛,一口气憋在了肚子里,这是什么路数?难道不是应该自己叫嚣一下,然后,林梦雅气急败坏么?

    此时,府尹的内心是崩溃的。

    可林梦雅,却远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的轻松。

    听邓管家说,这人,应该是那天那个神秘组织里的人,而且武功也不差。

    可隐藏这么年,能成为京都府尹,那在官场里,应该是混的还不错。

    在官场里摸爬滚打那么久了,多多少少的,也就沾染了一些官僚的做派。比起那些会死乞白赖硬抗到底的江湖人,他这种人的嘴,可是更加好撬开的。

    只需要一个机会,他就会把自己知道的,全部都倒出来!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