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八章 调虎离山
    “本小姐今天累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来人,把他的下巴卸了,四肢的关节也都卸了,省得晚上要是一头撞死了,我就少了点乐趣。”

    林梦雅捂住嘴,打了一个小小的呵欠。

    可是,那少年早就吓得屁滚尿流,看向林梦雅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个地狱夜叉。

    王府的侍卫,手脚麻利得很,只是几声脆响,那少年就像是无脊椎动物一般,只能蜷缩在墙角。

    “今天真是有点累了呢,我们回去吧,你们把他看好。可别让人跑了,知道么?”

    留下了俩个侍卫,守在了少年的牢房门口。

    刚出了牢门,一扫而空所有疲惫的感觉,林梦雅还是神采奕奕的。

    转身,就进了另外的一个牢房。那里面,却有俩个王府侍卫,正往炭盆里,添着一块一块的猪肉。

    感情,那让少年差点吓死的焦糊味道,竟然是这些猪肉发出来的。

    “王妃!”等到林梦雅进来,那俩个侍卫立刻起身行礼。

    随后,跟进来的人,都是一脸的恍然大悟的表情,倒是搞得那俩个负责烧猪肉的侍卫们,微微愣神。

    “王妃神机妙算,没想到略施小计,就让那个少年说了实话,我等佩服之极。”林魁也不由得为王妃的另辟蹊径臣服,不战而屈人之兵,乃是兵家上策。

    王妃兵不血刃,却能让敌人从内心中崩溃,简直就是诛心之策。

    “没什么的,在你们这些真正的战士面前,我这点子,也只是雕虫小技而已。今夜,我们还是要守株待兔。那少年,恐怕,不会太平!”

    从王府出来以前,邓管家跟林魁,就被王爷吩咐,一定要听王妃的命令。

    再者,刚刚王妃的那一招诛心为上,可是大大让他们折服了。

    虽然,不明白王妃说的,是什么意思,可让他们等着,那他们老实候着便是。

    “王妃,那个假扮婆子的刺客,要如何处理?还要像是吓唬这个小子一样的,吓唬他一次么?”林魁实在是想不出,王妃还会出什么怪招,只好先来请教。

    “不用,用大刑过一遍就可以了。招了就让他吐干净,不招,就打死为止。”

    一个炮灰而已,没什么太大的利用价值。

    能被踢过来送死的,相信,也不是什么重要的货色,死就死了吧。

    “是,王妃。”

    林魁立刻领命下去,是夜,林梦雅吩咐所有人,进出一定要格外的小心,全部都换上狱卒的衣服。

    每隔一个时辰,就会有她的人假扮的狱卒,在牢房里查夜穿梭。

    那少年,还像是条死狗一样,在墙角蜷缩着。

    林梦雅坐在椅子上,喝着府尹大人孝敬的香茶。

    “王妃,已经二更天了,还要等下去么?”邓管家微皱着眉头,王妃夜不归宿,这要是传出去,可不是什么好事。

    “是,你们不用太过紧张,但是也别太放松了。”难道,这一夜会如此平安度过么?

    林梦雅不相信,所以,也在等待。

    可想到,半刻中后,却有王府的侍卫匆匆来报。

    说是王府里进了不少的刺客,王爷正危在旦夕。

    但是,王府的精英侍卫,都被林梦雅抽调到这里来了,因此前来求援。

    林梦雅看了看那个浑身血迹的侍卫,最后,还是冲着邓管家点了点头。难道,今夜是调虎离山,那些人趁着侍卫不在,想要对王爷不利么?

    “王妃,不如,您跟我们一起回府吧?”

    林魁清点了一十三位侍卫,准备回府救驾。

    但把王妃一个人放在这里,他又不放心。

    可林梦雅却摇了摇头道:“我在这里,比在府里安全。不如,你们肃清了刺客余孽再来接我吧。”

    林魁再三思索,也只好带着侍卫回府了。

    刚刚还拥挤的审讯室,现在,就剩下了五六个人。

    林梦雅依旧在椅子上喝茶,只是眼中,却流淌着复杂的神色。

    “王妃,外面,好像有人来了,是不是林魁他们——”

    耳尖的邓管家,刚想要开门询问,却被林梦雅制止住了。

    做了个噤声的手势,麻利的爬上了椅子,从一个不起眼的小孔,去看外面的情况。

    走廊上,一个不起眼的狱卒,打着灯笼走到了对面,关押少年的牢房。

    左右看看无人,竟然打开了锁,溜了进去。

    不一会儿,那黑暗的牢房,就传来了少年轻微的呼痛声。林梦雅的嘴角,划出了一丝无声的笑容。

    看来,还真的是调虎离山。

    只是,那被剩下的孤零零的山,却是自家呀!

    “王妃,究竟外面发生何事了?”

    邓管家压低了声音问道,连他也知道,王妃露出这种表情。看来,外面来的,并不是林魁他们了。

    “一会儿,不管是谁来,都不要开门,也不要有任何的回应,知道了么?”

    邓管家点了点头,同时,也给那三个侍卫,下了禁口令。

    果然,前一个时辰,还任人宰割的少年,在下一秒,就手脚利落的,从牢房里走了出来。

    只是,那少年却全然变了一副样子。

    原本只是清秀的模样,现在看起来,却有妖媚。

    没错,就是妖媚,是那种让人看了,就觉得后脊背发凉的长相。

    看来,之前那副怂包的样子,是他装出来的了。好演技,差点连自己都骗过去了。

    “出来吧,别躲了。你的侍卫都走了,你要是乖乖的出来,我还能饶你一命。”即便是关节都被接好了,可少年,还是有些不习惯。

    阴沉着脸色,阴毒的模样,在那张妖媚的脸上,显得格外的渗人。

    林梦雅才没那么傻,要是让她开口就开口,那她才会死的格外惨呢!

    “不出来是不是?我啊,最喜欢玩这种猫捉老鼠的游戏了,你可藏好了,我,就来捉你了呦!”昏暗的灯光下,少年那一口白牙,可是格外的阴森啊。

    林梦雅悄悄的站在门口,现在不用偷看了。因为那少年,根本就没打算躲着她。

    能拥有这么出色的演技,还能有如此大忍耐力,这少年,到底是什么来头?

    “楚安,让所有人给我搜!一定要把那个小美人给我搜出来,记住,要活的!”

    狱卒打扮的男人,恭敬的行礼,随后,无数的黑影,从黑暗处涌来。

    在这瞬间,林梦雅突然才意识到,其实那个卑颜屈膝的京城府尹,才是她苦苦追查的内鬼。

    当然,不排除王府内部,也有他们的内应。

    但是,能知道她要出门去牙行,还能任由那对父女,在街上打擂,最后,还在今夜放了这无数的刺客进来。

    除了府尹外,似乎,也没什么别的可能了。

    好在,这把锁是从内上了锁的,即便是外面发现了,一时半刻也攻不进来的。

    “少主,都搜过了,没有那女人的踪影。”楚安的声音低沉,但是对少年,却十分的恭敬。

    被称作少主的少年,挑了挑眉头,却带着似笑非笑的表情,看向了林梦雅藏身的房间。

    “行了美人,爷可是给了你面子,你要是再不乖乖的出来,那爷,可就不客气了!”少年轻佻的语气,带着漫不经心的戏谑。

    林梦雅暗暗心惊,原来,这家伙竟然是在逗着自己玩。

    只不过,他真的以为,能吃定自己了么?

    “我就是不出来,你能拿我怎么样?你是谁的爷啊,年纪不大,倒是爱给自己装辈分。”林梦雅的声音,突然从门里响起,却丝毫不给对方留情面。

    只不过,那少年却并不恼。反而大笑了一阵子,连眼泪都笑出来了。

    “哈哈——你这美人,真是有趣。爷看着年轻了点,却练得是返老还童的仙术。就你这机灵鬼,叫爷爹爹,也不勉强。”

    那方式的笑声,在夜里格外的刺耳。

    可林梦雅却知道,这家伙,难缠得很。

    “你一口一口爷,又说要当我爹爹。那你岂不是儿子孙子都当了,啧啧,看不出来啊,你还有这能耐。”

    比伶牙俐齿?她林梦雅从上辈子就没怕过谁!

    “呦,小丫头还牙尖嘴利的。本来,爷是想跟你好好的谈谈的。没成想你这丫头还不领情,楚安,你带着那群废物,把这丫头,从乌龟壳里挖出来,死活不论。”

    “是,少主。”少年带着残忍的笑容,从黑影中退出了。

    林梦雅面色凝重的看着那个楚安,大脑飞快的想着抽身之策。

    “我们少主有令,你若是不出来,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比起他的主子,楚安说话更加的精简。可林梦雅一样不放在眼中,仗着这铜门天然的优势,再次回击。

    “滚回去跟你的少主说,他算个什么东西!我这石室,刀劈不进,箭射不进,你们要是有那个耐心,就把这石室拆了去啊!”

    邓管家喝那三个侍卫,都紧皱着双眉,看向林梦雅的眼神里,多了几分的古怪。

    这王妃——怎么跟市井泼妇一样骂架起来了?平常,还是很有千金小姐的样子来的。

    难道,王妃还有什么后招?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